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外研社百科通识大套装•社会卷(共49本)-电子书下载

人文社科 2年前 (2022-07-15) 1082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外研社百科通识大套装•社会卷(共49本)》一共精选了深刻影响社会发展的经典著作49本,从不同方面了解现在社会结构的形成。
目录:
《财富的分配》 《常识》 《妇女的屈从地位》 《国富论》 《教育论》 《教育漫话》 《伦敦蒙难记》 《人类理解研究》 《社会契约论》 《通货原理研究》 《科学管理原理》 《爱弥儿(上)》 《爱弥儿(下)》 《大学的理念(上)》 《大学的理念(下)》 《本杰明•富兰克林自传》 《沉思录》 《道德原则研究》 《第一哲学沉思录》 《高尔吉亚篇》 《工作和财富:价值的人类标准》 《关于财富的形成和分配的思考》 《懒人闲思录》 《了不起的盖茨比》 《寻找精神家园》 《理想国》 《理性时代》 《论公民的不服从》 《论灵魂》 《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 《论生成与消亡》 《民主与教育(上)》 《民主与教育(下)》 《人口论》 《商业性质概论》 《文艺复兴》 《乌合之众》 《雅典政制》 《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化(上)》 《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化(下)》 《有闲阶级论:关于制度的经济研究》 《哲学的改造》 《真理的意义》 《政府论(上卷)》 《政府论(下卷)》 《自然的概念》 《自由主义》 《环境政治与法律》 《面包与自由》

部分摘录:
分配在传统经济学各分支学科中的地位
我们已经开始着手解决分配中的问题——确定一下将社会收入分为工资、利息和利润这种分配方式从理论上讲是否合理。我们可以看到,为了判断社会收入是否各归其主,迫使我们进入到生产领域进行研究。我们想知道是否每个创造财富的元素都能得到属于各自的那部分收入呢?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整个分配的科学就是一门具体生产过程的科学了。在任何情况下,财富的创造过程和财富的分配过程的关系都需要进行最仔细的研究。
生产,分配,交换和消费这些术语一直被用来区分经济学的四个分支学科。但是,这些学科并不是完全界限分明的学科;因为其中的一个学科还包含着另外两个学科。因为是由一个有组织的社会进行的,财富的生产是一个本身就包括交换和分配的过程。为了研究起见,这一事实必须使得经济理论完全予以重新分类,并且是按照某种新的原则进行重新分类。经济学过去的标志并不会完全消失,因为它还很有必要对生产、分配等内容进行解说,成为可以被认可和被理解的过程。然而,作为这门科学的各分支学科,它们都会消失;因为在这些分支学科之间所确定的那些界线,在现实生活中都已经不复存在了。它们不得不进行区分,由于太大,无法作为一个整体来处理,不得不分解成几个小的领域来进行研究。当我们丢掉这些划分时,经济领域就会呈现出全新的面貌,并且这是它真实和自然的面貌。然而,在这一领域中仍然存在着各个分支。一个不争的事实告诉我们,经济学中的交换、分配和生产这三部分仍是紧密地交织在一起,并对揭示自然而清晰的经济学三大分支有影响。事实上,通过感知了解为什么不能用旧的,才能得到真正的学科分支。
生产就是将商品问世。除了原始社会以外,在其他任何一种社会形态下,生产都是通过分工完成的。生产者通常都是这方面的专家,他们懂得卖掉商品,或者卖掉商品的一部分,并且懂得购买他们生产中所需要的东西。只有作为一个整体,社会才是万能的商品制造者。也可以这样说,当今的社会生产是通过交换而实现的。商品由人到人的传递使得整个社会创造了所有的商品。当与单独、独立的生产对比时,一方面“劳动分工”,另一方面,“交换”这两种表达,当与单独、孤立的生产对比时,无非是用一种不同的方式描述了创造财富的有组织的过程。商品直到完成并且投入到使用中,只要还在人们手里,生产就还没有被社会化。[3_1]社会作为一个整体是财富的生产者。而交换,则是生产中的社会化因素。这是这个综合过程中的一个典型部分。
不论社会组织化程度多高,生产中人和自然的关系一直都没有改变。地球依然提供物质资源,人类将之加以改造。就这一点来看,现代车间里制造的钢质工具就像史前人类利用石料制作斧头一样。社会生产中新出现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相互依存已经取代了独立性:好的组织代替了大量没有联系的松散的生产者。生产专业化和商品交换促使了这种改变的发生。
此外,社会作为一个整体进行生产,还与固定的价值观念有关。如果我们卖掉自己的产品,我们就会考虑能从中得到多少收益。市场中所形成的不违反常情的交换比例,现在已按照惯例在交换那一科学分支中给予论述了。然而,在交换分支学科中对其进行论述是合适的吗?
有一类分配并不决定工资和利率,而是决定一个行业作为一个整体,包括它的工人、资本家和企业家在内,与其他行业相比,能得到多少。这一类分配决定整个商业分支是否会比另一个商业分支繁荣。这是一般分配程序中的一个中间部分,并伴随着各种价格而实现的。拿小麦来说,如果小麦的价格高,那么农业相对于其他行业来说收入就会比较好,同样,如果小麦的价格低,农业的收入就会锐减。对于一件商品,我们记住的是它的所谓的“市场价格”——即商品在供给下的既时价格——这种价值控制着我们所谓的行业分配。例如,如果钢铁以高价售出,那么生产钢的行业就会有很高的收入。这些收入在行业中自行分配;但是,工人得到多少财富,资本家得到多少,雇主得到多少,这一问题我们暂不提出。这是由行业中的最终分配决定的。行业分配是社会收入的一种初步分配,它是用来解决行业内部的分工问题的。社会收入的最初分配取决于不同种类商品的价格。农民希望小麦价格高,矿工希望矿石价格高,如此等等。所以说价格决定了这些行业的收入。
整个社会的巨额收入——有待分配的——实际上都是由具有某种用途的具体商品构成的;其中大多数都是消费品;它们被储藏在零售商店中,等待着人们的购买。这个日杂消费品储备,要以某种方式分成几份儿,无论是工人还是资本家,他们都可以从中能够得到一部分。绝对没有商品已经生产完成并等到销售时才开始完成分配的这种情况。假如在商品被销售之前还无法决定每个劳动者和每个资本家能获得多少的话,那么,分配也就只能根据任意的规则来决定,并由某个国家官员来付诸实施了。但是,实际上的分配,在商品生产过程中就已经被决定了:商品的确是在制造中就予以分配了。
这种备用商品存货的形式是有计划有步骤进行的一个综合过程。一个行业的生产者生产了产品A,另一个行业的生产了B,还有的行业生产了C,等等。如果售出商品A,那么所得的收入就会在全行业中进行分配;同样售出商品B所得到的回报会以同样的形式进行分配,参与生产商品B的人都会得到回报。商品完成时的价格决定了整个行业的收入,这些亚行业按照同样严格的方式被分成各次行业。这就使农场主,羊毛商,制造商,染料者,服装商和裁缝共同来完成一件大衣的制作。每一类都构成了一个亚行业;并且都从整个大行业中分得属于自己的那部分回报——每一份回报都依赖于商品的价格。如果羊毛很贵,农场主就会赚很多钱;同时,如果羊毛的价格与大衣的价格差距很大,那么制造商就会赚很多钱。正是市场价格决定了各亚行业的收入,那些行业也是。
然而,没有一种价格调整手段能够直接决定工资和利息。这是分配的最后也是最关键的部分。它发生在各亚行业中,并构成了第三次分配和最终分配。分给农场主、制造商等的那几部分收入还要被进一步细分;因为每一个劳动者和资本家都必须得到一部分收入。然而,这最终分配就不继续进行了,因为上述种种常规分配,只不过是按照制成品销售量作出的分配而已:在这里,是包含了更为精细、难度加大的种种调节在内的。现在我们需要弄明白的是分配商品存货总量所采取的那种系统方法,每一个生产阶段的方式,以及他在决定交换价值中所起的作用。这一分配分三个不同的阶段进行。社会收入被分为一次分配,二次分配和最终分配。第一次分配决定了各行业的收入,第二次分配决定了各亚行业的收入,最终分配对系统中各亚行业的工资和利息进行了调节。各行业和各亚行业的收入完全取决于商品的价格,因此,是市场价值对行业分配起到了调整性作用。
因此,让A’’’代表一种制成品,例如面包;让A代表原材料,例如小麦。A’即代表经脱粒后运往一家面粉公司仓库的小麦;A”代表磨成面粉的小麦,A’”则代表烤好的面包。依此类推,B和B’等代表的是另一种商品——比如说,毛料衣服——有待深加工的;而C又代表着一种商品。所有生产A’的部门构成了一个大的行业;而A”’的价格决定了整个行业的收入规模。B”’和C”’的价格决定了其所在两个行业的总收入。类似的,A”与A”’的价格之差,决定了把一种产品变成另一种产品的那个亚行业的收入。在这种情况下此差价就是面包业的总收入,以同样的方式,A’与A”的差价决定了磨粉业的收入。由此可见,整个过程中每个亚行业的收入均直接取决于价格。
然而,这种市场价格背后的哲学使我们想到了所谓的“自然”价格或“正常”价格。这类价格是用货币来表示,从长远来看,市场价格往往会与这种价格趋于一致。换句话说,这些常态价值也是分配现象;这是因为有某种在按行业分配中起作用的因素,这种因素确立的正常标准往往会与市场价格趋于一致。我们刚刚探讨过,市场价格决定着各行业的财富收入,情况确实如此,而且还在分配的初级阶段控制着分配。我们发现还有一种更深刻的因素在分配中起作用并控制着正常价格。市场价格导致行业分配;正常价格是受分配的影响所产生的现象。对自然和正常价格的调节是分配过程的一个组成部分。使价格“自然”的这些行为,事实上,影响着不同的人得到自然的那份收入。
当劳动和资本在一个行业中的产量和回报与在另一行业中所得一样多时,价格也就处于自然水平了。正常价格是指等量工资和等量利益。如果小麦、羊毛、铁、木材等等的价格是这样的,只要离开生产某种商品的行业,而全身心投身于制造另一种产品,工人或资本家就得不到扩大的生产力,此时,这几种商品中每一种的价格,都会是正常的。
人们熟悉的自然价格的定义是:与生产成本相一致。经济学家习惯将自己置于想象之中,站在商人的角度上,考虑生产一件商品所投入的成本和卖掉这个商品后的回报。按照这种设想,竞争的趋势就会使价格降至到收益与成本相等的程度。然而,这是对正常价格规律所持的一种个人主义和不全面的看法。这表明,该规律一出现,就会向创造财富的社会活动中某一特殊人群展示这一规律。从另一种宽泛的角度看,这一规律一出现就将其展示给一位学者,将整个社会都收入其视野之内。事实上,每个商品的一般价格正是生产它的成本。然而,引起这个的原因在行业中并不是局部的;这与发生在制造该商品的这个行业内的一切都无关。这种情况所带来的影响,正如我们所说,棉衣是通过生产系统而完成了自己的自然价格一样。事实上,广义的社会趋势就是使任何商品价格都趋于正常化。传统上关于价格规律的陈述并非不正确;但是因为它的片面性和不充分性,它有一定的误导性。它是以企业家的观点来诠释事物,而不是从社会的角度看待问题。
当我们在充分研究这一课题之后,就会发现卖掉所有的商品是为了得到生产过程中所消耗的成本——这其中包括管理所需的工资和利息,这也是成本的一部分——投入这样的一份金额,也就是把各行各业的利润总额按比例拉平,或者使各行业的单位生息资本等量于单位生息劳动。由此可见,成本价格等于收益价格。
检验并确定这种价格是否是正常的比较收益,而不是任何一个行业的收益。如果说,小麦现在的价格过高,以至于每一个单位的资本创造的收益高于其他行业;如果当地的工资和利息过高,以致于企业家在扣除生产成本之后将一无所获,那么就超出了自然水平,并且是相等的。如果这一结果将其他行业的劳动力和资本吸引过来种植这类小麦,那么这一行业的运作也会因剩余价值的降低而停止。如果没有其他原因去干扰行业体系中的劳动力和资本收益能力相等的这种情况,价格将会趋于正常。这是因为实现的价格会导致各行业的生产部门的回报均等,这种价格通常被叫做正常价格。这个词表明了行业分配是在一种自然的状态下进行的。任何地方都是单位劳动力产量相等、单位资本产量相等——这是提供物品自然价格的前提条件。顺便提及的是,这一前提条件给出了成本价格的定义。
因此,当人们再没有理由从这一行业转向另一行业,即当行业分配是自然形成时,价格才是自然的。这要求劳动力和资本在各行业中做相应分配,这样既不会出现生产过剩也不会有生产不足的现象。简而言之,社会必须这样指导生产力,以生产出各种数量适中的产品。各种具体物品的产量都必须处于正常水平,为了其价格可能归于正常。产量之所以达到这一自然状态,是因为工人和资本家离开原来的行业,转向产品价格较高的行业来获取额外利益。这显然是行业分配的行为。这样,源于分配的影响,导致了社会生产状态中的交换价值趋于正常化。那么,在经济学四大传统分支学科中,交换价值研究应该属于哪一类呢?这一现象本身与交换有直接的关系:其近似原因是生产状态;支配它的最终影响则是分配诸因素的一种作用。
很明显,关于市场价值的研究属于分配科学。在表面上看,是当下的市场价格控制了发生在不同小组间或各行业间的分配。然而,这些价格都是瞬息万变的,并且是围绕着某几种更持久的标准来回波动的。行业分配趋于正常化——使各行各业的工资和利息都接近于相等——这种趋势使价格趋于正常化。
那么在交换的这个课题下还需要讨论什么呢?只剩下实际中人与人之间的商品交换了。这一过程导致人们在不同的行业中进行角色分类,每一个行业都在社会生产过程中都发挥着各自的作用。交换决定着工业的组织形式。商店为我们提供的每一个商品背后,都有一系列的专业生产者,每一个人都依次参与了商品的制造。诚然,以生产为目的的社会组织是错综复杂的;但使之成形的那些原则却是简单的。这些原则是交换理论的研究对象,而交换理论则是工业社会的组织理论。当我们审视组成社会的行业系统时,我们就能对这一说法有更全面的理解。就现在来说,交换被认为是划分和细化了各行业:它在各行业和亚行业中组织生产力,而这些功能都是由自然规律所决定的。
更近一步来说,对各种生产要素所进行的一切安排——将一些劳动力和资本投入到这一行业,将另外一些投入到另一行业——这是一种社会生产现象,也是社会生产组织的一部分。这是对生产力作出的某种安排,将生产力安排在能发挥最大效率之处。事实上,除消费外,生产包括一切经济活动。交换只是生产的一个典型的特点,在各行业中都有所表现。在这一问题下,我们还要描述行业的小组系统。我们已经发现作用在分配上的影响力,决定着各行业的规模和其生产的产品总量。如上所述,这能防止某种商品生产过剩,而另一种商品产量不足的情况发生。这也是所有社会生产过程中的一部分。
在生产中还有另一种更重要的分配形式。这种与价值紧密相连的分配,及给出科学价值的研究,在所有不同社会行业间产生。例如,小麦价格的提高使谷物业成为收益较好的行业,因此这一行业中的劳动力、资本家和企业家集体得以拥有巨额收入。那么劳动力能够得到多少回报呢?资本家又能够得到多少呢?企业家又能得到多少收益呢?正如我们提到的,这些问题涉及到另外一种分配方式。在每一个行业中,都会有最后分工。作为一个整体,每一个亚行业的收益数额定下来时,这笔收入就会在对该报酬提出要求的人们之间进行分配;这就是社会收入分配的最后一个环节。
生产规律对各次行业的最终分配起着支配作用——每一亚行业的全部的收入被划分为工资、利息和利润。只要自然规律正常运作,劳动往往会把单独生产的那部分归于自己;资本也是这样的。帮助农民种植小麦的工人自然就会得到小麦产量中属于他劳动所得的那部分价值。这一说法还需要证实,它也将会被证实:但它必须体现现状,这一论点我们将在后面进行研究。现在已经明确的是,如果这一论点成立,整个分配和交换过程都将属于有组织的财富生产过程。要想解开社会产品这张大网,就要探索生产的每一项来源,并且还有解决分配问题。这是一种分析性的研究。这种追溯步步深入,通过将各种不同的事情放在一起,大量可用商品的社会总收入额也就形成了。这种研究,首先追溯各行业在创造社会总财富中所占的份额;然后追溯各亚行业所占的份额;最后追溯劳动力和资本在创造亚行业生产中所占的份额。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