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午夜零点的灰姑娘-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4周前 (07-14) 51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须川君升入高中后,对同班同学酉乃初一见钟情——她散发着令人难以接近的气质,实际上却是位高明的魔术师。图书馆里的奇怪书架上,除了中间一本,所有杂志都书脊朝内反着摆放的理由究竟为何?众人环视下的密室及刻在密室课桌上的“怪盗3f”信息之谜该如何破解?提前预知考试结果的笔记本背后真相为何?自杀女学生的“幽灵”真的是一切事件的主谋吗?看魔术师酉乃初如何便运用超群的魔术技艺漂亮地予以解决!在帮助其他同学的过程中,她能否敞开心扉,须川君到底能否拉近与她之间的距离——作者以细腻的笔触生动描绘了校园生活,描绘了有关“男孩遇见女孩”的青春悬疑故事!

作者介绍

相泽沙呼
日本青春推理的代表人物,1983年生于日本埼玉县,2009年凭借《午夜零点的灰姑娘》获得第19届鲇川哲也奖。其融合了魔术与推理的创作风格大受欢迎,短篇作《逃走的原始人》曾入围第六十四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跨足推理小说、青春小说、轻小说等各个领域。另外还著有《小红帽,到这边来》、《废墟中的少女侦探》、《心灵·瞄准器》、《下雨天,不上学》、《Skylla& Charybdis-死亡的口吻-》、《绿阳探求士的叙情诗-魂之雕塑-》等作品。

部分摘录:
“那么,今天就用稍微不同一点的方法来找牌吧。请问,有没有哪位带着大手帕的?”
白皙的指尖轻轻抚上了蓝色的牌堆,转瞬间就把它分成了两堆,并在手中弹洗、切牌。
她自信洋溢的双眸逐一望向我们。我的视线定在她久违的笑容上挪不开了,就连拿块手帕都拿得慢吞吞的,简直令人焦躁——比起她双手巧妙编织出的魔法,我还是选择了注视她樱花色的可爱嘴唇和泛着浅浅粉红的双颊。
“那个,可以的话,请用我的。”
说着,庆永同学便取出了一块漂亮的藏青色手帕,上面带有典雅的刺绣。
“你连这种东西都带着?”琉璃垣学姐支着脸颊,冷冷淡淡地说道。她剪着短发,看上去像个男孩子,再用这种方式说话,总让人觉得有些简单粗暴。而“这种东西”好像是指庆永同学的手帕——庆永同学有些难为情似的,红着脸低下了头。
“这是小琉璃送她的手帕呢。”
可能是发现我正一脸莫名地看着庆永同学,柏学姐莞尔一笑,做了说明。
“是我生日时,前辈给我的。”
庆永同学飞快地看了我一眼,略显羞涩地笑了。
“那我可得非常小心地使用它呢。”
酉乃的指尖滑过手帕表面,仔细看去,原来是涂了淡粉色的指甲油,大白天完全注意不到,现在则因为有日暮的斜阳照射在她细小的指甲上,我才偶然发现。为了不在校内曝光,她大概也费了各种功夫吧?不过,在这些细微之处用点心思,会将女孩子们装点得十分可爱。类似这种不被男生们察觉的地方,一定还有很多。
“那么,请允许我暂用庆永同学的手帕——我觉得这是个略为刺激的找牌方法。”
酉乃意味深长地微笑着,用庆永同学的手帕蒙上眼睛,并在脑后绑了一个结,挡住了自己的视线,动作十分轻缓。
我不禁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不,毕竟,怎么说呢,虽然很难形容,但是一个漂亮女孩正遮着眼睛,该算是有种犯罪的感觉,还是有种不道德感呢……啊啊,对了,是“刺激”。
“你就这样来找我们的牌?”
琉璃垣学姐的坐姿有些歪斜,语气带着疑惑,应该是那种不怎么信得过非科学事物的人吧。然而,从方才起,对酉乃所织就的魔法最为震惊的不是别人,正是她。
酉乃似乎打算蒙眼寻牌,而且这次她让我们每人都预先挑选一张,于是此次的待寻牌共计四张——它们刚才已尽数混入牌堆中了。
“其实呢,还不只是这样,我还要——嘿!”
酉乃边说边把牌堆再次打乱,简直就像要接着玩“神经衰弱”[1]一样。
桌上不知为何铺着瓦楞纸板,扑克牌们就在纸板上散得乱七八糟,像是被小孩子给乱扔的似的。
“这么乱,不会失败吧?”
琉璃垣学姐有些担心地说道,但酉乃依然面带微笑。
“没关系,接下来还会更刺激呢。”
我正想着还能怎么个刺激法,酉乃将手伸进制服口袋,掏出一件银色的、形似钢笔的物件,咻地一抖手腕——仔细一看,一截短刀从那玩意儿里弹了出来。
“欸?呜哇,你,这不是刀吗?”
琉璃垣学姐好像受到了惊吓,身子往后一缩。
“请安心,这虽然是刀,实际是裁纸刀。”酉乃笑眯眯地,用指尖抚上刀刃,“就算这样也不会割破手,不过总归是不锈钢制品,因此用力刺就能扎穿东西。”
用力刺就能扎穿东西,说的是你吧。
“因此还是有危险性的,请不要把脸或手靠得太近,尤其是须川君,就算你鼻子都快碰到道具了,这里也没有机关,小心安全哦。”
“呃,啊,嗯,这个,我会的……”我如此答道。
酉乃右手向下挥刀,直接插中一张牌,柏学姐可能是吓到了,发出了轻微的惨叫声。
“这张,大概就是庆永同学的牌了。庆永同学,你选的是哪张牌?”
“嗯,是……方片6。”
“方片6。”
酉乃一边说着,一边将扎穿纸牌进而刺入瓦楞纸的裁纸刀拔起。原来如此,铺着瓦楞纸板是为了保护桌子啊。在我理解了她用意的同时,她正手持刀柄——那张牌还穿在刀上——向我们展示牌面。无疑是方片6。
女孩子们发出“好——厉害!”的欢呼声。
接着她再次伸手,摸索着从一桌子散乱的扑克中找出目标牌,用那柄裁纸刀扎住、展示,是我所选的红桃7,之后是琉璃垣学姐选的梅花9。只听“突”一声,酉乃已经用刀将最后一张扑克牌钉住了。
“学姐,你选的牌是什么呢?”
“梅花皇后……”
柏学姐的双眼闪烁着期待的光芒,注视着酉乃。
扑克牌却犹如雪崩一般,啪啦啪啦地往下掉,因为酉乃把刀刺上瓦楞纸板之后,直接抬起纸板一端,令纸板面倾斜。如此一来,摊开的纸牌自然会遵守地心引力的规律,滑落到桌上。唯独一枚卡牌残留着,如受磔刑[2]一般被钉死在瓦楞纸板正中。
酉乃又拔出裁纸刀,展示着还穿在刀尖上的扑克牌。
“是梅花皇后哦。”
牌面上,黑衣女王手拈一枝花朵,腹部位置可以窥见钝口的刀尖穿牌而过,正闪着寒光。
2
酉乃初是个有些奇怪的女孩子,我从未见过她进食的样子。
每天一到午休时间,她就立刻从座位上起身,离开教室。我有时会去食堂吃饭,可并没在那里看到过她。当然,有蛮多学生都会在社团活动室或者空的教室里吃便当,只是酉乃既不参加社团,我也不认为她有关系要好到可以一起去空教室吃午饭的朋友。
这样的她,中午到底上哪儿去吃饭了呢?我百思不得其解。虽然我也想过她会不会在其他班里有好朋友,不过这好像不可能吧。我拐着弯找织田打听,她却这样说:“欸——波奇你不知道哦?中午会溜走就说明有男朋友啰!”我愕然地看着织田那张不知为何笑嘻嘻的脸,心想原来如此,但同时又莫名感到坐立不安。
自从解决翻转的书刊一事以来,我就基本没和酉乃说过话,也就有时会问个早安,看不出她和平时有什么不同。
这个,这个,我是有过一点点期待。以那件事为契机,搞不好能和她相处得更好些呢。还有,她以后也许会用那时展露的温柔笑容来对待我。
当然了,我也明白如果想要进一步搞好关系,是需要由我在各方面都多主动些的。所以我考虑偶尔找她一起吃个午饭试试……她啊,午间到底都在哪儿呢?
我手里拿着买来的面包,漫无目的地走在三楼的走廊,偶然透过窗户往楼下的泳池那里瞥了一眼。每逢冬季,泳池一带都是封闭起来的,景色寂寥得令人扫兴。一个女孩的身影映入眼帘,她就坐在泳池沿上,穿着短袜的双腿伸在没有注水的空池里晃啊晃的。尽管今天的阳光可谓刺眼,但也马上就要到12月了,风中多少有些寒意。
其实我对自己的视力也没有多大自信,却仍毫无理由地确信那个女孩就是酉乃。我快步下楼,绕到体育馆的背后,朝泳池赶去。
这块地方位于校园的背面,即便是午休期间也得以远离喧哗。它的入口处上了锁,周围则围着栅栏。我绕行了一圈,正琢磨着从哪儿才能进去,便发现更衣室的背后有缝隙。我穿过这个带着霉味的“出入口”,到了泳池边——隐隐有股刺鼻的气味,可能是经受风吹雨淋又乏人清扫之故。
“哗啦,哗啦。”
酉乃坐在泳池沿上,背对着我,身旁是脱下的乐福鞋[3],目测她根本就是将双足浸在看不见的水里,想象着泡水玩。真是个不可思议的女孩。
“酉乃同学。”我出声。
她不再摇晃身体,慢慢侧过脸来,又是往常那样的倦怠表情。她快速瞟了我一眼,毫无兴趣似的转回头,继续若无其事地晃起了脚。
“……”
——这是不是,在无视我?
“那个……酉乃同学。”
我受到了一点打击,从后面绕到她身侧,偷偷看她的表情。她正双手捧着一个饭团——看起来像是自己做的——吃得和松鼠一样腮帮子鼓鼓的。她不为所动,只是用眼睛扫了我一下。
“那个……待在这种地方不冷吗?”
“没什么。”她冷淡地答道,嘴里的饭团都把脸颊给撑胀了。
虽说风中带了些寒意,但阳光温柔地照射下来,令人感到舒适。遭她无视所造成的打击让我勇气尽失,我取出塞在口袋里的面包,像在挤快要用完的牙膏管似的,尽力再次憋出一丝勇气,说道:“呃……可以和你一起吃吗?”
酉乃一言不发,不过还是轻轻点了一下头。太好了,我没有被无视啊。我“呼”地松了一口气,同时在离她稍有距离的地方坐下,地面冷得让我微微打战。
我一边拆开面包的包装袋,一边偷偷看向她的膝盖——放在膝上的便当盒差不多都空了,只剩下一点菜叶和几片番茄。这里没有半点人声,仿佛是一片被舍弃的空间,而我们就在这里默默地吃着午饭。
现在她只会说“没什么”,不知为何总觉得比之前更冷淡了,明明在经历图书馆事件时都还算有的聊。说实话,即使可以像这样两人共处,我也完全不懂该讲什么。就算想和她搞好关系,我也找不出能传达这份心情的关键话语——那么,至少该挑点有趣的话题吧。
“啊,对了。酉乃同学,你觉得文化祭[4]怎么样?”——说到话题,那最合适的就是本月月初举行的文化祭了。我继续道:“我们班是做黄油土豆[5]吧?我当时必须去戏剧社帮忙,班上生意旺吗?”
酉乃凝视着空空如也的池子,轻轻点头,腮帮子因为咀嚼而一鼓一鼓的,非常可爱。
“是吗,文化祭真是开心啊。酉乃同学你觉得呢?来了好多客人,你也很高兴吧?”
“没什么,只是一直在蒸土豆而已。”
“啊,这样啊……”
绑着三角巾,系着围裙,还戴着口罩——我可以想象这样全副武装的酉乃正从早到晚默默蒸着土豆的光景,这并不像是什么轻松的差事呢……
“那,中学呢?你中学时代的文化祭都做过些什么啊?”
“没什么,就是些对外展示的活动,很普通。”
“对了,酉乃同学你是哪个中学的?学校在哪里啊?”
“不知道。”
居然说“不知道”……我悄悄看她的脸,她正低头盯住膝上放着的便当盒,表情中似乎带着一丝严峻。
“这种事情我不知道。”
“哦,是哦……”
听到对方如此严肃的回答,如何回应才妥当?我心里也没数。不过我知道专门应付这种场面的绝招——为了一睹她的笑容,我准备了后手。
“酉乃同学,表演个魔术啦,最近我什么都没得看。”
说到这里,她终于转过脸面向我,我甚至觉得我们勉强算是眼神交汇了。她的眼睛眨啊眨的,但还是摇摇头。
“这里不行。”
“呃,为什么……”
酉乃没有回话,我能感到自己的笑容正在逐渐瓦解。
她继续拿侧脸对着我,开始吃剩下的生菜。这是怎么回事?我一丁点儿也不明白啊。难道说,我果然是被她讨厌了吗?确实,去“灰姑娘”的话,便可以作为客人而看到她的魔术和笑容。可我不仅仅是个客人啊,不想只当个客人……
就像是为了掩盖这阵沉默,我大口大口地咬着面包。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