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菌物志-电子书下载

人文社科 4周前 (07-14) 47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我们在葡萄酒里,我们在面包里,我们还在你的鼻孔里。据人类科学家的保守估计,我们在地球上有150万种不同的兄弟姐妹,然而你们却只认识我们中的0.5%。你们一些人把我们当作餐桌上的珍馐,一些人把我们视为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还有一些人则利用我们挽救了同胞的生命。在伴随人类成长的岁月里,我们与你们亦敌亦友,虽然“瘌痢头”“脚气病”给你们带来了不少困扰,但是我们分解石油、有效杀虫、防止土壤污染,为人类的发展也贡献了一己之力。
现在,真菌帝国派遣文化形象大使“小菌菌”,递交给人类50份文件,全面展现真菌的食用价值、医药价值和文化价值。希望你们会了解并且喜欢上我们,珍惜我们共同生活的地球家园,携手迈向更美好的明天。

作者介绍

斑斑,化学博士,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副教授,发表各类学术论文五十余篇。斑斑是博物学爱好者,痴迷底层生物链中的世界,关注土壤、分子和微小的能量。斑斑出版有《澳大利亚简史》《新世界的猫》《十七年蝉》等作品。

部分摘录:
十九世纪,终于被你们发现了 别看你们人类现在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我脑子里可是清晰地记着你们曾经看到我们时那一个个惊恐和愚蠢的表情。我这就来告诉你,人类是如何一步步发现我们的。
曾经人类对于我们的存在感到无比神秘,觉得我们总是悄无声息地出现,根本不知道我们是从哪里来的。我们的出现是一种坏的征兆,只要有我们在,伴随而来的就是腐烂和毒素。当然,这种一看到我们就消极的态度是源自于那时候人类的无知。好啦,我并不是嫌弃你们,谁都有年轻不懂事的时候嘛。在数千年前,人类终于对我们的印象有了改变,那时候的人类发现我们的存在给他们带去了面包和酒。从此以后,人类和真菌之间的交流就正式开始了。
在好几个世纪前,我们裸盖菇属的兄弟们是中美洲的人类和神灵沟通的重要媒介,虽然裸盖菇常常会长在草食动物的粪便上。在阿兹特克文化中,裸盖菇就曾经被砌为雕塑来被膜拜。当时的人认为裸盖菇是神的血肉,在宗教仪式上,祭司食用裸盖菇之后可以得到神明的指示。不要以为这只是尘封的旧事,到了20世纪末期,裸盖菇所活跃的舞台从神秘的宗教仪式转到了纸醉金迷的夜店之中,变身为迷幻蘑菇,让那些在夜店中疯狂的人类体验了前所未有的迷幻经验。不少人类的国家发现了我们兄弟身上的危险成分,把裸盖菇列入了毒品列表,但至今在南亚的某些国家,食用裸盖菇依旧是合法的。
除了跟神明交流之外,人类很早就开始食用真菌大家族中的一些无毒蘑菇。公元600多年,中国的农民就开始尝试种植一些特定品种的蘑菇。但真正意义上的蘑菇养殖则是在1650年的法国才开始的。差不多在同一时期,人类才开始真正研究我们的存在。由于复合显微镜的发明,1667年英国博物学家胡克(Robert Hooke)第一次在显微镜中看到了真菌,但那时候他认为我们只不过是植物在腐败时自然而然产生的物质。当他得出这样的结论时,我们都是一声叹息,他差一点儿就成为人类一门新学科的创始人。
21年之后,大名鼎鼎的荷兰显微镜学家、微生物家列文虎克(Antonie van Leeuwenhoek)在显微镜下发现了酵母菌,但是他也没能意识到我们属于一种人类从未研究过的生物。之后又过了40年,1729年,一位意大利的植物学家米凯利(Pier Antonio Micheli)成为第一位真正观察到我们真菌孢子萌发现象的科学家,他用显微镜观察并记录了孢子的萌发、生长出菌丝,甚至直到产生子实体为止。他一共描述和记录了900多种我们的同胞,并且第一次认为我们属于一种不同于其他已知生物的种类。所以米凯利可以算作人类的真菌学之父。
人类在对我们的认知中一步一步向前拱的样子,成了我们茶余饭后最有趣的谈资。人类每一次在认知我们的道路上的突破都能让整个真菌帝国讨论好久。
1750年,波尔多科学艺术院成立了一个奖项,奖励对于小麦黑穗病原理和治疗方法的最好研究。当时,小麦黑穗病是导致小麦严重减产的一大原因,人们发现小麦看起来长得好好的,其实麦穗已经染上了疾病,病穗外形看不出什么变化,但是麦粒内已充满了黑粉状的颗粒,并且有一股鱼腥味。这时候,有一个叫梯列特(Mathieu Tillet)的法国植物学家决定挑战这个奖项。他把当时对于黑穗病的所有猜想都试了个遍,包括用不同的肥料,用不同的种子处理,不同的播种方式和时间,一共包含了120种组合。最终他发现,只要小麦的种子经过石灰处理,长大了的小麦基本就没有黑穗病。于是他认识到小麦的黑穗病是从种子开始就携带了的,和后期的生长环境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即使对小麦好吃好喝地伺候,若是萌发的种子已经带有了黑穗病,长出的小麦也无法食用。梯列特成功地获得了这项奖金。对了,现在人类叫这种菌菌为小麦腥黑粉菌,为了表彰梯列特的功劳,就用他的名字命名了这种菌菌的拉丁文属名。
我们以为人类终于敲开了真菌研究的大门,都在担心身上的小秘密是不是要不保了。然而18世纪却风平浪静地过去了,人类和我们的下一次交手要到1834年。那时候因为蚕僵病的关系,整个欧洲的桑蚕业遭到了致命性的打击。桑蚕在感染蚕僵病的初期,外观与健康蚕并没有区别。但在病死前,体表会出现很多外形不规则的病斑。然后患病蚕的食欲急剧丧失,有的会伴有下痢和吐液,临死的时候还会排出软软的粪便。最后蚕体伸展,以头胸部突出的姿势死亡。说一句公道话,蚕宝宝的死相还真有些恐怖。意大利的科学家巴西(Agostino Bassi)最终发现了蚕僵病是由于一种寄生性的真菌所造成,现在人类给这种恐怖的菌菌起名叫白僵菌。这是人类第一次发现传染性的微生物疾病。
从此以后,人类发现我们的脚步就开始变快了,1839年,人类意识到黄癣,也就是现在常说的瘌痢头是由我们造成的。1840年,马铃薯晚疫病的爆发让爱尔兰的农业遭受了巨大的损失。马铃薯晚疫病会导致马铃薯茎叶的死亡和块茎的腐烂,并且可以迅速传播让整片整片的马铃薯绝产。英国的真菌学家伯克利(Miles Joseph Berkeley)成功地发现了致病疫霉是引起马铃薯晚疫病的原因。不过伯克利对真菌太为痴迷,以至于其他的英国科学家一开始并不相信他的论断。他们固执地认为导致马铃薯晚疫病的原因可能是浇水太多,或者是瘴气,甚至怀疑是新式蒸汽车所产生的静电导致的影响。最终,时间证明了伯克利是对的。从此之后,人类科学中一门叫作植物病理学的崭新学科诞生了。
1853年,一个牛人登上了人类历史的舞台,他就是德国真菌学家德巴里(Heinrich Anton de Bary)。他出版了一本名为《黑粉菌的研究及其在玉米和其他经济作物中所引发的疾病》的专著,那一年,他才22岁。30岁时,德巴里发现了致病疫霉带有鞭毛会游泳的游动孢子以及马铃薯晚疫病的传播方式。他同时预测了真菌可以通过有性生殖产生卵孢子,虽然这一预测直到他去世将近30年后才被人类所观察到。德巴里在34岁时阐明了小麦锈菌的寿命周期,35岁时第一次提出了真菌分类的方法,在39岁时发现了作为植物寄生菌的白粉菌自己竟然会是另外一种真菌的寄主。这位牛人最终于1888年由于颌骨肿瘤而从人类历史谢幕,他一生一共发表了100多篇学术文章,让我们和人类之间的距离更近了一步。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