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三津田信三经典推理小说集(套装共四册)-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1个月前 (07-14) 62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如首无作祟之物》2021年豆瓣热门日系推理图书top8,近万人给出8.8高分评价! 独家首发!绝版多年,期待已久,重装上线!本格推理爱好者经典必读之作!日本民俗派推理大师三津田信三经典之作绝版后再度问世!
★《如水魑沉没之物》第10届本格推理大奖获奖作品! 日本民俗派推理大师三津田信三,真正走进大众视野的首部获奖之作!将朴素民俗置于本格迷雾中,多重反转的背后,是长叹一声的悲悯情怀!
★《如幽女怨怼之物》独家首发!豆瓣8.7高分推荐! 万众瞩目的民俗派推理大师–三津田信三大作,跨越三个时代的幽女谜题,当事人全部离奇身亡,四重叙事揭开不可预料的奇想骗局。绯樱日记,揭秘日本青楼秘史
★《如碆灵供祭之物》独家首发!豆瓣8.6高分推荐! 万众瞩目民俗派推理大师 三津田信三 “刀城言耶系列”最新大作!怪谈诡计,村中之秘,竹林迷宫,无法破解的层层谜案!解谜传说,再度角逐本格推理之王宝座!

作者介绍

★三津田信三,2001年,曾经担任编辑的三津田信三推出代表作《恐怖作家栖息的家》正式出道。2010年以《如水魑沉没之物》斩获第10届本格推理大奖。
★其写作风格融入了惊悚与推理,独树一帜。著有“作家三部曲”,“家系列”,以及“刀城言耶系列”等畅销作品。其中刀城言耶系列的第三部长篇《如首无作祟之物》,获得原书房的表彰奖“本格推理·BEST 10”的二十周年特别企划的第一名。

部分摘录:
敬告本文的阅读者,拙文虽刊载于《书斋的尸体》,但《所谓幽女之物》并非是一部小说。本人确实曾用佐古庄介的笔名,写过一部怪奇短篇《路魔之路》,获得了杂志社的新人奖,因此得以出道。不过本文中绝对没有任何创作的痕迹,特在此声明。
那么,说起本文的体裁也不好划分。不像访谈那么正式,说是随笔,题材又未免有点沉重。本文是以现实中发生的事件为蓝本,经过取材整理再发表出来,从这层意思上来说,可以归纳为纪实文学。但是,通过缜密的取材挖掘核心本质,采取冷静客观的记述方式,绝非小说家佐古庄介的所长,毕竟我不是记者。
不,表现形式还是次要的,关键在于题材。无论多么出色的记者,去向不存于现世之物取材,也是手足无措呢。
在下平时就在执笔怪奇小说,如果从我的职业来判断文字的真实性,也许会造成误解。我喜欢怪谈的题材,但仅仅是喜欢其中的趣味性。因此,那些事情是否确有其事,我向来都不在意。怪谈最大的乐趣在于从别人那里听来,或是自己阅读的时候,瞬间体验到的恐惧、打颤,毛骨悚然的反应,令人兴奋。至少我自己是这样的。无论言谈还是文章,只要能够让人感觉煞有其事就已足够。也不奢求别人完全相信。
所以,我从心底厌倦那些遇到无法解释的事件,全都说是幽灵,或是先祖作祟的人。他们轻率地做出结论之前,就不能动脑子好好想想?
话虽如此,那些至死也不承认超自然事物的人,我也无法赞同。世上存在着很多无法合理解释的怪奇现象。难道那些就没有超越人智的现象,谁也不敢断言吧。
我敬爱的作家东城雅哉,本名刀城言耶,在其发表的《民俗学中的怪异事象》中曾提到过——仅凭人类的智慧和常识,解释和断定世上的所有事象,这是人类的骄傲。认定世上一切不可思议之事都是怪异,这是人类的怠慢。
明明在阐述自己的想法,却不知羞耻地引用了其他作家的观点。但这两句话就是自己所想,也就只得借花献佛了。
刀城言耶想说的是对于怪异现象,追究其存在的合理性没有意义。生而为人,首先应当竭尽全力地思考,大部分的问题便可迎刃而解。即便如此,仍然会有谜题遗留下来。所以,坦然地接受不合理的现象至关重要。这个世界并非泾渭分明,中间地带也在探讨范围之内,他想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毫无疑问他是人气作家,坊间传闻他还是相当有名的侦探,可信度非常之高。若非如此,他也不可能在诸多的民俗采访地遭遇怪奇案件期间,担任侦探的角色。他每次都能出色地解决案件,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只是有时仍会留下无法解释的谜题。
其实,我与这位敬爱的前辈想法相近。我无法写出带有推理情节的侦探小说,也没有解决现实事件的侦探才能。我只能做到秉持理性的探讨精神,却又能不受限于理性思考,灵活地考虑各种问题。
但是,接下来要说的内容,已经不是人类的理性所能理解的。虽然刚才还在滔滔不绝地阐述主张,引用别人的话支持自己的观点,结果却是自相矛盾。然而,我却怎么样都无法摆脱不安的心情。
其实,作为地方作家多少有点自卑感,只要是编辑部的要求就会答应,比如这次还在取材过程中,突然就要连载刊行,也许这也增添了我的不安。能够连载几回?读者会觉得有趣吗?最后的结论又会如何呢?写小说时遇不到的情况接踵而至,不安也随之越发强烈。这些都是事实。但是,这次的事件也许并非如此。
幽女……越是了解这样的非人之物,越是难以理解。即便这个话题无论多么吸引我,然而直觉却告诉我切记不可与之扯上关系。说是了解,其实什么也还不知道。我只能通过取材去挖掘疑似由她引发的事件。即便如此,随着取材的深入,我更加警觉还是不要深入下去为好,到此为止的想法愈加强烈。写下这篇原稿的时候,自己仍在犹豫。
在开头部分否定怪异说法,其实并非谎言。其主要目的还是为了保持平常心,让原稿能够顺利地书写下去。但似乎没有什么效果。这样下去,也许很快就会搁笔,无法继续下去,连载也将变为一纸空谈。为了防止这样的事出现,就从事件的开端说起吧。
“据说梅园楼有幽灵哦。”
最初引起我注意的是从伯母淑子那里听来的话。差不多一个月以前的初春……那天,我回家吃完午饭回来……
当上作家以后,我就离开了家。已经自立的人不能老是待在家里,那是很可耻的事。于是,我便搬去了市内的某处。但是,早饭可以自己解决,午饭和晚饭还是回家去吃。仅靠稿费过活,还是有点困难,新的住处离家也就步行三十分钟的距离,正好可以散散步。
“你这样跟住家里有什么区别?”
母亲很不理解,不过,我向她解释说独居对于写作是必要的,母亲就接受了。于是,我就毫无顾忌地继续回家吃吃喝喝,大约过了一个月,母亲同样毫无顾忌地对我说:
“庄介,该交上个月的伙食费了吧。”
从此之后,母亲就以先吃后付的方式向我收取每个月的伙食费。当然,比起自己做饭便宜,但是好像上了母亲的当呢。不过,既然都交了伙食费,不回家吃饭可就亏大了。因此,我每天都必定会回家。
淑子伯母是父亲那支上面最大的姐姐。战前居住在桃苑花街附近,经营着一家叫“梅园”的小酒馆。可惜在空袭中被夷为平地。后来她被疏散到乡村,直到战后才回来。没过几天,她不知怎么买下了花街上的青楼,开始经营起特殊饮食店,也就是赤线地区的咖啡店。战前经营铭酒屋1的业者,战后基本都转为经营特殊饮食店,但小酒馆的老板娘转行过来却不多见。
“那个人啊,也许当初在梅园已经在做那种生意了。”
母亲是这样判断的。淑子伯母这人不在乎什么风俗。我也赞同母亲。
铭酒屋也无须多做说明,表面上是喝酒的酒馆,其实是中介性质的风俗店。梅园比起普通的铭酒屋,可能还要更接近于饮食店的氛围。但是,该做的一点都没有少做。
反正,不管怎样,淑子伯母在前桃苑花街上开了一家咖啡店,取名“梅园楼”。那家店在花街时期,战前名叫“金瓶梅楼”,战时改为“梅游记楼”。无论哪家都有“梅”字。伯母就索性在自家店名后面加了一个“楼”字。梅园就变成了梅园楼。
梅园楼生意兴隆是能感受到的。店内比较空闲的晌午,淑子伯母经常会来佐古家,送给我们从美国兵那里得来的罐头还有点心什么的。母亲和她的关系绝对不算亲近,但谁都不会讨厌礼物吧。不过,她的心情想必也是相当复杂。梅园楼的那些背地里的生意,母亲也无法接受吧。
但是,伯母却是满不在乎的态度。
“战后的日本,最赚钱的生意就是咖啡店。”
实际上,也不是只有梅园楼生意兴隆。原桃苑花街被指定为赤线地区,满大街的咖啡店宾朋满座,人流络绎不绝。
话说,这些是本人近年才知道的。当初施行赤线政策的时候,我才不过十五岁。因此,不喜欢梅园楼的话题,当然那时的我并不知情。不,其实,现在也没有什么变化。
“小庄啊,你想变成男人的时候,可以来梅园楼哦。我算你便宜点。”
我十八岁那年,伯母趁着母亲不在的时候,偷偷地私下跟我这样说。但是,她的引诱反而让我远离了赤线。再怎么说,经营咖啡店的人是我的伯母。我怎么可能说去就去。不过,我的朋友里有不少频繁出入赤线的人,我都是尽量避免接触。
然后,就回到了前面提及的淑子伯母的那句话,顿时引发了我的兴趣。当然,不是对于咖啡店,而是梅园楼。
“幽灵……怎么回事?”
伯母没有害怕,也不是要讨论幽灵是否存在,只是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向来不关心梅园楼的外甥,突然兴致勃勃地探出身子,反而让她惊讶一下。不过,伯母随后就接着聊了下去。
“小庄,你有兴趣?”
“我是作家。而且,还是写怪奇小说的。”
“啊,对的,对的。你是拿到杂志新人奖的作家老师。呃,那个叫什么《色魔的十字路》?”
“是《路魔之路》。”
“挺有趣的作品啊。”
我不认为伯母真的读了那篇小说。不过,至少淑子伯母还会去买刊登拙作的杂志。哪像我的父母都没进过书店,也没拿起过杂志。
“幽灵是怎么回事呢?”
幸好母亲准备好午饭之后便出去了。要打听梅园楼的事,现在时机正好。
“可能是发生在花街上的事吧,游女的‘游’变成了幽灵的‘幽’,而且好像本来就流传着什么‘幽女’的诡异传说。”
“也就是说不单单是幽灵,嗯……幽灵存不存在暂且不提。”
“幽女不就是幽灵吗?”
淑子伯母的表情似乎在说别较真了。但此时我的脑中已经有了疑问。
“这是最近发生的事吗?”
“我是上周听说的。”
“到那之前,梅园楼有人去世吗?”
“没有啊。大家都还在工作呢。”
“伯母经营梅园楼已经六年了吧,期间店里面也没有人暴毙,怎么会突然冒出幽灵的话题?”
“唉,店里新来了一个第三代绯樱,那个幽女可能又会出现。”
“第三代?”
“金瓶梅楼时期是初代,梅游记楼时期是第二代,到我的梅园楼不就是第三代嘛。”
“说起来也是啊……”
谈话进行得不太顺畅,伯母东拉西扯找不到重点,我略显烦躁起来。但是,想了一下,淑子伯母说话向来如此,没办法,我只能耐下心来继续追问。
“也就是说,从金瓶梅楼时期就有幽女的叫法,还跟绯樱有什么关系。啊,这么说来,绯樱是在青楼工作的女性吧。”
“在当时称为花魁。”
“那个花魁绯樱和幽女之间存在某种联系。”
“怎么说呢?”
我疑惑地盯着伯母,仍然继续追问:
“伯母不是说因为来了第三代绯樱,梅园楼才有可能出现幽女吗?”
“我可没说出现了。我是说那玩意可能潜伏在店里,然后,因为第三代绯樱出现,她可能会再次现身。小庄,你这个作家的理解能力有问题啊。”
听了这话的我忍住了想要叹气的冲动。
“也就是说,那位花魁绯樱是关键人物咯。”
“现在没有人再用花魁的说法,是咖啡店女招待。”
我谦恭地接受了淑子伯母指出来的错误叫法,接着问道:
“不过,初代、二代、三代,这三位绯樱是不同的女性吧。”
我再次提出疑问。伯母却像看傻子一样,用怜悯的语气说道:
“这不是废话嘛!”
“也是呢。”
暂且附和一下吧,我接着说道:
“那么,幽女出没的契机,只跟绯樱这个名字存在关联?”
我浅显地指出了问题关键。话音刚落,淑子伯母就摆出莫名其妙的表情,理所当然地答道:
“要说原因,还是因为初代、二代还有三代,都曾住进过别馆的贵宾室吧。”
拜托!你压根就没说过。我硬是把这句到了嘴边的话吞了下去。
“梅园楼别馆的贵宾室,还有绯樱,当两个条件结合起来的时候,幽女就会出现吗?”
“有可能吧。”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