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空港:云霄路上-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2个月前 (07-14) 133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王泳觉得最近很倒霉:得罪了不该得罪的VIP,被分去不想去的部门。更倒霉的是,搬到新住所,发现新邻居正是当日投诉她的金卡旅客,秦希。 刚开始工作,她就犯了致命错误,同事胡昊替她瞒过上级,两人合作日渐紧密。某天加班后,胡昊送她回家,偶遇秦希。渐渐地,她对工作上手,只是胡昊跟秦希的过往交集还是个谜。此时,胡昊接到国家紧急撤侨任务,她被安排一同前往异国执行任务…… 对王泳来说,有三样东西最难以捉摸: 胡昊的内心,秦希的过往,自己的未来。

作者介绍

叶小辛,生长于广州,学成于上海,工作于民航,混迹于媒体。文学硕士。曾获第四届豆瓣阅读征文大赛首奖。从男欢女爱背后的欧洲简史写到空港蓝天下的职业女性。

部分摘录:
踏上飞机时,王泳并不知道这趟航班会取消。
初冬时节,加德满都的夜很冷。
王泳第一次到这里出差。魏太后在旁用手扇着鼻子:“这地方也太脏乱差了吧,到处是垃圾跟鸽子屎。”
魏姐是王泳的上司,人称魏太后。其他人听说王泳要陪她出差,纷纷表示同情。
王泳身板小,一手提一个大购物袋,魏太后采购的羊毛围巾披肩挂毯满满当当,像卡通片里的喜剧角色。魏太后自己拉着行李箱,头也不回地跟她抱怨:“跟你说,我在航空公司干了二十年,去欧洲美加出差就没轮到我过!”
王泳言不由衷地说是,心里却想:尼泊尔哪里不好了?
众神之国。拥堵街道。老城。寺庙。动物与摩托车。天上很亮的星。一脸猎奇的白人游客。饭店门口笑着经过的年轻人。坐在杜巴广场的沉默老人。
入职还不到两年,这是王泳首次出差。目的地是她向往已久的尼泊尔。本来这机会落不到她这种“半实习生”头上。但偏偏这出差只有两天半,回来后还要交报告,还要陪魏太后,都不情愿。
魏太后自己也有考虑。她需要带个英语足够好,自己又看得顺眼的年轻女生。向来低调的王泳,最合适不过。
当地站长老周一路送她们过了登机口,客气地笑着:“下次来玩,一定找我。”
“一定一定。”魏太后也客气地笑。转过身,笑容往下一撇,声调往上一扬,“才不呢。”
按规定,他们出差只能坐经济舱。但老周有眼力见,提前为魏太后升舱。魏太后踏入客舱,眉梢挂上几分得意。
尽管她只是值机科主任,职位不高,但老公是公司人力资源部招聘主管。老周的儿子明年就大学毕业了,正是找工作的关键时刻。
王泳跟魏太后分开坐,被安排在经济舱第一排。她乐得清闲,庆贺耳朵终享自由,魏太后儿子在加拿大夏令营的事不用再激荡她耳膜。一上机,她就跟空乘要了毯子,拿出眼罩戴上,打算一觉睡到家门口。
打个盹醒过来,她发现身边很吵杂,人群喧哗,好几个人站起来激动地说着什么。
她迷迷糊糊地摘下眼罩:到了?
只见到空乘站出来,用腔调奇怪的英语解释,说飞机正在除冰,请大家稍微等待一下。
王泳听到身旁那人从鼻腔里发出了“哼”的声音。她转头去看,发现那是个亚裔男子,驼色外衣,深色围巾,极淡的白檀味,她居然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感受到她的目光,那人瞥了她一眼。
好一双漂亮的眼睛。
那人手机响起,他以英文应答。王泳低头翻报纸,耳边捕捉到什么航班什么机场的字眼,心里暗想:莫非是同行?
这时,客舱众人鼓噪得更厉害了。“到底什么时候可以飞啊?”不同语言,同一问题。
王泳放下报纸,拉过空乘,指指自己胸前的工作牌,低声问她怎么回事。小空乘苦着脸说:“飞机机翼结冰了,但是没有除冰车……现在几乎没法除冰。”
她明白了。这个机场,恐怕除冰设备不够。如果顺其自然,冰融得慢,航班会延误。雪上加霜的是——加德满都机场夜间实行宵禁。关闭前还不能起飞?航班会取消。
她环视一圈这机舱内的人:要是航班取消,他们估计要把机组生吃了。
王泳解下安全带,穿过喧闹人声,踱到前面魏太后跟前。魏太后正在打电话,嘴往下耷拉,王泳听了会,知道她在打给老周问情况。
“明天是周末呀!我还约了人哪,回不去可怎么办。”看她语气,像是世界末日来临。
真有意思。
眼前这个在值机柜台前服务了十五年的人,平日教他们怎样在航延时应付旅客。可轮到自己成为旅客时,并没有变得多么耐心。
“魏姐,现在什么情况?”
“哎呀,我听老周说,机组刚才下机检查时,发现飞机机翼内侧下面有什么层状结冰来着。现在地面环境温度又不到10度,飞机驾驶舱仪表上,机翼温度是零下几度的,冰块融得可慢啦。这破机场设施不够,人也不够……”
王泳记得送她们登机时,老周身后只站着两个雇员,一个中国人,一个当地人。
幸好是在亚洲。欧美国家的站长总抱怨说,无论多么重要的事情,下班后都不能打电话给当地雇员。曾经有人周末有急事,打电话给当地雇员,反被人一顿讲道理,最后直接挂电话。
回忆着刚才送机的情形,王泳忽然记起,老周手上好像带着塑料文件夹?
“对了,魏姐,我曾经在公司新闻里看到过,另一个机场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后来大家用塑料文件夹手工除冰。要不你提议老周试试看?”
魏太后半信半疑。她是个老值机,但是对地面服务以外的事情所知不多,也不关心。此刻,她慢慢掏出手机,又拨通了老周电话,跟对方说了王泳那个建议。
老周在电话那头说:“好好好,我问问机长意见。”
王泳回到座椅上,隔壁那个男人紧锁眉头,仍在打电话。他坐在靠左边窗旁,正是起飞后可见到珠穆朗玛雪峰的位置。他似乎对这舷窗外的景色、客舱内的喧哗都漠不关心,只一心跟电话那头交谈。
王泳掏出kindle看小说,偶尔抬起头来,隔着男人肩头,张望外面情况。
飞机底下,老周已经让雇员帮忙架好梯子车,几人手上分别拿着塑料文件夹、毛巾和冰桶,可以想见桶里盛着温水,便于融冰。
“妈妈,他们在干什么呀?”
王泳听到后面小朋友在发问。他妈妈说:“嗯,不知道呢。”
她转过身,跟小朋友搭讪:“他们在很认真地除冰呢。你看,那个人用手把住梯子车,正在监控登高操作的那个叔叔,好让他站得安全些牢固些。还有一个人打着手电筒,照亮飞机的大翅膀,因为上面沾满了薄冰呢。看到了吗?那个人,他正将毛巾浸泡在盛有常温水的桶里,拧半干以后,就递给他的伙伴们,他的伙伴接过以后,才能够用温热的湿毛巾,擦掉飞机大翅膀上那些碍事的冰块。”
其实王泳也看不清他们,只是边想象着他们会这样做,边一上一下扑闪着“大翅膀”比划着。那五六岁的小男孩听得咯咯直笑,过了一会,又问,“他们不冷吗?”
“冷呀。所以他们要一边做这些,一边往手里呵热气,暖暖双手,又继续拿文件夹当铲子用,将那些麻烦的小冰块搞掉。”
“叔叔们可真辛苦呀。”
“嗯,这都是为了我们可以早点起飞呢。”
这时,王泳身旁那人忽然用中文说了句“万一梯子车刮碰到飞机,那就彻底不用飞了。”
王泳纳闷地回头看了他一眼。这人正刷着ipad上的幻灯片,右下方有咨询公司logo。这时对方手机响起,他接了电话,压低声音交谈。
小朋友又开始问王泳,“姐姐,你有男朋友吗?”,王泳被他这跳跃的思维问得一愣一愣。小男生的妈妈笑起来:“这小家伙,就喜欢逗漂亮姐姐说话。”
这时客舱内依然吵吵闹闹,有个面孔黝黑的男人站起来吼着:“到底啥时候能走啊?给个说法呀!”
几个年轻的乘务员跟救火队员似的,到处扑火,“稍等一下,我们的除冰工作差不多结束了,马上就好了。”
王泳看了看舷窗外,外面黑乎乎的,她看不清。但估计此刻,机长正在停机坪上,打着手电筒,照着机翼,看看冰块清理得干不干净,能不能安全起飞吧。
在这期间,魏太后走过来跟王泳说了一会话,大概意思是她每次出差都很倒霉。尼泊尔就这么个国际机场,她上次来出差,飞机还备降到隔壁印度去过了一晚。
王泳点着头,露出一副同情模样,心神却已飞到印度神庙去了。
客舱越来越吵,乘务员走过来让魏太后回到自己位置上。魏太后压低声音跟那位小乘说:“自己人自己人,我也是印象航空的。”她不敢大声说,是怕其他旅客闹起事来,将印象航空的人悉数手起刀落,一个不留。
小乘说:“姐,既然是自己人,就请回到座位上吧。我们很快要起飞了。”
后面的小男孩说话说久了,开始觉得累,在闹哄哄的客舱里睡起来。王泳真是羡慕这些小小孩,世界哪有什么大事,唯吃喝玩而已。他妈妈为孩子仔细盖好毯子,问王泳:“你知道什么时候起飞吗?”
“快了吧。”王泳说。
这时,王泳身旁的男人正阖上手中的笔记本。她注意到他耳朵旁没有鬓毛。罗真真怎么跟她说“相男术”的?耳无鬓毛者,无人情味,冷漠自私?
飞机开始慢慢滑行起来。在乘务长安抚下,众人都安静下来。几个乘务员分别用中文和英文说:“我们很快就要起飞了。”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