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无爱的世界-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1个月前 (07-13) 63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西餐馆学徒藤丸阳太爱慕着植物学研究员本村纱英,但纱英对植物的兴趣远超美食和人……在纱英周围,还有一群像纱英一样的“阿宅怪胎”:外表像杀手的教授、研究木薯的老教授、不小心将仙人掌巨大化的学弟。他们看似不通社会人情,却因为对植物的热情比任何人都更加敬畏生命。备受鼓舞与感动的阳太似乎更加懂得了眼前的女孩为什么“奇怪”又可爱……所以,他的情敌居然是杂草?!
他们倾注热情,只为解开每个生命体的生死之谜,让我们看到生命的力量与光芒。这是一本超级好读又有趣,又宅又燃的作品,为我们展示了神秘的植物学家的“正常”生活,让每个人感受到生命的敬重与伟大。

作者介绍

三浦紫苑,1976年生于东京。2000年以长篇小说《女大生求职奋战记》踏入文坛。三浦擅长塑造个性鲜明的人物角色,故事洋溢着年轻人的青春面貌,深获年轻读者喜爱。作品多获影视、广播剧、漫画改编,广受好评。2006年以《多田便利屋》荣获第135届“直木赏”大奖肯定。2007年以《强风吹拂》拿下“本屋大赏”第三名。2010年以《哪啊哪啊~神去村》入选“本屋大赏”前十大。2012年以《编舟记》夺得“本屋大赏”第一名。

部分摘录:
本村纱英犹豫了五秒左右。
对于离开显微镜室的藤丸阳太,自己是应该追上去,还是任由他去呢?
明明表白了真挚的心意,却遭到拒绝,现在应该放任他自己待着——这点常识本村还是有的。
可显微镜室的所在地是T大理学院B号馆的地下,狭窄的过道幽暗而复杂,两旁不规则地分布着铁门,每一扇都看起来十分相似,这里是一座迷宫。本村起初也常常迷路,有时甚至带着哭腔向偶尔路过的其他研究室的研究生求助,被对方领到显微镜室。
今天,第一次踏入这个迷宫的藤丸能不能自己找到出口呢?本村感到十分不安。
还是应该追上去,把他送到入口大厅才对。
本村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就在这时,房间里传来一个声音:“我——看——到——啦——”她回过头,只见松田研究室的博士后岩间遥香正站在套间的入口处。
“话说,应该是‘我——听——到——啦——’。”岩间笑着走进显微镜室,来到本村身边,“想在这里回复告白的话,最好先确认一下里边的房间有没有人哦。”岩间对本村来说,就像研究室里值得信赖的大姐姐。她一头短发,身材纤细高挑,虽然性格上直来直去,却总是细心地牵挂着本村。她和本村一样会在实验中使用拟南芥,因此两人不时会交流些信息,或是彼此商量,互相提些建议。
顺带一提,因为岩间的研究领域是气孔,本村曾经把特制的气孔T恤送给了岩间。岩间很高兴,却好像没有勇气穿它出门,据说常常当作睡衣穿。本村倒觉得那件衣服肯定很适合她,要是能穿到大学里来就好了。
“啊?怎么?!”岩间的突然出现,令本村大为震动,“难道你一直都在栽培室里?”
“在啊。”岩间愕然地感叹道,“就算我想悄悄离开,除了穿过显微镜室以外也没有其他办法吧。当我开始觉得不妙的时候,你们的对话内容已经越来越私密了。没办法,我只好一边祈祷你们可千万别来栽培室,一边和拟南芥一起屏住呼吸。”
“对不起!”
“那个人是圆服亭的店员吧?我觉得你们挺投缘的,真的要拒绝吗?”
“……嗯。”
看到本村点头,岩间再次小声地叹息。
“真是个笨蛋。本村虽然脑子好,却是个傻孩子,不过这一点很可爱啦。”岩间笑着,就像本村和藤丸之间的对话没有发生过一样,说道,“回上边去吗?”
在T大理学院里,生物科学专业算是女生占比较高的专业了。尽管如此,理科领域的本科生和研究生中还是男生的数量更多。在科研上,性别完全不是问题,也不会成为壁垒,可是同一个研究室里能有一位意气相投的女性,在这种时刻本村尤其能感受到安心。
她和岩间一起离开了显微镜室。
藤丸会不会饥寒交迫地倒在地下通道里?本村的视线小心地逡巡。幸运的是,她没有发现藤丸的身影。鞋柜里的鞋也不见了,想来是安全到达了地面。
她们来到研究室所在的三楼,只见松田贤三郎正在走廊上。这个人究竟有多少件黑色西装?本村至今仍觉得不可思议。岩间说着“啊,老师”,朝松田小跑过去。
“地下会议室的排水还是不怎么顺畅,就是最靠边的那个。”
“是吗?因为用了很久了。跟中冈说一下,请专业的修理工过来看看吧。”本村擦肩走过那两人,走进研究室。
分配给本村的桌子离门很近。她在椅子上坐下,轻触笔记本电脑的键盘,解除了电脑的休眠。桌面壁纸是拟南芥细胞的显微镜照片,圆形的颗粒整齐地排列着。拟南芥的细胞都很讨人喜欢。等待电脑启动时,本村总是出神地盯着桌面壁纸。
“为什么能看见星星呢?”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了藤丸提问时的脸。能当作天体望远镜的显微镜——要是真有那么方便的东西就好了。本村微笑起来。
可实际上,两者的优点不可能结合。如果想要望远功能,只能放弃观察细胞;如果想观察细胞,就只能放弃看星星。
本村的微笑转瞬即逝。她打开电脑里的论文数据,开始快速浏览屏幕上出现的英文,挑重点读着关于植物学的最新信息。
和藤丸有关的事,已经被她抛在脑后了。
本村在本科四年期间就读的不是T大,而是一所在神奈川县设有校区的私立大学。宽敞的校园里容纳了所有的理科本科专业和一部分文科专业,本村的研究对象是大肠杆菌。从本科时起,她就喜欢用显微镜观察小而圆润的物体。
和拟南芥一样,大肠杆菌也是一种“模式生物”,是分子生物学世界里的主流。它从出生到死亡的周期很短,有利于持续观察新老交替的状况。
和拟南芥不同的是,大肠杆菌是单细胞生物,因此在琼脂培养基上能够简单地克隆繁殖。大肠杆菌制造的殖民地常常汹涌地充满整个培养皿,本村也曾常常为这不可思议的生命力感到为难。
大肠杆菌即使是单细胞生物,也是由细胞组成的。因此在诸如DNA的复制等问题上与人类等多细胞生物是共通的。也就是说,通过研究大肠杆菌,能够弄清楚这些共通的生命活动。本村在观察大肠杆菌的日子里体会到了快乐和价值,就这样顺其自然地进入研究生院,想进一步深入研究。
另一方面,也有一件事令她感到困扰——是不是应该继续把大肠杆菌作为研究对象呢?
本村从年幼时就很喜欢植物。虽然狗、猫和兔子也很可爱,可它们会四处活动。对于孩提时代常常茫然发呆的本村来说,它们的动作太快了。即便抱在怀里,很快它们就会扭动着身体想要跑到别处;就算想追上去,它们的动作也十分敏捷,运动神经迟钝的本村根本抓不住。
从这一点来说,植物令人安心。草、花和树都不会逃走,可以让人尽情地观赏和闻气味。在常常发呆的本村身边,植物静静地发芽。
本村从小学时起就会在自己房间的窗边养育植物。遗憾的是她没有什么栽培植物的天分,要么浇了太多的水,要么搞错了换盆的时机而使得植物枯萎,可是本村仍努力地怀着爱意照料着植物。
她看着开出花朵、枝繁叶茂的植物,总是由衷地感叹:“这样的节奏对我来说真是刚刚好。”照顾完成排的植物再去睡觉已代替了写日记,成为她每天的固定功课。
就这样,本村对植物满怀爱意,对大肠杆菌却没什么心思。当然,看着琼脂培养基上迅速繁殖的大肠杆菌,她也会感慨“哎呀,大家都活着,加油啊”。可有时也会对过度繁殖的大肠杆菌束手无策,不得不进行废弃处理。
哎呀,你在干什么呢?快停下来啊!——无数被杀掉的大肠杆菌仿佛在悲鸣。可是本村的内心某处却在想“只是大肠杆菌而已嘛”。她会对这样的自己感到恐惧。
如果研究对象不是一些能够感觉到爱意的东西,自己会不会变成没有情感且丧失了价值观的疯狂科学家?可是自己也无法解剖小白鼠等实验动物。不光是因为小白鼠过于灵活,还因为它们长着皮毛而且有温度,实在是太可爱了。
还是植物最好。不光可爱,而且没有皮毛。不对,严格来说,有一些植物的叶片上长有细细的茸毛,可是和兔子或者毛绒玩具那种毛茸茸的触感完全不同。如果研究对象是植物,应该没什么问题。
现在想来,是自己想得太多了。世界上早就不存在什么疯狂的科学家了。研究者们都带着理智和敬意来对待实验和观察用的生物。无论对象是大肠杆菌还是小白鼠、植物,研究者们都一视同仁。为了解开生命中不可思议的谜题而夺走生命,大家对这一行为并非没有知觉。正因为充分理解这一行为中所包含的重量,才能严肃地对待研究。
本村进入大学四年级以后,这样的想法越来越无法压抑——想要通过长久以来都非常喜爱的植物而不是大肠杆菌来继续对生命进行研究。当然,这全都是通过大肠杆菌知晓了研究的乐趣和奥妙。谢谢你,大肠杆菌!
当时本村和父母一起住在千叶县的柏市。虽然去学校单程要花两个小时,颇为辛苦,但在她的努力下也顺利坚持到了最后一个学年。当本村说想念研究生时,父母不知如何是好了。他们多少也听到过一点风声,说是读完研究生出来不好找工作。尤其是母亲,她说:“不用读那么多书也……念了研究生,以后就是要去搞研究吧?这么一来,结婚什么的你打算怎么办啊?”
Jiehun。本村对婚姻毫无兴趣,以至于一瞬间无法将听到的内容顺利转换成汉字。可是,她明白母亲究竟在担心什么。
就算读了研究生,也不能保证成为一个研究工作者。毕业以后能顺势留在大学成为教授的仅仅是一小部分人而已。与其选择得不到任何保证的、不稳定的道路,不如本科毕业就去工作,在合适的年纪结婚组建家庭,也就是选择所谓“正常”的路,不是更好吗?妈妈出于对孩子的关心,想要说的是这些吧。
虽然在结婚这件事上无所谓,但本村也曾经迷茫焦虑过。自己就读的私立大学在各个专业之间没有什么隔阂,不管文科理科,学生之间的交流很频繁。本村的朋友几乎都是文科生,大家都选择了毕业找工作。而在同一个研究室的理科生朋友们当中,比起去读研究生,更多的人选择了去找工作。
今后不可能总是依赖父母生活,应该去找工作才对。可无论是考研究生还是去找工作,自己什么准备都没做,感觉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机。
校园里迎来了新生,重新焕发出活力,本村无精打采地走着。在人工划分好区域的地皮上,高大的榉树特别引人注目,枝头已经有了点点绿意,再过不久,柔软的浅绿色新芽就会一齐现出身姿。
榉树细细的枝条复杂地遍布天空,像是给天空加上了龟裂的纹路。看到这一幕的瞬间,本村心底的激动喷薄而出。为什么榉树的枝条是这样延伸的?为什么植物的叶子和造型会各有不同?真想知道啊,真想知道,真想知道。植物也好,人也好,到底是什么来决定自己的形态,来进行生命活动的呢?
对结婚和生育毫无兴趣的我,难道作为生命体来说是不完整的吗?
本村决定了——我要去读研究生,我要去研究植物。因为太想弄清楚这一切。对我来说,现在最重要的不是找工作、结婚和安定的将来,而是为了实验,开动双手和头脑,通过显微镜去观察生物;为了能更加接近这不可思议的法则——支配这个世界的生物、现在还没有完全弄清楚的法则。
可是自己就读的私立大学里并没有专业研究植物学的老师。
在外人看来,本村有点呆呆的,可她一旦下定了决心,就会出人意料地及早行动。本村拼命拜托父母,终于在读研究生这件事上取得了他们的同意。与此同时,她也拼命地寻找可以研究植物学的研究生院,从而选中了T大的松田研究室。在那里可以从细胞和遗传基因的角度来研究叶片的成形机制。本村在读过以教授松田贤三郎为首的研究室成员们发表的论文之后,产生了“就是这里”的直觉。
她一路飞奔,没有停下脚步。在准备T大研究生院的入学考试的同时,她也给研究室主页上松田教授的邮箱发了邮件。邮件的内容是希望可以访问研究室。想要考研究生院的人大多会提前拜访想去的研究室,和教授面谈。虽然能直接考进去是不错,但能不能融入研究室的气氛,能不能进行自己想要做的研究等也是很重要的。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