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尼尔·盖曼随笔集-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4周前 (07-14) 50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当代幻想文学巨匠尼尔·盖曼首部非虚构作品集大陆初次引进
八十余篇散文随笔,六百页超大容量,一部文艺佳作鉴赏指南
解锁盖曼私人书单,揭秘大师如何阅读、思考和创作
一部涵括观点、激情与希望之书
“我相信,在枪炮与观点的较量之中,最终胜利的会是观点。”

作者介绍

尼尔·盖曼 1960年生于英国,堪称当代最著名的幻想小说家之一。创作领域横跨幻想、科幻、恐怖、儿童、漫画、影视等多个领域,代表作品有《睡魔》《美国众神》《坟场之书》《星尘》《好兆头》《乌有乡》《鬼妈妈》等。曾多次获得雨果奖、艾斯纳奖、星云奖、世界奇幻奖等多种重要奖项。2018年,被提名为诺贝尔新学院奖候选人。

部分摘录:
说明自己的立场以及采取这种立场的原因,以及是否会有偏见,这一点很重要。这勉强可以说是一种成员利益的声明。好了,我要给大家讲的是阅读。我要告诉你们,图书馆非常重要。我要说的是,阅读小说、以阅读为消遣,是一个人可以做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我会热情呼吁大家来理解图书馆是什么,图书管理员是什么样的人,并恳切期望大家能让这二者保存下来。
当然,我也有偏见,这偏见巨大而且显而易见:我是一名作家,通常写些小说。我为儿童写作,也写成人阅读的小说。我靠写字维生已经有大约三十年了,通常做的就是编故事,然后写下来。很明显,如果大家都阅读,而且阅读小说,如果有图书馆和图书管理员,帮助培养人们对于阅读的热爱,并且提供阅读的场所,对我来说是有利的。
所以作为作家,我有偏见。
但是,作为读者我更有偏见,作为英国公民,偏见甚至更多。应阅读社邀请,今晚我来这里演讲。阅读社是个慈善组织,宗旨是帮助人们培养阅读的能力和热情,为所有人的生活提供平等的机会。这个慈善组织支持阅读项目、支持图书馆和个人,公然甚至肆无忌惮地鼓励阅读行为。他们说,这是因为阅读会带来一切变革。
我今晚想要讲的就是阅读,以及它带来的这些变革。我要讲讲阅读的作用,讲讲它的好处。
我在纽约听过一次演讲,讲的是建造民营监狱,这在美国是一个巨大的产业增长点。监狱行业需要计划未来的发展——十五年之后,他们会需要多少牢房?大概会有多少犯人?他们发现预测很容易,算法非常简单,只要问一问十岁十一岁的孩子之中有多少人不识字就行了。这些孩子当然也不会以阅读为消遣。
这并非一一对应,不能说有文化的社会就没有犯罪。但这种相关性真实存在。
我认为,这种最简单相关性的原因也难以置信地简单:识字的人会读小说,而小说有两种用途。首先,它是阅读的引玉之砖。即使文字艰深,你还是不由自主想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想要不断翻页,想要继续下去,因为书中有人陷入危机,你得知道最后发生了什么……
……这可是真正的欲望。它会让你学习新的词汇,思考新的观点,并且不断继续。直到发现阅读本身充满乐趣。一旦学到了这一点,你就走上了阅读一切的道路。阅读本身就是关键。几年之前,曾经有这样的声音和观点:我们已经进入了后文字时代,理解书面文字的能力已经有些多余了。但近年来,这种声音已经消失了,文字的重要性前所未有。我们通过文字探索世界,随着世界不知不觉转入互联网,我们需要随时关注、交流和理解自己读到的东西。
不能互相理解的人就不能交换意见,无法交流,翻译软件也帮不上多少忙。
想要确定孩子长大以后有文化修养,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教他们阅读,告诉他们阅读是一件快乐的事情。这意味着,至少要找到他们喜欢的书,让他们能够得到这些书,阅读这些书。
我认为,没有什么书会对儿童有害。有些成年人喜欢时常揪出一些童书,某一种类型,或者也许是某一位作家,然后宣称这些是不好的书,应该禁止孩子们读这样的书。这样的事我见过多次了:伊妮德·布莱顿6就曾被称为有害作家,还有R.L.斯泰恩7,还有别的很多作家。甚至还有人谴责漫画滋生文盲。
真是一胡言。这是自以为是,这是愚昧无知。
孩子喜欢、想要阅读甚至主动探寻的作家不会对他们有害,因为每个孩子都与众不同。他们可以找到自己需要的故事,还会把自己代入故事之中。陈词滥调、陈腐观念对于第一次接触到这种观点的人来说,并不会是陈词滥调、陈腐观念。你不能因为自己觉得孩子读的东西不对,就不鼓励他们阅读。你不喜欢的小说是引玉之砖,可以引出你想让他们阅读的其他书籍。何况并不是每个人的阅读品位都和你一样。
成年人容易好心办坏事,轻易摧毁孩子对于阅读的喜爱:阻止孩子读他们自己喜欢的书,或者给他们看大人喜欢的有价值然而枯燥无聊的书,诸如相当于维多利亚时代“改善”文学的21世纪图书。最终你会让一代人坚信阅读一点都不酷,或者更糟,让他们觉得阅读难以忍受。
我们需要孩子登上阅读的阶梯:他们喜欢读的任何东西都会帮他们向上爬,一级一级,成为文化素养。
(还有不要重蹈本文作者的覆辙,他女儿十一岁开始对R.L.斯泰恩感兴趣的时候,他跑去拿了一本斯蒂芬·金的《魔女卡丽》,告诉她:“如果你喜欢那些,那么一定也会爱上这本的!”除了北美大草原殖民者的大团圆故事之外,女儿霍利在十五岁之前再没有读过其他东西,至今一听到斯蒂芬·金的名字就瞪我一眼。)
小说的第二种功能是建立共情。当你看电视或者看电影的时候,你看的是发生在其他人身上的事情。散文体小说是完全由你自己,用二十六个字母和几个标点符号,通过想象,创造出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填充人物,透过别人的眼睛观察。你必须要感受各种事物,游访各个地方,进入其他世界,这都是除了小说之外你可能根本不会知道的东西。你会变成其他人,当你回到自己的世界,你会与以前有一点点不同。
共情是一种工具,可以将众人集合成为群体,使得我们能发挥更多的职能,而不是只考虑自己的独行侠。
在阅读过程中,你还会发现对你的人生之路至关重要的东西。这就是:
世界不必如此。一切皆可不同。
小说可以让你看到一个不同的世界。它可以带你进入你从未去过的地方。一旦你见过了其他的世界,就像吃了仙果的人,你就再也不会对你生长其中的世界全然满意。不满意是一件好事:如果不满意,人们就会改造世界,让它们变得更好,让世界从此不同。
既然我们说到这个话题,我想就逃避主义谈几句。这个词语被人随意乱用,好像逃避是一件坏事。好像“逃避主义”小说就只是便宜的鸦片,看这种小说的都是糊里糊涂、傻了吧唧、上当受骗的人;好像唯一值得读的小说——不管对成人还是对儿童来说——只有现实主义的小说,因为它们能反映读者所在的世界中最差的一面。
如果你被困在一种不能解脱的情形之中,待在一个令人不快的地方,周围都是心怀恶意的人,这时有人给你一个暂时逃离的机会,你怎么会拒绝呢?逃避主义小说只不过就是这样:为你打开一扇门,让你看见外面的阳光,为你创造一个可以去的地方,在那里你是主人,你可以和你喜欢的人相处(书籍是真实的场所,请不要怀疑):更重要的是,在你逃离期间,书籍还能给你知识,让你了解世界和自己的艰难处境,给你武器,给你铠甲:这些都是你可以带回牢狱的真东西。这是技能、知识和工具,你可以利用它们完成真正的逃离。
正如C.S.刘易斯提到的那样,只有监狱看守才会咒骂逃跑。
另一种方式也可以毁掉孩子对于阅读的喜爱,当然,这就是保证孩子身边什么书也没有。就算有书,也让他们没有地方可读。
我很幸运。成长期拥有一所非常好的地方图书馆。暑假的时候,我可以说服父母,在他们上班途中把我带到图书馆去,而且图书管理员也并不介意有个小小的男孩独自一人,每天早上都冲进儿童书库,在卡片目录里翻找,寻找有关鬼怪、魔法或是火箭的图书,寻找吸血鬼、侦探、女巫和传奇故事。在我读完儿童书库的书之后,我就开始读成人的书。
那些图书管理员人都很好。他们喜欢图书,也喜欢有人来读书。他们教我怎样用馆际互借从其他图书馆借书。我读什么书他们也不指手画脚。他们只是真心高兴我这样一个大眼睛的小男孩喜欢阅读。他们会和我讨论我读的书,还会帮我找到同系列的其他书籍,他们热心帮忙。他们对待我就像对待任何一位读者——完全一样,丝毫不差——这意味着他们对我也表示尊重。作为一个八岁大的孩子,我可没能处处受到尊重。
图书馆意味着自由。自由阅读,自由发表观点,自由交流。它们意味着教育(这个过程并不是毕业离校那天就结束了)、娱乐消遣、创造避风港,还意味着获取信息。
我担心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人们会误解图书馆及其意义。如果你把图书馆看作摆书的书架,认为它们在当今的世界可能已经过时甚至老掉牙了,因为大部分的图书,虽然不是全部,都已经同时有数字出版物了。但这样想的话根本不得要领。
我认为,图书馆与信息的性质有关。
信息有价值,正确的信息价值连城。在整个人类历史之中,我们都生活在信息闭塞的时代,获得所需的信息总是非常重要,总是具有价值:什么时候种下庄稼,去哪里找什么东西,地图、历史和故事—用一顿饭或者交朋友来交换肯定不会错。信息是珍贵之物,拥有信息或者可以获取信息的人,可以为此收费。
近年来,我们的经济体从信息匮乏变成了信息过剩驱动。谷歌的埃里克·施密特说,现在人类每两天创造出来的数据,就和我们从文明的开端直到2003年产生的数据总量一样多。这大概是每天5艾(exabyles)字节,如果各位需要实际数据的话。今日的挑战已经不是找到生长在沙漠之中难得一见的植物,而是在茂密的丛林之中找到一棵特定的植物。我们需要的是有人帮忙导航,在众多信息中找出实际需要的东西。
图书馆是人们寻找信息的地方。书籍只是全部信息的冰山一角:它们就在那里,图书馆免费而合法地为你提供书籍。现在有前所未有众多的儿童从图书馆借书.一各种图书:纸质书、电子书,还有有声读物。但图书馆仍然是这样一个场所,比如说,一个人也许没有电脑,没有网络连接,但在这里不必花钱就可以上网—这一点至关重要,特别是你找工作、申请职位或者补贴的方式越来越多地完全转移到了网上。图书管理员可以帮助这样的人探索这个世界。
我认为,图书不会,也不应该全部迁移到屏幕上。在Kindle电子书阅读器出现的二十年之前,道格拉斯·亚当斯8曾经对我说,实体书就像鲨鱼。鲨鱼很古老:在恐龙出现之前,海里就已经有了鲨鱼。之所以现在还有鲨鱼,是因为在做鲨鱼这件事情上,鲨鱼做得比其他动物都好。实体书很结实,很难破坏,泡澡时不容易沽湿,在阳光下就能看,拿在手里感觉也很好:作为书籍它们表现很好,总会有它们的位置。它们属于图书馆,虽然图书馆也已经成为获取电子书、有声读物、DVD和网络内容的地方。
图书馆是这样一个场所:它是信息资源库,而且为所有市民平等地提供获取信息的机会。这包括健康信息,还有精神健康信息。它是一个社交场所,是一个安全的地方,是花花世界中的一处避难所。它是有图书管理员的地方。我们现在应该想象的是未来的图书馆会是什么样子。
在这个充满了手机短信和电子邮件的世界里,在这个充斥文本信息的世界里,读写能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我们需要读写,我们需要全球居民都能轻松阅读,看懂他们读到的东西,理解其中的细微差别,并且让自己被别人理解。
图书馆真的就是通往未来的大门。很遗憾的是,我们看到全世界范围的地方当局一抓住机会就关闭图书馆,认为这是一种容易采取的省钱方式,但他们没有意识到,这样做其实是在牺牲未来。他们正在关上那扇本应敞开的大门。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近期的一项研究,英国是“唯—一个这样的国家,在考虑了其他因素,例如性别、社会经济背景和职业类型的情况下,年长者比年轻人在读写和计算能力上都有更高的水平”。
或者换一种说法,我们的下一代和再下一代,认字和计算能力比我们都差。他们不能像我们一样探索世界、理解世界或者解决问题。他们更容易上当受骗,更不容易改变他们身处其中的世界,更难找到工作。所有事情都是这样。作为一个国家,英国会远远落在其他发达国家之后,因为缺少能干的劳动力。虽然政治家总是指责对方政党造成了如此后果,事实真相是,我们需要亲自教导孩子阅读以及享受阅读,而不是仰赖政治家。
我们需要图书馆。我们需要书籍。我们需要有文化的公民。
我不在乎—我相信这也不重要——这些书是纸质书还是电子书,人们是在阅读卷轴还是在滑动液晶屏。内容才是重要的东西。
因为一本书就是它的内容,意识到这一点很重要。
图书是我们与逝者交流的方式。我们从已经不在身边的人那里学习经验,这就是人类发展的方式,让知识还刚N系,t不是一次再一次从头学起。有些故事比大多数国家都要古老,产生它们的文化已经湮灭,最初孕育它们的建筑已经崩塌,这些故事仍在流传。
我认为,我们对未来负有责任。我们对儿童,对这些即将长大成人的儿童,对他们将要居住的那个世界负有责任和义务。我们所有人——作为读者,作为作家,作为公民,我们都有义务。我认为我应该试着指出一些这样的义务。
我认为我们有义务以阅读为乐,不管是在公共场所还是在私人空间。如果我们以阅读为乐,如果别人看到我们读书,然后学到了东西,锻炼了想象力,那么我们就向别人显示了阅读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