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列那狐的故事-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1个月前 (07-13) 56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列那狐的故事》是中世纪文学体系中的经典之作。与《玫瑰传奇》并称法国城市文学双峰,自15世纪起就成为畅销200余年的明星作品。
《列那狐的故事》作者不止一人,包括皮埃尔•德•圣克卢(Pierre de Saint-Cloud)、里沙•德•利宗(Richard de Lizon),共分26组诗,分两个时期写成:1174至1205年为一个时期,1205至1250年为第二时期。
全书共27章,通过27个精致迷人的小故事讲述了列那狐与大灰狼夷桑干、狮王诺博尔等一众动物之间的斗争,精彩地再现了中世纪时期法国城市居民的生活状态与个人智慧。
在人类文学史上,狡黠迷人的列那狐是法国城市文学的高峰,用罕见的反英雄故事鼓舞人们笑对困境。

作者介绍

M.H.季罗夫人(Mme Mad H.-Giraud)(1880-1961)
法国女作家,改写了大量流传至今的经典文学文本。
写有历险、侦探小说。尤擅长故事新编,以《天方夜谭》《列那狐的故事》《高康大》《白雪公主》等现代改写本广为流传。

部分摘录:
大灰狼受洗 正当艾莫丽太太给丈夫擦拭一身好皮毛、莫卜罕和毕瑟赫两个孩子忙着烧火烤鱼的时光,大灰狼夷桑干从他们屋前走过。
他看到厨房的烟囱冒出袅袅青烟,顿时觉得异香扑鼻。事实上,的确馥郁喷香,因为鳗鱼正烤到外焦里嫩,恰到好处。
而大灰狼的肚子,恰恰跟几个钟点前的列那狐一样:饿得要命。
哪能不饿?天寒地冻的,一点吃食都找不到,这香喷喷的气味就更加吊胃口了。
大灰狼见列那狐家大门紧闭,也顾不得尊严不尊严,就鼻翼贲张,猛吸了几口。啊,我的天,多好闻哪!
他绕屋子转了一圈,四面八方无隙可乘,亦无计可施。而令人馋涎欲滴的香味,满满囤囤的,整个屋内都是。
夷桑干朝一头走过去,接着又转身踱回来。嗅嗅空气,打打呵欠,叹上一口气,又嘟囔几声。
临了,他打定主意,决心去敲门。
“谁呀?”列那狐早就听到门外气咻咻的鼻息,认出是大灰狼,还明知故问。
“是我。”
“‘我’是谁呀?”
“我是你老舅!”
“咦,怎么可能?”列那狐故作惊讶,“我当是贼呢!”
“瞧,你错到哪儿去了!——快快开门,我快要饿死了。”
“这会儿没法开,”列那狐装模作样地说,“实话跟你说吧,今晚这儿在大宴宾客,请教士吃饭。”
“哪来的教士?”大灰狼好生奇怪。
“哎,蒂隆修道院的教士,认识吗?我也进教了,你还不知道?我的老宅子,成了修道院。同宗同派的人,现在一起来聚聚。”
“那让我也进来参拜参拜。”
“恐怕不行,”列那狐表示为难,“贵客在此,不便打扰吧?”
“那你说说,你们吃的是什么肉,那香喷喷的气味,搔得我鼻官痒飕飕的。”
“别开玩笑了,我们才不吃肉呢!”列那狐辩驳道,“席上有又肥又大的鲜鱼,刚刚做得的干酪。蹩脚伙食,教皇可不准我们吃!”
“呦,恕我孤陋寡闻,倒有所不知。好外甥,把你们吃的,给我点儿吧。
我打饥荒了,你该有点恻隐之心才是。”
“我可没法让你进来,”列那狐跟他磨蹭,“不是同宗的教士,不是修行的隐士,任谁也不准进来。”
那有什么办法呢?
大灰狼无可奈何,只好不进去。但事情不能到此为止。厨房里飘出来的气味那么诱人,咕咕直叫的肚子可不好商量。夷桑干只得屈意央求:
“我说外甥,你们大碗小碟、水陆杂陈的,就不能给我那么一点儿尝尝鲜?你不知道我饿到什么份儿上了。你们不是在烤鱼吗,发发慈悲,就给我来这一段,短短的一段,还不行?”
“好吧,为了你,老舅,我破例犯次教规,去给你找点儿来吧。”
他倒不是拿短短的一段,而是拿了两段,但长的一段,先孝敬了自己——他不该先尝尝吗,看鱼烤得好不好?——接着,才把另一段从墙根旁的小洞里递出去。可这还不够大灰狼囫囵一口的;他嚼了两嚼,只觉得肚子更饿,嘴巴更馋。
“这是教士恩赐给你的,”列那狐心里盘算了一会儿说,“他们表示,希望你有朝一日也能进教。”
“进教就能有这种好东西吃吗?”贪馋的家伙舐着嘴唇问,“多香的气味,多美的味道,我觉得自己就要信教了。我要是进教,能不能再给我几段尝尝?”
“几段?那你会给供奉养起来了!这种鱼,要吃多少就有多少!”狡猾的狐狸说得天花乱坠,“但眼前,还没进教,就一丁点儿也不能给。而要进教,先得削发剃度。”
“那就剃度吧。”大灰狼懵懵然应答道。
“甚至要刮光。”列那狐又加上一句。
但口腹之欲凌驾于一切之上。
“得,要剃就剃,要刮就刮,只要把好吃的再给我一点就行。”
“凭教士的靴子起誓,像你这样又老练又英武,还这么虔诚,一进修道院,准能当上院长,都够资格做我师傅了!你看,我已经在为你高兴了。”
“你别取笑,”大灰狼假客气一番,“求你快些给我剃度。我就入你们这个教派,我着急着呢。”
其实,大灰狼着急的是再弄几段鱼吃吃。存着这个念头,他才肯听狐狸摆布;而列那狐心想,这倒是个恶作剧的好机会。
狐狸转身去厨房,让那馋鬼在屋外等得不耐烦去。
灶上一锅水正滚得气泡上下翻跳不已,列那狐端起来就朝墙洞边走去。
“喂,”他喊夷桑干,“把脑袋从墙洞里钻进来,洞口虽小,挤挤还钻得进。我给你削发剃度,保你一根不剩,寸草不留,比修道院所有的教士更像教士。”
大灰狼深信不疑,使劲把脑袋往里钻。
狐狸这坏东西只等这一刻,马上把一锅滚烫的开水没头没脑浇下去,叫那受戒的畜生痛得火辣辣的,直摇头咋舌。
等大灰狼缓过气来,才握拳舞爪地喊道:“列那狐,列那狐,你要杀了我怎么的!你烫的圈子太大了!我老命都要没有了。”
不仅烫得毛发煺净,连头皮也烫烂了!大灰狼冒冒失失钻进来的脑袋,这下要缩回去,在墙洞边上更是磕不得碰不得;列那狐这时甜言蜜语,尽拣好话说,使大灰狼越发识不破是狐狸在使坏,暗中捉弄他。
“你现在活脱像个教士啦,”列那狐对他的受害者说,“今夜你还得在户外守夜,考验你虔诚不虔诚。这是教规。”
“既是教规,那就照办吧。”夷桑干蔫头蔫脑地答道。
须知大灰狼的苦头还没吃完呢,因为列那狐另生一计,还要捉弄他一番!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