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灵长类人科动物图鉴-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4周前 (07-14) 52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1.日本传奇作家向田邦子经典随笔 她是日本人的国民偶像,被誉为“大和民族的张爱玲”。 《灵长类人科动物图鉴》是向田邦子代表作之一, 与《父亲的道歉信》《女人的食指》并列为三大散文集。
2.犀利幽默的人类观察,透视人生百态 向田邦子以特有的观察力、提炼力、表现力,将世界看作一本有趣的图鉴,在不经意的事情和事物中,发现人们可爱又愚蠢、温情又感动的一面,每翻一页都会偷偷笑出来!
3.趣味盎然的昭和生活录 豆腐、短剧、互助运动、女人地图、旧报纸、玛丽莲梦露、邮筒、纽约、西洋火灾、味噌猪排…… 向田邦子生活的年代是日本人最为眷恋的昭和年代, 以生活细节呈现昭和生活图景,被称为昭和时代的代言人。
4.众多名人的文化偶像 黑泽明:“向田邦子的书是那么优秀,她的早逝让人惋惜” 是枝裕和:“总有一天,我也想写出向田女士那样的剧本” 新井一二三称她为“大和民族的张爱玲”。 侯孝贤称向田邦子为自己非常喜爱的作家。
试穿不买算不算一种精神外遇? 做法事的和尚收取费用时会不会难为情? 软绵绵、没有颜色、看似心机很深的白豆腐,到底哪里好吃? 送礼与回礼的人情学问,人人都是奥斯卡在逃影帝。 向田邦子宛如烹调人生百味的大厨, 从童年、男女、家庭谈到朋友、社会、旅行…… 既渗透着轻松幽默的眼光,也敏锐地写出了人类悄悄隐藏的部分, 趣味盎然地复活了一本真实可触的生活史。

作者介绍

向田邦子(Mukoda kuniko)
一九二九年生于东京。实践女子专科学校国语科毕业。曾任职电影杂志编辑、广播剧本作家,活跃于电台与电视界。剧本类代表作有:《萝卜花》、《七个孙子》、《寺内贯太郎一家》、《宛如阿修罗》、《隔壁女子》等剧本。一九八○年,初试创作短篇小说〈花的名字〉、〈水獭〉、〈狗屋〉,便荣获第八十三届直木奖的殊荣,开始积极的写作活动,却于一九八一年八月因发生在台湾的坠机事件而猝逝。
著有《父亲的道歉信》、《女人的食指》、《回忆扑克牌》、《女儿的道歉信》、《隔壁女子》等作品。

部分摘录:
互助运动 第一次去配老花眼镜时,我的心情不太好。
“眼镜一副就够了吗?”
年轻男店员的细心征询也令我恼火。
以前总是被人称赞眼力好,还得意地炫耀自己连远处招牌的字都看得见,也正因此早早就看不清近处。说来说去,就是老了。
不容分说,我醒悟这个事实。
而且,老花眼镜很贵。价钱是一般时髦太阳眼镜的三倍。到目前为止,我没戴过眼镜,也因此格外不高兴。
又不是袜子与内裤,不可能穿到破洞或松紧带失去弹性吧。这种玩意儿有哪个滥好人会傻到一次买两副?
我曾见过老年人找不到眼镜如无头苍蝇乱转,但我还没老眼昏花到那个地步。
“一副就够了。”
我秉持威严如此回答。
之后,老花眼镜配好了。
小字也能看得一清二楚。我翻开字典,查“龟”这个字自己玩了半天。
在年华老去的悲哀与屈辱中,也有小小的喜悦。
不过,过了一阵子,也许是我动作太粗鲁,眼镜的镜架出了问题。有一个小螺丝松了。
往往这种时候,店家早就赠送了小螺丝起子,所以我立刻取出想修理镜架,这才赫然发现,两眼的焦距模糊不清。
我这才明白,为了调整老花眼镜,需要另一副老花眼镜。
类似的失败,以前也发生过。
为了预防停电或地震、火灾,我家也准备了手电筒。本来是放在固定的位置,但我生性散漫,突然停电时,去那个地方找,结果找不到。
“对了,上次去仓库找书时,可能放在那边了。”
要去仓库,必须靠墙摸索着慢慢前进。
“这种时候,如果有手电筒就方便多了。”
我如是想。
手电筒不贵,干脆买他两三支,每个房间各放一支……然后才想到。
根本用不着拿手电筒去找手电筒。那玩意儿,一支就足够了。我怎么会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不懂?
小时候,我记得联络簿上“个性”这一栏,老师写的评语好像是活泼开朗。我并非特别阴沉的人,所以我想老师写的应该还算中肯,但若要再多说一句,轻率、毛毛躁躁这个评语恐怕更贴切。
总之,世间的确有些东西是一个就够,也有些是两个以上更方便。
我曾在派出所门口,目睹两三名警察推一名年轻男子。
男子高声说了什么,甩开警察想逃走,于是闹得更大,形成围观的人墙。旁边停了一辆红色的跑车。
看样子,好像是他驾车在派出所门口发出刺耳的轮胎摩擦声回转,警察想制止,他却甩开警察企图高速驾车逃走,才会被拦下。
臭着脸被带回派出所的年轻男子,被那些警察包围,一再推拉──虽然动作不大。
当时,我忽然毫无征兆地想到发生丑闻的警察。
警察酒驾肇事逃逸,闯入民宅施暴。虽然极为少见,但的确发生过这种案件。
警察也是人,不是神仙,当然也可能犯这种错误。我认为那是无可奈何,但我在意的,是在这种情况下,其他警察的态度。
果然也会像对待一般人那样,在该出手推打时就推打?
如今不同以往,好像没有那种态度高傲颐指气使的警察了。我看到的那个违反交通的年轻男子,明显很恶劣,公平说来,就算被警察那样推来打去也不能怪谁。虽是这么想,但万一对象是自己的同僚,是穿着同样制服的警察,他们可能会不自觉地减轻手上的力道吧。
我没看到过制服警察带走制服警察,所以只能就想象而言,这时会不会基于同侪意识,稍微手下留情呢?
“不,反而会为了端正风纪,毫不留情。”
或许有人会这么说。但我总觉得,惺惺相惜的成分应该比较多。
若将之称为互助运动,正经为社会、为世人鞠躬尽瘁的人或许要骂我,但我似乎天生反骨,总是立刻想到这种情况。
现在,我家有三支手电筒、四副老花眼镜。有这么多就没问题了。就算个性再怎么散漫,起码总会找到一支手电筒吧。即使踩到老花眼镜,要替脚上的伤口上红药水,需要找另一副老花眼镜时,也有另外三副,纵使我再怎么不擅整理东西肯定也不成问题。
关于这点,我非常从容自得。
说到这里,小时候还发生过这样的事。
我在井边洗脚时,肥皂不慎掉到泥土地上。我想捡起肥皂,但湿滑的肥皂怎么也捡不起来,结果肥皂表面沾满泥土,还镶嵌沙砾。
我心想事后如果不好好放着会挨骂,于是寻找肥皂来洗肥皂。
当然我立刻想通,要让肥皂变干净只要直接用那块肥皂即可,于是自个儿笑了。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