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追凶者-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2年前 (2022-07-15) 1138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近些年,有关“前女友”的话题刷爆了微信朋友圈,可我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也会因为前女友掉进了一个巨大的阴谋和圈子。 前女友消失半年,去而复返又给我带了一件礼物,就是这件礼物,让我的人生彻底陷入噩梦,诡异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 当前女友失踪之后,我收到了一个带血的盒子,盒子里装着她的小拇指,当晚警察上门,我被定义成了首要怀疑目标。 随着案子的深入,我发现自己的前女友似乎远远没有我说想象的这么简单,这一桩桩诡异的事件背后,究竟隐藏着怎么样的恐怖真相…… 南国苗蛊、东南亚血咒、玄门术道纠纷,一件件精彩纷呈的往事,让我为你一一道来。

部分摘录:
这些年,网络上关于“前女友”的段子不断,我也看过不少,却没想到自己真的会因为前女友,被彻底改变了一生。
三天前,我刚买菜回家,便收到一条久违的短信,“小寒,你在家吗?我在东营机场,你能不能过来接我一下?”
收到消息,我的思绪被拉回了很久之前。
我和阿芸是在大学联谊会上认识的,她热辣、奔放的性格深深迷住了我。那一晚相谈甚欢,在酒精的刺激下,我们发生了故事。
一切都顺理成章,阿芸也搬来和我一起住,同居半年,阿芸给我的感觉很神秘,她是一个很让人捉摸不透的人,每天早出晚归,夜里瞒着我打电话。
我开始没往心里去,女人嘛,谁还没有自己的一点小秘密,直到后来去见她姐姐,没钱没房的我被扫地出门,这才心灰意冷,闹了分手。
后来她姐姐给她介绍了一个富二代,为此我和阿芸大吵了一架,说了很多绝情的话。
她拎着行李箱离开了这座城市,临走前恨恨地说我会后悔。
后来一打听,我真后悔了,原来她和那个富二代没什么,可木已成舟,再加上这点自卑心作祟,我没有再和她联系。
“你还是别来找我了,我没车没房,配不上你!”
我拒绝得很干脆,当初被她姐姐扫地出门的时候,关系闹得特别僵,我的自尊心被狠狠撒盐,又说了那么多绝情的话,见面会很尴尬。
“那不用你接机了,一会儿我过来找你!”阿芸回复了一段话。
站在门口愣神好久,我才想起拔出钥匙开门,走进客厅,我抓着手机躺在沙发上,脑子里乱糟糟的。
这个女人,当初走得如此干脆,为什么回来就马上找我了?还是她在外面漂泊半年,见识了不少“风景”,现在累了,打算找个老实人嫁出去?
又或者,对我余情未了?
我心情很复杂,在客厅来回踱步子,烟抽完两包,门口传来门铃被按响的声音。
打开门,一张久违的漂亮脸蛋浮现在我面前。
她还是那么漂亮,红色连衣裙,“kalikali”的太阳墨镜,漆皮的高跟,一双诱人的大长腿,引人遐想。
“你来了?”阔别小半年,突然再次看见阿芸,我有些不知道怎么才好。
“小寒,我累了,可不可以先让我进屋洗个澡?”阿芸放下行李箱,风尘仆仆很疲惫。
我做人最大的失败就是心软,不忍心说拒绝,“好吧,今晚你在我家,我出去睡。”
“你还怪我?”她堵着门口,没让我出去。
我自嘲般笑笑,满脸苦涩,“说不上怪谁,谁叫我一个穷屌丝配不上高贵女神呢?我没车没房,拿不出彩礼,我不怪你!”
阿芸进屋抓着我的手,“我明天就走,你哪儿也别去,陪着我好吗?”
我更苦涩了,时隔小半年,你又回来找我,只是为了补偿一次分手炮吗?
她洗澡的时候,我把饭菜弄好了,阿芸换上睡裙,端着碗就吃,我没什么胃口,一直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天黑后,阿芸站起来,“小寒,我要去睡了……”
她好像在暗示我什么,我“哦”了一声,继续盯着电视屏幕,假装不知。
她睡床,我睡沙发,这样至少能让我守住男人最后一点尊严。
这个晚上我心绪不灵,躺在沙发上翻来覆去地想事情,迷迷糊糊不知道多久才闭上眼睡着,夜里身上一团火热,嘴唇湿湿的很滑腻,冰凉的舌头闯开了我的口腔。
我睁眼醒来,阿芸居然穿着睡裙,坐在我身上,她的脸色很白,夜色中,目光也冷幽幽的,仿佛夜猫子发亮。
“嗯……你干什么?”
我移开嘴唇,推开阿芸坐起来,伸手去抹嘴角。
喉咙冰凉冰凉的,这女人居然把舌头伸得这么深!
“你还是恨我?”客厅光线昏暗,阿芸的脸很不自然。我别过头,点了一支烟,
“阿芸,我们已经分手了!”
静默无言,阿芸笑着站起来,一甩头发,露出高傲的女神范,“我给了你机会,是你不知道珍惜。”
我有点想吐,不知道是被阿芸这种高傲的姿态刺激的,还是她刚才真的把舌头弄得太深。
“明天我就走了,可能过段时间还会回来找你。”阿芸把身子背过去。
“嗯,明天还有工作,我就不送你了。”我靠在沙发上,狠狠嘬了一口烟。
第二天她真走了,没有一句离别的话,我醒来后发现卧室凌乱,行礼箱还在,但手机和人都不见了。
收拾好屋子,我看了看她的行李箱,箱子是空的,什么都没有,估计不打算再要了。
我以为自己和阿芸的故事,到这里就该彻底结束了,可一切都只是开始。
当天下午,我忽然晕倒在了工作岗位上,办公室的同时急忙打了120,送到医院,医生说我突发肠胃炎,高烧40度,这两天必须静养。
我烧得晕头转向,上吐下泄,折腾一个晚上差点丢了半条命。
在医院挂完盐水已经是第二天,老板打来电话,表达公司慰问,又谈及最近那份合同,言下之意,病死前你得把文件弄好。
像我这种小屌丝,能进写字楼上班不容易,不敢得罪公司领导,我去医院开了点药,就抱着笔记本回家加班了。
护士追上来,说那个人,你高烧还没退,不能离开医院。我支支吾吾地走了,医院看病太贵,我的医保卡差不多了,兜里也没钱。
文件弄完又过了两天,我还是烧得挺迷糊,匆匆整理完文件,正要找个地方打印出来,门口却“砰砰砰”,传来几道敲门声。
我在东营没有亲人,朋友也很少,这大半夜的,谁来敲门?
我走过去打开门,门口居然站着两个警察,为首的国字脸,一脸严肃,身边跟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女警,长得蛮漂亮,可看人的眼神一脸高傲。
“你是不是林寒?”为首的国字脸开口说道。
我茫然点头,“警官,你这是……”
“是他,就是他,肯定是他拐走我妹妹的!”两个警察身后冲出一个中年女人,情绪很激动地指着我。
我一看,这不是阿芸的姐姐陈芝吗?
我和阿芸的分手是她一手造成的,没想到大半夜,陈芝会带着警察敲我家大门。
“阿芸怎么了?”我脑子迷迷糊糊的,烧还没退干净。陈芝突然冲进来,对着我脸上又抓又挠,
“王八蛋,你是不是人!阿芸在哪里,快把人交出来!”
我给她搞蒙了,中年警察倒是先拦住阿芸的表姐,让她情绪不要这么激动。
随后中年警察把脸转向我,绷着一张脸,“阿芸失踪了,可能被绑架,这事你知道吗?”
“啊?”
我说我怎么知道,她根本不在我这儿。
“不在你这儿,还能在哪里?”阿芸的姐姐很激动了,进屋里大吵大闹,看见客厅里阿芸留下来的行李箱,声音顿时变尖了许多,
“警官,这是阿芸的皮箱子,肯定是这个姓林的绑架我妹妹!”
中年警官看向我的眼神严厉了一些,“箱子怎么在你这儿?”
我意识到事情可能有点严重了,顾不上脑袋发沉,赶紧请两个警官坐下,把阿芸前几天过来的事情,简单交代了一下。
美女警官没坐,皱着眉瞥了一眼脏兮兮的沙发。
中年警官负责询问,美女警官站着做完记录,一直没拿正眼瞧我,等我说完,她才抬了抬下巴,“没了?”
我点头,说真没了。
“你胡说!”陈芝跳起来,
“阿芸下飞机给我打过电话,我一听就知道她想去找你,我本来很反对的,但是她很坚持,结果几天都没见人,打电话也关机了,肯定是你心怀怨恨,得不到就想……”
我给她一通胡搅蛮缠,脑子更晕了,冷冷抬头说道,“我没那么变态,当初说好了,分了手各过各的!”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