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白色巨塔》作者山崎丰子代表作(共7册)-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2年前 (2022-07-15) 1283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白色巨塔》
白色,象征着医道的无瑕;巨塔,则象征着拯救生命和培养医护人员的医院。但在表面宁静的巨塔里,一场场尔虞我诈的人性角力,正激烈上演。
浪速大学附属医院的财前五郎副教授为实现自己成为第一外科教授的理想,与排挤自己的恩师决裂,并借助岳父的财力和人脉与其他候选人展开了激烈的斗争。在他不择手段的攻势下,财前五郎登上了人生的又一级台阶。然而,潜伏的危机却慢慢显现……
《浮华世家》
阪神银行总经理万俵大介表面上是个事业有成、令人尊敬的银行家,暗地里却包养情妇,过着妻妾同房的荒淫生活。他通过操纵女儿与达官显贵联姻,妄图吞并其他银行。大介的长子万俵铁平年轻有为,却因长相酷似祖父,被怀疑是母亲与祖父乱伦所生,被大介所忌恨……
骨肉相残、官商黑幕、人性倾轧,浮华世家的豪富生活之下,隐藏着赤裸裸的人性欲望。
《不毛之地》
曾任日本大本营参谋的原陆军中佐壹岐正,被拘留在西伯利亚做了十一年的苦役。返回日本后,他进入了近畿商事任职,开始了他的“第二人生”。然而错综复杂的商战比枪林弹雨的真实战场更加凶险!
白色的“不毛之地”西伯利亚、红色的“不毛之地”中东沙漠、二战战败后的日本,壹岐正在大时代的阴影中不断挣扎。

部分摘录:
财前五郎用消毒药水洗了手,接过护士递上的毛巾傲气十足地擦干,然后就叼着烟卷走出了门诊室。 时间早已过了正午,但医院走廊里还有上午来的患者窝着腰腹坐在老旧的长椅上等候叫号,一张张面孔流露出疾病困扰带来的不安、焦躁和忐忑的情绪,相互探询似的望着对方。财前五郎每次从这样的走廊里经过时,总是故意做出难以接近的神态,即便如此,当患者们得知这就是财前五郎时,仍会像事先商量好了似的起身向他致以充满敬畏和信赖的注目礼。
“好啊!”
财前五郎一边简短地回应一边穿过走廊,用双眼亲自感受到:国立浪速大学附属医院第一外科与其说是由主任医师东贞藏教授支撑,还不如说是由作为副教授的自己在用真本领和高度评价支撑着呢!
实际上,在昨天的胃癌手术中,或许就是因为财前五郎主刀才获得了成功。作为主任医师的东贞藏教授虽然在关于癌症发生理论研究方面是一位著名学者,但或许是因为他执刀技法不够灵巧,所以在众人眼中还是财前五郎运用手术刀的技术略胜一筹。例如昨天接受胃癌手术的患者,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贲门(胃的入口)部位,所以就与其他胃部手术不同,必须切除贲门部并把食管与胃体精准地吻合起来。这种食管胃吻合术就是财前五郎的长项,而且在医学刊物上他也被称为“食管外科的财前副教授”。
食管外科的财前副教授财前五郎嘴里这样念叨着,像是在玩味这个称号所具有的富于个性的华彩意味,以一米八的高度、肌肉壮健的身躯和充满自信的步伐从走廊来到中庭并向正在扩建新楼的建筑工地走去。
占地近三万平米的浪速大学附属医院,正在建于一九二九年、矗立着粗壮大理石柱的、气势庄重的旧楼旁扩建总面积约四千五百平米的五层新楼。去年九月开工,预定在今年九月完成。这座还有六个月即将竣工的建筑,已经在上下五层的钢结构上绑好钢筋并开始浇筑混凝土了。随着走近被晃眼的春日阳光照射的建筑工地,只见浇筑塔和吊车高高耸立,混凝土搅拌机和卷扬机的喧嚣愈发强烈,头戴黄色安全帽的建筑工们正在棋盘状的高空脚手架之间紧张作业。
“大夫,我们的人前几天给您添麻烦啦!”
喧嚣中传来了呼喊声。财前五郎回头一看,只见身穿土黄色作业服的工地主任加藤汗流浃背,郑重地向他俯首行礼。一个星期之前的工地作业中发生了小事故,是第一外科给那位劳务工治了脚伤。
“哪里,没什么!也就是轻微的划伤和碰伤而已,过十天就能好利索了!”
“幸亏有您及时处置才没有发生破伤风。不过,你们第一外科预定入住新楼的哪个部分呢?”加藤主任抬手指着已经完成百分之六十工程的U字形建筑问道。
“就是南边的一角啊!”
说着,财前五郎的目光投向新楼南侧面朝堂岛川安装了巨大窗框的底层一角。
“这么说来,您将入驻的应该是位置、面积和靠近楼门的便利性最好的一等地段呀!”
“那是啊!在医院里实力最强、患者最多的科室要求最佳位置和最好设备是理所当然的嘛!”
财前五郎又点上一支烟,望着那个方向吐出白色烟圈。
把新楼南侧一层最宽敞的空间和最舒适的位置划分给了第一外科,然后是第二外科,再后是第一内科、第二内科和妇产科。临床共十六个科室按如此顺序在新楼划分了各科的诊室和病房,所以其中某些科室就必须进入终日无阳光照射的昏暗阴面,或者进入阳光强烈的西晒房间。抽到这种倒霉签的,当然就是主管教授权力薄弱且最不具有政治实力的科室了。
这就是大学附属医院中的所谓“表现在楼层划分上的权力主义”现象。有实例为证,即使在目前各科室所在的、总面积约八千平米的五层旧楼中,也是由浪速大学附属医院的名牌科室第一外科占据着靠近楼门一层且靠近电梯和药房的最方便位置。而像教授政治实力较弱的牙科、眼科、放射科等,就被划分到远离楼门阴暗不便的房间。脸色难看的护士长一年到头总是用不开心的尖厉嗓音呼叫患者的名字,显得那么沉郁寒酸。
财前五郎再次眺望预定竣工之后入驻的新楼,只见那座五层钢混建筑二层以上的房间都设有朝南的阳台和巨大的窗框,窗下流淌着堂岛川。隔着河水,正对面矗立着大阪市政厅和公会堂的青铜色穹顶大厦。虽说这里是市内,但常常会有长着白色羽毛的鸽子翩翩飞落在穹顶之上。这已经是他在这二十年来天天看惯了的单调景物。
当他作为国立浪速大学医学院学生初次看到这些景物时,感到清新明澈、赏心悦目。但是,当他从医学院毕业后一边在病理学教室研究撰写博士论文一边在第一外科药房做无薪助教开始,直到后来当上有薪助教、讲师、副教授的二十年间,那些看惯的景物就不知从何时起变得单调乏味了。不过,那单调乏味的景物从一年前开始,又突然变成不单调的风景了。
那是因为作为副教授的他,逐步地被推举为第一外科继任教授的有力候选人。
主任医师东贞藏教授明年春天就要退休离职了。虽说如此,却并不意味着东教授离职就等于财前副教授升为继任教授,而是要经过临床十六科及基础十五科共三十一位教授组成的医学院教授会投票选定。由于财前副教授作为忠实助手八年来在医务工作中尽职尽责,所以东教授本人不太可能把多年的贤内助财前副教授撇开,再从其他大学聘用继任教授。问题是东教授以外那三十位教授的投票意向如何。
当财前五郎脑海中接连浮现以医学院长鹈饲教授为首的三十位教授那些各具怪癖的面孔时,就未必能够心安理得了。第一个原因就是由于自己实力过人,所以总是遭到某些人嫉妒。第二个原因是虽说教授的继任人选将由国立大学教授会投票选定,但选票的流向往往难以捉摸。考虑到这一点财前五郎认为,到东教授退休的明年春天这一年间对自己来说是机不可失的重要时期,制定最为缜密的方案并周全地付诸行动或许就能决定自己的一生。
从外部看来,国立大学医学院教授与副教授的地位似乎只隔了一层纸,或者只是一个级别之差,但在现实当中,教授与副教授的差距之大却荒唐离谱。八年来,财前五郎就一直屈从于这种荒唐离谱的差距之下。
医务部共有五十多人,副教授的职责就是统领由两位讲师、十八位有薪助教和其他所有无薪助教及进修生组成的大家庭,承担并解决杂七杂八的所有事务。从医务员对工作的不满到为无薪助教联系兼职打工单位,还有为他们的博士论文选题出主意乃至撰写指导,全都得副教授大包大揽。除此之外,他还得绞尽脑汁想出筹措医务部研究经费的办法。如果他做不到的话,作为副教授的能力就会受到质疑。所以,他还长期与相关制药公司及医疗器械公司搞好关系,以求得到有限的科研经费。
因此,所谓副教授就应该是被确定为继任教授的副教授。而像“万年副教授”之类,套用军队职务就等于事务班班长,属于一手包揽医务部所有杂务、为教授充当幕后贤内助的吃亏岗位。
在这八年之间,财前五郎之所以不听地方大学教授的劝告百般忍耐地坚持在这个吃亏的副教授岗位上,就是为了能够得到东教授退休后的教授宝座。因此,他无论如何都得抓住明年春天这个机会升为教授。否则,他或许就会错失国立浪速大学医学院教授的职位,或者继续做一名“万年副教授”,或者被转调到地方医科大学去当教授。由于浪速大学医学院教授的退休年龄为六十三岁,所以如果放过东教授退休这个机会的话,就必须等到继任教授退休之后了。对于四十三岁的财前五郎来说,这就等于永远地失去升职机会。
真是愚蠢可笑!我这个实力非凡的外科副教授怎么如此懦弱地担忧那种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财前五郎把锐利的目光蓄藏在精悍溜圆的双眼中,用毛烘烘的手把叼在嘴角的烟卷轻轻扔在混凝土渣上,迈着与来时同样充满自信的步伐走向副教授办公室。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