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揭露人性的推理神作(精选世界经典推理小说神作共9册)-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3个月前 (07-15) 168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简介

《恶意》 《恶意》与《白夜行》《嫌疑人X的献身》《解忧杂货店》并称东野圭吾四大杰作。读完《恶意》,才算真正认识东野圭吾。 畅销作家在出国前一晚被杀,警方很快锁定了凶手。此人供认自己是一时冲动犯下了罪行。案子到此已经可以了结。可办案的加贺警官并不这么认为,因为他找不到凶手作案的动机,凶手也一直对动机避而不谈。加贺不愿草草结案,大量走访。渐渐显露的真相让他感到冰冷的寒意……
《半落》 《半落》荣获“这本推理小说了不起”第1名,《周刊文春》推理小说BEST10第1名,改编电影荣获“日本奥斯卡”zui佳影片奖。 他是我多年的同事,一个受人尊敬的前辈。一年前,他的儿子病故。两天前儿子忌日的时候,他掐死了受病痛折磨的妻子。他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可是对“案发后两天”里的事,他始终不吐一言,陷入了不完全招供的“半落”状态。他其实完全没有了后顾之忧,既可以以死谢罪,也可以亡命天涯,可是他为何选择自首,选择去监狱度过余生,甚至死刑?两天里发生了什么,值得他如此守护?
《罪责》 《明镜周刊》畅销书榜No.1,德国最著名刑事律师亲身经历的最经典案例。 女子砸死熟睡的丈夫,被判无罪;九个男人轮奸一名少女,没有一个背负刑责;女学生作伪证使一名男子入狱,几年后为他翻案;情侣淹死猥亵男,未受任何刑事处分,最终选择了自杀…… 刑罚有期限,正义未必能伸张,唯独罪责没有止境。
《罪行》 雄踞德国畅销书排行榜长达2年,德国克莱斯特文学奖;《慕尼黑晚报》年度文学之星,《纽约时报》《明镜周刊》《镜报》《泰晤士报》《金融时报》《独立报》等重量级媒体 强力推荐!! 德高望重的医生斧劈发妻,竟是出于对爱情的承诺与守护;姐姐和弟弟相依为命多年,却亲手将弟弟溺死浴缸;男子光天化日下连续抢劫银行,居然令参审人员当庭泪下……11桩骇人听闻的案例,11次出人意料的判决,撼动你对人性、对罪行、对爱与罚的全部判断! 我写的是一些关于谋杀、贩毒、抢劫银行和妓女的故事,他们各有各的遭遇,他们与我们并没有多大的不同。——冯?席拉赫
《深夜小狗神秘事件》 大英图书奖、惠特布莱德奖获奖作品,入选《卫报》“一生必读的100本书”,荣登英国、美国、德国、意大利、荷兰、加拿大、日本等多国畅销榜,译为38种文字,全球销量超2000万册,与《哈利·波特》《达芬奇密码》并称欧美十年畅销三甲。 阿弗,有着惊人的记忆力和超群的数学天赋。他知道世界上所有国家及其首都的名称,知道7507以内的所有质数,梦想是成为宇航员。他习惯生活在自己的小小世界,不爱跟人说话,对他来说,解决复杂的数学题很容易,理解他人的想法却很难。一个深夜,他发现邻家小狗威灵死在了草坪上,他心疼地将它抱起,却被主人误认为是凶手。阿弗决定独自侦破这起谋杀案,并将探案的过程写成一本书。
《冷血》 村上春树至为推崇的天才作家——杜鲁门·卡波特杰作:开创“非虚构小说”的先河,美国推理作家协会“最经典的百部推理小说”。 堪萨斯州,霍尔科姆村。几声枪响,良善温和、广受尊敬的克拉特一家惨遭灭门。凶手异常凶残狡猾:被害人均被击中面部,电话线被割断,子弹壳也消失不见……一时间,案件震惊了整个美国。卡波特立即赶到当地,开始了长达六年的访谈和调查,对象包括死者亲友、邻居、当地警察,以及两名犯罪嫌疑人。案件逐渐得以还原,两名凶手从这起谋杀案中得到的只有几十美元、一副望远镜和一个收音机。是什么让他们走上这条冷血之路?当作家试图打开凶手的内心时,他自己也经历了一次自省之旅……
《混凝土里的金发女郎》 豆瓣9分美剧《博斯》原著。 洛杉矶,十一个女人先后遇害,面部都留有诡异的浓妆,凶手因此被称为“人偶师”。警探博斯在执勤时发现并击毙嫌疑人丘奇,在现场找到了与案情吻合的化妆品,确认案件告破。四年后,丘奇的遗孀将博斯告上法庭,说他杀错了人。做了二十年警察的博斯站上被告席,但他坚信自己当年的判断。然而刚结束开庭陈述,他就接到通知:警方收到一张署名为“人偶师”的字条,并根据上面的提示,在一处废宅的混凝土中挖出了一个金发女郎。
《白城恶魔》 犯罪实录文学头号著作,获爱伦·坡奖犯罪实录奖,入围美国国家图书奖,居《纽约时报》排行榜100周。比《白夜追凶》更惊心动魄,比《冷血》更精炼经典。 1893年,镀金时代的美国,芝加哥世界博览会即将举行,旧世界正在崩塌,荣耀与罪恶争相上演。总设计师伯纳姆孜孜以求,集合知名的建筑师和规划师,只为打造一场令世人赞叹的世博会,重塑芝加哥的形象。他说,这不会只是一个梦。而在几个街区之外,一位年轻英俊的医生踏出列车,手中提着手术箱。对不知道他隐秘嗜好的女性而言,他的外表充满了魅力。他走入这个充满喧哗、雾霾和蒸汽的世界,在心中勾勒出了一座“神秘旅馆”,在那里,所有隐秘邪恶的梦想都将实现……
《抱住我崩溃的大脑》 横扫各大推理榜单,轰动推理界的现象级作品!被誉为“东野圭吾接班人”,新锐作家知念实希人推出重磅长篇。以天衣无缝的诡计赢得万千读者好评,开启日本推理新世界! 传说位于海边的叶山岬医院,可以满足患者的所有愿望。实习医生苍马在那里邂逅了少女由香里,并爱上了她。相遇的第一天,由香里就对苍马说,她的大脑里有一颗炸-弹。苍马结束实习回到故乡,不久却收到了由香里去世的消息。他必须在一天内解开事件的真相。正要调查由香里的死因时,医院的人竟告诉他,他和由香里根本没有见过面,一切都是他的大脑臆想出来的幻象。

部分摘录:
茶叶棍竖了起来。
尽管他并不迷信这种兆头,但感觉倒也不坏。神龛一旁墙上的时钟正指向五点四十分。马上就到点了。天一亮,怀揣着拘票的重案搜查一股就要冲进“小林公寓”五○八室,去抓捕那个专门强奸少女、接连玷污了八名女小学生的恶魔了。从接到报案的那天起,这张总共投入了三千多名侦查员的巨大侦查网,就只为捕捉这一条鱼。
一举拿下!
志木和正连茶叶棍带冷茶一口喝光。他是W县警本部搜查一科的重案指导官,四十八岁,今年春天才升任警视一职,坐上了这个堪称“刑警老大”的位子。不然,他现在就该跟一股的同事们一起待在公寓附近的车里蹲点守候了。独自一人待在鸦雀无声的搜查一科办公桌旁等待部下的报告,再也没有比这更让人着急的差事了。
五点五十分……志木的目光落到直通电话上。他其实早就紧贴在了办公桌边上,好不用哈腰就能随时一把抓起电话。必须确保抓住凶手。在没听到一股的带队班长镰田的声音之前连厕所都不能去。窗外仍很昏暗,尽管山脚已染上了淡淡的橘红色,可行动约定以日出为暗号,为时尚早。真让人焦急,地球自转怎么这么慢啊。
志木点上烟,狠狠地朝天吐着紫烟。
一名十岁少女衬衫上揪下来的贝壳纽扣,附着在纽扣上的微量颜料……花了六十二天时间,这些细微的线索才联结到这名短期大学美术讲师的身上。高野贡,二十九岁,独身。抓拍的照片已被送到志木手里。一张颓废的脸,一个人丁兴旺的富裕农家的三子,靠着家族混天撩日、衣食无忧,每天手拿一支画笔,装出一副艺术家的模样。
好日子今天到头了。
志木比对着墙上的时钟和手表。都是六点零七分。
进去了吗?抓捕的情形瞬间浮现,紧张感传遍全身,心跳比自己冲进去还快。他点上第二支烟。天亮了,窗外晨曦微明。六点十分,已经进去了吧。
他直盯着电话。赶快响啊!心里不住地祈祷。就在这时——
“指导官。”
他循声望去,只见空荡荡的科室最里面,刑事部值班室的门开了,盗窃特侦股的土仓警员露出一张娃娃脸来。他并非警局大门的值班人员,而是作为深夜报警电话的接线员留下来的。
“什么事?”志木大声喝问。
“电话!”土仓也提高了嗓门。
“转过来!”志木大声命令。
真令人咂舌,镰田那家伙,早就说好用直通电话联系的。他掐灭香烟,握着内线电话的听筒等候。铃声刚一响,他就一把抓了起来。
“我是志木。”
“很抱歉这么早打扰你。”
声音并非来自镰田。
“我是中央警局的石坂。出了件麻烦事……”
原来是W县警直属的W中央警局值班长。声音非常生硬。
“出什么事了?”
志木一面惦记着手头的直通电话,一面反问。
“刚才,本部教养科的副科长梶警部前来自首了。”
什么?
“什么罪?”
“杀人。说是杀了老婆。”
鸡皮疙瘩顿时从贴在听筒上的耳根处蔓延到了整个脖子。
梶聪一郎——脸和名字顿时浮现在眼前。教官,书法家,温厚,严谨。与梶相关的信息片断顿时箭一般掠过大脑。数年前他的独子病故。比志木早一期。虽然彼此间未曾正儿八经地交谈过,但因同在本部上班,在走廊或楼梯碰面时至少也会用眼神打个招呼。
那个人居然把老婆杀了?
过了好几秒他才发出声音:“确定是他本人吗?”
“确定无疑。我也认得他。”
“那他是怎么说的?”
“说是掐死了受疾病折磨的老婆。”
疾病折磨?从未听说过梶的妻子有病啊。不,虽说同为县警的一员,可一心扑在刑事案上的志木和长期在警察学校做教官的梶所处的环境截然不同。即使志木从未听到过一些私人方面的传言,这种事倒也并不奇怪。
“那边的刑事科长呢?”
“联系上了。正往这边赶。那……在那之前怎么办?”
对方的声音中透着困惑。
“先带到刑事科的讯问室。旁边必须跟着两个人,好好盯着。”
就算不会逃跑,也不能完全忽略跳窗的可能性。他毕竟曾有过一个病死的儿子,这次又亲手掐死了深受疾病折磨的妻子。虽然是来自首了,可其内心的凄凉却无法估量。
“也就是说,先不用逮捕?”
“等刑事科长到了,确认过尸体之后,再执行紧急逮捕程序。告诉他们,搞定之后立刻向我报告。”
“明白了。多谢。”
对方这才如释重负地挂断了电话。值班长石坂是局里的交通科长,对案子并不熟悉,大概是有些不知所措了吧。不,一名警官杀死了妻子,任谁都会慌乱。而且,前来自首的还是一名警部,正儿八经的县警高官。媒体肯定会一片哗然。W县警也会上下震动。
志木再次感到心惊胆战。
“土仓!”
他回头一喊,娃娃脸立刻在远处答应一声,跑了过来,站在志木面前,腰挺得都有点朝后倾了。
“你读警校的时候,似乎就在梶那个班吧?”
“是的。”
“梶警部是个什么样的教官?”
“很温和。”
“温和?哪有这样的教官?”
“助教佐藤警部补对我们很严厉,梶教官则是个很温和的人,我们全班都十分钦佩。”
“那他平时都是怎么教导你们的?”
“嗯,比方说……去参加伤亡惨重的列车事故救援时,梶教官就曾训示我们,说一定要像对待自己的父母兄弟一样来处理遗体……”
“知道了。你可以回去了。”
跟自己的印象完全一致。可是,一个温厚重礼又有人情味的人为什么要杀死自己的妻子呢?就算她受疾病折磨也不至于如此啊。难道这也是其性格决定的?尽管疑问在不断扩大,可志木心中的冲动却正在平息。
用不着权衡。若是从三个重案股负责人的角度来说,梶聪一郎的杀妻案不过是一起简单的自首案而已。凶手不但已认了罪,连身家性命也掌握在了警察手中。可是,那个大白天撬锁闯入民宅、用玩具手铐铐住留守少女实施反复强奸的恶魔却尚未归案。只要镰田还未打来电话,就只能认为高野贡仍在警察的控制之外。
志木把视线投向墙上的时钟。
六点二十八分。太迟了,天空都已经泛出蓝色了。
志木一面盯着直通电话,一面拨通了搜查一科科长小此木的宿舍电话。把梶自首的案子告诉对方后,对方竟半天没说出话来。
“知道了。部长那边由我来转告。对了,画画那家伙怎么样了?”
“还没抓到。快了吧。”
志木的回答只是自己的愿望而已。他放下电话,同时看看表。六点三十五分。他不禁把拳头砸向了桌面。
怎么回事?
苗头不对啊!这种担心像毒药一样在全身扩散开来。让他跑了?不可能。高野房间的门和所有窗户都有望远镜二十四小时监视。打镰田的手机问问?不行,按规定从日出到闯进去的这段时间必须关机。志木咂着舌,腿哆嗦着,手不禁又摸向第三支香烟。
铃声打破了寂静。直通电话——志木长出一口气,抓起听筒。
“我们上当了!”
镰田的声音敲打着鼓膜。一刹那,志木脑海中的茶叶棍消失了。
“让那小子喝了农药!我们怎么呼叫都没有动静,就破门而入,结果发现他正在厨房疼得打滚!”
他察觉到我们的布控了?
“让那家伙发现了?”
“不清楚!”
“农药种类!”
“格兰德松。”
剧毒除草剂格兰德松。志木一腔热血顿时凉了下去。
“原液?”
“好像是!旧瓶滚落在地。不知道喝了多少。”
“灌盐水催吐!给我猛灌。”
“现在正在实施!”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