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寻找昨日书店-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4周前 (07-14) 45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舅舅比利是米兰达家中讳莫如深的禁忌,他已经消失16年了,如果不是离世的消息传来,他还是那个不能提的名字。 更令大家意外的,是随之而来的一份遗产:一间有着20多年历史的书店,受赠人:米兰达。 那是一间迷宫般的书店,因经营不善而濒临倒闭,16年前米兰达对比利zui后的记忆也在这里。在她重振书店生意的过程中,比利留给她的另一份遗产——“文学寻宝游戏”渐渐显现,米兰达需要解开所有迷题,而答案则藏一本本名著里,它们指向了比利不为人知的过去:《爱丽丝梦游奇境》解答了比利孤僻的童年时光,《弗兰肯斯坦》引出了他对心爱女孩十几年的纠缠迷恋,《简·爱》背后是他与妹妹紧张微妙的关系,《怕飞》则道出了他借身体和欲望减轻丧妻之痛的灰暗往事,还有那个始终未曾说出口的真相…… 即便是最残酷的故事,也要用最温柔的方式讲给你听。

作者介绍

艾米·迈耶森(Amy Meyerson) 美国南加州大学写作系老师,曾在许多文学杂志上发表作品,目前居住于洛杉矶。《寻找昨日书店》是她的处女作。 译者:王马奇 自幼学习英语,毕业于英国德比大学。从事过笔译、双语助理、杂志编辑等工作。目前是全职妈妈,家有一娃四猫一松鼠,并利用业余时间从事翻译和写作工作。

部分摘录:
我最后一次见到比利舅舅的那一天,他送了一条小狗给我。那是一条有着悲伤眼神和心形鼻子的金毛寻回犬,我还没有来得及给它取名字便失去了它。上一秒,它还在客厅里跑来跑去,似乎在期待未来与我的冒险旅程;下一秒,它便消失不见了,就像我的比利舅舅一样。前一天离别时,舅舅还在屋外的车道上转身朝我挥手道别,第二天他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从那天起,我们再也没有见过面。
我的妈妈从来没有动过养狗的念头,无论我如何软磨硬泡,提出负责每天遛狗,并承诺如果客厅的地毯被小狗弄脏了,一定第一时间清理干净,她都没有点头答应。也许这和地毯,或者未来可能被小狗咬坏的若干双鞋没有任何关系,更不是爱不爱狗的问题。她相信我是发自内心喜爱小狗的,我敢打包票她也一样。然而,宠物需要的不仅仅是爱那么简单,就像一段关系一样,它们需要的更多是责任心。再说那段时间我马上要迈入青春期,漂亮男孩和闺密对我的吸引力要远远大于零用钱、小狗,甚至家庭。我们全家曾对现阶段暂不养狗达成过共识,所以我深知这样做是在挑战妈妈的底线,而比利舅舅也同样知道这一点。
其实,这条小狗是我的生日礼物。在我过12岁生日的时候,也就是1998年伊始,我的父母驱车前往卡尔弗城,租来了一个拱形门和几个棒球练习笼为我布置派对场地。原本应该在1997年庆祝我的12岁生日,但由于我是个在年底出生的孩子,所以一般情况下,大家会在次年的1月为我庆祝生日。
我的朋友们在本垒板后面挤成一团,当我边推着脸上的头盔,边胆怯地走进练习笼时,他们不约而同地大声欢呼,为我加油鼓劲。爸爸见我有些紧张,赶快提醒我注意要领:脚和肩膀保持一定的距离,右肘抬高以保证击球质量。妈妈要是也能来叮嘱我几句就好了,可惜她正忙着在自助餐区打电话。
“没关系的,米兰达,你可以的!”爸爸在我第一次挥棒却没打中球时鼓励我。妈妈挂了电话,来到爸爸身边,俯身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我走到下一个投球处挥棒,但球的速度实在太快,瞬间飞过了本垒板,我没能打到。“从现在开始你别想再指着他了。”爸爸对妈妈说。“米兰达,”爸爸说话的同时还不忘观察我在场上的表现,“精神集中一点!”
“是他说一定会来的。”我听到妈妈小声念叨。
“现在说这些也没用,”爸爸小声回答,“如果他做不到,压根儿就不该做出承诺。苏珊,亲爱的,咱们现在先别说这件事了。”
我努力回想着爸爸教我的击球方法,试图将注意力集中在我翘起的手肘和松垮的膝盖上,然而他们的窃窃私语让我根本无法集中精神。我想只有一个人可以让他们这样,那就是比利舅舅。我不喜欢他们讨论比利舅舅的方式,总有一种刻意背着我的感觉,就好像他会吃了我一样。我转身背对着自动投球机,看向我的父母,只见他们俩正倚着球网,凝视彼此。
就在这时,一股强大的冲击力向我袭来,快到来不及反应。我先是听到了巨大的拍打声,随即便感到肩膀一阵火辣。我疼得尖叫起来,失去平衡瘫倒在地,接着又有两个球从我的头顶嗖嗖飞过。爸爸一边大喊:“快关掉发球机!”一边和妈妈冲了进来。
“宝贝,你还好吗?”妈妈赶忙把我的头盔取下,将我被汗水浸湿的头发拨到耳后。难以言喻的疼痛感向我袭来,我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说不出话。“米兰达,快和妈妈说句话。”妈妈有点歇斯底里。
“我没事,”我怕她担心,努力挤出一句话,“吃点蛋糕就没事了。”
一般情况下,这句话肯定会把他们逗得哈哈大笑,但是这次没有,他们仍然用关切又失望的眼神看着彼此,就好像我的肩膀会被球撞到红肿是比利惹的祸一样。妈妈埋怨地看了爸爸一眼,然后气冲冲地走向自助餐区取我的生日蛋糕。
“妈妈没事吧?”我问爸爸。我目送妈妈走到餐区,和柜台前的年轻人说着话。
“放心,没有什么事是一块蛋糕解决不了的。”爸爸边回答边抚摸着我的头发。
狼吞虎咽地吃完蛋糕后,妈妈让我按在肩膀上止痛的冰块也化得差不多了,我忘记了刚才钻心的疼痛,跑到拱门前和朋友们玩起了滚球游戏。玩的间隙我仍不忘偷瞄父母的一举一动,他们在清理刚刚吃蛋糕的餐桌,妈妈的气好像还没消,用力擦着塑料桌布发泄情绪,爸爸见状赶忙将她一把拉过来抱在怀里,轻抚她的头发耳语了几句。我真的不明白,妈妈为什么会如此愤怒,比利舅舅又不是第一次爽约,事实上,我早就忘了他上一次来参加我的生日派对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假设日本或意大利发生地震,比利舅舅便会与其他地震学家、工程师和社会学家在第一时间奔赴机场,赶到现场勘查情况,根本顾不上通知我们。可与其说失望,倒不如说我为他感到骄傲。舅舅的工作可以挽救无数生命,这还是妈妈告诉我的。有时,我周日参加完独奏会或辩论赛后,如果比利缺席了全家的烧烤晚餐,妈妈就会告诉我:“舅舅很想来参加,但是这个世界比我们更需要他。”他是我的超级英雄“比利队长”,在我心中,虽然他没有超人的能力,却有着聪明过人的头脑。虽然当时的我早已过了相信超级英雄的年纪,但比利却是个例外。我想妈妈也仍然相信他,但这次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会泪洒生日派对。
那一晚,我和我最好的朋友琼妮早早便躺下了,在半梦半醒间,我隐约听到门铃在响,紧接着是下楼的声音和一阵窃窃私语。我溜下床,走出房间悄悄观望。只见妈妈站在大门口,缎子睡袍紧紧包裹着她娇小的身躯,而比利则站在屋外的门廊上。
我激动地向楼梯跑去,打算直接冲下去扑到比利身上,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我长大了,直接跳到他身上好像并不合适,不过我想即使有一天变成大人,我还是会忍不住以这种方式来和他打招呼,表达我的爱。正当我跑到楼梯口时,妈妈突然开口,吓了我一大跳。
“你他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是凌晨三点!”我惊呆了。妈妈很少大声说话,更别说是骂人了。“是谁给你的勇气,让你半夜三更跑到我们家来指责我?你怎么敢!”
我在楼梯扶手旁边吓到无法动弹,她的愤怒无以复加,我从未见过她这个样子。
“事情变成这样都是你的错,”她努力压低声音,“你听见我说的话了吗?一切都是你自己的选择,你凭什么指责我?”
比利把脸转向一边,而妈妈的低吼仍在继续。她说他是一个浑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她还提到了“自恋狂”和一些我当时根本听不懂的字眼。就在这时,比利不经意地抬起头,发现了站在楼梯上的我,脸唰地红了,眼神中透露出一丝闪烁。妈妈见状也看了过来,她的脸瞬间没了血色,仿佛一下子老了10岁。我不知所措地看着他们,原来他们并不是因为比利缺席生日派对而吵架的,比这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了。
“宝贝,快回去睡觉。”妈妈打破了沉默。见我一动不动,她又说,“求你了。”
我头也不回地跑进房间,刚刚所看见的、听见的一切都让我心神不宁,我感到难以言喻的尴尬。
琼妮听到了我上床的声音,起身问我:“现在几点了?”
“凌晨三点多吧。”
“这么晚了怎么还会有人来?”
“我也不知道。”
琼妮翻了个身,嘴里含含糊糊地嘟囔着。我失眠了。“你怎么敢”“浑蛋”“一切都是你自己的选择,你凭什么指责我”,妈妈刚才说的这几句话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挥之不去。破晓时分,一束光穿透窗帘洒了进来,我一直没睡着,仍然想不通比利到底做过什么选择,因何责怪妈妈,以及凌晨发生在我面前的那一幕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天早上,爸爸带我和琼妮出去吃早饭。
“妈妈呢?”上车时我问爸爸。
“她还在睡觉。”妈妈的起床时间从未超过早上7点,爸爸的语气更是让人生疑。
吃完早饭回到家后,妈妈已经起床了,蓬头垢面地站在厨房,仍然裹着那件缎子睡袍,正在将巧克力掰成小块扔进面糊里。通常,只要妈妈出现在厨房,一定少不了她的歌声,它仿佛是每一道食谱里都会出现的调味料。甜美的歌声有如插上了翅膀,飞进水果馅饼和千层面里,让樱桃和西红柿变得更加香甜可口。而此时的她,只是一言不发地给锅里的曲奇饼干翻着面,整个厨房寂静得可怕。
听到我们回来,她抬起头,眼睛是肿的,仍然面无血色。“早饭吃得怎么样?”
“爸爸让我们选了三种口味的煎饼。”
“真的吗?”她又把注意力转回到碗里的面团上,“那他还挺好的。”我希望她能像以前一样唱唱歌,打破这种尴尬的局面,但是她却心不在焉地揉着那坨面,我想这次没有歌声做配料的曲奇饼干应该不会那么好吃了。
之后的几周我们都没有收到任何比利的消息,直到那天他来到我家,表示要带我出去过生日。我不知道目的地是哪里,但只要能和他一起出去,去哪里并不重要。无论是去码头还是六旗游乐园,都不及比利为我准备的冒险活动精彩。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