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20世纪俄罗斯文学精品书系 全5册-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3个月前 (07-15) 171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第四十一》 本书是苏联著名作家拉夫列尼约夫的代表作。小说描写女革命战士马柳特卡奉命押送一名白军将领俘虏,中途遇到风暴,船只沉没,二人被卷到一个杳无人烟的荒岛上。这两个阶级不同、信仰不同、文化修养不同、追求不同的青年男女之间,发生了一场让人心碎的爱情悲剧,让读者感受到在特殊年代,两个阶级搏斗的剧烈。小说采用第三人称叙述,情节紧凑,对人物的心理描写十分到位,是一部具有现实意义的优秀的文学作品,在特殊年代有特殊意义。 作者简介 拉夫列尼约夫(1891-1959),苏联优秀作家,剧作家,其作品主要以十月革命和国内战争为背景,富于浓厚的浪漫主义色彩,例如《第四十一》《风》《一件普通事情的故事》等等。这些作品力图表现一群来自社会下层的普通人在残酷的革命斗争中的成长过程。 曹靖华, 中国现代文学翻译家、散文家、教育家,曾任《世界文学》主编。著有散文集《花》《春城飞花》《飞花集》《曹靖华散文选集》等,译著苏联作品《烟袋》《第四十一》《平常东西的故事》《铁流》《虹》《城与年》等。 编辑推荐 他是她击毙敌人中的第四十一个, 却也是她爱情中的第一个。 荒岛之内,人性的美好在吸引着彼此,有拯救,有灵魂的交流,有绵绵的爱意。 荒岛之外,阶级的针锋相对,构建出身不由己的命运困境,面对抉择的何止是爱情? 《反基督: 彼得和阿列克塞》 本书是“20世纪俄罗斯文学精品书系”之一,小说的背景是18世纪初期彼得大帝改革的时代。小说有两条平行发展的情节线索:一条是彼得大帝与其长子阿列克塞之间的矛盾斗争;另一条是彼得的政权及其所建立的“新教会”与人民群众当中广泛流行的各种旧教派之间的激烈斗争,体现了皇室政治斗争的尖锐社会矛盾。小说通过回忆的手法,全面展示了沙皇父子之间的关系,同时也涉及了彼得大帝的政治、军事、文化等各方面的活动,刻画了异常复杂的彼得形象。 作者简介 德·梅列日科夫斯基,俄国诗人、小说家、批评家和思想家,主要作品有《基督与反基督》等。刁绍华,哈尔滨人,黑龙江大学教授,精研俄苏文,翻译了许多被学术圈内视为”难译”的俄语文学作品,对20世纪的俄罗斯文学有着深刻的理解。代表作《基督与反基督三部曲》《但丁传》《我们》等。赵静男,浙江文成人,著名翻译家,就职于哈尔滨师范大学外语系。俄罗斯文学的著名翻译家和批评家刁绍华的妻子。夫妻合译《基督与反基督》三部曲,《大王》等作品。赵静男另有英语译作《太阳照常升起》。 编辑推荐 描绘俄国最杰出的沙皇——彼得大帝的辉煌与痛楚 讲述父与子在历史洪流中相爱相杀的无奈与哀伤 新与旧,改革与保守,爱与杀戮! 《铁流》 《铁流》是由苏联作家绥拉菲摩维支创作的一部著名革命题材小说,以十月革命后的一九一八年内战为题材,叙述了古班的红军带领被残害的红军家属和群众,突破叛乱者和白匪军的包围,进行英勇转移的事迹,反映了苏联国内战争时期剥削阶级与被剥削阶级之间的生死搏斗,表现了士兵群众由乌合之众成长为一支纪律严明的“铁流”的过程。此书也因为鲁迅先生的积极引进推广,在中国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作者简介 绥拉菲摩维支,苏联作家,是苏联老一代无产阶级作家和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文学奠基人之一。十月革命胜利后,绥拉菲摩维支在1918年加入布尔什维克党,1924年发表举世闻名的小说《铁流》。曹靖华, 中国现代文学翻译家、散文家、教育家,曾任《世界文学》主编。著有散文集《花》《春城飞花》《飞花集》《曹靖华散文选集》等,译著苏联作品《烟袋》《第四十一》《平常东西的故事》《铁流》《虹》《城与年》等。 编辑推荐 反映历史的真实,塑造“铁的人物和血的战斗” 坚信人民的力量,浇灌“鲜艳而铁一般的鲜花” 《诸神的复活:列奥纳多·达·芬奇》 本书是“20世纪俄罗斯文学精品书系”之一,本书以意大利文艺复兴为背景,反映了这个时期杰出代表人物列奥纳多·达·芬奇的生平与创作活动。作者详尽地展现了达·芬奇创作发展的道路,细致地描绘了《最后的晚餐》《蒙娜丽莎》等著名作品的创作过程,塑造了一个复杂的艺术家形象。作者将笔墨集中在主人公内心活动与言谈上,把人物的外貌描绘与人物命运、性格联系在一起,为读者塑造了一个全面立体的达·芬奇,在他身上我们可以看到真正完美的和谐统一——艺术与科学,知识与信仰,理性与宗教。 作者简介 德·梅列日科夫斯基,俄国诗人、小说家、批评家和思想家,主要作品有《基督与反基督》等。刁绍华,哈尔滨人,黑龙江大学教授,精研俄苏文,翻译了许多被学术圈内视为”难译”的俄语文学作品,对20世纪的俄罗斯文学有着深刻的理解。代表作《基督与反基督三部曲》《但丁传》《我们》等。赵静男,浙江文成人,著名翻译家,就职于哈尔滨师范大学外语系。俄罗斯文学的著名翻译家和批评家刁绍华的妻子。夫妻合译《基督与反基督》三部曲,《大王》等作品。赵静男另有英语译作《太阳照常升起》。 编辑推荐 这是一部变换不同视角、全景式展现达·芬奇一生的传记 这是一颗为艺术、科学、真理狂烈燃烧的心 文艺复兴的先驱已死,而诸神复活! 《诸神之死:叛教者尤里安》 本书是“20世纪俄罗斯文学精品书系”之一,这部小说取材于罗马帝国的历史,反映了基督教和多神教的残酷斗争,刻画了罗马皇帝尤里安的悲剧形象。小说从尤里安的童年写起,描写了他一生的活动。这位君主在基督教产生三百年以后宣布宗教自由,企图恢复古希腊时期的多神教。因为他推崇古希腊艺术,把奥林匹斯诸神视为美的理想、力量的源泉。尤里安在历史上被基督教会宣布为“叛教者”,本书却把尤里安刻画成一个悲剧性的英雄,对他充满同情。 作者简介 德·梅列日科夫斯基,俄国诗人、小说家、批评家和思想家,主要作品有《基督与反基督》等。刁绍华,哈尔滨人,黑龙江大学教授,精研俄苏文,翻译了许多被学术圈内视为”难译”的俄语文学作品,对20世纪的俄罗斯文学有着深刻的理解。代表作《基督与反基督三部曲》《但丁传》《我们》等。赵静男,浙江文成人,著名翻译家,就职于哈尔滨师范大学外语系。俄罗斯文学的著名翻译家和批评家刁绍华的妻子。夫妻合译《基督与反基督》三部曲,《大王》等作品。赵静男另有英语译作《太阳照常升起》。 编辑推荐 他从朝不保夕的孤儿皇子,逆袭为高高在上的罗马皇帝 他是逆潮流而行的“叛教者”——尤里安 生不逢时的人本主义先驱,散发别样光辉的一生!
部分摘录:
这一章除了鲁滨孙没有好久地等待礼拜五以外,完全是剽窃丹尼尔·笛福 1 的。
阿拉尔,闷杀人的阿拉尔海啊。
平坦的海岸,岸上尽是艾蒿、荒沙和无定的沙丘。
阿拉尔海上的岛屿,就像平底锅里的煎饼一样,平平地排在水面上,岛屿的边岸低得几乎看不见了,岛上什么生物也没有。
没有飞禽,也没有植物,就是人,也只在夏天才在那里露一面。
阿拉尔海上主要的岛屿是巴尔萨—克里梅斯岛。
这个名字是什么意思,不知道,不过吉尔吉斯人说是“绝命岛”的意思。
夏天渔民都从阿拉尔村到岛上去。巴尔萨—克里梅斯是一个盛产鱼的岛屿,每逢鱼汛,鱼多得真要命。
到了秋季,白浪滔天的海风一起,渔民都躲到风平浪静的阿拉尔村的海湾里逃命去了,不到春来,他们是不会露面的。
要是岛上的鱼在海风起的时候还没有运完,那就把咸鱼堆在岛上的木仓里过冬了。
严冬里,当海水从切尔内什海湾冻起,一直冻到巴尔萨岛,自由自在的豺狼就从冰上跑到岛上,大吃咸白鱼和鲤鱼,一直吃到胀死,不能离开。
春来的时候,赛达利河口冰融水涨了,去年秋天留下的咸鱼,渔民们一点也找不到了。
从十一月到第二年二月,是白浪滔天、海风作怪的时节。其余的时候,不过间或起一阵暴风罢了。可是夏季,阿拉尔却平静得像一面宝镜。
闷杀人的阿拉尔海啊。
阿拉尔海只有一点逗人爱的,就是海水非常蓝。
纯蓝的、天鹅绒似的、碧玉一般的海水。
所有的地理书上都载着这一点。
政委估计最近一星期内是风平浪静的天气,就派马柳特卡和中尉出发。吉尔吉斯人凭自己的老经验也这样说。
于是,木船就载着马柳特卡、中尉和两名会泅水的战士谢明和维赫尔,从海路向卡查林斯克进发了。
清风徐徐地吹着孤帆,浪花沙沙作响。舵柄懒洋洋地发出吱吱的声音,浓浓的、油乎乎的泡沫,在船舷旁汹涌。
马柳特卡把中尉的手完全松绑了,在船上没有地方可跑,中尉、谢明和维赫尔,随随便便坐在展帆索上。
这真像俘虏自己押自己一样。
他把帆索交给红军战士以后,就躺在船底上,盖着薄毡,神秘地微笑着。除他以外,谁也不知道他笑什么。
这使马柳特卡不安起来。
“他时时刻刻在悄悄笑什么呢?他扬扬得意,仿佛送他回老家似的。结果只有一个,到司令部一审问完,就叫你完蛋。真是傻头傻脑的疯子!”
可是中尉继续微笑着,不知道马柳特卡的想法。
马柳特卡忍不住说:
“你在哪里耍过水?”
戈沃鲁哈-奥特罗克沉吟了一下,回答说:
“在彼得堡……我自己有游艇,很大的游艇。顺着海边走过。”
“什么样的游艇?”
“很大的游艇……带帆的。”
“那能算游艇吗!我对于游艇不比你知道得少。阿斯特拉罕的资产阶级水上俱乐部,我真看够了。那儿的游艇多得要命。都是又高、又好的游艇,看来像天鹅似的。我不是问那个,我是问你的船叫什么名字?”
“叫奈莉。”
“这是个什么名字?”
“我姐姐叫这个名字,于是就把船也叫这个名字来纪念她。”
“基督教也没有这样的名字。”
“就是叶琳娜……英文叫作奈莉。”
马柳特卡沉默了一下,望着发寒光的白色的太阳,正向天鹅绒似的碧蓝的海里沉下去。
她又说:
“这样的水啊!纯蓝纯蓝的海水。里海的水是绿的,可是这儿的水多么蓝啊!”
中尉仿佛自言自语回答说:
“按福列利表上,这近于三号水。”
“什么?”马柳特卡不安地转过身来。
“这是我自己心里在想。是关于水的。我看过水文地理学,说这里的海水颜色非常蓝。一位学者福列利把海水的颜色列成一个表。最蓝的水是太平洋。按照那张表,这里的海水颜色近于三号水。”
马柳特卡半闭着眼睛,仿佛在想象福列利用各种蓝色绘成的表。
“好蓝啊,蓝得比都不能比了。蓝得像……”她一睁开眼睛,那猫眼一般的黄眼珠,就突然盯到中尉湛蓝湛蓝的眼珠上。她向前倾着身子,浑身抽动了一下,惊奇地张开嘴唇,像发现了什么新奇东西。她低声说,“我的妈呀!……你的眼睛真活像海水一样蓝!我瞧着好像曾经见过似的,遭鱼瘟的!”
中尉不作声。
橙黄的晚霞在天边映照着。远远的海水闪着墨水颜色的反光。吹起一阵冰冷的寒风。
“刮东风了。”谢明裹着破大衣,翻动着身子说。
“可别起暴风啊。”维赫尔接着说。
“一点也不会。再过两个来钟头就望见巴尔萨岛了。风又怎么样,咱们在那儿过夜了。”
都不作声了。船开始在闪着铅色的黑浪头上摆动。
暗蓝的天空里,扯起一道窄窄的黑云。
“一点不错,要起海风了。”
“应该快望见巴尔萨岛了。左边一定就是的。巴尔萨岛是最讨厌不过的地方。四周尽是荒沙,死也没办法!风色不对了……下帆索吧,王八蛋,下帆索吧!这可不是你们将军的吊裤带呀!”
中尉没来得及下帆索,船身侧着从水上飞过去了,飞溅的浪花迎面打来。
“这跟我什么相干?是马丽亚·费拉托夫娜掌舵失手了。”
“是我失手了?你好好想想吧,遭鱼瘟的!我从五岁起就掌舵了!”
高高的滚滚黑浪,活龙般地在后边追赶着,发出咝咝的声音,张着大口,咬着船舷。
“唉,妈呀!赶快到巴尔萨岛也好。黑得什么也看不见。”
维赫尔向左边看了一眼。高兴地大声喊道:
“有了。这不是那个鬼地方!”
隔着飞溅的水花和漆黑的夜色,隐约出现了发白的低岸。
“一直朝岸边开,”谢明大声喊道,“上天保佑,到了吧!”
船尾下边喀嚓喀嚓乱响,船梁也吱吱地响。浪头猛击着船身,往船里灌进了一脚脖深的水。
“舀水!”马柳特卡跳起来喊道。
“舀?没有水瓢拿什么舀!”
“用帽子舀!”
谢明和维赫尔摘下帽子,拼命舀起水来。
中尉踌躇了一下,摘下自己的毛皮帽,帮忙舀水。
白色的、盖着鹅毛雪片的平坦的低岸,一条白带似的,渐渐映入眼帘了。它比激起的浪花还白。
狂风呼呼地怒号着,滚滚的大浪愈来愈高了。
狂风猛烈地打到船帆上,把帆吹得像孕妇的肚皮一样鼓起来。
旧帆像放炮似的砰的一声破了。
谢明和维赫尔扑到桅杆跟前。
“快抓住缆绳!”马柳特卡在船尾尖叫着,用胸脯推着舵柄。
呼呼的冰冷的大浪从后边滚来,像沉重的玻璃色的肉冻一样滚过来,把船完全打得倾斜了。
当船平稳以后,灌了一船水,桅杆跟前的谢明和维赫尔都不见了。湿漉漉的破帆布噼噼啪啪地响着。
中尉坐在水深齐腰的船底上,画着十字在祈祷。
“恶魔!……你干吗泡在水里呀?快舀水!”马柳特卡生平第一次对中尉脱口说出骂人的话。
他像一只小狗,猛然从水里跳起来,把水花激得乱飞。
马柳特卡在狂风怒号的黑夜里大喊着:
“谢……谢……谢……明!……维……维……维……赫尔!”
浪花激荡着。听不见人声。
“淹死了,遭殃的!”
风把半沉的船送到了岸边。周围都是滚滚的海浪。海浪在后边冲击着,船底在沙上擦得发响。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