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蒙台梭利儿童教育经典原著(套装6册)-电子书下载

学习教育 2年前 (2022-07-15) 1258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蒙台梭利儿童教育经典原著》本套蒙台梭利儿童教育经典自2002年在国内问世以来,受到了当今父母和教育工作者的好评,并被国内幼儿园和蒙氏教育培训机构作为教材和推荐读物,成为家教类图书的畅销品。该系列在原全套五本的基础上,新增加了《儿童的自发成长》一书,更加丰富和完善了蒙氏教育思想体系。此次新版,出版者再次根据西方英文原著重新校订,修正了原版本中的某些不足之处,印制更加精美好,以给读者提供一套真实、权威、优质的蒙台梭利教育经典。该套经典包括:
《童年的秘密》 本书是一位充满爱心的伟大教育家对儿童发育与成长的最科学生动的刻画,蒙台梭利博士详细而生动地描绘了儿童的生理和心理特征,提示了成人对儿童心理发育和忽视和抑制,提出了“敏感期”的概念,描述了儿童在智力、秩序感、行走、节奏感、观察力等方面的发育特征,是一本了解儿童发育和成长秘密的生动之作。
《发现孩子》
蒙台梭利博士在总结卢梭、裴斯泰格齐、福禄贝尔等人自然主义教育思想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革命性的儿童观念。她认为儿童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内在生命力”,这种生命力是一种积极的、活动的、发展着的存在,它具有无穷无尽的力量。 她认为,每个孩子都需要去观察,对外界作出反应,去学习,去集中注意力,甚至让自己独处。为此,蒙台梭利一直致力于打破已有的教育传统,寻求了解孩子和爱孩子的新方法。
《有吸收力的心灵》
本书是蒙台梭利博士最受欢迎、最能体现她理论创新意义的一本书。在本书中,我们处处能见到她那些至今仍然超前而且十分重要的思想。如教育并非“老师做了什么”,人类自身的自然发展在其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孩子的知识不是完全通过教育得到的,而且通过儿童在他们所处的环境中吸取经验获得的;教育不应该只停留在课程和时间表上,它必须符合人类自身的实际等。
《儿童的自发成长》 本书是《蒙台梭利早期教育法》的继篇。蒙台梭利博士不仅是位教育家,还是位心理学家,她为孩子们创造了适合他们生活的环境,在这种环境中,他们可以有不同的行为动机。她只是教给孩子们一些做事的技巧,然后就让他们自由选择想要做的事情,而且只要他们喜欢,就可以全身心地去做这件事,不受任何其他干扰,只有那种可能会对他们造成伤害或伤害到别人的事情是不允许做的。几个月之后,这些孩子的行为举止发生了不可思议的改变,甚至连蒙台梭利博士本人都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蒙台梭利早期教育法》
本书是蒙台梭利博士对她所进行的教育创新背后的理论原则的揭示,向父母、教师和教育管理者介绍了蒙台梭利方法的指导原则,传授了如何“让孩子通过自己的努力去自由地学习”。通过本书所介绍的方法,孩子能培养自己的秩序意识和逻辑思维能力。本书是蒙台梭利博士对自己亲手创立的“儿童之家”的经验总结。正是这本书的问世,使她成为全球儿童教育理论与实践方面最有影响力的教育家之一。
《蒙台梭利儿童教育手册》 本书是蒙台梭利博士在美国传授蒙台梭利方法期间,应无数对她的方法感兴趣的父母和教师的要求而写作的一本操作性手册。该手册向人们传授了“儿童之家”所运用的教具和技术,以及如何为孩子们提供一个进行“自我教育”的环境。蒙台梭利博士在本书中传授了如何教学前儿童使用这些教具,以刺激其观察力、认识力和判断力的发育。蒙台梭利博士强调,对每个孩子的方法是不同的,成人的作用应该是引导孩子自己去试验,让他们自己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让他们自己在学习中承担必要的风险。

部分摘录:
重塑教育与教学方法 我认为,为了建立一种自然而合理的教育方法,必须把人作为个体进行大量的、精确的、合理的观察,重点是观察一个人幼年时期的情况,因为这段时期是奠定一个人教育和文化基础的年龄。
在这里,我并不打算给大家介绍有关科学教育学的专题文章。这篇文章最直截了当的目的,就是根据我不完整的记录得出一个实验结论。很明显,这种实验结论为新型科学原理在实践中的应用开辟了新的道路。近些年来,这些新科学原理正逐渐推动着教育工作的改革。
在过去十年中,沿着医学发展所走过的足迹,人们讨论了很多有关教育学发展趋势的问题,这些讨论已经超越了纯粹的理论阶段,而把结论建立在实验结果基础之上。从韦伯、费克纳到冯特,生理学或实验心理学已经被创办成一门新科学,就像旧时的形而上学心理学为哲学心理学奠定了基础一样,这门新科学肯定也会给新型教育学奠定良好的基础。用于研究儿童身体状况的形态人类学也是新型教育学发展的一个主要成分。
尽管在教育学领域出现了许多良好的发展趋势,但是到目前为止科学教育学还没有建立起来,也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我们所谈论的科学教育学只是一种模糊而实际上还不存在的东西。我们可能会说,到目前为止科学教育学还不过是一种科学的直觉或科学的建议。借助于曾经更新了19世纪思想的实证科学和实验科学,科学教育学必将冲破重重云雾而出现在人们面前。人类借助于科学进步创造了一个新世界,人类也要借助于新型教育学来培养和发展自己,但在这里我并不打算详细地讨论这个问题。
塞吉的不懈努力
几年前,一位十分知名的外科医生在意大利创办了一所“科学教育学校”,其目的是让学校的教师加入到这项新运动中来,教育界已经能够感知到这项新运动的发展。这所学校在两三年里就取得了很大成功,应当说是非同凡响,意大利全国各地的教师蜂拥而至,米兰市当局还给学校捐赠了许多良好的科学仪器设备。实际上,这所学校创办伊始就很顺利,得到了许多人的鼎力援助,人们希望通过在那里进行的实验,建立起一门真正的“培养人的科学”。
这所学校之所以受到人们热情的欢迎,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杰出的人类学家塞吉,他给予这所学校热诚的支持。30多年来,塞吉一直勤恳地在意大利的教师中倡导一种以教育为基础的新文明理论。他说:“今天,在我们的社会中,一种迫切的需求使它感觉到,必须重建教育方法。我自己就在为实现这种伟大的事业而奋斗,为了人类的再生而奋斗。”在他那本书名为《教育与训练》的教育著作全集中,在该书的讲稿摘要中,他鼓励推广这一新运动。他认为,人们期待的人类再生之路就是要以教育人类学和实验心理学为指导,对受教育者进行系统研究。
塞吉说:“多年来,我一直在为形成一种指导和教育人的观念而奋斗,我对它考虑得越深入,就越觉得它正确而有用。我认为,为了建立一种自然而合理的教育方法,必须把人作为个体进行大量、精确合理的观察,重点是观察一个人幼年时期的情况,因为这段时期是奠定一个人教育和文化基础的年龄。”
他还说:“测量一个人的头部、身高等,这绝不真正意味着我们在建立一种教育学体系,但是它指出了通往这一体系所要走的道路。因为如果我们要去教育一个人,就必须对他有明确、直接的了解。”
塞吉的声望足以令许多人相信:如果具备了人类个体的知识,那么教育人的技术就会唾手可得。但是,正如经常发生的那样,塞吉的这种论调使他的追随者在思想上产生了混乱,一些人只根据字面意思进行解释,另一些人则夸大了这位大师的说法。他们的主要问题是混淆了对学生进行实验性研究和对学生进行教育二者之间的区别。他们认为,既然对学生的实验性研究是通往对学生进行合理教育的道路,那么通过这种研究,学生的教育也应当得到自然、合理地发展,于是他们把实际上的教育人类学直接命名为科学教育学。这批塞吉的皈依者高举“传记表”(一种记载学生性格、健康、智力等情况的表格)的旗帜,认为这面旗帜一旦牢固地插在学校这个战场上,那么它就会赢得胜利。
因此,所谓的科学教育学学校,就是指导教师掌握人体测量方法,使用触觉测量仪器来收集学生的心理学数据,他们认为这样就形成了一支新型科学教育学的教师队伍。
应当说明的是,在这场教育学新运动中,意大利与时俱进,跟上了时代发展的步伐。此外,法国、英国,特别是在美国,学校在小学中开展了人类学和心理教育学方面的实验,希望在人体测量学和心理测量学中找到学校的再生之路。但是,几乎没有任何教师参与这方面的尝试性研究,在多数情况下,这种实验是由对医学而不是教育更感兴趣的外科医生进行的。通常情况下,他们往往通过实验对心理学或人类学做出贡献,而不是通过进行实验和研究实验结果来建立人们长期以来梦寐以求的科学教育学。我们对这种情况进行简要总结时发现,人类学和心理学还没有致力于学校儿童教育方面的问题,在学校里接受过科学训练的教师也没有达到真正的科学家水平。
事实上,学校要取得实际进步,需要把现代的多种进步趋势在实践和思想上进行真正的融合。这种融合会把科学家直接引入到学校这一重要领域,与此同时,还会把教师低劣的智力水平提升到科学家水平。为了实现这一崇高理想,克里达罗在意大利创立了教育学方面的大学,他们为了实现这一伟大目标正脚踏实地的工作着。学校的目的在于提高教育学的地位,把它从过去从属于哲学的次要分支科学,明确地提升为一门真正的科学,并如同医学那样具有广泛的、多种多样的研究领域。很明显,教育卫生学、教育人类学和实验心理学是与教育学密切相关的分支学科。
从真正意义上讲,隆勃罗梭、德·乔凡尼和塞吉三位大师的祖国意大利,有资格为它在教育学研究方面取得的杰出成就而引以为荣。事实上,这三位科学家可以被看作是人类学发展新方向的奠基人:隆勃罗梭在犯罪人类学方面独领风骚,德·乔凡尼是医学人类学领域的排头兵,而塞吉更是教育人类学方面的权威。非常幸运的是,他们三个人都是他们所在领域公认的权威,并且在科学界发挥了杰出的作用,他们不仅培养了一大群敢想敢做的优秀学生,而且还给大众的头脑灌输了他们所倡导的科学再生的思想。
毋庸置疑,所有这一切成果都值得我们的祖国引以为自豪。然而,今天我们在教育领域所从事的研究工作,完全是为了全人类和文明发展的利益。在如此伟大的事业面前,我们认识到,我们只有一个祖国——即整个世界。在这一极为重要的事业中,所有为之做出贡献的人,哪怕只是进行了尝试而还没有取得成功的人,也值得整个文明世界里的人的尊敬。因此,在小学教师和学校巡视员的努力下,意大利的各个城市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了许多科学教育学学校和人类学实验室。虽然在它们尚未形成一定规模之前,人们就抛弃了它们,然而它们仍然具有很重要的价值,因为有激励它们的忠诚信念,也因为它们为理性的人们开启了探索科学教育学之门。
不用说,这些尝试性研究都是不成熟的,人们对尚处在发展阶段的新科学的粗浅理解,导致了这种研究的不成熟。每一项伟大的事业都是从不断失败和不断完善中诞生的。当阿西斯的圣·弗朗西斯在幻觉中见到上帝,并接受了上帝的命令——“弗朗西斯,重建我的教堂吧!”时,他认为,上帝所说的教堂就是他正在里面跪拜的小教堂。他立即开始着手完成上帝交给他的这一伟大任务,亲自搬运石头来重建教堂倒塌的院墙。后来他才醒悟,明白了上帝交代给他的真正任务,是通过劳苦大众的精神来复兴天主教。但是最初纯朴地挑石头的弗朗西斯和后来神奇般地引领人们取得精神胜利的伟大宗教改革家,是不同发展舞台上的同一个人。因此,为了实现这个伟大目标而奋斗的我们也是同一个人,那些追随我们从事这项伟大事业的人最终会实现这一伟大目标,因为在他们之前有一大群人相信这一伟大的事业并愿意为之辛勤工作。像弗朗西斯一样,我们相信,只要把实验室里的那些坚硬的、光秃秃的石头搬运到学校的断壁残垣上,我们就可以重新建造一所崭新的学校。就像当初圣·弗朗西斯希望用他肩膀上扛的花岗岩石块来重新建造那所小教堂一样,我们也曾期望借助于唯物主义科学和机械科学的各门学科来重建新型科学教育学。
就这样,我们在重建教育学上的道路上步入歧途,走上了一条错误而狭窄的小路,如果我们想要建立培育后人的真正而有生命力的教育方法,我们就必须迷途知返,走出这条狭窄的小路。
用实验科学方法培训教师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即使我们尽可能地使用最正确的方法指导他们掌握人体测量学和心理测量学,我们也不过是创造了一种教学机器,而这些教学机器的用处是很令人怀疑的。实际上,如果我们按照这种模式引导教师们进行实验,那么我们将会永远只停留在理论的领域。旧时的学校按照形而上学的哲学理论培训教师,对教师进行培训是为了让他们掌握某些被认为是权威人士的思想。在谈论这些权威思想时,他们唇枪舌剑、滔滔不绝,在阅读这些权威思想时,他们目不转睛、聚精会神。然而,我们理想中的科学教师不仅要熟悉某些教学仪器,而且还要了解如何动手去操作这些仪器。除此以外,还要通过一系列典型的实验对他们进行智力培训,使他们掌握一定的实验知识和技能,至少要让他们学会用简单的和机械的方法进行这些实验。
尽管做到了这些,他们还是没有本质上的差别,因为最本质的差别不可能只存在于外部技术上,而更主要的是存在于人的内在精神上。目前在培养新型教师时,我们还没有把他们完全引领到科学的实验领域,他们仍然停留在真正的实验科学的大门之外。我们并没有让他们进入最卓越的、意义高深的科学实验研究领域——科学的实验可以造就出真正的科学家。
那么,实际上究竟什么是科学家呢?目前人们还没有对科学家进行准确的定义,那些物理实验室里懂得如何去操作所有实验仪器的人、或者化学实验室里能够灵巧并安全地处理各种化学反应的人、或者生物实验室里了解如何制作显微镜下观察的生物标本的人,或许都会被人们称为科学家。而实际情况却是,科学家的助手往往比科学家本人的实验技术还要熟练,但他们并不是我们所说的真正科学家。那些通过实验方式来探询生命奥秘、揭示生活真谛的人,揭开了令人着迷的神秘现象面纱的人,感觉到在自己内心深处油然而生地产生了一种喜欢探询大自然的神奇奥秘的情绪、并且因为这种情绪特别强烈以至于自己都无法控制的人,才可以被称为真正的科学家。真正的科学家并非是那些能够熟练地操作实验仪器的人,他是大自然的崇拜者,就像宗教教徒虔诚地笃守宗教的教规那样,从他的外部特征就可以看出他对大自然的狂热。真正的科学家就像中世纪的特拉普派苦行僧那样忘记凡尘俗世的人;就是一头扎进实验室里忘记了衣食且对自己的衣食漠不关心的人;就是那些长年累月不知疲倦地在显微镜下进行观察研究而使眼睛变瞎了的人;就是那些对科学具有炽热的感情而把结核病菌接种到自己身上的人;就是那些为了迫切了解疾病的传播途径而触摸霍乱病人粪便的人;就是那些明知某种化学实验可能会爆炸而仍冒着生命危险坚持试验他们理论的人。这就是从事科学的人所具有的高贵情操。对于他们,大自然愿意自由地向他们展示自己的神奇奥秘,赏赐他们发现大自然奥秘的荣誉,以表彰他们忘我辛勤的工作。
科学家的“精神”是远远高于他的“机械技巧”的。当他们的精神战胜了机械的时候,科学家就达到了他成就的最顶峰。当他达到这一点时,他对科学的贡献不仅在于他揭开了大自然的奥密,而且还对纯粹的思想进行了哲学综合。
我认为,我们应当在教师中培养这种为了科学而勇于献身的科学家精神,而不是简单的机械操作技巧。也就是说,我们对教师的培养方向应当是“精神”,而不应是“机械操作”。比如,如果我们在对教师进行科学培训时仅仅考虑让他们掌握科学技术,那么我们就根本没有尝试着使这些小学教师变成完美的人类学家、专门的实验心理学家或儿童卫生学家。我们所做的只不过是希望把他们引入到实验科学的领域,教会他们在某种程度上熟练地操纵各种仪器设备。然而,现在我们则希望通过联系教师自己的专门领域——学校,来指导他们,努力使他们在内心深处真正意识到科学精神已经向他们敞开了大门,让他们拥有更广泛、更有前景的未来。换句话说,我们在很大程度上希望从教育工作者的头脑和心灵深处唤起他们对各种自然现象的兴趣,从而使他们能真正热爱大自然,他们将会理解一个人准备进行实验并盼望着从实验中揭示某个问题的那种急迫的和满怀期待的心情。
实验仪器就像字母表一样,如果我们想要了解大自然,我们就必须了解如何操作和使用它们。但是正如一部揭示作者最伟大思想的书一样,字母表中的各种字母只是组成了它的外部符号或文字,而大自然则通过实验的机械装置,向我们显示出她无穷无尽的现象,也向我们吐露了她的奥秘。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