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美国金融史与大国博弈(套装共12册)-电子书下载

经营管理 3个月前 (07-15) 154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伟大的博弈》内容简介:《伟大的博弈》(第三版)作者是约翰·s.戈登,中文版译者为祁斌(经博2002)。该书讲述了以华尔街为代表的美国资本市场的发展历史,以华尔街为主线展示了美国资本市场发展的全过程。书中大量的历史事实和经济数据,让我们可以更全面和准确地认识美国资本市场的发展过程。自该书首版以来,已经重印了84次。本次第三版为全新增订版,更新到2019年,并增加了译者撰写的60个专栏等内容。 《灭火:美国金融危机及其教训》内容简介:《灭火:美国金融危机及其教训》是“救市三人组”在金融危机十年后的再思考。伯南克、盖特纳和保尔森在这本书中为他们的继任者、其他国家的财政部长以及中央银行的监管者们,提供了对于应对未来危机富有价值的参考。书中所分析的危机“火种”,不仅映照了当下正在发生的事情,它的价值更将远远超过下一个十年。 《崩溃和救援:美国股市百年跌荡启示录》内容简介: “历史不会重演,但总会惊人地相似。”股市的每次崩盘既有特殊的时代背景,也有相似的趋势表现。回望历史、反思当下,在冷酷的市场面前,这些故事也给现在的投资者、金融机构和政府决策部门带来了更深层的启示 《行动的勇气:金融危机及其余波回忆录》内容简介: 《行动的勇气》,全面阐释伯南克直面风险与拯救危局的金融哲学,是对经济危机救赎内幕前所未有的披露,以及他对金融政策的深入思考和现实考量。 《贸易的冲突:美国贸易政策200年》内容简介:全书不仅运用翔实的史料,如国会会议记录中各党派代表的发言、政治人物的私人通信、当时的媒体报道和评论等,生动地还原了各个历史阶段关于贸易政策制定过程及其间的政治斗争,还借助美国各政府部门和相关研究机构收集的大量历史数据,历史学家、政治学家和经济学家的研究文献等,深入分析了政治争斗中那些似是而非观点背后的真实逻辑,澄清了政策制定者、企业和公众对贸易政策和经济结果之间因果关系的误读。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 《美国陷阱》内容简介:皮耶鲁齐以身陷囹圄的亲身经历披露了阿尔斯通被美国企业“强制”收购,以及美国利用《反海外腐败法》打击美国企业竞争对手的内幕。 这是一场隐秘的经济战争。 《隐秘战争》内容简介:法律已成为美国发动经济战的一个隐秘武器。本书用三个部分剖析了美国长臂管辖的几个重要法令,它们产生的背景和效力;美国曾经最亲密的盟友——欧盟的跨国企业是如何受到侵害的;最后重点写了美国的企业在严格的法令制约下,是如何在全球范围内保持持续领先地位的。 《嚣张的特权:美元的国际化之路及对中国的启示》内容简介:美元是如何崛起,并成为国际化货币的? 美国经济学教授、国际货币体系演变史研究的奠基人之一巴里•艾肯格林在《嚣张的特权》中,讲述了美元崛起并成为国际货币的历程,并预测了在当今的经济形势下美元的前景。《嚣张的特权》还对欧元、人民币等其他货币未来的变化进行了引人入胜的分析,巴里•艾肯格林对人民币能否成为国际化货币的见解,耐人寻味! 《好的经济学》内容简介:《贫穷的本质》作者;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新作;深度解析如何面对当下世界的核心挑战;共同应对2020黑天鹅。 在这本革命性的著作中知名经济学家班纳吉和迪弗洛直面上述挑战;以明晰优雅的笔触阐述了经济学领域的前沿研究成果;提出了诸多富有创新和启发性的解决方案以应对经济增长;移民;贫困等迫切挑战。 《美国增长的起落》内容简介:在1870年至1970年的一个世纪里,一场经济变革席卷美国,使美国人民的生活水平空前提高。此书既是对过去一个世纪的彻底变革的致敬,也是对未来更艰难时代的预言。在当前关于经济增长前景的争论中,此书所做的分析不容忽视。 《世界秩序》内容简介:近一年多来,乌克兰乱局,卢布危机,日元欧元暴跌,美军撤出阿富汗;而同一时间中国也频繁出手——东盟自贸区的建立,中美洲运河开凿,一带一路高调推进,亚投行创建…… 世界格局迎来大洗牌。在全球事务上,各个地区和国家奉行着各自的秩序规则,结果导致了国际局势的紧张、混乱和无序。 基辛格认为,地区秩序观之间的冲突是当今重要的国际问题。不仅将视野拓宽到全世界,而且将时间拉长到400年,集结了60年外交生涯的理念精髓,可以说是一部大开大阖、谈古论今、求索国际关系治理之道的集大成之作。 《斗而不破:中美博弈与世界再平衡》内容简介: 作为当今世界最 复杂也最 重要的双边关系,中美关系决定了未来的世界格局。作为中美关系十几年的亲身参与者,资深外交家周文重,40年外交经历,5次赴美上任,在美工作16年,作者深度解读众多热点话题背后的国家利益动因,对新型大国关系的构建提出了自己的独到见解。

部分摘录:
崩溃和救援几十年来,美国人已经习惯性地接受了他们的总统都是年纪较大的人,而1901年9月15日早晨,美国人一觉醒来,惊奇地发现一位精力充沛、充满活力的人在7800万美国人中初露锋芒,西奥多·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在威廉·麦金利(William McKinley)总统遇刺身亡后当选美国新总统。
麦金利连任两届总统,在位期间很受欢迎。即使按照现在的审美标准来看,58岁时候的他也一点都不显老。他个子虽然不高,只有5英尺7英寸(约1.70米),但是他胸肌发达,双肩宽厚,大腹便便,那时候这样的形象就是健康和富有的标志。但在1901年9月6日,距离麦金利卸任总统还有三年时,他在纽约布法罗泛美博览会的欢迎队伍中遭到枪击。事发前三天,一个叫利昂·乔尔戈斯(Leon Gzolgosz)的28岁无政府主义者,花4.50美元买了一把镀铬的32毫米口径来福左轮手枪。当这个人接近麦金利时,两次向其射击,击中了麦金利的胸膛。第一次遭袭时,麦金利总统并未被击中要害,幸免于难。他还优雅地指示他的随从在向总统夫人报告情况时不要说得太严重。一位叫马修·曼恩(Matthew Mann)的外科医生当时正好在集会现场,尽管设备十分简陋,并且曼恩其实只是一位妇产科教授,但他还是被要求立即给总统做手术,而不是将总统送往当地的医院。即便如此,麦金利还是在8天之后的9月14日去世。
枪击事件发生时,罗斯福正在阿迪朗达克山的偏远地带打猎,此地距离纽约北溪镇35英里(约56.33千米)远。罗斯福并没有因为枪击事件回到华盛顿,而是选择继续打猎。麦金利去世的时候,罗斯福正在从塔哈瓦的狩猎小屋出发,沿着黑暗的道路前行,赶往北溪。1899年,时任副总统因为心脏病突发去世,麦金利让当时还是纽约州州长的罗斯福接替副总统职务。而罗斯福之所以能获得这个职位,原因很多,其中之一是纽约州的一些实权人物早就想让他离任州长,所以才借由副总统选举把他赶走。没想到的是,在1901年9月14日,罗斯福宣誓就任美国总统,此时离他43岁生日还差43天。
当罗斯福作为一名英雄从美西战争的战场归来后,他就被当作是纽约州州长的理想人选。尽管战场上不乏英勇善战的战士,但是罗斯福似乎不是单纯的勇敢,他好像早有准备,想借着自己的英雄壮举为今后的升职做铺垫。他不愧是自我推销的大师。开往古巴的船只空间太小,容纳不了太多的军人,于是罗斯福下令,只有他和少数军官骑马作战,而这支号称“狂暴骑士”(Rough Riders)的军团中的多数军人只能步行作战。但是即使美国军队反对,罗斯福还是确保记者、摄影师能够乘船采访,甚至那些早期老掉牙的电影摄影机也被装上船。
这场战争持续不到四个月,但经验似乎告诉罗斯福,接踵而来的职业和政治冲突都应该是武装斗争中所谓的激情和正义所引起的。即使是与可能帮助自己的商人产生较小的分歧,也会引起他的无名怒火。对罗斯福来说,输掉一场战争,或在战场上阵亡都比完全不采取行动更让他感到痛快。当有人问他,“有没有可能,当你赶到那里时,战争已经结束了”,他回答,“那太糟糕了”。他公然宣称,希望他的军官“要么战死,要么负伤,要么升官”。在战场上他遇到“狂暴骑士”中一位生命垂危的军官,他握着战友的手说:“老伙计,这样难道不好吗?”
当罗斯福1898年参加纽约州州长竞选时,他并不是一个政治新手。早在1882年,他23岁时就当选过纽约州议会议员。尽管有朋友警告他,那些和罗斯福受教育程度相当、财富实力相差无几的人都没有参与政治,但罗斯福回答道,“这只能说明我认识的这些人不属于统治阶层,我就要成为统治阶级的一员”。
作为一名议员,罗斯福被人们称作“麻烦制造者”和“改革家”,这些头衔是统治阶层极其反感的。当他要求必须过问每件事时,报纸开始称他为“暴风雨般的议员”。当时还很年轻的罗斯福揭露了金融家杰伊·古尔德(Jay Gould)和纽约最高法院法官西奥德里克·韦斯特布鲁克(Theodoric Westbrook)之间存在金融关系,结果激怒了商人。就像他在古巴所展现出来的气概,罗斯福把每一件事都看作是正确与错误、正义与邪恶之间的较量,没有中间立场,就按照自己的道路一直向前走,没有退路。偶尔,他也会因为发怒而使自己陷入没有必要的或者危险的争斗中。
即使有战功记录,罗斯福也需要别人的帮助才能当选纽约州州长。罗斯福从古巴回来才一个月就被托马斯·克里尔·普莱特(Thomas Collier Platt)召唤到位于第五大道的酒店,这个人被称作“纽约最容易受骗上当的老板”。普莱特曾担任过两届国会议员,当时他正在参议员的第二个任期上。当普莱特召唤罗斯福的时候,他和罗斯福的区别在于,他是纽约州共和党的领导人。1910年,《纽约时报》撰文评价普莱特“没有任何人在参议院或众议院的影响力比他更小”。然而,《泰晤士报》接着解释说:“但作为一个政治领袖,没有人比他行使了更大的权力。”
普莱特主动建议将更大的权力赋予罗斯福,他大胆地提出让罗斯福竞选纽约州州长,只要罗斯福承诺他不会被他的改革议程冲昏头脑。
两人达成了一项纯粹的政治交易。罗斯福同意在得到赞助后,与普莱特的人进行协商。选举结束时,罗斯福在五位竞争者中获得49%的选票,最终当选。但罗斯福的成功当选对“最容易受骗上当的老板”普莱特来说是个巨大的打击,因为罗斯福并没有按照普莱特的愿望行事,没有支持普莱特建议的候选人。一个明显的表现就是罗斯福要转向管理商业活动。普莱特为此大动肝火,愤怒地骂道:“我想把这个笨蛋撵走,我再也不想让他在我的州里胡作非为,我要赶走他。”普莱特意识到唯一能赶走罗斯福的办法就是让他担任约翰·亚当斯(John Adams)的职务,此人是美国第一任副总统。约翰·亚当斯曾说,“那是人类能够构思或想象出来的最无足轻重的一个职位”。就这样,普莱特让罗斯福放弃纽约州州长的职位去当美国的副总统。
罗斯福根本就不想当这个副总统,并威胁要拒绝提名,但普莱特利用“泰迪”的名声来反对罗斯福。罗斯福最终赢得了1900年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的几乎全部选票,唯一的一张反对票是他自己投的。罗斯福对于当选并没有表现得过于兴奋,他说,“我只想当一名历史教授”。其他人也不是很开心。马克·吐温(Mark Twain)曾不止一次见过罗斯福。在罗斯福就职典礼后,马克·吐温说道:“我看这个总统明显是个疯子。”来自俄亥俄州的参议员马克·汉纳(Mark Hanna)是共和党的要员,他直接问选举负责人:“你们难道没有意识到,这个疯子根本不适合当总统。”
1901年9月14日,汉纳说的这个“疯子”开始行使总统权力。
1901年9月7日是个星期六,这一天股市对麦金利遇刺一事很快做出回应(1952年以前,纽约股票交易所星期六也开放,有一个缩短的交易时间段),道琼斯工业指数损失4.4个百分点,收盘于69.03。但媒体报道称麦金利并未死亡,指数重新回到原来的点数,大部分损失得以弥补。当得知麦金利病情恶化之后,股票价格再次下跌,就在麦金利死亡的前三天里,指数下跌6个百分点,这正是白宫里反对商业进步的所谓“改革者”所希望看到的。但正当美国人对股市重振感到绝望时,罗斯福当选总统这一举动预示着他“将继续毫不动摇地坚持麦金利的和平繁荣政策以及捍卫祖国的荣誉”。
尽管罗斯福持续建设繁荣美国的目标没有完全实现,但是美国确实比以前更加富有,社会继续保持进步。美国人口普查局的主管在1890年说过,美国西部地区已经平定,所谓的“边境”已经不复存在。那些留在城市里的人们正在享受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成果。
从1896年底到1900年底,美国经济增长迅速,当时的年平均增长率为6%,而股票市场的乐观情绪也在上升。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从40.45点上涨到70.71点,涨幅为74.8%,其中包括1897年增长22.2%,1898年增长22.5%。据《波士顿先驱报》(Boston Herald)报道,1899年,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上涨了9.2%,“如果一个人在过去的这一年里都没有赚到钱,那么他就再也没有赚钱的希望了”。随着美国的新世纪即将到来,参议员昌西·迪普(Chauncey Depew)这样说:“没有一个人不会感受到,美国1900年的实力已经是1896年的4倍,美国人在知识层面和爱国主义层面得到更多认同,美国更加有希望。”
随着“边境”的消失和股市的繁荣,美国企业的规模和复杂性都在增长。1882年,约翰·D.洛克菲勒(John D.Rockefeller)的标准石油公司的律师团设计出了“信托公司”,这是一种全新的金融机构,该机构能够让洛克菲勒和他的管理人员控制标准石油公司所拥有的合伙企业和分公司。1882年,仅石油信托公司就控制了美国90%以上的炼油产能,大约有80家不同的信托公司,涵盖了大量的工业领域。1898年,当新泽西州开始允许一家公司持有另一家公司的股票时,一种新的公司形式与信托公司联姻了。第二年,特拉华州采取了更加自由的规则,由此控股公司诞生了。到1904年,318家信托公司控制了商业领域,从钢铁、铜、原油和煤油到铅和亚麻籽油。
1901年12月3日,罗斯福总统向国会提交了他的第一份简报。他先是歌颂麦金利的功绩,然后话题转向国家的产业,尤其是产业自身的问题。他指出,工业发展的复杂性在增加,随之而来的是严重的社会问题,包括环境污染、城市拥挤、普通工人和实业家之间巨大的收入差距。罗斯福随后还发出警告:不要以可能危及美国产业复兴的方式与企业打交道。他说:“现代商业机制非常微妙,必须十分谨慎,不要以轻率或无知的态度对待产业发展。有些人谴责大规模的产业合并,许多人甚至充满恐惧和仇恨。”
罗斯福接下来的话题从仁慈地打败那些商人转向呼吁联邦政府监管“公司合并”来刺激那些商人,所谓“公司合并”是一个合法的虚构故事,允许一个集团限制自身的责任,并通过合并重组的方式将整个合并后的公司看作一个长期存在的实体。这种合并形式刚刚出现,罗斯福就对其持不同意见,这些合并后的大集团公司有着政府授予的决定性优势,所以必须加以监管。他还呼吁联邦政府检查验收那些大公司参与的州际商业活动。他说,那些虚设的机构,那些股份合作公司以及其他形式的公司联合体,无论根据任何法律法规而存在并享受特权,均应该接受政府的正当监管,公司运作的完整准确信息应该以合理的时间间隔定期向社会公开。那么怎样向社会公开呢?罗斯福给出了一个思路。他说:“工业革命以来,人类社会的生产力有了极大的提高,那些旧的法律与习俗已经不够用了。”
当罗斯福担任海军司令助理秘书时,他曾宣称,那些“战争中的勇敢者,或者从事类似战争相关工作的人都应该得到嘉奖”。现在他似乎找到了类似于战争的新工作,以及新的对手。如果商人们对新总统的前进道路还感到惊奇的话,那说明他们根本就没认真关注过他。
詹姆斯·J.希尔(James J.Hill)和E.H.哈里曼(E.H.Harriman)彼此互不喜欢,尽管他们俩都吃了很多苦,并且在建立铁路帝国的过程中积累了巨额财富。希尔最初想成为一名捕兽者和毛皮商人,但他的职业生涯是从做一名小职员和搬运工开始的。最终,他成功拥有了北方铁路公司,并获得了北太平洋铁路公司的大部分股份。这意味着他控制了西北地区大部分铁路业务。希尔基本上是自学成才,只在洛克伍德学院做过一段时间有奖学金的学生。尽管没有太多优势,但希尔的铁路帝国在一定程度上是他与摩根和范德比尔特家族合作建立起来的。
1901年,希尔从西北方向开始建设的铁路刚延伸到明尼苏达州,他就急于将铁路网扩展到芝加哥。芝加哥是一个烟雾笼罩、味道酸臭的城市,也是美国中西部的工业中心和交通枢纽。为此,希尔收购了芝加哥、伯灵顿和昆西铁路,称之为“伯灵顿铁路公司”。这条铁路从明尼苏达州到芝加哥,再从芝加哥折返向西,依次经过艾奥瓦州、密苏里州、内布拉斯加州和堪萨斯州。在J.P.摩根提供融资的情况下,北太平洋铁路公司拥有了其大量股份,但并没有完全控股。于是,两家公司达成一项协议,由北太平洋铁路公司收购伯灵顿铁路公司及其8000英里(约12874.8千米)轨道,其中大部分轨道和E.H.哈里曼的联合太平洋铁路公司的轨道平行。
E.H.哈里曼14岁辍学,他被迫离开洛克伍德学院,成为华尔街的一名信使。八年后,哈里曼成为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一员。哈里曼在49岁时进入铁路行业。起初他只是个投资者,但到了20世纪初,他控制了南太平洋和联合太平洋两家铁路公司,进而掌管西部和西南部的大部分铁路业务。哈里曼通过与洛克菲勒和古尔德家族结盟扩大了自己的优势。
听到希尔的计划,哈里曼要求与他一起收购伯灵顿铁路公司。毕竟,哈里曼已经拥有一大笔可观的伯灵顿股票,而伯灵顿铁路线是哈里曼的联合太平洋铁路公司的大部分路段的支线。但是希尔拒绝了哈里曼的建议,使哈里曼的铁路公司陷入了极端危险的境地。希尔不仅可以利用伯灵顿铁路把哈里曼从芝加哥赶走,而且一旦采纳希尔设想的合并策略,伯灵顿铁路公司向西延至芝加哥的路线可以直接与哈里曼的联合太平洋铁路线路竞争。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