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飞上天空的轮胎-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4周前 (07-14) 39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要付出多少代价,小人物才能撬动这个世界?
一只轮胎从疾驰的车上脱落,飞上天空,砸碎了一个家庭和一家小公司“赤松货运”的希望。
一时间,赤松货运成了受害者家属、警方、媒体、社会舆论,甚至合作伙伴的围攻对象。
但经过调查,社长赤松发现,事故原因很可能是汽车公司隐瞒了车辆的设计缺陷。
赤松只身向国家级汽车企业发起挑战,却数次失败而归。
直到车企内部一位正直的举报人出现……
“无论是怎样的组织,都要有人先发出声音才会动起来。要是每个人都抱持着‘光靠我一个人没办法’的心态,那可就真的是没救了。”

作者介绍

[日]池井户润
1963年生于日本岐阜县,毕业于庆应义塾大学。凭《无底深渊》获得江户川乱步奖,并由此出道。此后,他不仅凭《铁之骨》获得了吉川英治文学新人奖,更三次入围直木奖,并最终凭《下町火箭》获奖。
他的作品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曾22次影视化,日本众多老戏骨与新星都曾出演过由他的作品改编的影视剧。其中,堺雅人主演的《半泽直树》更是以最后一集42.2%的成绩获得了日本平成年代收视率第一名。
他的作品多以职场为背景,写的总是小人物、小公司的不懈努力与绝地反击。
不论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拿起他的作品,都能开心地读下去,并从中感受到力量。

部分摘录:
“说什么有梦想的人最美……”
赤松德郎在心底恨恨地咒骂着。
“这世道,什么梦想,还不都是白日梦。”
对赤松而言,人生就像是一连串陡峭难行的漫长坡道。
尽管年轻时,他也拥有过称得上梦想的东西,然而现在,面对毫不留情地降临到自己头上的残酷现实,过往那些关于梦想的记忆,都已变得模糊不清。
赤松刚参加完一场守灵式。
自菊名站搭上东急东横线的快车后,赤松便一路随着车身摇晃。晚上十点过后的上行电车里,一片空空荡荡。面前的车窗里,映照出一个愁眉不展、双手抱胸的矮胖身影。赤松这才发现,本以为自己还年轻,却早已在不知不觉间过了不惑之年。变得稀疏的头发,疲惫不堪的表情,额头还泛着油光……
虽然不想承认,但再怎么看,自己都是一副大叔模样。
不只如此,现在的赤松,就算再怎么恭维,也都称不上是个体面的大叔。虽说是社长,但也只是家规模甚小的中小企业,而且和时下流行的计算机或其他五光十色的创新产业全然沾不上边,是土里土气的运输业。就连公司名称“赤松货运”都是那么无趣,或许当初应该取个“赤松物流”之类的名字,至少听起来会比较酷吧!然而,就算改掉公司的名称,也无法让业绩就此好转,或是解决入不敷出的难题。
话说回来,刚才的守灵真是令人难受。在赤松过往的人生当中,还未曾经历如此煎熬的守灵夜。
赤松之所以参加刚才的守灵式,是为了去赔罪。
往生的人,是一位今年才要满三十三岁的年轻主妇。
那位家庭主妇,丧生在赤松货运的货车车轮之下——不,准确来说,是从货车上脱落的轮胎,正好击中了走在人行道上的那位主妇。
主妇当场死亡。
“非常抱歉。”这句话,赤松今天一整天不知说了几次。
再多的悔恨都已于事无补。这一点不只对死去的主妇来说是如此,对赤松而言亦然。
遗照中的主妇,脸上挂着开朗的笑容望向远方。在赤松看来,她仿佛是在凝视着远方的梦想。
那位主妇,叫作柚木妙子。
这位女性所拥有的,一定是赤松所不曾抱持的梦想吧!
当这次意外事故发生时,妙子正牵着一个小男孩一起散步。虽然男孩只是跌倒擦伤,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但当赤松看见守灵夜上整晚哭泣不止的孩子时,那种强烈的悔恨就仿佛要撕裂身体一般,不断地折磨着赤松的良心。
赤松货运的这场轮胎意外脱落事故,在一瞬间打碎了这对幸福母子的梦。
而肇事的那辆货车的名称,就叫“美丽梦想家”。
那是由知名汽车大厂“希望汽车”所生产的大型货车。
“这算哪门子的美丽梦想家啊!”
赤松原本以为自己只是在脑海中自言自语,没想到坐在附近的乘客却吃惊地把目光瞥了过来。
看样子,自己是在不知不觉中脱口而出了。
“美丽梦想家”所运送的,就算真的是梦,恐怕也是人生中最糟的一场噩梦。
电车开始穿越夜色昏暗的多摩川,在脚下发出敲击轨道的规律声响。不久后,驶过铁桥的电车开始慢速滑行,驶入高级住宅区“自由之丘”车站的月台。
赤松拖着沉重的身体起身,从大井町线的月台下车后,换车到等等力车站。赤松货运的公司办公室,就在距离这里徒步十分钟的地方。
还没打开玄关的玻璃门,赤松就看见宫代直吉慌张地从座位上起身。宫代是老员工了。按照规定,从事运送业的公司必须有一位专业的运输管理人,宫代便身兼赤松货运的运输管理人及专务(1)的职务。
“社长,您辛苦了。情况如何?”
赤松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没有什么好说的。”
“这样啊……”
宫代闻言也跟着叹了口气,“那么,和对方谈得如何?”
“没辙。我虽然试着向对方赔罪,但除此之外根本无法进行任何对话,再说毕竟是守灵夜……”
宫代一脸苦涩地紧咬住下唇。
“门田那家伙呢?”
赤松连外套都没脱,一边疲倦地颓坐在椅子上,一边问着。
“还留在公司。我叫他留下来等的。”
赤松用手揉搓着膝盖到小腿一带的肌肉。由于在吊客络绎不绝的葬礼上全身紧张地持续站立了三个小时,现在他的两条腿肿胀得不得了。他伸手将念珠放在桌垫上后,用手摸了摸额头。冷汗直流的触感,透过指尖传了过来。明明已经空腹了许久,但他却一点食欲都没有;明明是疲惫不堪,却因为神经过分紧绷而睡意全无。
“警方来消息了吗?”
“没有,我想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在事态没完全弄清楚之前,虽然无法断言什么,但总觉得势头有些不对。”
这场意外发生在两天前。当时,赤松正在市里一位客户的会客室中商谈着重要公事,因而无法接听电话。但当他与客户告辞之后,看见不到一小时内来自公司与宫代手机的未接来电竟高达七通之多,赤松便知道一定出事了。
告辞客户之后,他马上打回公司,手机中,接电话的宫代明显声音慌乱。
“社长,对不起。发生意外了。情况很糟,是人身事故。”
“什么!”赤松只吐出这句话,就再也说不下去了。宫代接着说道:
“是安友的货车。刚才他打手机联络过我,声音听起来相当慌张,根本不知道在说什么。现在我先派高岛过去了。目前只知道对方被送到了医院,但具体是哪家医院还不清楚……安友目前似乎正独自在警方那里接受侦讯。”
安友研介,赤松货运新来的司机,刚被聘用了半年。根据他的履历,这几年来他都担任货车司机辗转于各地,年纪三十好几了,还没有结婚。至于宫代提到的另一个人——高岛泰典,则是位身兼总务科长、深受公司信赖的司机。
“总而言之,社长,请您先赶紧回公司来吧!”
于是赤松取消所有预定行程,急忙赶回公司,但人还在半路,坏消息便已传来。就在赤松加紧脚步,从最近的车站跑回办公室的路上,他接到了噩耗,整个人就像停止的发条般愣在原地。
“过世了?你说过世了吗……”
赤松喘着气,仿佛地球上所有的氧气都消失了似的。视野中的一切纷纷失去了色彩,呼吸越来越困难。他低声呻吟,举起拳头用力朝自己的额头捶去,口中发出“啧”的一声。接着,他沮丧地垂下头,双手撑在路旁的护栏上。快要崩溃的赤松,好不容易强打起精神,这时一辆卡车从他身边呼啸而过。
尘埃飞扬,刺激着他的喉咙。
“怎么会这样……”
分不清是悔恨还是绝望,仿佛跌入了灵魂的深渊。这既不是梦也并非谎言,而是事实。面对这残酷又无可救药的现实,赤松只有不断喘息。
回到办公室后,他马上听取宫代转述来自高岛的报告。
“意外是发生在货车离开相模机械,前往横滨市内工厂的途中。据高岛刚才告诉我的情况是,安友才刚踩下刹车,左前轮的轮胎就飞了出去,击中了走在人行道上的被害人后背。虽然马上叫救护车送医急救,但据说是当场死亡。安友人还在警察那边,但事情光是这样,就已经很不妙了。”
那时宫代望向赤松的视线里,隐含着敏感警戒的目光。
“你说轮胎,飞出去……”
赤松眼神空洞地望向宫代。
“问题就出在这里啊,社长。”
宫代回以沉着的视线,朝赤松身后一瞥。那个地方是赤松货运的停车场,以及公司附设的维修厂。轮胎不可能说飞就飞出去,一定是因故脱落了。
“没有超载方面的问题吧?”
赤松小心翼翼地确认着。所谓的超载,指的是货车上装载了超过法定重量的货物。若真有超载的情形,那么就不只是货车本身,而是整家货运公司都将遭到勒令停业的命运,再加上最终致人死亡,凡此种种,简直可说是最不想见到的糟糕状况齐聚一堂。
“这方面应该不用担心,不过仍有可能是维修不当。”
即使是这样的话,归咎到公司的责任也还是很重的。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目前还不清楚。”
宫代没有给出直接的回答。
接下来没过多久,管区港北警察局便来了通知,要赤松前去接受问询。
负责和赤松对话的不是身着制服的高级警官,而是港北警察局一位名叫高幡真治的刑警。这时赤松才意识到,这件事并非被当作意外事故来处理。
之后历经了数小时的侦讯,警方详细询问了赤松货运车辆维修的状况、维修技师的经验、工作环境,同时也问及过去是否发生过事故。
赤松也和被警察带出来的货运司机安友说上了话。
“当时我正开在从纲岛往大仓山方向的平缓弯道上。当我踩下刹车时,忽然感到一阵强烈的冲击,瞬间我握紧了方向盘,接着整个驾驶室就这样猛地撞上了道路一旁的人行道。当时我已经搞不清楚是什么样的情况了……”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