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斗贼-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2年前 (2022-07-15) 1019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长安城内,一群贼的身影引起了警察的注意,他们「偷技」了得,甚至警察也琢磨不透他们的团伙结构;「小偷」们不分地域、种族、文化、性别和年龄,从混迹人群中的扒手,到躲在火车中的扒手,以及公交车内隐藏偷盗的流氓;他们似乎离我们很远,似乎又很近,看似悄无声息,却又如影随形;警察找到了专业资深的技术员孙韶霜,针对长安城内的一群贼,开始了一场追踪贼迹侦查之旅…… 《斗贼》以数起偷窃案件为切入口,为读者揭开了一张当下社会「偷贼」的犯罪网络,公开了每一个盗窃案件背后的正邪交锋。

部分摘录:
贼船莫错过
市井千人千面不一而足,而在警务单位,永远都是单一的情景。
蓝白相间的围墙,顶着红蓝警灯的警车,进出忙碌的警员,这个挂着纺织城反扒大队牌子的单位座落在纺一路中段,是省厅来人一行的第二站,看过了拘留所里的毛贼,再看这个大队的反扒队员,甚至都有错觉了,这些反扒队员似乎和扒手有某种共通的地方,怎么看怎么像一个团伙出来的。
警服肯定不会穿,穿得是五颜六色,甚至有点头发也染得五颜六色,年龄跨度也很大,小的刚入队二十郎当,老的四五十了,居然还有徐佑正总队长的下属,早听说警中这个特殊存在的队伍不拘小节,不过乍见之下,还是给省厅的来人吃惊不小。
“一多半是辅警,限于我们的编制和经费,只能勉力维持。这个大队主要负责东郊这一带的景区、客运站,以及一个博物馆,在长安的推荐景点里,客流量很大,大部分扒手都是景点里逮回来的。”任兆文副局长介绍着。
厉闯大队长前面领着路,徐总队长给孙教授补充道着:“本来反扒不算是治安中的重中之重,不过这些年随着旅游业的兴起,这个事就变得越来越重要了,市里发生过几次外国游客被扒的案子,造成的影响很坏,总队陆续向反扒工作上投入的经费和设备现在已经排在其他警种之上了,没建队之前,这儿就老程……就是刚才见得那位光头白胡子的,他带一个组五个人就行,现在已经装备一个大队了,人数翻了十倍,还是捉襟见肘,楼上就是直联各景点的监控,一般中午以后,随着每天客流高峰的到来,就开始忙活了。”
回头时,能看到那些刚刚开完短会上路的反扒队员们,如果细想一下,那些奇装异服的装扮就有合理的解释了,这个样子混进去自天南海北的游客队伍里,肯定毫无违和之感啊。
“没办法,被逼出来的,不但形似,还得神似,在识人眼光上,我们的队员和贼还是有差别的,一个经验丰富的老扒手,有时候在人堆里都能瞄到我们化妆的反扒队员。”厉闯大队长道。
莫名给出的一句话,恰恰是孙韶霜心里在想的内容,她不得不对这位姓厉的大队长刮目相看了,她笑了笑道着:“你眼光也不错啊?”
这位白净显得有点文雅的大队长不好意思笑笑解释着:“其实还是差很多,处在我们反扒的位置,不可能有更多的机会去了解毛贼的江湖。”
“把犯罪行为养成的环境称之为江湖,倒也没错,厉大队长,您对江湖怎么理解?”孙韶霜问。
“江湖?”厉闯思忖片刻道着:“有句俗话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放在现代这个网络发达的环境似乎是个过时的词,我们不这么认为,比如扒手这个行当,有入行的领路人,有他们自己的传承,甚至还有他们在原来技巧上的不断花样翻新,他们那个圈子也有高低贵贱、也有贫富分化、也有各种各样的规则,所以,也可以称之为一个江湖吧。”
勉强地给了个解释,厉闯有点战战兢兢,不知道会不会被领导认为是大放厥词,他看看总队长,徐佑正向孙韶霜道着:“别听他们乱扯,什么江湖不江湖的。”
“呵呵,徐总队长这话有浓浓的官僚味道啊,没事,厉大队长,在这一点上,我投你一票。”孙韶霜开玩笑地口吻,和基层这位拉近距离了。
众人要去的地方是这里的监视系统,作为天网构成的一部分,反扒大队是其中一个很小的节点,只是因为失窃案件频发的原因,在长安反而成了重中之重,历年的投入也不断地加大,原本由110指挥中心全权负责的街路面监控,分出来一大部分重点管控区域给了反扒大队。
十几台电脑屏幕回传的监控内容就是了,一所三甲医院、一个博物馆、两个游乐场,再加上一个市际客运站,都是扒窃案频发的地区,从这里直观地看,就能理解反扒工作的难度了,那个屏幕上也是人头攒动,最密集的博物馆景区,两人高的大巴车排了六排,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等了几列,你就是火眼金睛,也瞄不到这人山人海里藏着的毛贼啊。
安排着熟悉大队旧的网络拓朴,拷贝走这里留存的嫌疑人信息数据库,闲暇中,孙韶霜倒是饶有兴趣看上了,可以她的眼光,肯定看得一头雾水。徐佑正也看出来了,这位是真有兴趣,他把这个机会留给大队长和指导员,示意着俩人给这位孙教授介绍。
“难度最大的就在这儿。”杨立诚指导员不失时机递上了一句,正是孙教授看的博物馆画面。
孙韶霜看看这位膀大腰圆的西北汉子,好奇问着:“你们的防控措施是怎么做的?”
“出勤的队员头件工作就是熟悉有案底的扒手,这里的监控如果发现,会马上示警;博物馆的保安也和我们有协作,警情要迅速处理。平时,我就按照总队和市局的要求,以1加2的模式布控,即一个侦察,两个暗守,都是便衣,一旦发现有扒窃迹像,会及时跟进,监视点每天都会变,有时候在车上,有时候在博物馆楼上。”杨立诚指导员侃侃谈道。
孙韶霜似乎故意挑刺了,直问着:“但是案发率还是居高不下,你们找过原因吗?”
“原因太多了,没法找,但最直观的原因,谁也解决不了。”指导员道。
“你是指人流太多?”孙韶霜问。
“对,远远超过了博物馆的接待能力,按本区的人口和警力比例配置,根本不够。”指导员轻声道。
“这是个普遍存在的问题。我们也就为此而来,天网升级以后的系统,会给你们反扒工作增加一项画面搜索预警功能,嫌疑人数据库建立模板后,他们只要出现在你们管区,会马上预警……不管是公交、公安检查站、还是交通监控探头,只要发现就能比对出来。”孙韶霜道。
“哦,那就太好了,能节省我们不少精力和警力,人眼终究敌不过天眼。”杨立诚指导员面露喜色,一些新技术运用的还是太慢了。
不料这句话却没有得到孙韶霜的赞同,她摇摇头道着:“技术只是一部分,科技强警路子没错,但如果全部依靠科技,那路子可能就要出现问题,特别是一些个案中,有时候太依赖技术反而会成为我们的短板。”
这话徐佑正总队长是极为赞同,捎带着对孙韶霜的看法又高了一层,最起码她不像那些检查工作的大员们,隔着车窗一看,基层大院一站,就敢开始宏篇大论了。
指导员消化着这位孙教授的话,却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说了,恰在这时,孙韶霜注意到了一屏监视画面,一指道着:“咦?那不是……拘留所那个胖子么?”
“哦,布狄,道上人称肥布,是个很出名的大眼贼。”厉大队长道。
孙韶霜没听明白,好奇问着:“大眼贼?眼睛大?”
“探路望风踩盘子,统称大眼贼,这号贼眼睛特别尖,很难抓。”厉闯道,有位省厅来人插了句:“不觉得抓这类人难啊?”
“真的很难,这类嫌疑人一般不亲自下手作案,也就被贼团伙当炮灰使,反正他们也没地方去,抓了正好让咱们管吃管住。”厉闯道,给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
“那这个……这个人叫什么?他们是不是准备偷东西啊?”孙韶霜道,众人注意到了,这一胖一瘦两人正遛达在翠云游乐场,一看就不是正经路数。
“姓平……平,平三戈……偷车轱辘那个,派出所处理的拘留。”厉闯记起了这个被孙韶霜考较过的生手。记忆力被孙韶赞了个眼神,像在考较他一样问着:“他在商量什么?知道的情况是,一个是有名的大眼贼,一个纯粹是生手,要结伙偷东西?”
一问到此处,厉闯盯着屏幕看了看,是一副远景,照着平三戈和布狄,侧景,两人站在围栏外,像观景的游客,别人眼中毫无新奇的景像在厉闯眼中能看到的东西可就多了,他思忖道着:“两人相互间很信任了,从两人的靠近距离就能看出来;不是偷东西,可能是接生……这个词在团伙里的意思是,接生手,偶而他们会寻找盲流或者其他居无定所人员,充实团伙。像肥布这号凭眼力混饭的要别人亲近,除了拉人下水,不会有其他事。”
哦,小偷也有地下负责招聘的机构和人员!?
以孙韶霜为首的数位省厅来人听得面面相觑,能直观地判断出这就是真相,而真相又是如此不堪,近千万人口的城市,最不缺的就是这类随时可能铤而走险的无业游荡人员。很可能用不了多长时间,道上又会出现一个手法老练的扒窃嫌疑人。
“把这个胖子标记一下,作为系统升级后第一批标本监视,看看他的活动规律,说不定还能发现团伙组织的规律。”
孙韶霜道,下了一个命令,只可惜这个命令让厉闯知趣地闭嘴了。
因为他很清楚,正确的答案是:单凭监控,根本找不到这类毛贼的规律………
……………………………………
……………………………………
你站在户外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家里通过监控看你。
别人的眼里你是个蠢货,谁又知道,蠢货眼中的其他人,何尝又不是蠢货。
平三戈心里泛起一句这样的话,他凛然侧目,崇拜的表情看着布狄,那个一脸白痴相的胖子,正指点这里的环境,保安十二个,巡逻队十五分钟一次,监控探头一共四十一个,这个游乐场自打新建以后,已经不好下手了,这些如果还不够,布狄又说了,瞧,售票亭边那个看报纸的、假山旁边那对谈恋爱的,还有卖纪念品摊边遛达那个……你猜什么人?
“什么人?”平三戈愣着问。
“便衣,黑话叫花脸,就是戏台上画花脸妆那些。”布狄教着平三戈。
平三戈打个嗝道着:“那又怎么样?”
“啧,你傻呀,教你学本事呢,别一会儿被逮着。”布狄道。
“哦……”平三戈机械应道,不过马上反应过来了,惊咦一声:“啊?你什么意思?”
这货不是要偷东西吧?大天白日的平三戈可紧张了,不过再一想,既然这么清楚监控、保安、巡逻加便衣立体防范,那肯定不能偷东西,看那货傻了吧叽在想什么,平三戈这倒放心了,他还是念念不忘问着:“肥布,你口袋里蟑螂和老鼠哪儿来的?”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