•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中信十年经典 – 文学十书(套装共10册)-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3个月前 (07-15) 163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我是个妈妈我需要铂金包》内容简介:每个城市都有一个“上东区”,那是精英阶层居住、社交和购物的专属社区。 当耶鲁人类学博士薇妮斯蒂·马丁和丈夫一起带着孩子搬到上东区时,她对那里的生存规则还一无所知。 从物色公寓、购买学区房、给孩子申请私立校开始,她打响了一场艰苦卓绝的“战争”,其紧张激烈程度**亚于竞选美国总统。 这场“战争”持续了六年,为了让孩子迅速实现阶层跃迁,她又排除万难买到了爱马仕的铂金包。 《24个比利》内容简介:1977年,美国俄亥俄州连续强暴案嫌犯比利·米利根被警方逮捕。但是他对自己犯下的罪行居然毫无记忆。 事实上,在他体内总共有24个人格存在,这些人格不仅在性格上,甚至连智商、年龄、国籍、语言、性别等方面也都不尽相同。这些不可思议的人格,到底是如何产生的呢?他到底是个欺骗公众的骗子,或只是个不幸的受害者? 父亲自杀,继父百般虐待,这让比利一方面迫切地渴望逃避这个世界——多次自杀,另一方面求生的本能又来安慰、保护自己,这两种力量纽结在一起,将比利撕成碎片…… 当比利闭上眼睛,会有守护者里根出来击退施虐者,会有8岁的承受者戴维哭泣,女同性恋阿达拉娜、流氓菲尔、职业骗子凯文、小丑利伊、工作狂马克……像是一个队伍,每个人承担不同任务 一个人格来承受我的痛苦…… 一个人格来表现我的快乐…… 一个人格来保护我的身体…… 一个人格来享受他人的关爱…… 一个人格来学习逃脱…… 《比利战争》内容简介:1979 年,比利被判转往专收精神异常罪犯的“人间地狱”利玛医院。在那里,医师不相信他是多重人格分裂,对他施以电击疗法,强迫他服用各种镇静剂,阻碍了他的人格融合。比利如何幸存?初步融合成功的人格,何时才能重获自由? 一个护士哭着请求他吃东西…… 比利现在意识到……只要在**困难的时候不崩溃,那么就没有人能使自己崩溃了…… 他胃部肿胀,牙床一碰就流血,视线也开始模糊。当他把手从面前移开时,看到的只是手指在空气中划过的痕迹…… 比利拖着身体走到洗脸池旁,看见镜子里的自己脸色枯黄,凹陷的眼睛周围有两个深深的黑圈。他感到虚弱无力,知道自己快不行了。眼前开始发黑,他强撑着喝了一小口水。他觉得很奇怪,似乎有什么东西不见了。他聆听着,但周围一片寂静…… 《二手时间》内容简介:《二手时间》是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阿列克谢耶维奇的**新作品。通过口述采访的形式,讲述了苏联解体后,1991年到2012年二十年间的痛苦的社会转型中,身处关键历史时刻的普通人的生活,以及他们为梦想破碎付出的代价。 《人生复本》内容简介:你过得开心吗?” 这是贾森在失去意识前听到的**后一句话。再次醒来时,他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轮床上,一位陌生人微笑着对他说,“我的朋友,欢迎你回来。” 渐渐地,他惊恐地发现,面对的世界与之前**不同。 不同的并非周遭的景物,而是他原本的人际关系。 《消失的爱人》内容简介:婚姻里重要的问题: 你在想什么? 你感觉如何? 我们都对彼此做了什么? 尼克和艾米是别人眼中的完 美恩爱夫妻。艾米每天都用日记来记录婚后生活,每个结婚纪念日都精心设计充满惊喜的“寻宝游戏”,以此维系和丈夫的亲密关系,但生活却不可阻挡地越来越平淡如水……在他们结婚五周年纪念日当天,女主人离奇失踪!尼克通过媒体深情告白,疯狂寻找消失的爱人。然而,艾米的一本日记,字字直指尼克是真凶,顿时,人人自危,开始重新审视枕边人。 《乌克兰拖拉机简史》内容简介:84岁的老父亲要与36岁的“波提切利的出水维纳斯”——乌克兰尤物瓦伦蒂娜结婚了。为了拯救老爸可预知的人生大难,两个女儿薇拉和娜杰日达决定搁置长期的感情不和,联手把移民工程师父亲从体态丰满、风骚妖艳的淘金者瓦伦蒂娜手中解救出来。而这位火辣的新娘也不是省油的灯!不料,这场两姐妹驱逐瓦伦蒂娜的战争却逐步掀开的家族的秘密以及一连串悲喜交加的不堪往事…… 《切尔诺贝利的祭祷》内容简介:1986年4月26日,前苏联治下的乌克兰境内,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爆炸,这是人类史上**惨烈的技术悲剧之一。上万平民因放射性物质长期受到感染或致命;数万亩土地被污染,切尔诺贝利一夜之间化为废城。 著名记者阿列克谢耶维奇冒着核辐射危险,深入事故发生现场,历时数年,访问了上百位受到核灾影响的平民。作者将这些访谈以口述的方式书写,每一页呈现的都是残酷、荒诞的故事。从口述者的独白中透露出,这场灾难造成的痛苦始终如核辐射般残存在幸存者的体内。 《我的应许之地:以色列的悲情与荣耀》内容简介:《我的应许之地》是一部震撼人心的以色列建国史,也是百年来犹太民族的奋斗复兴史。作者阿里沙维特以自己家族故事为引子,通过亲身经历、深度访谈,历史文献、私人日志、信件等,通过一个个扣人心弦的个体故事,试图描述出以色列的全景大历史,以引出更深层次的以色列国家思考,并对中东地区的纷争渊源进行了历史性梳理。 《生存与命运》内容简介:1961年2月14日,苏联当局派克格勃闯入作家瓦西里·格罗斯曼的住宅,“逮捕”了一份小说书稿。主管意识形态的苏斯洛夫判定它“比帕斯捷尔纳克的《日瓦戈医生》更加危险”,“两百年后也不可能出版”。这就是《生存与命运》,后来的人们称它是“20世纪的《战争与和平》”。

部分摘录:
从地理上来看,上东区和西村只相隔几英里,我家只不过是从城市一角,搬到另一个角落,听起来没什么。然而从社会的角度、文化的角度,以及从心理层面来说,上东区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我有大大小小的事得处理,例如让儿子习惯新床,或是适应浴缸发出的声音。此外,我们全家人都得适应新环境。上东区比我想象的还古板,还正式。我第一次到转角的杂货店时,发现自己穿得实在太随便,居然套上牛仔裤和木屐就出门了。杂货店里所有的女人都盛装出席,花枝招展,虽然那只是一个平日周二的早上十点。所有的女人仪态端庄,一双靴子不晓得要几万,开司米风衣上的纽扣亮到刺眼,飘逸秀发充满光泽,连购物袋都美翻天——她们身上的一切都看起来贵到吓人,而且经过非常精心的安排。看来在新家的独特生态世界,无处不是舞台,每一天都是上演服装秀的机会,所有人等着展示以专业手法打理过的头发与妆容。
就算躲进新家那栋建筑物,也无法让我感到更轻松、更自在,或是更友善。我们一家人搬进去的时候,住户正在吵是否该强制规定,用婴儿车推孩子的人,只能搭乘平日用来运包裹和垃圾的货梯。显然某几位邻居认为,客梯是给所有人用的,除了小孩;但狗可以用。这栋大楼的狗穿着开司米毛衣与皮衣,狗链上点缀着珠宝,狗主人是看起来一点都不像老祖母、手上戴着巨大钻石的年长贵妇。一天下午,一位雍容华贵的年长女士走进电梯,手上戴着我这辈子看过最大颗的宝石。我偷偷问电梯服务人员:“那是真的吗?”对方被我吓一跳,扬起眉毛小声回答:“我想是真的,而且她有好几颗。”
我每天都在惊叹身边的人有多富裕。我惊叹的点,不只是整个街区还有邻居多有钱,而是从人类学的角度来说,他们活在“极度的生态释放效应”(extreme ecological release)之中。所有的生物都和自己的周遭环境息息相关,平日的生活形态、整体的生命周期以及演化,通通受气候、动植物与掠食情形等环境条件影响。在全球大部分的地方,人类依旧在对抗掠食者与疾病。许多人为了活下去,喂饱自己的家人,不得不在艰苦的环境中奋斗,例如巴西的热带草原、雨林与贫民窟里的人类。当然,富裕的西方工业化地区过着非常不一样的生活,我们的晚餐来自商店预先处理好的食物,我们有疫苗,而且借用灵长类动物学家莎拉·赫迪[1]的话来说,我们的托儿所外面,没有美洲豹在一旁虎视眈眈。简而言之,生活在西方的我们,以史上前所未有的方式,舒舒服服生活着,无须担心环境造成的生活限制。然而,每一天我在上东区东奔西走,寻找着舒服的意大利芙蕾特(Frette)[2]被单、闪亮的All-Clad[3]锅盆,以及完美壁灯时,心里在想,没有任何人类族群像曼哈顿上东区的居民一样,如此极端,如此全面地被释放,横行于自己的栖息地。这里有Dean&Deluca[4]提供的巨大香甜草莓,还有巴博尔(Barbour)[5]舒服、利落的大衣。干净整洁与祥和安宁的街边,满是小巧的精致蛋糕店,等着你把新鲜美味的甜点带回家。一切是如此惬意,到处是用钱堆出来的美好生活,我感到目眩神迷。
不过真正引起我注意的,则是满街可爱至极的童装店。从我的新家走出去,不过几个街区,就有十几家那样的店。它们专门卖车工精细的美丽童装,那种在下城区绝对看不到的款式——小巧的羊毛短裤和长筒袜,米白皮底的海军蓝鞋子,小圆领、红色荷叶边的白上衣,以及给小男孩穿的传统菱格纹毛衣。那些衣服全都在意大利或法国制造,唯一的例外只有睡衣,睡衣都来自葡萄牙。我最喜欢的一家高级童装店叫“王子与公主”,我很想在那家店帮儿子买一件浅蓝色的开司米小毛衣。我问店员什么时候会降价,她告诉我:“不会有折扣季,我们从不打折,不过我可以帮你找合身的尺寸。”看来人类如果生活在生态释放的状态下,他们当父母的方式也会改变。然而,除了为漂亮的童装掏钱,在物质富裕的上东区当小孩、当妈妈,活在到处是高级舶来品的世界,究竟代表着什么?活在这样的世界会对当妈妈、当孩子的人产生什么影响?——我焦虑地想着,这对我的孩子会有什么影响?我自己又会发生什么变化?
我知道就算是在上东区,也不是每个人都过着幸福的伊甸园生活。夏娃也有等级,分为贵妇、有钱贵妇与超有钱贵妇,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超有钱贵妇最精雕细琢,最美貌,而且一般生最多的孩子。我第一次看到带着一群孩子出门的贵妇时,吃惊到大脑一片空白。那是一个身材小巧的棕发女子,发型完美,服装完美,身边带着两个保姆,拖着六个孩子走进一家顶级童装店。几个孩子扭来扭去,闹脾气不肯试穿的高级衣物,一件大概都要好几千美元。我看着他们,心想其中几个会不会是前妻生的?一定是的,对吧?不对,错了。她离开后,店员告诉我,那些孩子全是她亲生的。她是家庭主妇,老公事业做得很大,家里有很多房子,还有很多店面。这样的女性在我的新栖息地有很多,她绝非特例。
很快,当我再看到生一堆孩子的家庭时,便觉得习以为常——到处都是这种家庭。以前人家说两个孩子刚刚好,但这里则是三个孩子刚刚好;别人是三个孩子不嫌多,这里则是四个也不嫌多——以前大家听到有人生四个都会愣住,但在上东区这种事没什么。这里生五个小孩的人不是疯子,也不是因为宗教因素才生那么多——生五个只说明了你很有钱。生六个的话,显然整栋楼都是你家的,或是你有私人湾流机。我家那栋大楼分为两派,一派是老人,一派是有孩子的家庭——老人派是一群退休的人,他们养着汪汪乱叫的小型狗,坚称坐婴儿车的婴儿只能搭货梯。另外一派则是孩子还小的夫妇,强烈要求在大厅划出游戏区,纽约最近很流行这种规划。带着孩子的人通常全年都留在城市里,不像上一代常跑到郊区度假。经济正繁荣,有钱人——不论是因为对冲基金而发财的暴发户,或是继承很多遗产的人——他们抢着买联排住宅,或是一次买两套以上公寓然后打通,让家里有三四个或六个卧室。以前只有在纽约东南方的威斯特彻斯特郡,或是全美人口最少的怀俄明州,才能提供那么大的空间。
人们发财之后,两种供给就吃紧了,一是房地产市场,一是曼哈顿私立学校。前文提过,房地产的存量不足,赶不上需求。至于私立学校,以前只要付得起学费(目前托儿所一年大约两万五美元,幼儿园再上去则是三万五美元以上),你的孩子就能入学;想念布里尔利的话,只需要烦恼钱的事就好。现在则没那么简单。我在报上读过,也听到附近咖啡厅或坐在公园椅子上的妈妈在聊,现在很多人决定住上东区,而且很多人负担得起私立学校,入学方式完全不一样了。
孩子很多,爸妈的钱也很多,但学校就只能收那么多学生。在上东区这个丰饶之地,有些东西却极度难以取得。在上东区变异的生态,无法把孩子送进贵族学校,就跟被食物链顶端的掠食者逮到一样恐怖。对我们来说,进不了好学校,等于是被美洲豹吃掉。
电话里的女人大呼:“你忘了?”“忘了”这两个字,被用高八度的音量喊了出来。
她的语气充满斥责与难以置信,态度不可一世:她知道自己手中,握有别人愿意不惜一切代价取得的东西。我原本还以为,因为我和先生确定以后一定会把儿子送进公立学校,所以不需要为了未来可以进高级的私立学校,先在托儿所卡位;但没想到在上东区,抢托儿所是你死我活的战争,不管是普通的,或是顶级的,通通都一样。所有的纽约父母都为孩子的学业而紧张,而且有钱人生得多,就连以前被视为“备胎”的学校,现在都争破头,几乎抢不到。曼哈顿孩子多,处处是望子成龙的焦虑爸妈,但托儿所还没来得及扩张,应付庞大需求,大部分的班级人数还是像以前那样,几乎没增加,也没人开设新托儿所。
不把孩子送进托儿所不行,因为大部分的人坚信,孩子在上幼儿园之前,必须接受正规的学前准备,练习社交,赢在起跑线上。电话上的女人抓住我的心理,我坐在家中就被“掠食者”捕获了——我很焦虑,希望才几岁大的儿子能有美好未来。有那么一瞬间,我的血压不晓得飙高到多少,我觉得心脏快从眼眶里跳出来了。我深吸一口气,再次解释为什么自己忘了申请托儿所。这是今天早上第三次了。我知道,我知道,怎么可能忘,但我们家最近才刚从下城区搬过来,那里的规定不太一样,最后申请日期比较晚。我哀求电话上的女人,如果她能透露花时间解释下去有没有用,我将感激不尽。如果有用,如果她愿意怜悯我,我将立刻冲过去领“圣袋”——装着报名表及格式说明的大型牛皮纸信封袋。申请学校的父母必须写一篇作文,说明自己为什么想让孩子念该所学校。有的时候,圣袋甚至会附上推荐信格式。我不断说:非常、非常感谢您在百忙之中还抽空听我讲话,真的,很抱歉我带来这么多麻烦。
然而我真正想讲的真心话(不只是对这次接电话的人,而是对每一个接电话的人),其实是:“为什么你们要高傲成这样,故意刁难人?!”只是托儿所而已。我知道,孩子太多,入学名额太少,这些我全都懂,但托儿所应该是个让孩子吃全麦饼干点心、用手指蘸颜料画画图、围在一起玩游戏的地方。那个地方理应温暖和善,可以让孩子享受动手的乐趣,还可以交朋友,听故事。电话上的女人是托儿所和外界的窗口,难道不应该有礼貌,乐于助人?即便打电话过去的人搞不清楚状况,问了过于天真的问题,也应该保持耐心呀。上东区完全不按常理出牌,显然让小朋友有地方玩游戏是极为严肃的一件事,要花很多功夫。不论是申请学校或是替孩子找玩伴,事事都有一套正规程序,有自己的规矩,关于学校我还有很多需要学的地方。
我在音乐班上认识的几位妈妈,还有我带大了四个孩子的嫂嫂,都是上东区人,她们帮我恶补上东区教育的知识,教我学校的事该怎么处理。她们说某几家托儿所的所长认识再往上的学校校长(幼儿园到八年级的八年制学校,或是到十二年级的十二年制学校)。那些校长之间关系很好,有办法把学生送进“好大学”——今日的世界进入超级竞争状态,不只是常春藤名校才称得上好学校。现在不管是哪所美国大学,只要教学还可以,有研究设备,就可以称作好大学。此外,很多托儿所和再上去的学校,都有很方便的“兄弟姐妹条款”——只要你有一个孩子进了某所学校,你其他的孩子以后几乎一定都可以进。托儿所会影响你的孩子以后念哪所大学。如果搞定了,以后你只需要申请“一次”十二年制学校。托儿所远比你以为的重要,托儿所的所长更是势力非常非常庞大的人士。没错,我和先生确定儿子以后念旁边的公立学校就好,但万一呢?万一以后我们想在某个阶段让儿子念私立的怎么办?万一公立学校班级人数过多,儿子没办法好好学习,那该怎么办?万一儿子上学的时候,或甚至还没入学时,旁边的公立学校品质就已经下滑,那该怎么办?(这种事不是没发生过,有时换了校长后,校风就会变。)目前的风气是“考试引导教学”,公立学校的老师、孩子、家长,每个人压力都很大,身心疲惫。万一儿子上学的时候风气还是这样,他依旧和很多孩子一样,被考试压到喘不过气,那该怎么办?万一为了什么天知道的理由,我和先生有一天想让他改念私立学校,那该怎么办?那表示我们现在就得认识厉害的托儿所所长,这样未来有一天他就可以帮我们牵线。这下子我终于懂了。
我一边打电话,一边叹气,又变成哀求者了,而且比起找房子的事,看来这次我处于更大的劣势。我和其他上东区妈妈不同,没收到“提醒单”。显然大家都有一张提醒单,上头写着:“永远要提前准备,很早、很早以前就要开始准备。”我在游乐场还有公园和其他妈咪聊天,从她们身上我学到一件事:该做的事应该什么时候开始做?在你以为该开始的时候,再提前很多时间准备就对了。举例来说,还没进托儿所之前,孩子就应该先上迪勒奎尔音乐学校(Diller-Quaile School of Music)[6]的课。到迪勒奎尔上课之前,就该先参加婴儿团体。每一件事环环相扣,而且感觉像是内线交易,你必须是上东区妈咪的一员,才会知道该做什么,才有办法交换资讯,才能抓准某件事的时机。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