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敲响密室之门2-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4周前 (07-14) 50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本以为是密室杀人案,墙上却开了一个大洞,凶手的目的是什么?
年轻女性在公园被害,她佩戴的“不可能出错”的手表为何停在一个奇怪时间?
进入地下通道的女高中生没有从另一侧出来,突然消失了……
六起让人毫无头绪的案件,两位年轻侦探——专攻动机分析的片无冰雨与专注研究作案手法的御殿场倒理,通过天衣无缝的合作和默契解决!
————————————————
◎日本新锐推理作家青崎有吾,有“平成的奎因”之称。
◎六个短篇,涉及密室、溺水、失踪等案件,探寻轻松有趣的日常之谜。
◎轻小说式的人物设定——两位年轻帅气的侦探,兼职做饭打扫的美少女高中生,零食不离口的女警,还有定期出现在旧书店的神秘人,一起破解难题!

作者介绍

青崎有吾 Aosaki Yugo
一九九一年生于神奈川县,毕业于明治大学文学部。二〇一二年以《体育馆杀人事件》获第二十二届鲇川哲也奖,成为该奖项史上首位平成年代出生的获奖者,被视为日本推理文坛“世代交替”的主力军。代表作“里染天马系列”包含《体育馆杀人事件》《水族馆杀人事件》《图书馆杀人事件》等,将校园生活的青春气息与奎因式的逻辑推理相结合,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广受读者好评。近期又推出了《敲响密室之门》《不死少女》等。

部分摘录:
天上的云彩增加了,我们从主屋出来时,太阳已经隐藏了在云层之后。早春的天气依然有些凉爽,不过也是一年中最适合穿高领的时节。
我们一边踩着飘落在地上的花瓣,一边抬头看着石住家的樱花树,看品种像是染井吉野。虽然此时樱树已经开始抽芽,不过高高伸展的树枝上点缀着粉色的花瓣,可是相当值得一看。
“说起来已经好几年都没赏过花了啊,”走在后面的冰雨说道,“案子结束之后我们就在这里赏花吧。”
“在杀人现场旁边?”
“俗话说,樱花树下埋着尸体。哪怕多加一具也无所谓。”
“如果能在太阳下山前解决的话。”
“你怎么说出这么没自信的话啊?你不是专门破解不可能犯罪的专家么?”
“在不可能犯罪专家出马之前,你应该能更早解决吧。”
冰雨背对着樱花树,进入了思考模式。有必要如此烦恼吗?我只好说道:“这个事件已经解决了。我知道谁是凶手了。”
没错。通过刚才在主屋的餐厅和被害者家属的对话,让我如此确信。
凶手就是——
***
“我是茂树的弟弟,石住芳树。”
坐在餐桌对面的男人如此说道。虽然看上去他和他的兄长年龄相近,不过这两兄弟长得倒是完全不像。也可能是他嘴边留着胡子的缘故吧。
“我是多香子。”
接下来说话的,是个身材瘦削的中年女性,她一边咳嗽着一边说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丈夫亡故的打击,她看起来相当软弱。
而后,我将目光投向了坐在多香子身边的两个年轻人。一个是明显在温室环境中成长起来的,留着长发的可爱女生。另一个则是想通过发型和打扮让自己看上去时尚一些,却掩不住柔和五官的学生模样的男生。两个人分别自称“奈保”和“健斗”。奈保是被害者的女儿,健斗则是芳树的儿子——也就是被害人的侄子。
“原来世界上真有侦探这种职业啊,”健斗超没礼貌地说道,“我还是第一次见。”
“是吗?其实是有很多啦,”而且还会把宣传视频放到网上哦,“我们想确认一下昨天的事。”
“芳树先生,昨天上午你在哪里做什么呢?”
“我出去散步了。这附近有个小瀑布,我去那里看风景。之后我沿着多摩川随便转了转。到了傍晚回家的时候,我发现门口停着好几辆警车,还吓了一跳呢。没想到我哥哥竟然……”
芳树摇着头悲叹道。所谓散步这种说辞,既然已经被穿地划进了“没有不在场证明”的分类中,看来暂时也没有找到相应的目击证人。刚才那番悲痛说是演技也不无可能。
“太太呢?”
“我啊……昨天白天一直在二楼睡觉,最近这几天我有点感冒。”
“您一直一个人在房间里吗?”
“是,是的。咳咳。”
多香子咳嗽了一声。也许是觉得再追问下去有点过头了,冰雨将目标转向了年轻的二人组。
“那么奈保和健斗呢?”
“我们在厨房里一起看电视,”健斗回答道,“昨天正好电视台在播《无线刑警》,我和奈保特别喜欢这部剧。是吧,奈保。”
“嗯……”
“啊,《无线刑警》啊。”
的确,这是根据一部人气小说改编的剧集,讲的是以前担任飞行员的刑警,使用无线电技术,解决各种事件的故事。去年夏天,这部作品被改编成了电视剧。虽然我只看了一集,不过我还记得当时冰雨说了一句:“有没有《乌龙派出所》里那样的刑警出场啊?”
先不提这个。我扭过头,观察着餐厅旁边的厨房。作为豪宅的一部分,这间厨房占据了一整个房间,里面还摆放着椅子和电视机。通过露台上的玻璃窗,正好能够看到庭院里的樱花树,感觉相当不错。不过——
“不过,一般看电视不都是在客厅看吗?那里也有电视机吧。”
“因为奈保要洗衣服,还要准备午饭啦,所以才一直待在厨房里……”
我想知道的不是奈保待在厨房的理由,而是你啊。不过算了,把正在做饭的表妹一个人丢在厨房里,自己跑去客厅看电视确实不太好。如果两个人都是剧集的粉丝,一起看倒是更快乐一点。
“从厨房可以清楚地看到庭院里的样子吧。有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冰雨问道。
两个人对上视线互相确认着,说道:“没注意到什么吧。”
“不过刚过十一点的时候,我听到电锯声,”奈保说,“当时我以为是爸爸又在制作什么东西,所以并没有特别留意……因为樱花树挡在小屋前,所以也看不清那边发生了什么。”
“没有看到过有什么人走到别屋附近吗?”
“没有,因为我们一直在看电视剧啊。”
“我也是,睡觉的时候一直拉上窗帘的,所以什么都没注意……”
健斗一脸不耐烦的表情。多香子也有些抱歉地接着说道。我一边喝着咖啡(可比我们事务所的高级多了),一边观察着四个嫌疑人。我发现,芳树衬衫的胸部口袋里,似乎有个长方形的物品。我若无其事地指了指那里。
“这手机挺大的啊。”
“啊,是啊。最近刚买的。”
“看起来画质应该也不错吧,”冰雨立刻接着说道,“应该拍了瀑布的照片吧?”
“这……”
“现在这个年代,没人去瀑布玩却只把美景留在记忆里了吧。至少也应该拍一张照片。”
在两个人的对话中,芳树明显有些狼狈。他的手下意识地摸着手机,眼神左右游移着。最后好不容易找了个听起来很不可靠的借口。
“不好意思……昨天没拍。因为当时手机没电了。”
“这样啊,那就没办法了。谢谢你们的咖啡。”
“石住芳树就是凶手。”
已经无须再考虑了。
“知道罐子里装着油漆的人,只有死者的家属和志田。而志田以及死者的女儿、侄子都有不在场证明。剩下只有死者的妻子多香子和弟弟芳树,无论怎么想,以多香子的体格都不可能使用电锯,使用排除法就只剩下芳树。决定性的证据就是,他对于没有拍瀑布照片的解释过于牵强。”
“现在就下断言还为时过早。如果石住芳树是凶手,那么他在墙上开洞的理由又是什么?”
“逮捕他之后再问不就好了?”
对于专门破解不可解谜题的人来说,这个理由并不能说通,冰雨再一次陷入了思考。我放弃了劝说,开始观赏起染野吉井樱花。这时,穿地出现在了小屋的里侧,她用审问犯人一样的眼神盯着我们。
“你们在干吗?”
“我们在赏花呢。”
“赏花?现在是这么悠闲的时候吗?”
“我们以前就这样啦。”
学生时代时,每当樱花季来临,我总会陪朋友一起去公园或者河边赏樱。我和冰雨、穿地,以及另外一个人。每次我们都随性地聚在一起,随性地喝着酒再随性而归,既不会刻意选择地点,也不会策划烧烤一类的活动,只是随性地赏花。虽然并不会觉得特别高兴,也总会想着,明年要不然就算了吧,可是真到了第二年,又会不由自主地开始这样的赏花活动。
穿地站在我的身边,抬头看着樱花树。在几枚花瓣飘散下来时,我听到了她口中咀嚼着卷心菜太郎的声音。
“可花期已经快过了啊。”
“还赶得上。”
女强人没有回答,而是返回了小屋的里侧。我们也跟在她的身后走了进去。冰雨拍了拍西装上粘的几片飘落的花瓣,总感觉气氛有些忧郁。
“那么,片无,你找到墙上被开洞的理由了吗?”
“这确实把我难住了,”冰雨少见地示弱般说道,“无论我怎么考虑,都想不到,在墙上打开一个洞,会对凶手有什么好处。我都想同意倒理那个凶手是蠢货的理论了。”
“别见缝插针地说我坏话好吗。”
我们再次回到这个开了洞的小屋中。真是的,要是没有这个洞,就是个完美的密室杀人案了。我对这个不解风情的凶手生起气来。
“会不会,这个洞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只是为了扰乱调查而打的?”
“这个推理才是真正的愚蠢至极呢,”穿地说道,“只是为了扰乱调查,就如此大费周章吗?”
“你说没有实际意义?”
冰雨突然接着我的话问道。
他那土里土气的外表中,唯一能给人留下些印象的眼睛,此时突然发出捕捉到了什么一般的光辉。
“对啊,搞不好那个洞本身根本就没什么意义嘛。”
“喂,”穿地摇着头说道,“就连你也赞成这个愚蠢的推理?”
“我不觉得这只是在扰乱调查。可是,这会不会是,想要掩盖什么痕迹呢?”
冰雨在洞前弯腰屈起身体,用手触摸了一下地板。他的手指上粘上了细小的粉末。那应该是电锯钻墙时留下的木屑。
“凶手行凶前,曾经和受害者发生过争执撕打。因为死者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