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蒸汽歌剧-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4周前 (07-14) 49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每天早晨送达的《幻灯报》(Magic Latern Gazette)为餐桌提供了话题:装备有以太螺旋桨的空中飞船将要进港,降落到水面上,停泊靠岸;采用齿轮结构的蒸汽马车在道路上疾驶——此处是以蒸汽为能源的伟大科学都市。为职业出路而烦恼的女学生爱玛·哈特里得知由父亲担任船长的空中飞船“极光号”即将归航,正急匆匆地赶向码头,准备迎接父亲,却在飞船内遭遇神秘少年尤金。以此邂逅为契机,爱玛与尤金一同成为名侦探穆里埃的弟子,碰上了种种不可能犯罪,而尤金的真实身份更是最大的谜团!本书乃一部以罕见的想象力所描绘出的顶级科幻侦探小说!
★本作是打破日本传统的科幻推理小说,科幻部分使用蒸汽朋克的设定,以及大部分硬科幻设定,宇宙系和时间系科幻都有使用,而且整体采用了太空话剧的手法。其中科幻谜题的设定有很类似《三体》,相当有名。另一个层面上,本作有很多密室杀人,以及各种诡计,因此具有超本格推理的核心要素。两种类型的巧妙结合,即便在日本所有的小说作品里也是绝无仅有的。

作者介绍

芦边拓
1958年生于大阪府,毕业于同志社大学。
1986年凭借《五种异类》入选第2届“幻想文学新人奖”佳作名单,1990年凭借《杀人喜剧的13人》获得第1届“鲇川哲也奖”并同时出道。著有《贩卖奇谭的店铺》《异次元之馆杀人案》《金田一耕助VS明智小五郎 第二轮》等多部作品。

部分摘录:
我前阵子在天文科学馆里看到了这幕由机械装置所构建的星空,直至我意识到自己将它与昨晚睡前阅读的插图小说混为一谈为止,我曾如痴如醉地想着自己是该作为火枪手爱玛·哈特里,攻下七座城池,从邪恶的宰相手中救下国王大人一家,还是成为秘密搜查官爱玛·哈特里——又名“接线人No.6”,去消灭横跨水陆的强盗集团。
为了打发多余的精力,爱玛·哈特里教授既身为冒险家,又去当考古学者,解读卡斯卡底古陆[1]的神秘古代文字、探索人迹之外的魔境。在这之后,我又不知不觉就成了热爱自由的“大海蛇号”[2]船长爱玛·哈特里,从巨龙把守着的洞窟里搬运出金银财宝,而为了前行的盘缠,我光是在旅途中把一两个大陆破坏得粉碎殆尽还不算完,还要率领船队……咦?
在实现这一步之前,本人已经被称为“局头[3]粉碎者”的爱玛·哈特里,发挥着出神入化的牌技,还是说我更早就以天才外科医生爱玛·哈特里的身份去成功实现了困难的手术?
但这大概是化身为大怪盗——“女爵”爱玛·哈特里,取回一度被夺走的拳头大小的钻石,将它物归原主地还给身陷囹圄的国王大人以后,才该去考虑的问题。
唉,总之诸如此类的超级冒险,以及大获全胜都已经无法令我知足,我又给自己增加了新的身份,那便是与托马斯·阿尔瓦·爱迪生先生、尼古拉·特斯拉博士并称为“现代科学三大恩人”的发明大王爱玛·哈特里,我要率领飞行船队翱翔天际,越过星辰的大海、穿过以太的浪涛,出发前行。
……啊呀呀,除去直到刚才还迎风招展的骷髅海盗旗[4]、在侧舷一字排开的大炮筒及船舱内满载的金银财宝之外,我的船明明只是艘用于出海远航的帆船而已。按说不该存在于此的引擎却不知何时轰鸣着、咆哮着,眼看着轻轻松松就快要把船体都带得飞起来——
“呃……再怎么说,这也有点……”
好像有点太顺我的心意了,简直让人目瞪口呆——正在这时……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警示音突如其来地作响,一群野蛮暴乱的男性杀到了不讲究天文单位、连以光年计的旅程都不当回事的大航海家爱玛·哈特里提督跟前,场面混乱无序。
——是敌袭啊。
——第九行星的人!
——被他们的Σ[5]爆裂光线射中可就必输无疑了。
船内登时乱作一团、全员溃不成军,我不得不抽出腰间的西洋佩剑,说道:“各位!切勿慌张!这未必是敌人发动的袭击,只不过是……是……”
一名绅士不知何时靠近我,微笑着向我问候。他那身富有品味的服装也好、那股沉静的态度也好,净是些和眼下的环境格格不入的要素。
“啊,穆里埃先生。”
尽管困惑于有意想不到的熟人在意想不到的情况下登场,我仍叫出了这位熟人的名字。
“那个警铃声……”
“有什么问题吗?”
穆里埃先生带着笑意问我。而我虽犹豫了一瞬,但还是很快下定决心把话说出了口。
“警铃声是……闹钟叫早的铃声!”
当我在梦中如此高呼之后,瞬间便发现自己正在自家卧室的床上,上半身坐起。此外,这么大的动静其实是源自父亲淘汰给我的航海钟[6],它正左摇右摆,鸣叫得很是大声。
随即——准确地说,是十七分钟之后,我便在赶往一层的途中,连电梯那自由落体般飞快的下行速度都让我感觉缓如蜗牛。
个人形象打理得一如素日般完美,头发梳得规规矩矩,束住发辫的位置和平时分毫不差,衣服的领口、纽扣,还有系带靴子的鞋带也都无一懈怠;不过靠这十七分钟总会有些地方没能完全拾掇整齐,手里还抓着啃到一半的吐司面包。
只是,我——著名船长猛虎的独生女,在学校里论起行动迅速绝不输人,可不能让自己叼着面包全力狂奔的丑态暴露在外。因此,在公寓大门敞开前的最后一刻,我把剩下的面包硬塞进口中。
我硬吞着嘴里的食物,而几乎同一时间,外界的喧扰一下子就涌上来,把我包围——石板街被往来交错的人群踩得嘈杂,脚步声、咆哮声、嘎轧作响的引擎声,还有持续不停的车喇叭声,摁得又久、传得又远。
突然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架特里维西克式蒸汽马车,车轮巨大,为抬高整个车体而导致车底与地面之间的空间留得很大,空当里就紧紧填满了齿轮设备——确切地说,这是架不配马的马车,后方有“呼哧、呼哧”地冒着烟、轰声震地的蒸汽巴士追着它跑,旁侧是像要从轻便铁道上脱轨而来的蒸汽手推车,此外还有二轮或三轮蒸汽自行车,伴着“噗噗”作响的轻声穿梭而过。纵横遍布的高架桥仿佛结成了一张网,蒸汽火车头正浓烟腾腾地在高架上拖着载客车厢猛冲——这番景象太过理所当然,不必多做说明。
使用了空气压缩式引擎的车辆们则毫不示弱,一边发出怪声,一边高速行驶。它们也大小不一,其中最厉害的是空气压缩超级特急快车,疾行之下穿山跨海,只可惜它“藏”在特殊钢材制成的送气管道内部,我们无以得见它行进时的那份雄姿。
又有一阵巨响袭来,离我的距离很近,声音从我的右边一路响到左边,回声嗡嗡的,连管道都跟着桥梁一起晃荡。那是载着旅客去往地球对侧的长途列车刚从中央车站(Grand Central)发车,不对,是发射。
都怪那一座座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我只能从极度狭窄的夹缝空间里看到空中有无数的气球出租车和飞船巴士,如同游鱼一般,而在它们之上更有着用成群的巨人气球吊住的空中旅馆,现正以豪华的餐饮和优秀的景观来吸引客人。
而穿梭自如地流转其中的是形似蝙蝠的蒸汽动力飞机“风神”和机翼能够扇动的鸟型飞机[7]。机翼长达近五十米的汉森-斯特林费罗式空中蒸汽车又比它们要大上许多,飞行时它烟囱顶端的国旗飘扬,车身在地面上投下了巨大的影子。
我有时会被这些人造的“大鸟”吸引,看到入神。有时还会跟这些空中的“钢铁怪物”们赛跑,经常强行切入到它们前面。其实我对自己作为女生过高的身高很是介意的,所以经常佝着背,但现在却能痛快地伸展背脊,直视前方。
面对这样的我,这所都市诚恳地开放了道路,展示着它日新月异的面貌。那边有正在举行装修新品大促销的百货商店,可以当场买齐蒸汽化全套家居。这边有运用各种炫目特效而广受好评、客似云来的全景电影剧场[8],还有能让人感觉置身于别样天地般放松游玩,被评为“疗效出类拔萃”的全景温泉SPA[9]等等。
只是想想就觉得美好,不过这块地盘其实就像是尚在建设中的大楼,全都只由骨架组成。事实上,至关重要的核心,与之相匹配的差速器分析中枢引擎——即蒸汽驱动的思考型机械,很快就能从隔壁在建的巨型锅炉中获得动力,让它那数以百万计的齿轮、皮筋、拉杆不停运作。那些机械配件在朝阳的照射下,使人眼花缭乱。
城市街道就处在光与声交织的旋涡中,满满都是钢铁机械。不过即使骚动混乱如此,这一带依然算是我的后花园,虽说我自己家可没有附带像样的院子。
比起任何静美而丰茂的自然风光,我还是更加喜爱、亲近这里的环境。不论如何,这个蒸汽都市是生我养我的故乡。入夜时分,煤气灯散发出美丽的光辉,就相当于街边成排的茂密绿树。高层建筑那层层叠叠的影子,在我眼里即可算作家乡的群山。话说回来,我还是乱来过头了,差点被突然出现在身边的车辆给撞飞出去。
因为方才在认真地考虑问题,注意力好像一时离席——我也差不多该考虑将来从事的职业了。为此,我不得不去各路专业人士的身边实习,但我怎么也决定不下去向。
就在并不遥远的过去,欧洲也只有上流阶层的子嗣们能够上学念书,其中女孩子们尤其难,唯二的选择就是指派一名家庭教师去教学,或者直接扔到修道院学校的宿舍里去。如今,小镇和村子里也都有学校,我们能够如愿学习。
顺便说一句,我就读于技术学校,凡对世间有用的内容,这类学校都会教授。以前还有很多所谓大学,据说里头各色学者云集,可现在出色的人才们则是依序被理工学院、中级学校、幼儿学校所聘用。
在教过我的老师中,有时也会有人对此感到不满、遗憾,缅怀往昔光景。不过我是怎么都不太能理解这种心情。
总之,现在的教育和以前截然不同,虽说我也不知道以前都教的是什么内容,不过人嘛,就是会挑这嫌那的。用艰深一点的词汇来说就是“情感引力”决定了人心所向,即使做着同样的工作,各人的满足度和疲劳感也各不相同,这当然也会大幅度地影响到工作成果。
由此,当没有工作的人在选择职业道路时,务必要忠实地遵照“情感引力”所指,比如说不停收集值钱的物品,喜欢囤东西的人,便会被认为更适合于从事废品回收业务或是银行家的工作。
我也差不多该看清自己的未来了,要去谁手下做上一阵子的徒弟或者助手,然而我还没能决定去哪里。总之喜欢的去处,感觉有趣的去处,还有想了解的去处都太多了,实在筛不出唯一选项。我的“情感引力”大概伸向四面八方吧。
但这样是不行的。学校老师已经再三交代我要上报一个去处,随便哪里都好。今天大概也要为这个事情对我说教了。让人头疼,选项多如繁星,不过就算学校强迫我像抽牌一样随便选一个,我也不干。
正这么想着,差点被一辆近在眼前的蒸汽汽车撞到,幸好千钧一发之际闪了过去。
“搞什么啊,《幻灯报》家的送报车。”
我冷汗涔涔,看着那辆车渐行渐远的背影,嘴里念叨着。
我现在租住的房子附近,有从业者开车过来更换“幻灯新闻”的报栏,每天三次。那些富裕人家每天都订阅专用的全彩报栏,但我所在的公房里,最新的圆盘型报栏都会送到楼管员的办公室,楼管员再定时用回转式投影设备通过镜头和镜子将新闻内容传送到每户人家的镜子上。
那个投影设备任谁都能单手操作,不需要专业技能,同时还常常附赠图画与留声机上的蜡管声。这么说来,都怪我今早睡了个懒觉,错过平时必看的早间新闻。
“糟糕,这下哪儿都看不到了。”
我碎碎念道,四处打量着周围,恰好发现一个面向十字路口而设的滚动报栏,正一边发出“咔嚓咔嚓”的怪声,一边准备更换最新的新闻标题,组成新的展示内容。
截至目前,报栏上还大大地显示着“维多利亚女王[10]与大清国光绪帝[11]进行会谈,双方就连接欧亚两洲的管道延伸及光纤通信网络、以太研究内容充实化等问题达成基本共识”的字样。大清帝国实行了变法维新,于数年前转型成为现代国家,现在北京已是亚洲屈指可数的蒸汽都市之一,宫殿与佛塔[12]的那些直冲云霄的屋顶上到处可见烟囱和暖气排风口。
领土与人口相近的东西两大立宪制国家的君主能够直接会面固然可喜,不过也有报道称年轻的光绪帝不知为何很不擅长应对维多利亚女王这般老妇人,全程都很紧张。总之这次会谈好像很顺利,但相关报道及其照片目前已被替换得无影无踪了。
“极光号”即将归航至伦敦港第二码头。
航行成果备受各界期待。
奇奇纳博士或将发表重大事实。
报栏版面重排后,内容变为了以上文字。
有些人注意到更新,驻足观看,但街上的大部分人仍是步履匆忙,一味赶路。
要说我呢,倒属于这少数派;而且深深地被这些标题导语定在石板道上,仿佛已沐浴在舰船发出的那炫目的闪光信号的光芒之中——恐怕也就只有我一个是这样的。
要是又像刚才那样,有车子快要开到面前,我说不定就会被撞飞出去,不过我已意识不到这些。
“父亲他今早就回来啦……”
而当注意到新闻的具体内容后,我原本打好的主意又作废了。
船的确切返航时间还没有确定,说是今早也只是我的臆测,不过我原以为再怎么快也得明后天归港,或是更往后的行程,虽然被这条出其不意的新闻吓了一跳,但若抱怨它没能给出确切时间也是挺不讲理的。
我一下子冲到马路上,恰好就堵住了一架正往我这边驶来的马车。算不上车夫的司机手忙脚乱地摁响喇叭,我却完全没把鸣笛警告声当回事,等对方刚一刹停,我就硬是往车里蹿去,边挤边说道:“请载我去港口,全速前进,我给你加付燃料费。”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