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论衡系列·历史丛书第一辑(共十本)-电子书下载

历史传记 3个月前 (07-15) 173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简介

丛书中含—— 《南渡君臣:宋高宗及其时代》 《稽古至治——司马光与<资治通鉴>》 《天水一勺——研宋品书序跋漫谭》 《从黄山白岳到东亚海域:明清江南文化与域外世界》 《日暮乾清门:近代的世运与人物》 《出版与文化政治:晚清的“卫生”书籍研究》 《叶落知秋:清末民初的史事和人物》 《察势观风:近代中国的记忆、舆论与社会》 《新文化运动百年祭》 《天行有常:周振鹤时评集》

部分摘录:
莫道西线无战事 在古代,四川在政治、经济、军事上往往有其特殊性,政局动荡时期尤其如此,因而有必要专门说说南渡前期关陕川蜀地区的宋金战局。
张浚因在苗刘之变中勤王有功,入朝出任知枢密院事。宋高宗问其大计,他强调关陕的重要性,以为倘若金军由陕入蜀,则东南也终将不保,并表示愿身任其事。开辟西线战场的战略设想显然是可取的,朝廷便任命张浚为川陕京湖宣抚处置使,赋予便宜处置之权,全力经略关陕。建炎三年(1129)十月,张浚置司秦州(今甘肃天水),宣布节制永兴、环庆、熙河、秦凤、泾原五路军马。
金军自建炎元年以来入侵关陕,战果并不显著,统治也不稳固。建炎三年,金帅完颜娄室再度大举进攻陕州(今河南三门峡市西),对夺取关陕门户志在必得。南宋守将李彦仙设伏中条山,出其不意的迎头痛击致使金兵大溃,娄室仅以身免。
建炎四年(1130)三月,进攻江南的战事一结束,金朝将战略进攻目标转向关陕。李彦仙请求增拨三千骑兵,倘若金军来攻,他便可率部直捣金国腹心的河东诸州。张浚否定其围魏救赵之策,命他“空城清野,据险保聚”。岁末,娄室以优势兵力进攻潼关,张浚命都统制曲端驰援,曲端出于妒忌,不肯前往。次年正月,金军死力攻破陕州城,李彦仙仍率众巷战,箭矢集身如猬,左臂中刃,仍血战不止,虽突围而出,得知金军残酷屠城,悲愤投河自尽。陕州保卫战宣告失败,关陕管钥易手,金军长驱直入。曲端派部将吴玠等在彭原(今甘肃庆阳西南)阻击,自己率军在邠州(今陕西彬县)声援。吴玠先胜后败,曲端为保全实力退守泾原(今甘肃泾川)。吴玠怨曲端失约,遂与之交恶。娄室见曲端全师而退,捡不到便宜,就退回河东。
宣抚处置使司随军审计司印(现藏浙江省博物馆)
这方印章边长5.5厘米,高4厘米。印面阳文“宣抚处置使司随军审计司印”;背款“建炎四年二月日”与“宣抚处置使司行府铸”;短矩形把手上有顶款“上”。建炎三年(1129)五月,张浚以知枢密院事出任川陕宣抚处置使,置司秦州(甘肃天水),对川陕、京西与湖北诸路军务有便宜行事权。此印当是张浚在其下设“随军审计司”的官司印。
由于军情传递滞后,张浚抵达关陕时,以为金军主力仍滞留江淮,打算组织关陕大会战力挫金军气焰,以减轻东线的压力。王彦率八字军随张浚西行,却明确反对会战的设想,以为“少有不利,五路俱失”。西北名将曲端也认为“万一轻举,后忧方大”,力主“按兵据险,时出偏师”的战术,对关陕会战持有异议。张浚听不得不同意见,以彭原失利为由将曲端投入监狱,在富平之战失败后遂铸成死罪而枉加杀害。
随后,张浚命西北五路大军屯驻邠州地区,准备战略反攻。也许为了堂堂正正,他在战前竟知会河东金军。金廷急命远在江淮的宗弼火速入关,与娄室会师,对付宋军的反攻。九月,张浚集结熙河经略使刘锡、秦凤经略使孙偓、泾原经略使刘锜、永兴经略使吴玠、环庆经略使赵哲五路部队共计四十万,战马达七万匹(据金方记载为步卒十二万,骑兵六万),移师富平(今属陕西),以刘锡为统帅迎击金军。
其时,宗弼军近在下邽(今陕西渭南),娄室军却远在绥德(今属陕西),宋军理应该先一举收拾势单力孤的宗弼军,再来对付南下的娄室军。但张浚却数次致函金帅,要求约日决战。娄室军移师富平,张浚还在学宋襄公,遣使约期。金军允诺而不出战,以争取时间,部署战阵。十四日,双方决战富平,从清晨恶战至中午,金军有备而战,攻击最薄弱的环庆军,宋军五路皆溃。张浚杀赵哲,贬刘锡,但已无补大局。金军获胜而不追,宋军兵力损失虽不大,但辎重尽失,金人“所获珍宝钱帛如山岳不可计”(《三朝北盟会编》卷142)。
富平之战的失败,标志着宋军在关陕争夺战中全盘皆输,从此金军基本控制了这一地区,宋军只能退保川蜀。有论者以为富平之战虽然失败,但大大减轻了东线金军对南宋朝廷的压力。东线金军后来之所以没再南下,主要是因为岳飞、韩世忠等抗金武装的强大,富平之战纵有作用,也微乎其微,比起关陕大局的失利来,自然是功难抵过。
金军乘富平战胜的余威,尽夺关陇六路,张浚命吴玠扼守大散关东的和尚原(在今陕西宝鸡西南),控制由关陕入汉中的要塞。绍兴元年(1131)十月,金军为了夺取汉中,进窥川蜀,发兵进攻和尚原。金将没立率师出凤翔(今陕西宝鸡),乌鲁折合出阶、成,准备合攻和尚原。但吴玠自富平战败以来,早就积粟练兵,列栅死守,因而两支金军虽各自轮番进攻,却无法实现合围的计划。
金帅宗弼闻讯,以为奇耻,调集十万大军,发誓夺下和尚原。双方激战三日,吴玠先命“驻队矢”持强弓劲弩轮番怒射,击退金军;同时派出奇兵,断敌粮道;最后设伏大败金人,敌军死伤以万计。宗弼也身中两箭,逃回燕山。金廷改命陕西经略使撒离喝(完颜杲)与吴玠对峙。
和尚原之战以后,吴玠让其弟吴璘驻守在这里,王彦守金州,自己率主力移屯河池(今甘肃徽县)。绍兴三年(1133)正月,撒离喝攻克了金州(今陕西安康),直逼宋军在川蜀的桥头堡兴元府(今陕西汉中)。知兴元府刘子羽遣使告急,同时派兵扼守兴元的屏障饶风关(在今陕西石泉西)。吴玠亲率数千精骑,由河池日驰三百里救援饶风关,撒离喝大惊失色:“来得怎么这么快!”撒离喝指挥仰攻,宋军强弩齐发,乱石摧压。双方鏖战六昼夜,金军尸积如山,不能得逞。撒离喝募集死士,从险道绕至饶风关之上,居高临下,打败了宋军,夺得了饶风关,进据兴元府,四川一时震动。
吴玠退保仙人关(在今甘肃徽县东南),防止金兵由凤翔入蜀。刘子羽率三百兵士死守三泉(今陕西宁强西北),以保蜀口。撒离喝虽一度占领汉中,进窥蜀口,但孤军深入,死伤过半,更兼瘟疫流行,补给困难,而王彦不久也收复了金州,形成关门打狗之势,完颜杲只得被迫放弃汉中,川蜀转危为安。饶风关之战,金军虽胜而不胜,宋军虽败而不败。
饶风关之战以后,吴玠调整防御策略,加强了仙人关的战备,以便在和尚原失守的情况下,另有一道阻挡金兵入蜀的铜墙铁壁。他在仙人关修筑了名为“杀金坪”的营垒,并采纳其弟吴璘的建议,在其后再建一道隘砦。这年岁末,金国复命宗弼为西线主帅,再次攻蜀。他志在必得,命将领带上家眷,准备入蜀后作久居之计。在金军猛攻下,和尚原失守,吴璘率军转移。
次年二月,宗弼与撒离喝率十万金军直扑仙人关,吴玠仅以一万军队狙击,恰吴璘援军赶到,双方激战三日。金军果然突破了杀金坪,但在第二道隘砦前被吴璘的驻队矢击退。第三天(三月一日),宋军大举反攻,金兵全线溃退。仙人关之战让金朝认识到进攻川蜀时机远未成熟,《宋史·吴璘传》称金军“自是不敢窥蜀者数年”。
绍兴四年二月,张浚受召回临安,他在川陕的作为遭到台谏官的非议,一度被贬黜。但高宗对他眷宠未衰,八个月后仍让他官复知枢密院事。
由和尚原、饶风关、仙人关构成的西线三大战役,显示了吴玠卓越的军事才能,既对屏卫川蜀安全起了决定性作用,也有力支援了东线的抗金斗争。
其后,吴玠以四川宣抚副使的身份主持川蜀的战守大计,他加强战备,推广屯田,汰除冗员,节撙浮费,与金军对峙十年之久,功绩卓著,以至有史家以为,倘若没有他首当其冲,“无蜀久矣”。《宋史》本传说他:“御下严而有恩,虚心询受,虽身为大将,卒伍至下者得以情达,故士乐为之死。选用将佐,视劳能为高下先后,不以亲故权贵挠之。”不过他晚年好女色、丹石,在绍兴九年过早去世,年仅四十七岁。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