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海风电影院-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4周前 (07-13) 44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关于冷门目的地
关于生活中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刻
闪光灯闪烁了一下,我也在他人的记忆中定格
和陌生人聊天会有一种谨慎与放松并存的奇怪心境,似乎什么都能说,又感觉最好什么都别说。
每多了解一个人,都会多添一份心理负担。我一直不爱多交朋友,也是因为这个,我怕和一个人不熟,也怕太熟。
我挺喜欢自己现在的状态,不轻易慌张,不随意发脾气,也不长久亢奋,大多数时候都能静下心来去做需要耐心的事。
人确实善于遗忘,特别是对不好的事情,无论当下如何痛苦或难过,只要境遇好转,稍感舒适,对于那些曾经不好的事情便通通能够淡忘,甚至会怀疑它们是否真的发生过。

作者介绍

吴忠全
青年作家,第二届“THE NEXT·文学之新”全国亚军。已出版小说《桥声》《有声默片》《单声列车》《等路人》《失落在记忆里的人》等,获著名导演宁浩、作家郭敬明、制片人叶如芬赞誉,称其文风有大小说家气象。长篇小说《失落在记忆里的人》即将搬上大银幕。

部分摘录:
云下的日子 一 那天我站在窗前,不经意地抬头看,有大团的云朵从苍山顶飘过来,看着厚实又明亮,那是我第一次仔细观察大理的云。
由于海拔较高,大理的云层离天空很近,近到似乎在楼顶放把梯子攀上去就能触摸到。云在空中很随意地跟着风的方向移动,变幻,当一块云脱离另一块云的时候,那些缓慢的撕扯过程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真的就像用手把一团棉絮撕开时的感觉,连细小的撕边和拉扯出的丝都能再现出来。
我在那一刻,有些领会到了事物缓慢变换的过程,悄无声息的,不动声色的,不易察觉的,猛然醒悟的,或许还有不忍放弃和念念不忘的。
二 在大理住了一个月,我来此地的目的是写新书。从去年秋天在北京开始动笔,写了一部分后回老家过春节。在老家的一个月都过得浑浑噩噩的,因身边的喜事忧事烦事俗事忙乱得一塌糊涂,自然没有心境去写,于是便决定出发来大理。
选择大理这个地方本来是朋友的提议,说几个好友一同来住一段时间,其中有朋友是来过的,渲染了一番大理的好与别致,说这是一个能安心创作的地方。我自然是知道大理的,从书里,电视上,他人的口耳相传中;也听过一些有名的故事,比如许巍,来大理静心梳理自己的烦忧,比如那张专辑《时光漫步》。
最终我还是一个人来了,因为我甚是了解自己的个性,若有朋友相伴,必是整日醉酒与玩乐。这些年反复提醒与告诫过自己要改,可一直都没能改掉,也就渐渐接受了自己这种性格。
来大理后,我住进了提前预订好的宾馆,老板看我是一个人来,在房价上又少收了一点儿。我住在二楼,拉开窗帘就能看到苍山,其中那座海拔四千多米的山峰,山顶上还积着雪,据说它是最有网络游戏气质的一座山峰,但它离古城太近了,我能感受到十足的压迫感。
由于我是一个人来,老板便偶尔叫我到楼下的大堂里喝茶,大堂里有两只我分不清品种的大狗,总是在住客的身旁玩闹乱跑。一起喝茶的人都是来自各地的旅行者,各自说着自己的经历,而老板常常在给我们的茶杯蓄满茶水后,说一句:“来大理了,就要好好感受这种慢生活。”
我并没有不怀敬意,但每当老板说出这句话,我总是会在心里觉得有些过于文艺和做作。
不知从何时起,我开始不太喜欢“文艺青年”这个词,也开始不喜欢大众给文艺青年定位的生活方式。每当别人提起那些被用滥了的概念,比如小资、欧洲文艺电影、在路上等等,我都会在心底泛起一些不舒服,就如同饭局间有人讲了一个过时的笑话。
可无法否认的是,在别人眼里,我似乎就过着一种文艺青年的生活,多愁善感,随心所欲,四处飘荡。
这是一种近似于悖论的东西,我也懒得再思考对与错,凡事自然就好,随心就好,不要为了什么去改变自己,也不要为了展示什么去扭曲心境。我承认这样很难,我也只是在努力地去靠近。
三 对于久居东部的我来说,大理的天亮得比较晚,但由于有苍山这道屏障,太阳消失得又比较早,所以,我总觉得白天的时间过于短暂。
我一整个白天几乎不出门,只在傍晚的时候才出门锻炼身体,出了古城,沿着公路跑步,身边是田野,有池塘,有桃林,有大片的油菜花地。
跑步结束后我会回到古城,沿着青石板街散步,听着旁边沟渠里哗哗的流水声。这是古城最热闹的时间段,整条复兴街游人如织,当地的少数民族商贩们,卖力地向游人兜售自己的商品。我习惯性地绕过这些地方,去找一家小一点儿的饭馆吃晚餐。
我常去的是人民路中段的一家小店,门前有小姑娘卖烤鸡翅,烤得不算好吃,但也不难吃。人民路上有很多街头艺人,弹着吉他唱歌的小伙,敲着手鼓的老外,吹着笛子的女生,甚至还有用那种我叫不出名字的,像是一把大长弓的乐器演奏的当地居民……
如果几年前我来到这样一条街上,肯定会兴奋得流连忘返,向往他们的生活态度,甚至还会生出做一名流浪艺人的念头。但如今,我只是不经心地路过,偶尔驻足听一段,再也不会在心里泛起波澜,甚至连类似的想法都不会有了。那一刻我会怀疑自己,暗暗地告诉自己:“你应该兴奋啊,你应该有很多感触啊。”可是,怎么就都没有了呢?就如同遇到常事般草草而过。这种时候我会明显地感觉到,自己一点点地和从前不同了。
就像是在大理住了这么久,我没有走进过一间咖啡馆度过午后慵懒的时光,我同样也没有走进过一次酒吧去听忧伤的歌。我渐渐地越来越不喜欢那些似乎高于生活脱离本质的事情,也不再沉醉于与陌生人搭讪吐露心事,而只喜爱与三五好友在酒醉时分叙旧,或是陪着家人看电视吃晚饭,这大概就是人们所说的俗事吧。
发现自己变得越来越俗气,不知是好还是坏。
四 大理的夜晚有些凉,我坐在电脑前需要披一条毯子在身上,打字累了,或是遇到难以写下去的地方,情绪翻涌及低落的时候,我就走到窗前,拉开窗帘看夜色。
来大理后再一次动起了戒烟的念头,说起来,戒烟就是一个和自己死磕的过程,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这一次算是坚持得最久的一次了。
那晚,我拉开窗帘看着窗外的夜色,有一轮满月挂在苍穹之上。我披着毯子穿着拖鞋爬上楼顶的天台,看着月色下的古城泛出微茫的韵色,如同从久远的过去带来的消息,一下子所有的往事都涌来,那些我已经忘记的,不想再提起的,不愿面对的,留在心底想念的,通通猝不及防地把我的脑海占据。那一刻,我突然又想抽一根烟了。
那个晚上我才明白,或许自己并不坚强,却又要把自己伪装得很强悍,很多东西根本放不下,却又要强言淡泊。明明不敢面对的事情却假装不在乎,明明一直记在心里的伤害却说已经原谅,明明念念不忘的人却嘴硬问“那人是谁”。
这一副虚伪的皮囊,这久久的自我建设,被一片夜色一支烟,轻易地打败了。
可那晚我并没有去抽一支烟,只是趴在天台的栏杆上凝望了很久,直到一片云飘过来遮住了月光,恍然明了每个人都有自己无法言说的心事和不能再遇到的人,在停留或是来往的城市里,留下专属的故事和那一瞥中微凉的心酸,我只不过是其中一个。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