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好兵帅克-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4周前 (07-14) 56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好兵帅克》是一部世界著名的长篇讽刺小说,取材自作者自己真实的参战经历。小说通过帅克这个“官方认证的白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经历,淋漓尽致地讽刺了奥匈帝国的军官、警察以及神父昏庸无能和愚蠢透顶的丑态。
这部作品自问世以来,在世界各地持续发挥着影响。本书塑造的帅克形象耿直诚恳、憨厚淳朴、幽默机灵,他总是善于以耿直无辜的态度戳破统治官僚的谎言,让暴虐腐朽的军官暴露出丑恶嘴脸,让蝇营狗苟的官僚丢人出糗,让人的自由价值得到彰显,“帅克精神”在今天依然不过时!

作者介绍

雅洛斯拉夫·哈谢克(1883—1923)出生于如今的捷克首都布拉格,与捷克另一位杰出的文坛巨匠卡夫卡是同年同地生人,两人都成为了捷克文学史上最耀眼的大师。哈谢克童年家庭贫困,经常搬迁,这种动荡的经历也让他对社会上的三教九流有了丰富的了解,这些都成了日后他创作小说的养料。他是一个热切的自由主义者,对底层民众充满感情,他积极参加社会活动,写作了大量描写社会底层苦难、讽刺腐朽政权的作品。
哈谢克一生笔耕不辍,共计创作过一千五百部短篇小说。1923年临近去世时,他仍在坚持创作《好兵帅克》的第四部。《好兵帅克》是他一生思想的精华,深刻揭示了战争的荒谬和残酷,是一部既能让读者笑又能让读者思考的好书。

部分摘录:
警察局里到处弥漫着一种衙门气味,当局一直在估计着人们对战争究竟有几分热心。局里,除了少数几个人还意识到自己是这个国家的子民,而这个国家是注定要为了与它完全无关的利益而流血,其余则尽是一批堂哉皇哉的政界猛兽,他们脑子里想的不外乎监狱和绞刑架,而他们就靠这些东西来维护他们那横暴的法律。
审讯时,他们带着一副恶意的和颜悦色的神气来对付落在他们掌心的人,每句话到嘴边以前,都先斟酌一番。
“对不起,你又落在我们手里了!”那些制服上缝着黑黄袖章的野兽中间的一个,看见帅克被带到他面前时说,“我们都以为你会改过自新,但是我们想错了。”
帅克默默地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他的神情是那么泰然自若,以致那些野兽都莫名其妙地呆呆望着他,然后着重地说:“不许再装那副傻相!”
但是他马上又换一种客气的腔调接着说:“你可以相信我们并不愿意把你关起来,而且我敢保证我并不认为你犯了什么重罪。由于你的智力差,你准是被人诱上邪路的。告诉我,帅克先生,是谁引你玩的那套愚蠢的把戏?”
帅克咳嗽了一阵,然后说:“对不起,大人,我不知道您说的那愚蠢的把戏指的是什么。”
“那么,帅克先生,”他假装出一个忠厚长者的口吻说,“照带你来的巡官说,你曾在街角的皇帝宣战告示牌前面招来一大群人,并且嚷‘弗朗茨·约瑟夫万岁!这场战争咱们必然获胜!’来煽动他们。你看,这是不是场愚蠢的把戏?”
“我不能袖手旁观啊,”帅克表白说,一双天真的眼睛紧盯着审判官的脸,“看见他们都在念着皇家告示而没一个露出一点点高兴劲儿的时候,我心里很气愤。没人叫一声好,或者山呼万岁——巡长大人,什么动静也没有,看来真好像跟他们毫不相干似的。我是九十一联队的老军人,我忍不住了,所以才嚷出那么一声。我想,如果您处在我的地位,您也一定会那么做的。如果打起仗来,就得打赢它,而且,就得对皇帝山呼万岁呀。谁也不能拦住我。”
野兽被帅克说得没话讲了。他有点儿不好意思,没敢正眼看帅克这个天真无邪的羔羊,赶紧把视线投到公文上,说:“对你这份爱国热忱我充分理解,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在别的场合去发挥。你自己明明知道你之所以被巡官带到这儿来,是因为这种爱国表现也许会——实在不免会被大家认作讥讽,而不是出于诚意。”
“当一个人被巡官逮捕了,那是他一辈子非同小可的时刻。”帅克回答说,“可是,如果他甚至在这种时刻还不忘记国家宣了战以后他应该做些什么,我觉得这样的人至少不太可能是个坏蛋吧。”
他们彼此瞠目相视了一阵。
“帅克,滚你的吧!”最后那个摆官架子的家伙说了,“如果你再被逮到这儿来,我就不客气了,可就把你送军事法庭去惩办了。明白吗?”
没等他理会,帅克冷不防扑上前去,亲了他的手说:“愿上帝为您做的一切功德祝福您,随便什么时候您要欢喜来一只纯种的狗,就请光临。我是个狗贩子。”
帅克就这样重获自由,回家去了。
他思索了一下应不应该先到瓶记酒馆去望望。于是,他又去推开不久前便衣警察布里契奈德陪他出去的那扇门。
酒吧间里死一样沉寂。几个主顾坐在那里,一个个都愁眉苦脸的。柜台后边坐着女掌柜帕里威兹太太,她漠然呆望着啤酒桶的扳柄。
“喂,我又回来啦,”帅克快活地说,“给咱来一杯啤酒吧。帕里威兹先生哪儿去啦?他也回来了吧?”
帕里威兹太太没回答,却流了泪。她呜咽着,在每个字上都强调出她的不幸,说:“一个……星期……以前……他们……判了他……十年……徒刑!”
“嘿,这可真没想到!”帅克说,“那么他已经坐了七天啦!”
“他多谨慎呀,”帕里威兹太太哭着说,“他自己总是那么说。”
主顾们站起来付了酒账,一声不响地出去了。屋里就剩下帅克和帕里威兹太太。
“那位布里契奈德先生还到这儿来吗?”帅克问道。
“来过几趟,”女掌柜说,“他总是要一两杯酒,然后问我有谁到过这儿。主顾们坐在这儿谈足球赛,他也偷听。他们一看见他来就只谈足球比赛。”
帅克刚喝完第二杯甜酒,布里契奈德就走进了酒吧间。他很快地用眼睛扫了一下这空荡荡的酒吧间,然后在帅克身旁坐了下来。他要了点儿啤酒,等着帅克开口。
“啊,原来是您呀,”帅克说,随着握起他的手,“我刚才没认出来。我这记性真坏,见一面就忘了。前一回我记得咱们好像是在警察局里见到的。近来公干怎么样?您常到这儿来吗?”
“我今天是特意来找你的,”布里契奈德说,“警察局那边告诉我,你是个狗贩子。我很想弄条捕鼠狗,或是一条狗,要不就是那一类的也成。”
“那好办,”帅克回答说,“您要条纯种的还是杂种的?”
“我想,还是来一条纯种的吧。”布里契奈德回答说。
“您不要条警犬吗?”帅克问道,“就是那种一闻就觉出味儿来,然后把您带到犯案的地点的!”
“我要条狗,”布里契奈德肯定地说,“一条不咬人的狗。”
“那么您要一条没牙的狗吧?”帅克问道。
“我还是来条捕鼠狗吧!”布里契奈德有点儿发窘地表示。他对狗的认识还很肤浅,而且如果不是警察局特别给他这些指示,他根本不会去想到狗的。
但是他接到的指示简单明了,而且紧急。他必须利用帅克贩狗的活动跟他进一步接触。为了这件事,上面授权给他选用助手,也可以动用款项去买狗。
“捕鼠狗有各种尺寸的,”帅克说,“我知道有两条小的、三条大的,这五条您可以通通放在膝头上抚弄。我敢保它们很好。”
“对我也许合适,”布里契奈德说道,“多少钱呀?”
“得看大小啦,”帅克说,“问题就在大小上头。一条捕鼠狗跟一头牛犊不一样。正相反:越小越贵。”
“我想要一条大的看家用。”布里契奈德说,他怕把秘密警察的款项动用得太多了。
“就这么办吧,”帅克说,“大的我卖您五十克朗(1)一条,再大的您就给二十五克朗吧。可是有一件事忘记提了:您是要狗崽子还是要大些的狗?还有,是公狗还是母狗?”
“反正都一样。”布里契奈德回答道,他感觉自己是纠缠到摸不着底细的问题上去了,“你替我预备好,明天晚上七点钟我来取。那时候总可以预备齐了吧?”
“您尽管来吧,没错儿,我准都办好。”帅克干脆回答道,“可是由于眼下这情况,我得请您先预付给我三十克朗。”
“那可以,”布里契奈德说,把钱付给他,“好,咱们为这笔生意干它一杯,我请客。”
他们每人喝了四杯,帅克付了他那份账,就回到他的老女佣摩勒太太那里去了。她看见用钥匙开门进来的是帅克,就大大吃了一惊。
“我以为您得好多好多年以后才能回来呢。”她用惯常的坦率口气说。
然后她去铺了床,特别留意把一切收拾得妥帖周到。当她在厨房又见到帅克时,她热泪盈眶地说:“咱们在院里养的那两条小狗呀,先生,它们死啦。那条圣伯纳狗在警察来搜查的时候也跑掉啦。”
“摩勒太太,那些巡官正在跟我找麻烦。我敢打赌,眼下不会有很多人到这儿来买狗啦。”帅克叹了口气说。
如果奥地利崩溃后有人翻查警察档案,在“秘密警察用款”下面读到下列这些项目,不知道他懂不懂得其中的含义,例如:B·四十克朗,F·五十克朗,M·八十克朗,等等。如果他们以为B、F、M这些字母都代表人名的简写,以为那些人为了四十、五十或八十克朗就把捷克民族出卖给奥地利皇室,那就大错特错了。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