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谜案演奏家: 真相二重奏-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3个月前 (07-14) 163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谜案演奏家:真相二重奏》讲述了天才音乐家沈泽峙偶遇扑朔迷离的奇异案件,化身“音乐侦探”,以超强的推理揭开各种与音乐相关的案件真相,破解绝无破绽的瞒天诡计。 知名作曲大师新作首演音乐会上,演出事故频发,然而演出没多久就被迫终止——作曲家及其双胞胎弟弟竟悄然遇害。封闭的音乐厅内,交响乐团、观众、工作人员,嫌疑人一千名!“音乐侦探”沈泽峙作为顾问参与到警方的问询中,沈泽峙得到第一个重要线索——作曲家为了更戏剧化的演出效果,居然与身为乐团乐手的弟弟交换了身份!随着调查的不断深入,沈泽峙等人发现了交响乐团内部的暗流涌动,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和龌龊浮出水面。

作者介绍

猫特,紫焰品牌作家,推理小说作者。 第一届华文推理大奖新人奖出道,获第二届华文推理大奖首奖。以严谨、强逻辑的风格著称。杂志累计发表三十余万字。 同时爱好音乐,主攻古典乐,对中国民乐、传统戏曲、爵士乐以及其他多种音乐流派也有一定的涉猎与研究,因此塑造出了“音乐侦探沈泽峙”。

部分摘录:
我落寞地站在音乐厅门口,刚才采访的遭遇让我的心情久久难以平复。
眼前的人三五成群,盛装打扮。忙碌的黄牛党穿梭于人群中,想要抓住开场前最后的时间再赚一笔。这时候我看到了沈泽峙那略显突兀的身影,他正东张西望,试图找我。
他穿着一件灰不溜秋的破毛衣,一条大概一个月没洗、布满了破洞的牛仔裤,透过破洞隐约可以看见里面的白色秋裤,还好脚上穿的是运动鞋而不是拖鞋,否则很可能被拒绝入场。我也不知道这家伙是属于随性还是因为幼稚,正式场合经常着装随意,应该随意的场合他却往往西装笔挺,让同伴很是苦恼,他却振振有词说什么因为当天就是这么穿的,懒得再换。
明明知道是来听音乐会的,还穿成这个样子。本来我是想对他冷嘲热讽一番的,却因为采访时所受的委屈,反而有种扑到他身上大哭一场的冲动。这时他正好眼神跟我对上,于是我勉强微笑着,向他扬了扬手。
等他走过来,我想到应该把票给他,于是打开包,拿出票递给他。沈泽峙接过票,瞄了一眼:“喔!居然是A区3排,这么好的位子,真有你的!”然后他用一种奇怪的眼神上下打量了我一番——
“那个叫祁末从的家伙怎么欺负你了?”
“喂!是祁未从好吗?!”我立马纠正他,突然我回过神来,他讲的重点并不在这里,而是……
除了约他吃晚饭和听音乐会,我什么都没跟他说过,不禁方寸大乱的我几乎语无伦次地说:“你……你是……你是怎么……知道的?!”
“推理啊,克拉拉。”他轻描淡写地说道。
推理!从我认识他开始,他就一直在推理、推理、推理!如果只能给他贴一张标签的话,我一定会选“推理”!总之在他的脑子里,几乎只有“逻辑、诡计、线索、证据”这些玩意儿,不管什么事,都喜欢推理一番,以满足他那变态的喜好。
至于他叫我克拉拉[1],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因为他另一个变态的行为就是会莫名其妙给朋友们安上绰号,比如一个戴着眼镜的家伙被他称为“老肖[2]”而人家根本就不姓肖,不过我还真觉得蛮贴切的。
“你为什么叫我克拉拉呢?你是觉得我琴弹得好还是觉得我会嫁给舒曼[3]?”有一次我忍不住问他。
“都不是啊,我见到你的时候,就有个声音告诉我——克拉拉。”
“切!那你照镜子的时候,那个声音说什么?”
“——勃拉姆斯[4]。”
我脸红了,至今还记得,一直红到脖子根。
我时常回忆起过去的时光。高中的时候,因为会弹钢琴,被好朋友硬拉进她创立的“钢琴五重奏团”,也是在那里认识了担任第二小提琴的沈泽峙。初见时只觉得他是个腼腆木讷的小男生,后来混熟了,才发现他聪明绝顶,风趣幽默,虽不高谈阔论却经常语出惊人。
那个时候青春年少,总觉得对艺术的追求和友情比学业重要多了,我们把时间都花在排练和演出上,倒也过得充实快乐,只不过一到考试就焦头烂额。只有沈泽峙,看似不务正业,每次考试却都能取得其他人望尘莫及的成绩,我们都很好奇他的脑袋到底怎么长的。
时光荏苒,一转眼我们这群人都大学毕业走上工作岗位,有的选择出国深造,有的嫁人生子,有的工作忙碌分身无暇,渐渐也都少了联系。只有沈泽峙,还时不时骚扰我一下,算是朋友中来往比较密切的一位。这都是因为他是个无业游民,只有大学刚毕业那会儿在他父亲的律师事务所短暂地上过一阵子班,然后就因为工作态度问题被他老爸赶出了律所,从此步入幸福的自由职业(啃老)生涯。当然,这也多亏了他那善良的老妈心疼宝贝儿子,每月偷偷给他的零花钱比我的工资还高!
思绪从久远的过去飞了回来,这才发觉光顾着震惊了,急忙拉住径直往外边走的沈泽峙:“喂!快说!你刚才是怎么推理的!”
“咦,这不显而易见的吗?”他转向我,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首先,我今天穿成这样,按照以往的经验,你肯定一见面就会抓住这一点嘲弄我,而刚才你却没有这么做,这很反常。其次,你和我不一样,非常注重不同场合的着装,今天是周末,你居然穿着一步裙、黑色职业上装和黑色高跟鞋,有点正式过了头。如果你是作为听众,应该会走优雅路线而不是职业路线,所以我推断你今天是来工作的,而你是个记者,工作自然就是采访啦。还有,现在离开场时间尚早,如果你是因为白天加班工作的话,完全有时间回去换身衣服再来,而你没有这么做,这就说明你的工作正是采访今晚的音乐会。然后我注意到了今天的音乐会叫作‘祁未从新作全球首演专场音乐会’,那么今天的主角自然是这个叫祁未从的人,再回顾你之前的反常表现,显然不是工作顺利、心情大好,所以我就推理出这个祁未从在采访中刁难或欺负你了!”
知道了答案也就没有那么神奇了,我只是轻轻地说:“没什么,都过去了,你这么一推理,我也没那么难过了。走吧,吃顿好的也许就补回来了!”
“等等!其实我刚才的推理在逻辑上并不那么严谨。”他用恶作剧似的表情看着我,“比如我不能断言你的工作一定是采访祁未从而不是其他人或事,即使你就是采访他,我也无法判断你是结束采访了呢,还是会等到音乐会结束再采访。再说,光凭你今天没有挖苦我两句就判断你心情不好,未免也太牵强了一点……”
“沈泽峙!”我生气地瞪着他,“你是在向我炫耀你的读心术,还是你的逻辑推理能力?!”
他大概觉得玩笑开得过头了,赶紧收起他那欠揍的笑容,“好吧好吧——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发现你的妆花了,集中在眼角和眼眶附近,显然你哭过。刚才你打开包包给我票的时候,我不当心瞥到里面的录音笔,仍旧在录音状态,说明你已经采访过某人只是忘了关录音笔。最后,我出门前打你电话无法接通,我只好打到你家里,伯母说你今天要加班采访一位大作曲家。好了,补充完毕!那么,你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吗?”
“你——!”我急忙拿出粉底盒照小镜子,果然已经惨不忍睹,我居然没意识到我花了妆,真该死,“太过分了!我一定要吃最贵的!”
我挑了一家音乐厅附近名叫“Le Gavroche”的西餐厅,侍者为我们点上蜡烛,摇曳不定的微光和作为背景音乐的拉赫玛尼诺夫[5]把气氛烘托得有些伤感。看着我心情不佳的模样,沈泽峙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风度,反而一直追问我事情的经过,我实在无法忍受被揭开伤疤的痛楚,装作没听到埋头吃色拉。
“嗨,我真蠢!你不是有录音嘛!”他见我毫不让步,于是灵机一动,作势要翻我的包。我一把抓过包,一巴掌拍回他的爪子。
“别闹,告诉你就是了。”我对他这种幼稚的举动给予严厉警告,“下次敢未经允许翻女士的包,我让你尝尝剁手的滋味。”
事情要从两天前说起。那天,我刚结束了半天的采访任务,累得要死。趁着午饭后短暂的空隙,戴上了耳机,空气里立即充满了萨蒂[6]《第一号吉诺佩蒂》那空灵的音乐。我享受地闭上眼睛靠在椅子上,仿佛不再置身嘈杂的办公室,而是随着钢琴的乐音来到了有着慵懒法国情调的宁静小镇。
大概是午饭吃得太饱,此时我有点昏昏欲睡,就在我准备舒服地进入梦乡之际,肩膀却突然被狠狠地拍了一下,不但硬生生地被拉出梦幻国度,还被吓得睡意全无!我愠怒地回过头,看到了李佳佳那张讨厌的面孔。
她示意我摘下耳机:“肖晴,你可真安逸啊,主任找你呢,叫你那么大声你都听不见!”
几年前从音乐学院毕业后,托了父亲的关系,我进入龙城市日报社做了一名记者,主要负责社会新闻中音乐、文化、艺术领域的报道。但我儿时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演奏家,钢琴也好小提琴也罢,哪怕只是乐团的绿叶,因为我好羡慕那些随着乐团满世界巡演的艺术家。虽然也如愿考进了音乐学院,却是一个纯理论的“音乐学”专业,从那时起,我的梦想就破灭了一半。回想起刚进报社时,我也想踏踏实实做一名好记者,但几年工作下来,我对未来却越来越迷惘。
这一切都源于我对记者这份工作实在是提不起劲,本身积极性就不高,也就跑跑那些不太重要的案子,写写稿子做做编辑。恶性循环下,越发找不到这份工作的意义。
“幸亏荐头的情面大,辞退不得……”我才得以混到了现在!好在社里像我这样的情况还不少,这也让我少了一点吃闲饭的罪恶感。至于主任今天到底哪根筋搭错了居然想到了犄角旮旯里的我,我完全没头绪,会不会是荐头的面子不管用了?
“肖晴啊,没记错的话,你毕业于S音乐学院吧?”主任透过他那厚厚的眼镜片笑眯眯地看着我,这笑容也抚慰了我的忐忑不安——看来主任并不是因为工作问题要批评我。
“这次有个蛮重要的采访任务,本来是安排吴君玮去的,没想到今天上午她急性阑尾炎发作住进医院了……”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