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好诗不过近人情:从古诗里看诗人风骨(套装共4册)-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4周前 (07-14) 53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花间集评注》
《花间集》为后蜀赵崇祚所辑,是我国最早的文人词总集,收录温庭筠、韦庄等人的词作共500首,缛采轻艳,绮靡温馥。
评注者李冰若为词学大师吴梅的弟子,感同学唐圭璋注释《宋词三百首》,于是溯源词学初始,为《花间》作笺。本书辑录了汤显祖、陈廷焯等历代名家评语,并附词人小传、简要校注。评注者更以“栩庄漫记”之名写下196条评语,这些评语被后来成书的《全唐五代词》全部收录,足可见其精深透彻。本书注评结合,是研究《花间集》的重要著作,深得词学家唐圭璋、叶嘉莹的推重。
《金性尧注唐诗三百首》
唐诗是中国古典诗歌的巅峰。不仅象征古典诗歌的成熟,继承了汉魏民歌与乐府传统;也开创出新的面貌,将古典诗歌的艺术形式发展到一个新的高度。历来皆不乏唐诗选本,尤以蘅塘退士编选的《唐诗三百首》最为突出。收录作者共七十余位,皇帝、和尚、歌女、无名氏皆见于其中。选入作品计三百余首,篇目适度,体裁兼备,内容丰富多样。自选定以来,《唐诗三百首》对中国文学有极为深远、广泛的影响。
《金性尧注唐诗三百首》是著名古典文史大家金性尧晚年大成之作,他的注释“博而能约,浅而能切,通而能清”。通俗易懂的特色使本书自初版以来重印无数,发行数量超过三百万册。金性尧令唐诗再次进入今人视野,让当代读者能欣赏唐诗的艺术性、思想性与真正价值。
《金性尧选宋诗三百首》
本书以选目为基础,共包括前言、选目、作者小传、注释四部分。根据金性尧先生对宋代诸诗人的创作特色、地位的理解,以及对宋诗发展历程的把握,从浩如烟海的宋诗中撷取三百二十七首。强调苏轼和陆游,二人选目为全书之冠,并以此为支点,构成北、南宋作者队伍的基本格局。
本书去取公允、注解精当、考证严谨、个性鲜明、理趣皆备。读解耳熟能详的经典篇目,更挖掘为人忽视的冷僻佳作。对诗人和诗作的评价注重其对“社会与人生的态度”,同时也尽量反映宋人“驱使文字的本领”,探索诗歌的内在意涵和艺术形式。是领略宋诗风貌、气象,了解宋诗发展脉络的人文读本。
《楚辞全译》
楚辞是我国春秋战国时代楚文化的结晶,它是继《诗经》后我国古代又一部具有深远影响的诗歌总集。楚辞不但是汉代赋体文学的根祖,而且还主宰了四百多年两汉文学艺术思潮,给予了中国文学艺术极大的影响。现在我们能见到的最早的《楚辞》注本是王逸的《楚辞章句》,本书《楚辞全译》即以《楚辞章句》为基础,注译了其全部作品,另外还增补了贾谊著名的 《鵩鸟赋》《吊屈原赋》两篇辞作。本书译文,为了准确多采用直译;注释则择古今学者合理解释而从之,言之有据。

作者介绍

《花间集评注》
李冰若(1899—1939),名锡炯,晚号栩庄主人。湖南新宁人。毕业于东南大学国文系,师从吴梅、陈中凡。国立暨南大学国文系教授。著有《苌楚轩诗》《闲庐余事》《绿梦庵词》等。
《金性尧注唐诗三百首》/《金性尧选宋诗三百首》
金性尧(1916—2007),笔名文载道,别号星屋,浙江定海(今属舟山市)人。作家、著名古典文史学者、资深出版人。青年时代曾主编《鲁迅风》《萧萧》《文史》等杂志。上世纪七十年代后任职于上海古籍出版社。一生笔耕不辍。文学作品有《星屋小文》《风土小记》《文钞》等。散文成就颇高,风格受鲁迅影响甚深。周作人将其与时人纪果庵并列,即是后来文坛盛传的“北纪南金”。文史著作有《伸脚录》《土中录》《饮河录》《不殇录》等。晚年倾力编注《唐诗三百首新注》《宋诗三百首》《明诗三百首》。
《楚辞全译》
黄寿祺(1912-1990),字之六,号六庵,福建霞浦人,原福建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副校长,古典文学研究专家。对《周易》造诣颇深,著有《论易三书》《易学群书平议》,与张善文合著《周易译注》《周易研究论文集》等。
梅桐生,1947年生于湖南衡阳,1982年福建师范大学中文系古典文学研究生毕业,受业于黄寿祺教授。贵州大学中文系教授,主要从事中国古典文学研究与教学。

部分摘录:
温庭筠五十首 温庭筠本名岐,一名庭云,字飞卿。太原人。所著词有《握兰集》三卷、《金荃集》十卷。
〔注〕温庭筠者,太原人。本名岐,字飞卿。大中初应进士,苦心砚席,尤长诗赋。初至京师,人士翕然推重。然士行尘杂,不修边幅。能逐弦吹之音,为侧艳之词。公卿家无赖子弟裴諴令狐缟(《新唐书》作“滈”)之徒,相与蒱饮,酣醉终日,由是累年不第。徐商镇襄阳,往依之,署为巡官。咸通中失意归江东,路由广陵,心怨令狐绹在位时不为成名;既至,与新进少年狂游狭邪,久不刺谒。又乞索于扬子院,醉而犯夜,为虞候所击,败面折齿,方还扬州,诉之令狐绹。捕虞候治之,极言庭筠狭邪丑迹,乃两释之。自是污行闻于京师。庭筠自至长安,致书公卿雪冤。属徐商知政事,颇为言之。无何,商罢相出镇。杨收怒之,贬为方城尉。再迁隋县尉,卒。庭筠著述颇多,而诗赋韵格清拔,文士称之。(《旧唐书》本传)
彦博裔孙廷筠,少敏悟。工为辞章,与李商隐皆有名,号“温李”。然薄于行,无检幅。又多作侧辞艳曲。与贵胄裴諴令狐滈等蒲饮狎昵。数举进士,不中第。思神速,多为人作文。大中末试,有司廉视尤谨。廷筠不乐,上书千余言,然私占授者已八人。执政鄙其为,授方山尉。徐商镇襄阳,署巡官。不得志,去归江东。令狐绹方镇淮南,廷筠怨居中时不为助力,过府不肯谒。丐钱扬子院,夜醉,为逻卒击折其齿。诉于绹,绹为劾吏,吏具道其污行,绹两置之。事闻京师,廷筠遍见公卿,言为吏诬染。俄而徐商执政,颇右之,欲白用。会商罢,杨收疾之,遂废卒。本名岐,字飞卿。(《新唐书·温大雅传》)
(商隐)与太原温庭筠、南郡段成式齐名,时号“三 十六”。文思清丽,庭筠过之。(《旧唐书·李商隐传》)
庭筠才思艳丽,工于小赋。每入试,押官韵作赋,凡八叉手而八韵成,时号“温八叉”。多为邻铺假手,日救数人。而士行玷缺,缙绅薄之。李义山谓曰:“近得一联句,远比召公,三十六年宰辅。未得偶成。”温曰:“何不云,近同郭令,二十四考中书。”宣宗尝赋诗,上句有“金步摇”,未能对,遣求进士对之。庭筠乃以“玉条脱”续之,宣宗赏焉。又药名有“白头翁”,温以“苍耳子”为对。他皆类此。(《全唐诗话》)
庭筠又每岁举场,多为举人假手。沈询侍郎知举,别施铺席授庭筠,不与诸公邻比。翌日,于帘前请庭筠曰:“向来策名,皆是文赋托于学士。某今岁场中,并无假托,学士勉旃。”因遣之,由是不得意也。(《北梦琐言》)
北山沈侍郎主文年,特召温飞卿于帘前试之,为飞卿爱救人故也。适属翌日,飞卿不乐,其日晚,请开门先出,仍献启千余字。或曰:已潜救八人矣。(《唐摭言》)
温庭筠旧名岐,并州人。宰相彦博之孙也。少敏悟,天才雄赡,能走笔成万言。善鼓琴吹笛,云:有弦即弹,有孔即吹,何必爨桐与柯亭也。侧词艳曲与李商隐齐名,时号“温李”。才情艳丽,尤工律赋。每试押官韵烛下,未尝起草,但笼凭几,每一韵一吟而已,场中曰“温八吟”。又谓八叉手成八韵,名“温八叉”。多为邻铺假手。然薄行无检幅,与贵胄裴諴令狐滈等饮博。后尝醉诟狭邪间,为逻卒折齿,诉不得理。举进士数上又不第。出入令狐相国邸第中,待遇甚优。时宣宗喜歌《菩萨蛮》,绹假其所撰进之,戒令勿泄,而遽言于人。绹又尝问玉条脱事,对以出《南华经》,且曰:“非僻书,相公燮理之暇,亦宜览古。”又有言曰:“中书堂内坐将军。”讥绹无学,由是渐疏之。自伤云:“因知此恨人多积,悔读《南华》第二篇。”徐商镇襄阳,辟巡官。不得志,游江东。大中末,山北沈侍郎主文,特召庭筠试于帘下,恐其潜救。是日不乐,逼暮,请先出,仍献启千余言。询之,已占授八人矣。执政鄙其为,留长安中待除。宣宗微行,遇于传舍,庭筠不识,傲然诘之曰:“公非司马、长史之流乎?”又曰:“得非文参、簿尉之类?”帝曰:“非也。”后谪方城尉,中书舍人裴坦当制,忸怩含毫久之,词曰:“孔门以德行为先,文章为末。尔既早随计吏,宿负雄名,徒夸不羁之才,罕有适时之用。放骚人于湘浦,移贾谊于长沙。尚有前席之时,未爽抽毫之思。”庭筠之官,文士诗人争赋诗祖饯,惟纪唐夫擅场,曰:“凤凰诏下虽沾命,鹦鹉才高却累身。”唐夫举进士,有才名。庭筠仕终国子助教。竟流落以死。今有《汉南真稿》十卷,《握兰集》三卷,《金荃集》十卷,《诗集》五卷,及《学海》三十卷,又《采茶录》一卷,及著《乾子》一卷。序云:“不爵不觥,非非炙,能悦诸心,庶乎乾之义。”并传于世。(《唐才子传》)
开明(疑是“开成”误)中,温庭筠才名籍甚;然而罕拘细行,以文为货,识者鄙之。无何,执政间复有恶者,奏庭筠搅扰场屋,出为随州方城尉。时中书舍人裴坦当制,忸怩含毫久之。时有老吏在侧,因讯之升黜。对曰:“舍人当为责辞。”……坦释然,故有泽畔长沙之比。庭筠之任,文士争为词送,惟纪唐夫得其尤。(《唐摭言》)
令狐绹曾以旧事访于庭筠。对曰:“事出《南华》,非僻书也。或冀相公燮理之暇时宜览古。”绹益怒,奏庭筠有才无行。卒不得第。庭筠有诗曰:“因知此恨人多积,悔读《南华》第二篇。”(《唐诗纪事》)
温庭筠有词赋盛名,初从乡里举,客游江淮间。扬子留后姚勖厚遗之。庭筠少年,其所得钱帛,多为狎邪所费。勖大怒,笞且逐之。以故庭筠不中第。其姊赵颛之妻也,每以庭筠下第,辄切齿于勖。一日,厅有客,温氏偶问谁氏,左右以勖对。温氏遂出厅事,执勖袖大哭。勖殊惊异,且持袖坚固不可脱,不知所为。移时,温氏方曰:“吾弟年少,宴游人之常情,奈何笞之?迄今遂无成名,安得不由汝致之!”复大哭,久之,方得解脱。勖归愤讶,竟因以得疾而卒。(《玉泉子》)
宣宗微行,遇温庭筠于逆旅。温不识龙颜,傲然诘之曰:“公非长史、司马之流?”帝曰:“非也。”曰:“得非六参、簿尉之类?”曰:“非也。”谪为方城尉。(《北梦琐言》)
庭筠理发,思来即罢栉缀文。(《北梦琐言》)
裴郎中諴,晋国公次子也。足情调,善诙谐。与举子温岐为友,好作歌曲。讫今饮席,多是其词焉……二人又为新添声《杨柳枝》词,饮筵竞唱其词而打令也。(《云溪友议》)
周德华尝在符刍郎中席上唱《柳枝》,如刘禹锡之“春江一曲柳千条”,贺知章之“碧玉裁成一树高”,杨巨源之“江边杨柳鞠尘丝”,而不取温庭筠裴諴,二人有愧色。(《耆旧续闻》)
温岐貌甚陋,号“温钟馗”,不称才名。最善鼓琴吹笛。云:有丝即弹,有孔即吹,不必柯亭爨桐也。(《桐薪》)
杜悰自西川除淮海,庭筠诣韦曲杜氏林亭留诗云:“卓氏垆前金线柳,隋家堤畔锦帆风。贪为两地行霖雨,不见池莲照水红。”邠公闻之,遗绢千匹。(《全唐诗话》)
令狐绹以姓氏少,族人有投者,不吝其力。由是远近皆趋之,至有姓胡冒令者。进士温庭筠戏为词曰:“自从元老登庸后,天下诸胡悉带令。”(《南部新书》)
温庭筠尝得一句云:“蜜官金翼使。”久之又联其下曰:“花贼玉腰奴。”道蜂蝶也。(《顾氏说略》)
温庭筠《握兰集》三卷,《金荃集》十卷,《诗集》五卷,《汉南真稿》十卷。(《唐书·艺文志》《宋志》同)
温庭筠著《乾子》不传。有《握兰集》《金荃集》《汉南真稿》。(《唐诗纪事》)
温庭筠有《金荃集》,盖取其香而软也。(《北梦琐言》)
温飞卿所作词曰《金荃集》,唐人词有集曰《兰畹》,盖皆取其香而弱也。然则雄壮者,固次之矣。(《横云山人词话》)
温飞卿所著词,《握兰集》三卷,《金荃集》十卷,今皆无传本。明人有写本《金奁集》一卷,鲍以文跋云:“右《金奁集》一卷,计词一百四十七阕。明正统辛酉海虞吴讷所编《四朝名贤词》之一也。编纂各分宫调,此他词集及词谱所未有。间取《全唐诗》校勘,中杂韦庄四十七首,张泌一首,欧阳炯十六首,温氏词只六十三首。疑是前人汇集四人之作,非飞卿专集也。按飞卿有《握兰》《金荃》二集,‘金奁’岂即‘金荃’之讹邪?”按鲍氏以《金奁集》为汇集韦庄张泌欧阳炯及温氏四人之词,其说甚是。又疑“金奁”即“金荃”之讹,其说非也。朱孝臧彊村所刻词《金奁集》跋云:“此鲍渌饮手稿,朱笔别纸,附写本后。按宋吉州本《欧阳文忠公集》,刻于庆元二年。近体乐府校语引《尊前》《金奁》诸集,陆放翁跋《金奁集》云:‘飞卿《南乡子》八阕,语意工妙,殆可追配刘梦得《竹枝》,信一时杰作也。淳熙己酉立秋,观于国史院直庐。’此则更在庆元之前。盖宋人杂取《花间集》中温韦诸家词,各分宫调,以供歌唱。其意欲为《尊前》之续,故《菩萨蛮》注云:‘五首已见《尊前集》。’吴伯宛谓《尊前》就词以注调,《金奁》依调以类词,义例正相符也。”亦以《金奁》为选本,非温词专集。温氏所著者《金荃》而非《金奁》。今《金荃》《握兰》两集,并不可见,言温词者,当以《花间》为渊薮矣。(《清晖集》)
〔评〕词之难于令曲,如诗之难于绝句。不过十数句,一句一字闲不得……当以《花间集》温韦为则。(《词源》)
温庭筠《湖阴曲》警句云:“吴波不动楚山远,花压阑干春昼长。”工于造语,极为绮靡。《花间集》可见矣。(《苕溪渔隐丛话》)
温词极流丽,宜为《花间集》之冠。(《唐宋诸贤绝妙词选》)
温韦艳而促。黄九精而刻。长公丽而壮。幼安变而奇。皆词之变体也。(《弇州全集》)
词之长短错落,发源于三百篇。温氏之词,极长短错落之致矣。言词者,必以温氏为大宗。(《词统源流》)
弇州谓苏黄稼轩为词之变体,是也。谓温韦为词之变体,非也。夫温韦视晏李秦周,譬赋有《高唐》《神女》而后有《长门》《洛神》;诗有《古诗》《录别》而后有建安黄初三唐也。谓之正始则可,谓之变体则不可。(《花草蒙拾》)
温李齐名,然温实不及李。李不作词,而温为《花间》鼻祖。岂亦同能不如独胜之意耶?古人学书不胜,去而学画;学画不胜,去而学塑。其善于用长如此。(同上)
弇州曰:“‘油壁车轻金犊肥,流苏帐晓春鸡报。’非歌行丽对乎?然是天成一段词也,著诗不得。”按温集作《春晓曲》,不列之词。《花间集》采温词至多,此亦不载。仅《草堂》收之耳。然细观全阕,惟中联浓媚。如“笼中娇鸟暖犹睡”,亦不愧前语。至“帘外落花闲不扫”,已觉其劲。至“衰桃一树近前池,似惜红颜镜中老”,尤不旖旎也。作歌行为当。(《皱水轩词筌》)
自唐之词人,李白为首,而温庭筠最高。其言深美闳约。(张惠言《词选序》)
温韦以流丽为宗,《花间》最为古艳。(李调元《雨村词话序》)
方山憔悴彼何人?《兰畹》《金荃》托兴新。绝代风流《乾子》,前生合是楚灵均。(周之琦《论词绝句》)
吾于庭筠词,不能皆得其意,独知其幼眇,为制最高。(王定甫)
词有高下之别。飞卿下语镇纸,端己揭响入云,可谓极两者之能事。皋文曰:“飞卿之词,深美闳约。”信然。(《介存斋论词杂著》)
飞卿酝酿最深,故其言不怒不慑。备刚柔之气,针缕之密。南宋人始露痕迹,《花间》极有浑厚气象。如飞卿则神理超越,不复可以迹象求矣。然细绎之,正字字有脉络。(同上)
王嫱西施,天下美妇人也。严妆佳,淡妆亦佳。粗服乱头,不掩国色。飞卿严妆也。端己淡妆也。后主则粗服乱头矣。(同上)
温飞卿词,精妙绝人。然类不出乎绮怨。(《艺概》)
唐之中叶,李白袭乐府遗音,为《菩萨蛮》《忆秦娥》二阕。王建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