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未来呼啸而来八部曲-电子书下载

人文社科 2年前 (2022-07-15) 1156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未来呼啸而来
作者彼得·戴曼迪斯和史蒂芬·科特勒全面展示了商业创业风口上的9大指数型技术——量子计算、人工智能、网络、机器人、虚拟现实与增强现实、3D打印、区块链、材料科学与纳米技术、生物技术,并洞察这9大指数型技术的互相融合会带来巨大的变革力量,将会完全重塑我们的生活方式与商业模式。两位作者结合9大指数型技术的融合,充分预测和描述了零售业、广告业、娱乐业、教育、医疗保健、长寿、商业、食品业等8大行业指数型变革的未来。
AI 3.0
本书源自米歇尔多年来对人工智能领域发展真实状态的记录,她在书中通过5个部分揭示了“现在的人工智能可以做什么,以及在未来几十年我们能从它们身上期待什么”。在描述了人工智能的发展历史之后,作者通过对视觉识别、游戏与推理、自然语言处理、常识判断这4大人工智能领域的热门应用的发展现状和局限性的探究,厘清了人工智能与人类智能的关系,书中关于人脸识别、无人驾驶、机器翻译等方面的案例分析都充满了巨大的启示!
人工智能的未来
库兹韦尔把“奇点”当作一个绝佳的“隐喻”:当智能机器的能力跨越这一临界点之后,人类的知识单元、链接数目、思考能力,将旋即步入令人眩晕的加速喷发状态——一切传统的和习以为常的认识、理念、常识,将统统不复存在,所欲的智能装置、新的人机复合体将进入“苏醒”状态。 库兹韦尔通过对人类思维本质的全新思考,大胆地预言了人工智能的未来。他坚信,未来人类一定会制造出可与人脑相媲美的“仿生大脑新皮质”。它们甚至比人脑更具可塑性,并可放置在云端,与遥远的人类生物大脑远程相连。
人工智能简史
约翰·马尔科夫在他的重磅新作《人工智能简史》一书里,从多个维度描绘了人工智能从爆发到遭遇寒冬再到野蛮生长的发展历程,直击了工业机器人、救援机器人、无人驾驶汽车、语音助手Siri等前沿领域,进而深入探讨了人工智能(AI)与智能增强(IA)的密切关系,而马尔科夫也会剖析“人与机器谁将拥有未来”这一机器时代的核心伦理问题。
如何创造可信的AI
作者盖瑞·马库斯是人工智能领域的专家,同时还是心理学和神经科学教授,在计算机科学、认知科学、语言学、人工智能等领域都练就了相当深厚的学术功底,并敢于挑战学术界的主流观点。盖瑞·马库斯和欧内斯特·戴维斯从深度学习算法固有的缺陷出发,阐述了当下 AI 技术发展的桎梏,对当前 AI 的场景应用和研究范式中的问题进行了分析,他指出AI真正的问题在于信任,常识才是深度理解的关键。
智能学习的未来
想要在这场人机大战中取胜,我们就必须换一种方式来思考智能。罗斯玛丽⋅卢金教授是国际AI教育学会主席,她在《智能学习的未来》中重新定义了人类智能,提出了交织型智能模型,详解了人类智能的7大要素,指明了如何在当下和未来进行智能的学习,使我们不至于因过时的“智能”而落后于时代。
与机器人共舞
约翰·马尔科夫在他的重磅新作《与机器人共舞》一书里,从多个维度描绘了人工智能从爆发到遭遇寒冬再到野蛮生长的发展历程,直击了工业机器人、救援机器人、无人驾驶汽车、语音助手Siri等前沿领域,进而深入探讨了人工智能(AI)与智能增强(IA)的终极关系,而马尔科夫也会剖析“人与机器谁将拥有未来”这一机器时代的核心伦理问题。
第四次革命
随着线上线下大融合以及人工智能的极大发展,人类已经进入超历史时代。在这一时代中,人类终于迎来了继哥白尼革命、达尔文革命、神经科学革命之后自我认知的第四次革命——图灵革命,整个世界正化身为一个信息圈,每个人都生活在云端,人类已不再是信息圈毋庸置疑的主宰。毫无疑问,图灵革命引爆了人工智能重塑整个人类社会的序曲!

部分摘录:
飞行汽车真的来了 史克博尔文化中心(Skirball Cultural Center)坐落在美国405号高速公路旁,位于洛杉矶北部边缘。文化中心建在圣塔莫尼卡山脉单薄的山脊上,几乎从任何方向都能看到壮观的景色,不过下面的高速公路除外。
当然如此。
2018年,洛杉矶连续六年被评为世界上交通拥堵最严重的城市,司机平均每年有两个半星期的时间被堵在路上。不过,曙光或许就在前方。2018年5月,优步公司在史克博尔文化中心举办了第二届年度飞行汽车会议,为解决交通拥堵问题制订了一个非常激进的计划。
在史克博尔文化中心内,巨大的屏幕上投射出了一个繁星密布的夜空,然后,繁星慢慢消失在飘着朵朵白云的蓝色天空中,云层下面是人们站立的空间。这次会议吸引了各行各业的精英:首席执行官、企业家、建筑师、设计师、技术人员、风险投资家、政府官员和房地产巨头等。与会者将近1 000人,有的穿着华尔街人士的标志性华服,有的穿着一成不变的星期五便装,但此刻他们都聚集在这里,一起见证一个新行业的诞生。
会议开始了,时任优步公司首席产品官的杰夫·霍尔登(Jeff Holden)走上了演讲台。霍尔登有一头卷曲的棕色头发,身穿一件灰色的polo衫,举止中带着些许孩子气,这与他在这个“大事件”中的实际身份似乎不太相称。事实上,不仅仅是这个事件本身,甚至还有让优步公司“脱离地面束缚”的整个理念,都源于霍尔登的愿景。
这是一个相当宏伟的愿景。
“我们已经开始接受极端拥堵成为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霍尔登指出,“在美国,我们‘有幸’拥有全球25个最拥堵城市中的10个,这让我们每年损失了大约3 000亿美元的收入和生产力。优步的使命就是解决城市交通问题……我们的目标是为这个世界引入一种全新的交通方式,也就是城市航空,我自己更愿意称之为‘空中拼车’(aerial ridesharing)。” (2)
“空中拼车”,或者说空中共享出行,听起来像是科幻小说中的陈词滥调,但是霍尔登有着颠覆性创新的优秀纪录。早在20世纪90年代末,他就跟随亚马逊公司创始人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从纽约来到了西雅图,成为亚马逊公司最早的员工之一。在亚马逊,霍尔登受命负责实施一个当时被许多人认为是滑稽可笑的想法,即为每年缴纳固定会员费的那些顾客,提供两天之内送达的免费送货服务。对于这个创新,许多人都认为它会使公司破产。但事实恰恰相反,亚马逊Prime会员就此诞生了。如今,亚马逊已经拥有1亿多名Prime会员,这个“滑稽可笑”的想法为整个公司带来了相当大的利润。
后来,霍尔登去了另一家初创公司高朋(Groupon)。到今天,高朋已经很难作为一家颠覆性的创新企业而被人记住了。但在初创时,它是第一波“赋予人们力量”的互联网公司中的重要一员。离开高朋后,霍尔登加入优步。尽管优步经历了一个混乱时期,但霍尔登还是串起了一系列几乎不可能实现的胜利:优步拼车(UberPool)、优步拼吃(Uber Eats),以及优步自动驾驶汽车计划。因此,当他建议筹建一个看似更加疯狂的产品线时,领导层对他的重视也就不足为奇了。
当然,第二届年度飞行汽车会议的主题并不是飞行汽车。事实上,汽车已经停在现场了。相反,这次会议的主题是“规模化之路”。更关键的一点是:这条路比许多人想象的要短得多。
到2019年年中,至少有25家不同的飞行汽车公司获得了总额超过10亿美元的投资。目前有十几辆飞行汽车正在试飞,另有十几辆则分别处于从计划到原型机的各个阶段。它们形状各异、大小不一,从架在超大风扇上的摩托车,到按比例放大到真人大小的四轴无人飞行器,再到微型空间的豆荚式飞机,堪称五花八门。谷歌的母公司字母表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Larry Page)是最早认识到飞行汽车潜力的业内人士之一,他投资了Zee Aero、Opener和Kitty Hawk三家初创公司。波音公司、空中客车公司、巴西航空工业公司和贝尔直升机公司等老牌企业也都参与了这场“游戏”。历史上第一次,我们越过了只停留在讨论飞行汽车可能性的阶段。
飞行汽车真的来了!
“优步的目标是,”霍尔登解释道,“在2020年向公众展示飞行汽车的能力,并在2023年开始在达拉斯和洛杉矶全面实现空中出行。”霍尔登说:“我们最终的目的是,让以现在这种方式拥有和使用汽车在经济上变得不合理。”
怎么不合理?让我们先来看一些数字。
今天,汽车的边际成本,也就是除购买汽车的价格外,与汽车相关的所有其他成本(汽油费、维修费、保险费、停车费等)是每位乘客每英里 (3) 59美分。相比之下,直升机的边际成本则大约为每位乘客每英里8.93美元,更不用说依靠直升机出行还要解决更多的问题。霍尔登表示,优步希望在2020年推出飞行汽车时,将边际成本降低为每位乘客每英里5.73美元,然后再迅速降低至1.84美元。但是,优步的长期目标是改变游戏规则,将边际成本下降至每位乘客每英里44美分,至少要比开车便宜。
事实上,你在旅程中还会获得更多。优步的主要兴趣在于开发“电动垂直起降汽车”(electric vertical take-off and landing vehicles,简称eVTOLs)。许多公司都在开发电动垂直起降汽车,但是优步有非常特殊的要求。要想让一架电动垂直起降汽车符合优步的空中出行计划的要求,就必须保证它能够搭载1名飞行员和4名乘客,以超过240千米的时速,连续飞行3个小时以上。优步设想的最短飞行距离是40千米(想象一下从马里布到洛杉矶市中心的距离),而一架满足上述要求的电动垂直起降汽车将带你从北圣迭戈“一跃而至”南旧金山。现在,优步已经有5个合作伙伴承诺提供符合这些要求的电动垂直起降汽车了,未来还会有5到10个备选合作伙伴。
但是电动垂直起降汽车本身并不会改变人们拥有自己的汽车的想法。优步正在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和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合作,开发一个空中交通管理系统,以协调它们的飞行队伍。优步还与建筑师、设计师和房地产开发商合作,设计建造一系列“巨型空中机场”,供乘客装卸货物、车辆起飞和降落。就像飞行汽车一样,优步并不想拥有这些空中机场,而只想租用它们。优步对合作伙伴有非常具体的要求。要成为优步的合作伙伴,一个巨型空中机场必须能够在7到15分钟内为一架电动垂直起降汽车充好电,拥有每小时处理1 000次起飞和着陆(4 000人次)的能力,并且最多只占用不超过12 000平方米的面积。占地面积只有小到这个程度,空中机场才能建在旧车库或摩天大楼的顶上。
2027年前后,所有这些条件都将具备,到那时,你就可以像今天预订优步汽车一样轻松地预订空中拼车了。2030年,城市航空可能会成为从A地到B地的主流方式。
但是,所有这些都指向了一个基本问题:为什么是现在?为什么在2018年的春末,飞行汽车会突然准备好开始起飞?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刻,到底是什么把我们最古老的科学幻想之一变成了最新的现实?
毕竟,几千年来,拥有像电影《银翼杀手》(Blade Runner )中的悬停汽车和《回到未来》(Back to the Future )中的时光车,一直是人类的最高梦想之一。造一辆“能够飞行的车”的想法,至少可以追溯到11世纪印度史诗《罗摩衍那》中的“飞行战车”。即便是更现代的版本,也就是以内燃机技术为基础建造飞行汽车的想法也已经存在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1917年的柯蒂斯自动飞机(Curtiss Autoplane)、1937年的“箭头”(Arrowbile)、1946年的陆空两用机(Airphibian)等,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在美国,有100多种不同的“可上路飞机”专利申请,有一些已经飞起来了,但大多数则没有。目前还没有人能够兑现动画片《杰森一家》(The Jetsons )中的“异想天开” (4) 。
事实上,我们对这种“迟迟未能交付”的愤怒已经变成一种模因。在一则现在已经变得非常著名的IBM广告中,喜剧演员埃弗里·布鲁克斯(Avery Brooks)问道:“现在是2000年了,但是会飞的汽车究竟在哪里呢?他们答应会给我飞行汽车,但是我从来没有看到会飞的汽车。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2011年,投资界思想家彼得·蒂尔(Peter Thiel)也表达了同样的担忧:“我们想要一辆会飞的汽车,得到的却是140个字符。”
然而,现在,漫长的等待终于行将结束。飞行汽车真的来了!基础设施建设的进展也非常迅速。当我们喝着咖啡、浏览网页时,科幻小说已经变成了科学事实。这就让我们回到了最初的问题:为什么是现在?答案很简单:融合。
不断融合的技术 如果你想理解技术的融合,从头开始分析会对你有很大帮助。在《富足》和《创业无畏》两本书中,我们介绍了指数型技术加速的概念。任何一种技术,只要它的“功率”翻倍,而价格却在不断下降,就可以称为指数型技术。摩尔定律就是一个经典的例子。1965年,英特尔创始人戈登·摩尔(Gordon Moore)注意到,集成电路中的晶体管数量每18个月就会增加一倍。这意味着,在一年半的时间里,计算机的性能就可以提高一倍,同时成本却保持不变。
摩尔认为这是相当惊人的,他预测这种趋势可能还会持续几年,也许5年,也许10年。但是到现在,早就已经过了20年、40年了,甚至都快60年了。摩尔定律就是使你口袋中的智能手机比20世纪70年代的超级计算机小1 000倍、便宜1 000倍,同时却强大100万倍的原因。
而且,摩尔定律没有减速。
尽管有报道称,我们正在接近摩尔定律的“热寂期”(heat death)。但是到2023年,平均价格仅为1 000美元的笔记本电脑,就将拥有与人脑相同的计算能力(大约每秒1016 个周期)。再过25年,同样的笔记本电脑将拥有与目前地球上所有人类大脑相同的计算能力。
更加重要的是,不仅仅是集成电路在以这种速度发展。20世纪90年代,发明家、未来学家雷·库兹韦尔 (5) 发现了这样一个规律:一旦技术变得数字化,或者一旦它可以被编辑为以0和1表示的计算机代码,它就能够脱离摩尔定律的束缚,开始呈指数级加速发展。
简单来说,我们会用新电脑来设计更快的新电脑,这就创造了一个正反馈循环,进一步提高了加速度,也就是库兹韦尔所称的“加速回报定律”(Law of Accelerating Returns)。现在,正在这样加速发展的技术包括一些迄今为止最强有力的创新:量子计算机、人工智能技术、机器人技术、纳米技术、生物技术、材料科学、网络技术、传感器、3D打印、增强现实、虚拟现实、区块链等。
但是,所有这些技术进步,无论看起来多么强大,实际上都是旧闻。而新闻是,以前独立的指数型加速技术浪潮,已经开始与其他独立的指数型加速技术浪潮融合起来了。例如,药物开发的速度之所以正在不断加快,不仅是因为生物技术正在以指数级的速度发展,还因为人工智能、量子计算和其他几个指数级加速发展的技术也在向这个领域靠拢。换句话说,这些浪潮开始汇聚、叠加到一起,产生了拥有海啸般力量的滔天巨浪,将会冲走前进道路上的几乎所有东西。
当一项创新创造了一个新的市场、冲击了一个现有的市场时,我们就会用“颠覆性创新”这个术语来描述它。在数字时代初期,硅芯片取代了真空管,这是一项颠覆性的创新。然而,随着各种指数型技术的融合,它们的颠覆潜力也在扩大。一项单独的指数型技术可能会扰乱产品、服务和市场,就像奈飞(Netflix)轻松吃掉了百视达(Blockbuster)那样,而融合为一体的多种指数型技术则会将产品、服务和市场冲刷得一干二净,甚至包括支撑它们的结构。
不过,现在就说这些似乎有点超前。在这本书的其余部分中,我们将致力于分析这些力量及其迅速和革命性的影响。在我们深入探讨这个故事之前,让我们先从一个更易于思考的角度来审视这种融合现象,也就是先回到我们最初提出的关于飞行汽车的问题:为什么是现在?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让我们先来看看优步的电动垂直起降汽车必须满足的三个基本要求:安全、低噪声和价格便宜。直升机是我们现在能够拥有的最接近飞行汽车的原型,它已经存在了将近80年:1939年,著名飞机设计师伊戈尔·西科尔斯基(Igor Sikorsky)制造出了全世界第一架直升机。然而直升机还不能完全满足优步的三个要求。除了噪声大和价格昂贵之外,直升机也易出事故,并不那么安全。那么,为什么在今天,贝尔、优步、空中客车、波音和巴西航空工业公司等企业要将空中拼车推向市场呢?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