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黄金的故事-电子书下载

历史传记 4周前 (07-13) 57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黄金的故事》的作者通过引证详实的史料,还原了自18世纪以来黄金价格波动之后,发生在美国政治、经济、财政、金融、税收和文化领域的诸多重大事件。此书对关注黄金投资的读者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作者介绍

詹姆斯•莱德贝特(James Ledbetter)是美国知名媒体人,《公司》杂志高阶编辑,曾任路透社新闻网主编。

部分摘录:
1869年6月中旬,尤利西斯·辛普森·格兰特总统与家人一起在美国东北部旅行。他参加了母校——西点军校的毕业典礼,他的儿子就读于该校三年级。格兰特的日程上还安排了出席美国和平纪念活动,这是在波士顿举办的为期3天的大型音乐节,有数万名表演者参加。在这两个活动之间,格兰特和他的妻子去拜访了新婚的妹妹,她住在位于曼哈顿西27街的豪宅里。格兰特的妹妹弗吉尼亚一直与父母在俄亥俄州过着平静的生活,到了37岁还没一个好归宿。因哥哥的政治前途,事情起了变化,一位名叫埃布尔·科尔宾的61岁金融家对弗吉尼亚投以了关注。他们在格兰特3月就职典礼后不到两个月就结婚了。
按计划格兰特只在曼哈顿停留数小时,但他不知道的是,一群精于算计的商人——包括他的妹夫——利用这次会面来接近总统,这是他们密谋的一步棋,几周后,这个密谋引起了或许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黄金恐慌。杰伊·古尔德在格兰特妹妹和妹夫的家中等候,这个33岁的金融家因与范德比尔特兄弟狼狈为奸控制伊利铁路而落下了坏名声。一年前,古尔德和他的同伙奸商詹姆斯·菲斯克受到警告,他们一踏上纽约州的土地,就会被逮捕;现在他们却要在居家环境中与美国总统见面。古尔德与格兰特总统的女婿科尔宾在新泽西州的一次房地产交易中打过交道,两人因此结识。古尔德说服科尔宾允许他会见总统,企图游说总统采取涉及黄金和农产品价格的特定政策。这一切并非巧合,古尔德一直在打仍处于起步阶段、没有受到有效监管的纽约黄金市场的主意,计划操纵黄金市场。他最近以每100美元金币131美元的价格购买了价值约700万美元的黄金。值得注意的是,当时这个数目的黄金占到了纽约市场上流通黄金的近一半。
当两人会面时,古尔德向总统提议,去波士顿旅行最愉快的方式是乘坐前往马萨诸塞州福尔里弗的轮船,再从那里乘坐火车。格兰特喜欢有钱人的陪伴,遂表示赞同。古尔德安排武装护卫护送总统及其随行人员到钱伯斯街的码头。为迎接总统的来临而装饰豪华的“天佑”号停靠在那里,船主兼船长——古尔德的华尔街同伙詹姆斯·菲斯克预先就准备好了迎接总统的到来。总统走近时,码头上的铜管乐队演奏了《英雄今日得胜归》。船上提供雪茄、香槟和酒水;全船125间客房每间都配有鸟笼,笼中养着金丝雀。
晚餐大约9点开始,一小撮商人伴在格兰特总统周围与他一起抽着雪茄,其中有赛勒斯·菲尔德,他几年前投资铺设了第一条跨大西洋的电缆,现在与古尔德一起投资铁路。在座的还有显赫一时的股票经纪人威廉·马斯顿,他曾与菲斯克一起从事航运业务。这些商人急切地想要了解总统对黄金、货币和经济的看法。或许格兰特意识到招待他的这些人名声不佳,于是一直沉默寡言、不置可否。当时,格兰特赞成“回收纸币”政策,这是沿袭了陷入困境的安德鲁·约翰逊政府的政策,想法是不让纸币再流通,这个过程几乎在南北战争结束后就开始了。每当纸币作为税收收入时,美国财政部就将彻底销毁这部分纸币。国会批准了这项行动,尽管它希望对此采取限制措施。1866年,国会授权每月销毁多达400万美元的纸币,按此比率可以在19世纪70年代中期之前将所有纸币从流通货币中剔除。纸币被视为邪恶之物,虽然曾经有其存在的必要,但现在应该被清除。美国财政部的官方立场与美国许多开国元勋的理念一致,即纸币如果不能兑换成黄金,那么就是有辱于美国,“国会并不想让一个伟大的国家因为毫无必要地让不可兑换成黄金的纸币流通、不能履行自己的义务而名誉扫地”。
格兰特赞同这一观点,并希望最终能够回归由黄金支撑的货币,他将这一事业等同于他赢得南北战争的荣誉和道义。格兰特在他1869年的就职演说中说道:“为了保卫美国的荣誉,每一美元的政府债务都应以黄金支付,除非合同另有明确规定。”在说出这一誓言的两周内,国会通过了《公共信用法案》——主要以党派为分界线,格兰特的共和党人支持这个法案而大多数民主党人反对该法案,此法案要求联邦政府用黄金偿还所有资助南北战争的债券持有人。这是自战争结束以来表明联邦政府打算回归金本位制的最具体的行动(此时黄金价格在低点,恰好是古尔德抢购黄金时的价格水平)。
格兰特的就职演说将此理念更推进了一步。他认为,在美国土地上发现黄金和白银的这个时机表明,用金银来支付美国的战争债务是上帝的意志。“看起来上天已经赐给了我们一个结实的装满金银的盒子,锁在遥远的西部荒山中,而我们现在正在锻造解锁的钥匙,以应对现在的紧急情况。”格兰特这样说。
回收纸币的政策合乎逻辑的后续步骤自然是美国政府向私人市场出售其在南北战争期间获得的大部分黄金库存——价值约为1亿美元,这实际上是为“再次跨入”黄金支撑的货币体系做准备。毕竟,如果银行像过去那样发行黄金支撑的货币,它们就需要重新储存黄金。因此,美国财政部在4月份向市场出售了价值100万美元的黄金,5月份出售了价值600万美元的黄金,而6月份则打算出售价值800万美元的黄金。联邦政府大规模地出售黄金打压了古尔德及其同伙所囤积的黄金的价值,令他们蒙受损失。铁路大亨古尔德认为,黄金价格保持高位和自由流通的美元对于在秋季运输美国的农作物并为其争取国外市场非常重要,对于这一点他有独特的见解——美国国家的利益和他私人的利益完美结合。因此,在“天佑”号上,古尔德对格兰特默认的将更多黄金投入市场的计划提出了反驳。古尔德后来告诉国会:“我说过,我认为如果这项政策得以实施,就会带来极大的不幸,几乎会导致内战;它会造成工人罢工,而车间很可能必须关闭,工厂将不得不停工。”
古尔德认为,美国农业地区的金融破产或许会再次引起武装叛乱,他的话可能是危言耸听并且出于谋取私利之目的,但也并非完全没有道理。南北战争后美国的重新整合是联邦政府有史以来最复杂的任务之一,当时的状况犹如战时一样纷纷扰扰。
今天大多数美国人都记得美国宪法第14修正案,它废除奴隶制并赋予男性奴隶美国公民身份和投票权——然而这是美国经济和民权的巨变。奴隶是财产,解放奴隶意味着将财产从现有奴隶主手中夺走。修正案明文禁止任何州或联邦政府支付“因为失去或释放任何奴隶的一切索赔”。
因此,美国如何看待其货币,是可能影响到再次分裂和叛乱的问题之一。鉴于战争和纸币体系大大削弱了南方各州所依赖的银行体系,它们总体上拒绝偿还其战争债务,而且即使愿意偿还也是困难重重。许多或者说大多数南方的种植园主期望重新加入美国的条件之一是,联邦政府会补偿他们的战争损失。自罗伯特·李将军投降以来,一直驻扎在亚拉巴马州的一位美国陆军上将说:“他们频繁谈论一旦代表他们利益的人成为国会议员,他将努力争取为失去黑奴的人,或是依据总统颁布的《解放黑人奴隶宣言》而释放自己所有的黑奴的人得到补偿。”与此密切相关的是,美国南方各州的居民还期望他们的房地产损失会得到补偿,如果不满足这些条件,他们会设法不让国会议员支付北方的战争债务。当时安德鲁·约翰逊政府所面临的是一个非常现实的威胁:如果允许南方在战前状态下重新进入联邦,它可能会与北方民主人士联合起来,基本上会再次发动南北战争。因此,美国宪法第14修正案包含了影响深远的一则法律条款(该条款直到今天还备受争议),在其得以通过不到一年内,格兰特的就职典礼就援引了这一条款:“对于法律批准的美国公共债务,包括因支付平定暴乱或反叛有功人员的年金和奖金而产生的债务,不得对其效力有所怀疑。”对于格兰特总统和19世纪60年代的共和党的许多领导人来说,重返金本位是兑现偿还美国巨额战争债务可信的方式。(战争债务估计超过20亿美元——远高于美国国内流通货币的总量,这还不包括本应从流通货币中回收销毁的4.28亿美元纸币。)不那样做就是质疑这场可怕的战争之结果的合法性,尽管叫停回归金本位恰是许多美国南方和西部的人期望的,也是古尔德所倡导的。
正如古尔德后来所说的那样,在游轮上的会面给他做多黄金市场的计划泼了冷水。但是他与菲斯克和科尔宾还有许多其他应对计划。总统妹夫的名头给科尔宾带来了极大的无形影响,他曾想让他第一任妻子的女婿得到任命,担任财政部副部长,负责监管黄金市场。但当此人发现他得在每次美国政府销售黄金之前给科尔宾通风报信时,他拒绝了这个机会。科尔宾的下一个人选是丹尼尔·巴特菲尔德。巴特菲尔德是科尔宾家共同的朋友,曾在南北战争中担任将军,也是美国运通公司创始人的儿子。巴特菲尔德还从科尔宾那里筹集了格兰特总统用以在华盛顿特区购买房子的钱。在巴特菲尔德上任后不久,他遇到了古尔德,后者给了他1万美元的支票,似乎没有任何附加条件,这比他一年的薪金还高。借助他的新朋友,巴特菲尔德在他本应监督的黄金市场上保留了几个活跃的交易账户。
下一步是给公众留下这样一个印象:美国政府将放缓或停止销售黄金。由于美国政府在出售黄金和来自国外的资金流入,夏季美国的黄金价格一度从高位回落。古尔德和其他一些华尔街人士组成了一个“黄金多头集团”来尽量囤积黄金,在8月底之前,这个多头集团已持有价值超过1 000万美元的黄金。与此同时,古尔德和科尔宾起草了一份格兰特货币政策意图的评估报告,并设法说服亲格兰特的《纽约时报》将其作为未署名的社论发表。该报赞扬了格兰特的深思熟虑,并且按照古尔德预期的情景进行预测:“在庄稼收割之前,美国政府不太可能出售国库黄金以冻结货币。”事实上,情况恰恰相反。按财政部长乔治·鲍特韦尔的计划,9月份将是自格兰特上台以来美国政府销售黄金最多的月份。但古尔德基本上确定,鲍特韦尔不会公开证实或反驳社论的主张,因此该社论有其预期的效果:黄金价格开始回升。为了增强美国政府与“黄金多头集团”正式合作的错觉,菲斯克在古尔德的经纪公司创建了一个名为“美国国家黄金账户”的特别账户。
在此阶段,古尔德似乎成了他自己宣传活动的牺牲品。几乎所有他眼见的事情都证实了他的期望,即美国政府停止出售黄金。9月1日星期三,格兰特在萨拉托加北部度假几天后,在他妹妹位于曼哈顿的家中停留,与妹夫科尔宾一起吃早餐。早餐时格兰特实际上表明他已经转而支持古尔德的理论,即黄金应该是稀缺和昂贵的。收成看起来很好,农民应得到美国政府的支持;格兰特告诉妹夫,他已经写信给鲍特韦尔让他取消美国政府9月份出售黄金的计划。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荒谬无比,就像是来自室内喜剧的剧本。美国总统被蒙在鼓里的是,美国最大的黄金投机者就在楼下的客厅里。科尔宾向总统告退一会儿,关上了门,走下大厅告诉杰伊·古尔德,格兰特在不久的将来会放弃出售黄金。获取了这个最大的内幕,古尔德溜出房子急匆匆地赶到市中心购买更多的黄金。然后科尔宾回到厨房,继续与总统共进早餐。
早餐会是不是一个陷阱?以今天的目光来看,格兰特与其妹夫的谈话似乎不可能是不经意的口误,尽管此时此刻格兰特与“黄金多头集团”有意或无意的私交还未惊世骇俗。另一个反常的现象是显然格兰特并没有给鲍特韦尔下达“取消出售黄金的命令”。
如果这是一个陷阱,那么它即将捕获猎物并使许多其他人也陷入数百万美元的灾难中。古尔德确信他现在掌握了内幕,那天他又买入了价值300万美元的黄金,其中大部分是以科尔宾和总统妹妹的名义及财政部副部长巴特菲尔德的交易账户买的。几天之内,包括古尔德在内的“黄金多头集团”控制了超过价值1 800万美元的黄金,因为随着黄金价格持续上涨,银行和其他黄金持有者当然也不再愿意出售黄金了。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