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机器人大师-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4周前 (07-13) 52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我们所追求的完美是我们的桎梏,因为不可预知性总会伴随着我们创造出的每一样东西!”
他们是伟大的发明家,从人格交换机到末世论改造机,无所不造。
他们不仅要一起面对宇宙中无解的难题,还要为谁是更强的发明家争得你死我活。
他们是特鲁勒和克拉帕乌丘斯,别称:机器人大师。
◆波兰科幻名家高口碑代表作,新装上市。
◆莱姆100年诞辰纪念版,入选波兰2021莱姆年100大海外版本。
◆20个天马行空的脑洞故事,怪诞、幽默、辛辣、讽刺,《银河系搭车客指南》《瑞克和莫蒂》《飞出个未来》精神先驱。
◆信息量超载的机器人版《一千零一夜》,融入伏尔泰式的巧思洞见,恣意徜徉于科学、文学和哲学之间。
◆波兰原版完整引进,全译本无删节,新增5个故事。
◆上外波兰语专业负责人历时2年翻译,182条注释深入剖析莱姆的文字游戏。
◆收录波兰艺术家达尼埃尔·姆鲁兹绘制的25幅插画。
◆膜银卡材质金属感外封,装帧精美。

作者介绍

斯坦尼斯瓦夫·莱姆(Stanisław Lem)
波兰作家,1921年生于利沃夫,二战后迁至克拉科夫,展开写作生涯。他的作品涉猎人工智能、控制论、宇宙学、基因工程、博弈论、社会学和进化论,探讨了技术和智能的本质,被翻译成五十种语言,总销量超过四千五百万册。《纽约时报》称他代表着“我们这个时代的深邃精神”,库尔特·冯内古特、厄休拉·勒古恩、菲利普·迪克、安杰伊·萨普科夫斯基都被他的才华所折服。

部分摘录:
机器建造师特鲁勒做出了一台八层智能机器。当他完成最重要部分的工作以后,他将机器均匀地涂上白色的油漆,再用藕荷色的油漆勾勒出边角线,接着他退后几步,将机器上上下下打量一番,又在机器正面添加了一条线,并在看起来像是机器额头的部分画上了橘黄色的圆圈。望着自己的杰作,特鲁勒情不自禁地吹了一声口哨,如同以往完成一项工作后那样,他郑重其事地提出了一个问题:“二加二等于几?”
机器开始运转,显示灯亮了起来,机器的周身都被照亮了,电流声如同瀑布般倾泻而下,所有的电感元件也都运转起来,电磁线圈变得通红,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特鲁勒甚至开始考虑是不是要给这台机器加一个特殊的消音器来减小这过大的噪声。而此时的机器却一秒不停歇地运转着,仿佛在解一道全宇宙最难的题目。脚下的大地在颤抖,沙粒也因此纷纷从脚下滑走,阀门就像是香槟酒瓶的软木塞,似乎随时会飞射而出,而在这巨大力量的拉扯下,继电器仿佛随时会断开。就在特鲁勒已经明显表露出自己对这台机器所发出的噪声的不满和不耐烦时,运转中的机器戛然而止,大声喊道:“等于七!”
“亲爱的,这不对。”特鲁勒不开心地说,“怎么可能等于七呢?明明等于四。你再好好想想,这次不要算错了!二加二等于几?”
“七!”机器不假思索地回答。特鲁勒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又穿上了刚刚脱下的工作服,高高卷起袖子,打开机器的底盖,一下子钻了进去。过了很长时间都不见特鲁勒出来,只听到他用锤子敲敲打打,好像拧开了什么,又把什么焊接在了一起,然后传来了他咚咚的脚步声,好像他跑到了更高的地方,一会儿在六楼,一会儿在八楼,一会儿又飞跑回楼下。随后他接通了电源,机器里面甚至发出了火光,紫色的胡须闪着火花。就这样,特鲁勒在里面鼓捣了两个小时,当他从机器中走出来时,他满头大汗,脸上却带着满意的神情。他把所有工具都收了起来,脱下工作服扔在地上。把脸和手都擦干净以后,他信心满满地问:“你说,二加二等于几?”
“七!”机器依然这样回答。
特鲁勒狠狠地咒骂了一句,可是他别无选择,只能又对着机器这儿敲敲、那儿捅捅,线路搭上又拆开、拆开再焊上。尽管他调整来调整去,到了第三次他还是得到了同样的答案——二加二等于七。特鲁勒一屁股坐在机器最下面一层,愁眉不展、垂头丧气,克拉帕乌丘斯走进来的时候都没看见特鲁勒,还差点踩到他。克拉帕乌丘斯赶忙问特鲁勒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他看起来仿佛刚刚从葬礼回来一般悲伤。特鲁勒就把自己与机器难以解决的问题和克拉帕乌丘斯说了一遍。听完,克拉帕乌丘斯自己也钻进机器里几次,在里面修修补补、敲敲打打,然后再问二加一等于几,机器说等于六,而一加一在机器看来等于零。克拉帕乌丘斯挠挠头,清了清嗓子,大声对特鲁勒说:“我的朋友,我们必须直面这个事实,你造了一台和你想要的不一样的机器。但是凡事都有两面性,因祸得福嘛!”
“我倒是真想知道这福在哪儿!”特鲁勒嘟囔了一句,又踢了一脚自己坐着的机器底座。
“别踢我!”机器忽然说。
“哦,你看,这台机器多敏感!我想说什么来着?哦,对,这台机器肯定是一台笨机器,但是又傻得不寻常,绝对不是平庸的蠢货!在我看来,你是知道的——我……我可是顶尖专家!这台机器绝对是全世界最笨的智能机器!这真是非同小可!想要刻意制造出这样一台机器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恰恰相反,这可不是谁都能做得到的大事!因为这台机器不仅仅笨,而且倔得像头驴,也就是说,它是有个性的!它的个性就跟个白痴一样,因为白痴都特别倔!”
“我要这么个破玩意儿有什么用?”特鲁勒说着又踢了机器一脚。
机器又说话了:“我警告你啊,不要踢我!”
“你够了,这次可是郑重警告了。”克拉帕乌丘斯冷冷地说,“你看看,这台机器不仅敏感、蠢笨、倔强,而且还特别爱生气。这么丰富的个性融合在一起,我跟你说,老伙计,你可真是成就非凡啊!”
“行了,行了,我到底能用它干吗?”特鲁勒问。
“这可不好说!你可以为它办一个展览,而且是买票才能参观的那种展览。每一个想要看看世界上最愚蠢的机器是什么样的人都可以来看。你刚才说它有多少层来着?八层是吧?你想想,到目前为止,这世界上有谁见过这么大个儿的白痴?你这个展览带给你的肯定不只是经济效益,而且……”
“你别气我了!我才不会办什么展览!”特鲁勒生气地站起来,忍不住又踹了机器一脚。
“我对你提出第三次严重警告。”机器说。
“不然你能把我怎么样?”特鲁勒被机器的傲慢态度气得暴跳如雷,“你这个……你……”气得说不出话的特鲁勒又狠狠地踢了机器几脚,喊道,“你就活该被踢,知道吗?”
“你侮辱了我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和第八次,”机器说,“我也不会再往下数了。我拒绝再对你提出的任何数学领域的问题进行回答。”
“它还拒绝了!你看看它!”特鲁勒被气得忍无可忍,勃然大怒,“它数完六就直接蹦到八了!克拉帕乌丘斯,你听见了吗?没有七就到八了!它还有脸说要拒绝完成所有数学领域的问题!我就踢你,踢你,你怎么着吧?!是不是还得再多踢你几脚?”
机器忽然剧烈地颤抖起来,一言不发地开始用尽全身力气想要把自己从底座中拔出来。因为底座太深太结实了,机器力量大到把钢筋都折弯了,才把自己拔了出来,底座周围只剩下一堆碎水泥块和支棱着的钢筋。机器就像一座巨大的移动堡垒那样朝着克拉帕乌丘斯和特鲁勒一步步逼近。特鲁勒完全被眼前的情景吓傻了,呆若木鸡,在这个明显是要将他碾成肉酱的机器面前,竟然连躲都不会躲了。好在克拉帕乌丘斯还算清醒,一把拽住了特鲁勒的手,拼命拉着他往前逃。两个人在跑出很长一段距离后才回头看,发现机器就仿佛是一座摇摇欲坠的高塔,迈着沉重的步伐缓慢前行。每走一步,最底下一层几乎都会陷入沙石里。但是机器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顽强地又从沙石中拔地而起,继续向着他们两人径直走来。
“这可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啊!”刚刚回过神来的特鲁勒喃喃地说,“机器起义了!现在怎么办呢?”
“只能等一等,再观察观察。”相比之下,克拉帕乌丘斯冷静多了,“也许一切都会慢慢明朗起来的。”
但是暂时好像什么都不明朗。机器在行驶到更坚硬的土地后,走得更快了。远远地就可以听到它肚子里发出了一阵阵哨声和轰鸣声,并且还在哐当哐当地响着。
“这台机器没一会儿就会把我之前设置好的程序都搞崩溃,”特鲁勒嘟囔道,“它没一会儿就会散架,变成……”
“不可能。”克拉帕乌丘斯打断了他,“这可是非同寻常的机器啊!它这么蠢,就算全部理智都停止也对它没什么影响!你得小心,它……快跑啊!”
机器明显在加速前行,就为了要追上他们,摧毁他们。听着背后传来的那一声声沉重却有韵律的脚步声,他们吓得大气都不敢喘,只顾得上一心拼了命地往前跑。除了跑他们还能做什么呢?他们非常想回到自己的家乡,可是这台机器已经让这个梦想破灭了。机器在后面步步紧逼,断了他们的后路,逼他们只能走上眼前这条通往荒漠的绝路。慢慢地,从地面的滚滚浓雾中崛起了一座座连绵起伏、有棱有角的山峰。特鲁勒上气不接下气地冲克拉帕乌丘斯喊道:“听着,我们就往那道狭长的山谷里跑吧,那台倒霉的机器肯定钻不进去,你说呢?”
“别废话了,我们就往前跑吧。”克拉帕乌丘斯也喘着粗气回答,“前面有个小城镇,我也不记得叫什么了,反正我们就往那儿跑吧!那儿肯定能找到……哎哟……找到地方躲。”
他们头也不敢回,一路狂奔,很快就看到眼前出现了一些房屋。这时天色已晚,街上空荡荡的,他们又跑了很长一段距离,却连个人影也没看到。突然,他们听到城边上传来了一声可怕的巨响,就好像山崩地裂一般,他们知道,一直追在他们身后的机器马上就要追上他们了。
特鲁勒回头看了看,吓得说话都结巴了:“我的老天爷啊,你看看,克拉帕乌丘斯,它在拆房子呢!”机器仍对他们穷追不舍,就像一座钢铁般坚固的大山推倒了一座座房屋,它所走过的地方,身后只剩下一堆一堆的碎红砖块和白石灰碎片,大街上顿时充满了哭喊声和尖叫声。特鲁勒和克拉帕乌丘斯连气都顾不上喘了,拼命向前跑。他们跑到巍峨耸立的市政厅门口,毫不犹豫地冲了进去,顺着楼梯跑到了市政厅深深的地窖里。
“在这儿它就抓不到我们了,就算它把市政厅的屋顶掀翻也砸不到我们头上。”克拉帕乌丘斯气喘吁吁地说,“我今天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了,跑到你那儿去做客……我就想看看你机器造得怎么样了,谁知道碰上这么个大事!我可算知道了……”
“别出声!”特鲁勒小声说,“有人来了……”
果然,地窖的门缓缓开了,市长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几位官员。对于自己闯了这么大的祸,特鲁勒感到很尴尬,只好由克拉帕乌丘斯出面把来龙去脉讲了一遍。市长一言不发地听完了他的陈述。墙壁突然晃动起来,地面也随着开始摇晃,尽管地窖隐藏在深深的地下,但墙面被推倒的声音却还是清晰地传了进来。
特鲁勒惊悚地喊道:“它已经到这儿了?”
“是的。”市长说,“它让我们把你们交出去,不然就毁了整座城市……”
接着就听到一个鼻音很重、从铁皮中发出的声音从高处传来:“特鲁勒在这儿吧?我都闻到他的味儿了……”
“你们不会把我们交出去吧?”特鲁勒声音已经发颤了。
“你们之中那个叫特鲁勒的必须从这儿出去,另外一个可以留下,但是必须答应我们一个条件。”
“我求求你们了!”
“我们也没办法。”市长说,“特鲁勒,如果你想留在这儿,就必须为你给这座城市带来的灾难和市民所遭受的损失负责,因为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那个机器摧毁了十六座房屋,并且把这座城镇的很多居民都埋葬在了废墟底下。看在你已经站在死神面前的分上,我也就放你自生自灭了。你走吧,永远不要再回来!”
特鲁勒又把目光转移到那几位官员脸上,他从他们每个人脸上都读出了对自己的判决。他慢慢地向门边挪去。
“等等!我和你一起走!”克拉帕乌丘斯焦急地喊道。
“你要和我一起走?”特鲁勒的声音中隐隐透出一丝希望,但他想了想还是说,“还是算了吧,你还是留下来比较好,何必和我一起去送死呢?”
“神经病!”克拉帕乌丘斯激动地说,“我们为什么是去送死?我们还制服不了一个铁皮白痴了?难道这世界上两个最伟大的机器建造师就这么从地球上消失了吗?走吧,我的朋友,勇敢一点!”
被这一番豪言壮语鼓舞的特鲁勒紧紧地跟在克拉帕乌丘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