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茶之三味(全四册)-电子书下载

人文社科 2年前 (2022-07-15) 1101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茶之三味》由《茶经 茶谱 茶疏》《大观茶论 煮泉小品 茗史》《续茶经》(上)《续茶经》(下)四种组成。《茶经》是世界上第一部关于茶叶的专著,被称为“茶书中的圣经”。该书对唐代和唐代以前的茶叶历史、产地、茶的功效及栽培、采制、煎煮和饮用的知识技术都做了阐释。《茶谱》详细介绍采茶、制茶、烹试之法等。《茶疏》是明代茶文化的集成之作,详尽而务实地论述了茶事的各个方面。《续茶经》按《茶经》体例编撰而成,对唐之后的茶事资料收罗宏富,并进行了考辨。《大观茶论》详细介绍了宋代的主流茶道艺,在古代茶文化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煮泉小品》从水质选择、火候掌握等方面论述水对茶的重要性。《茗史》杂采古今茗事,生动有趣。通过《茶之三味》,可以阅茶史、赏茶艺、悟茶道,了解中国悠久的茶文化。
部分摘录:
凡炙茶,慎勿于风烬间炙,熛焰如钻,使炎凉不均。持以逼火,屡其翻正,候炮普教反。出培,状虾蟆背,然后去火五寸。卷而舒,则本其始又炙之。若火干者,以气熟止;日干者,以柔止。
其始,若茶之至嫩者,蒸罢热捣,叶烂而牙笋存焉。假以力者,持千钧杵亦不之烂,如漆科珠,壮士接之,不能驻其指。及就,则似无禳骨也。炙之,则其节若倪倪如婴儿之臂耳。
既而,承热用纸囊贮之,精华之气无所散越,候寒末之。末之上者,其屑如细米;末之下者,其屑如菱角。
其火,用炭,次用劲薪。谓桑、槐、桐、枥之类也。其炭,曾经燔炙,为膻腻所及,及膏木、败器,不用之。膏木为柏、桂、桧也。败器,谓朽废器也。古人有劳薪之味,信哉!
其水,用山水上,江水中,井水下。《荈赋》所谓:“水则岷方之注,揖彼清流。”
其山水,拣乳泉、石池慢流者上。其瀑涌湍漱,勿食之,久食,令人有颈疾。又多别流于山谷者,澄浸不泄,自火天至霜郊以前,或潜龙蓄毒于其间,饮者可决之,以流其恶,使新泉涓涓然,酌之。
其江水,取去人远者。
井,取汲多者。
其沸,如鱼目,微有声,为一沸;缘边如涌泉连珠,为二沸;腾波鼓浪,为三沸。已上水老,不可食也。
初沸,则水合量调之以盐味,谓弃其啜余。啜,尝也,市税反,又市悦反。无乃而钟其一味乎?上古暂反,下吐滥反,无味也。
第二沸,出水一瓢,以竹䇲环激汤心,则量末当中心而下。有顷,势若奔涛溅沫,以所出水止之,而育其华也。
凡酌,置诸碗,令沫饽均。字书并《本草》:饽,均茗沫也。蒲笏反。沫饽,汤之华也。华之薄者曰沫,厚者曰饽,细轻者曰花。如枣花漂漂然于环池之上,又如回潭曲渚青萍之始生,又如晴天爽朗有浮云鳞然。
其沫者,若绿钱浮于水渭,又如菊英堕于樽俎之中。饽者,以滓煮之,及沸,则重华累沫,皤皤然若积雪耳。《荈赋》所谓“焕如积雪,烨若春”,有之。
第一煮水沸,而弃其沫之上有水膜如黑云母,饮之则其味不正。其第一者为隽永,徐县、全县二反。至美者曰隽永。隽,味也。永,长也。味长曰隽永。《汉书》:蒯通著《隽永》二十篇也。
或留熟盂以贮之,以备育华救沸之用。诸第一与第二、第三碗次之,第四、第五碗外,非渴甚莫之饮。
凡煮水一升,酌分五碗。碗数少至三,多至五;若人多至十,加两炉。乘热连饮之,以重浊凝其下,精英浮其上。如冷,则精英随气而竭,饮啜不消亦然矣。
茶性俭,不宜广,广则其味黯澹。且如一满碗,啜半而味寡,况其广乎!
其色缃也,其馨也。香至美曰,音使。其味甘,槚也;不甘而苦,荈也;啜苦咽甘,茶也。《本草》云:“其味苦而不甘,槚也;甘而不苦,荈也。”
六之饮 翼而飞,毛而走,呿而言,此三者俱生于天地间,饮啄以活,饮之时义远矣哉!至若救渴,饮之以浆;蠲忧忿,饮之以酒;荡昏寐,饮之以茶。
茶之为饮,发乎神农氏,闻于鲁周公。齐有晏婴,汉有扬雄、司马相如,吴有韦曜,晋有刘琨、张载、远祖纳、谢安、左思之徒,皆饮焉。滂时浸俗,盛于国朝,两都并荆渝间,以为比屋之饮。
饮有粗茶、散茶、末茶、饼茶者。
乃斫、乃熬、乃炀、乃舂,贮于瓶缶之中,以汤沃焉,谓之痷茶。
或用葱、姜、枣、橘皮、茱萸、薄荷之等,煮之百沸,或扬令滑,或煮去沫,斯沟渠间弃水耳,而习俗不已。
於戏!天育万物,皆有至妙。人之所工,但猎浅易。所庇者屋,屋精极;所著者衣,衣精极;所饱者饮食,食与酒皆精极之。
茶有九难:一曰造,二曰别,三曰器,四曰火,五曰水,六曰炙,七曰末,八曰煮,九曰饮。
阴采夜焙,非造也;嚼味嗅香,非别也;膻鼎腥瓯,非器也;膏薪庖炭,非火也;飞湍壅潦,非水也;外熟内生,非炙也;碧粉缥尘,非末也;操艰搅遽,非煮也;夏兴冬废,非饮也。
夫珍鲜馥烈者,其碗数三。次之者,碗数五。
若座客数至五,行三碗;至七,行五碗;若六人以下,不约碗数,但阙一人而已,其隽永补所阙人。
七之事 三皇:炎帝神农氏。
周:鲁周公旦,齐相晏婴。
汉:仙人丹丘子,黄山君,司马文园令相如,扬执戟雄。
吴:归命侯,韦太傅弘嗣。
晋:惠帝,刘司空琨,琨兄子兖州刺史演,张黄门孟阳,傅司隶咸,江洗马统,孙参军楚,左记室太冲,陆吴兴纳,纳兄子会稽内史俶,谢冠军安石,郭弘农璞,桓扬州温,杜舍人育,武康小山寺释法瑶,沛国夏侯恺,余姚虞洪,北地傅巽,丹阳弘君举,乐安任育长,宣城秦精,敦煌单道开,剡县陈务妻,广陵老姥,河内山谦之。
后魏:瑯琊王肃。
宋:新安王子鸾,鸾兄豫章王子尚,鲍照妹令晖,八公山沙门昙济。
齐:世祖武帝。
梁:刘廷尉,陶先生弘景。
皇朝:徐英公。
《神农食经》:茶茗久服,令人有力、悦志。
周公《尔雅》:槚,苦荼。
《广雅》云:荆巴间采叶作饼,叶老者,饼成,以米膏出之。欲煮茗饮,先炙令赤色,捣末,置瓷器中,以汤浇覆之,用葱、姜、橘子芼之。其饮醒酒,令人不眠。
《晏子春秋》:婴相齐景公时,食脱粟之饭,炙三弋五卵,茗菜而已。
司马相如《凡将篇》:乌喙,桔梗,芫华,款冬,贝母,木蘗,蒌,芩草,芍药,桂,漏芦,蜚廉,雚菌,荈诧,白敛,白芷,菖蒲,芒消,莞椒,茱萸。
《方言》:蜀西南人谓茶曰。
《吴志·韦曜传》:孙皓每飨宴,坐席无不率以七胜为限,虽不尽入口,皆浇灌取尽。曜饮酒不过二升,皓初礼异,密赐茶荈以代酒。
《晋中兴书》:陆纳为吴兴太守时,卫将军谢安尝欲诣纳,《晋书》云:纳为吏部尚书。纳兄子俶怪纳无所备,不敢问之,乃私蓄十数人馔。
安既至,所设唯茶果而已。俶遂陈盛馔,珍羞必具。及安去,纳杖俶四十,云:“汝既不能光益叔父,奈何秽吾素业?”
《晋书》:桓温为扬州牧,性俭,每宴饮,唯下七奠柈茶果而已。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