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海星式组织-电子书下载

经营管理 4周前 (07-14) 44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本书用极富想象力的比喻——海星象征互联网企业的去中心化特征,书中着重探讨了互联网企业去中心化的八大特征。这些特征体现了海星式组织的特点和由这些特点决定了的企业的长久的生命力。
在科学技术的推波助澜下,呈现出海星式组织特性的互联网企业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机会。互联网企业应用的海星式决策、海星式概念不断在工作、生活、商业决策中被应用,海星式组织正迅速而勇猛地改变世界的秩序。
通过本书,读者将了解到互联网企业与传统企业的根本不同,互联网企业那种越挫越勇的力量根源到底是什么,海星式组织如何创造营收,海星式组织的缺陷,去中心化对互联网企业以及传统企业的影响,海星式组织发挥作用的要素以及海星式组织的基本原则。

作者介绍

“奥瑞•布莱福曼,管理思想家、作家兼企业家。他曾受邀在微软、斯坦福大学商学院和哈佛大学商学院做过大量的演讲。拥有斯坦福大学商学院的MBA学位,已出版作品《摇摆》等。
罗德•贝克斯特朗,科技公司高管,同时在多家私人机构及非营利组织任职。拥有斯坦福大学的学士学位和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部分摘录:
共享之战:互联网企业vs传统企业 这场共享之战的交战双方是资金雄厚的唱片公司和音乐分享软件,这场共享之战竟然可以追溯到所向无敌的西班牙军队与古老部落阿帕奇人之间的战斗。两者有什么共同点?输赢似乎显而易见,但是互联网企业那种越挫越勇的力量根源到底是什么?
唐·韦瑞立对自己辩护的这个案子太有把握了,他自己十分得意,甚至想要在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大理石台阶上开香槟来预先庆祝胜利。这一切都发生在2005年3月下旬,我们可以想象韦瑞立当时的感觉一定棒极了。
作为律师,韦瑞立极具才华,如果你要打官司,当然希望他能站在自己这边。另外,他还是久负盛名的《哥伦比亚法律评论》的主编,同时还担任了威廉·布伦南大法官的助手,并且他还时不时地在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上赢得一些大案子。毫无疑问,在业务上他这个人技艺精湛,是一位杰出人士。就像棒球巨星贝贝·鲁斯,韦瑞立肯定会入选法律界的全明星队,我们可以把它比作著名的棒球队——1927年的纽约扬基队。这支法律界全明星队肯定还包括重要人物肯·斯塔尔(他曾经负责克林顿总统弹劾案与莫尼卡·莱温斯基声誉案的调查)和戴维·肯德尔(他曾是上述弹劾案中克林顿的辩护律师)。人们当然不愿与有这样阵容的队伍较量一番。
事实上,韦瑞立和他的同事们都是大娱乐公司——米高梅公司的雇佣枪手。到目前为止,米高梅公司已经轮番加入了一些商业巨头,诸如哥伦比亚影业公司、迪士尼、华纳兄弟、大西洋唱片、国会唱片、美国无线电公司、贝塔斯曼音乐集团、索尼以及维珍唱片发起的诉讼。
乍一看,你会产生这样的印象:这些可全都是些实力最强大的参与者啊,他们有世界上最好的律师,在当地最高法庭上为他们进行辩护。说到这里,人们对这个问题会很感兴趣:这些商业巨头到底是在和谁打官司呢?说出来不怕你不相信,他们的对手是一家我们绝大多数人听都没有听说过的小公司——Grokster(一家私人拥有的软件公司)。
Grokster提供点对点技术(P2P)服务。它使人们能够窃取——咳咳,共享——网上的音乐和电影文件。因为此项服务使用方便,完全免费,全世界的人一直以来都在幸福地分享着从布兰妮·斯皮尔斯的影集到枪版的热门电影等各种文件。实际上,《星战前传3:西斯的复仇》在院线发布的当天竟然就出现在了互联网上供人们免费下载。
这种方式唯一吸引人的地方是所有内容的下载并不需要作者或所有者的专门许可。可以说Grokster的使用者基本上都是在窃取音乐和电影文件。在这里尤其需要指出的一点是,我们应该注意到,我们正在谈论的对象并不只是那些坐在大学计算机系阴暗的地下室里的黑客,还包括那些正在各个街区里生活着的平民百姓。事实上,如果你询问任何一位18~24岁的互联网用户,你会发现他正在使用诸如Grokster之类的软件。据估计,仅美国截至2005年4月就有863万点对点技术服务的使用者。
要知道在美国,自从1968年《夏日恋曲》风靡以来,年轻人之间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如此多的共享行为了。可是,这种情形对电影与唱片业却甚为不妙,因为所有这些共享行为正在给电影与唱片业带来麻烦。作为商业企业,米高梅公司和它的同行们并不会致力于在世界范围内创作、传播音乐与电影,它们的目的是设法赚取利润。可是现在兴起的音乐共享却对这个底线产生了重大影响。这个影响到底有多大呢?韦瑞立很快就会告诉我们。
在法庭上,韦瑞立律师开始口头辩论陈述,但很快就被大法官布雷耶打断,目前音乐行业的情况在大法官看来仿佛看到一只大象正在一只小老鼠面前倒下。本来布雷耶想问的是,对于音乐唱片业发展而言最重要的是什么。随后他对韦瑞立解释了自己的意思:“音乐行业有革新也有问题,然而它正在以这样的方式茁壮成长。”
韦瑞立可以说是在口头辩护陈述的最后关头挽救了自己的回答。他知道自己代表的这头大象并非仅仅是情绪过分激动,说它被吓得不知所措是有令人信服的理由的。“布雷耶大法官,”韦瑞立辩护道,“事实是自从遭受这些服务的冲击以来,我们损失了——整个唱片行业损失了25%的收入。”
25%,至今这个比列仍在上升。
目前的这场混乱仅仅始于5年前,当时一个无名的大一新生由于过于懒惰而不愿意去Tower Records(知名连锁唱片店)买唱片。或是出于懒惰或是出于傲慢,他希望得到免费的音乐。这个新生就是18岁的肖恩·范宁,朋友们给他起了个绰号叫“纳普斯特”,他在自己的宿舍里成立了一家公司。现在,人们可以通过登录这家公司的中心服务器,使用范宁自己创建的纳普斯特程序与世界各地的用户共享文件。可以说每个人都喜爱这项方便的发明,于是他们开始毫无节制地互换文件。
可以十分肯定的是,纳普斯特的前景甚为不妙。因为米高梅公司的同行们迅速发起了一场针对纳普斯特的诉讼,这场诉讼给了纳普斯特一记响亮的耳光。虽然有一些组织,比如美国公民自由协会,提出抗议说这场诉讼是对言论自由的侵犯,然而法庭却不买账。这毫不奇怪,任何人都不会对那些数不胜数怒气冲冲的黑客太过关注。这些人就好像刚刚在校园吵架中吵输了的孩子,只好回过身来嘲弄他们的对手:“我们会抓住你们的——你们只会将事情越弄越糟!”
实际上,在2000年12月12日,法庭就认定了纳普斯特侵权。在2003年6月,纳普斯特宣布破产,同年12月纳普斯特将自己的品牌与知识产权以非常便宜的价格一股脑都卖给了Roxio公司(数字媒体软件和服务供应商)。
在我们看来,所有这些法律上的争论都是一个大战略的一部分。举例来说,看到那些街头上的开锁匠了吗?他们整个经营活动都是围绕着敲竹杠进行的。等你早上离家工作之后,锁匠就会鬼鬼祟祟沿着楼梯爬到你家门口,打开锁,撑住门,随后包括他叔叔在内的一干人就会闯进门来。他们会取出你家的银器、你家的食物、你家的珠宝以及你家的新音响,然后把它们统统带走。其中或许还会有一两个强壮的家伙甚至会扛走你家的洗衣机。
等你回到家里,看到洗劫一空、满地凌乱的情景,你受到的打击犹如晴天霹雳。但在起初的震惊逐渐消散之后,你十分想去做的事情既包括抓住那些盗贼,又包括抓住那个放贼进来的人。与这个比喻类似,唱片业的巨头们面临着同样的问题。这些点对点技术公司正在助纣为虐,纵容盗窃,它们的用户正在四处盗用音乐的版权。
为了应对这种糟糕的情况,唱片行业拿出了一个双头战略。首先,业界同行们追击那些具体的盗贼——在这个案例中,就是那些共享音乐的人。他们追踪到那些正在下载歌曲的人——一些重要的侵权者,以提起侵权诉讼、对簿公堂来进行反击,除非侵权者保证以后不再犯这样的错误并缴纳4000美元罚款。这个策略很成功,它不仅达到了阻止侵权下载音乐的目的,而且也向其他人发出了一个强烈的信号,那就是:我们对强化自己的知识产权保护是认真的,如果你侵权,我们将会追究你的法律责任。
其次,业界的同行们开始寻找问题的根源,他们追踪那些专门替人撬锁,为盗窃行为提供犯罪机会的始作俑者——点对点技术公司。他们雇用最好的律师对这些点对点技术公司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取缔这些违法犯罪行为。至于前面说到的韦瑞立,不出众人所料,这位律师的表现几乎完美无缺。结果丝毫不会使人感到惊奇,在韦瑞立口头辩论陈述的两个月之后,法庭做出了一致宣判,判决对米高梅公司有利。
但是在唱片业巨头不断赢得与点对点技术公司的诉讼的情况下,音乐侵权问题的整体情况却持续恶化。这真是太让人奇怪了,这首先不能归咎于业界公司对侵权行为不够警惕。实际上恰恰相反,它们可是正在针对侵权行为不断提起新的诉讼,但是问题就出在这里,这些诉讼恰恰是火上浇油:它们反击得越厉害,激起的反抗越激烈。总之,这一切都让人觉得似乎正在发生着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又是谁对这些事件做出了令人满意的解释呢?说出来简直令人难以置信。我们碰到的汤姆·内文斯是一位专门研究美洲西南部土著部落文化的人类学家。尽管内文斯从未涉足唱片业,但他对古代部落的研究却能够清楚地揭示今天音乐行业正在发生的事情。说实在的,内文斯对正在发生的事情在许多方面都比其他人理解得更到位。
开始了解到有他这么一号人,是在我们迅速翻阅一本有关阿帕奇人的书时。当我们看到了他给这本书写的序言时,我们突然停了下来,待了一秒钟,想了想:这位伙计正在谈论美洲土著的事情,但是他所讲的恰好能很容易应用到Grokster这个案例上来。
于是,我们一路追寻到艾奥瓦州,这位年轻的人类学家和他的妻子、孩子住在那里。当内文斯刚见到我们时,他的心里没有任何准备。当他了解到我们的来意时,马上反应道:“嗯,我认为没有人真正读过那本书。”但是一旦我们和他攀谈起来,内文斯马上就将现实中正在发生的事置于一个更大的背景之下,将它们广泛联系起来。
一切都始于一个秘密,一个古代的秘密,解答它能给理解米高梅公司的问题出在哪里提供一把钥匙。为了揭示这个答案,内文斯带我们回溯了将近5个世纪,返回到了1519年,来到了那片今天大家称之为墨西哥城的土地上。当时,历史上最著名的探险家之一,具有传奇色彩的埃尔南多·科尔特斯恰好第一次将目光放在了阿兹特克人的首府上。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