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负面情绪,正面解决-电子书下载

人文社科 2年前 (2022-07-13) 1454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针对的具体问题提供的“情绪解药”:
睡眠问题,间歇性情绪不稳定,时常被悲伤情绪所困扰,总是对未来感到担忧,有时会有无力感和沮丧感。
在《负面情绪,正面解决》中,两位作者将这些身体与心理状况,称为“情绪炎症”。这样的状态会对身心都造成伤害,如果持续下去,将会严重影响到生活和工作。
但这并非“无可救药”。
两位作者在书中首先对“情绪炎症”这一概念进行了界定,并将个体的情绪反应类型进行了分类,包括神经质型、警戒型、激动型和退缩型,可以帮助你正确了解自己身心对压力超负荷的反应模式。
两位作者在书中还提供了强大的情绪恢复方案(RESTORE),七个科学应对措施,帮助你在这个容易焦虑的时代保持情绪稳定,提升情绪韧性,在面对负面情绪的诱发因素时,能更加理性与平和。

作者介绍

利斯·范·萨斯特伦(Lise Van Susteren)
医学博士,曾担任乔治敦大学精神病学临床教授。她还是焦虑和创伤问题的准评论员,服务于电视台(包括CNN、ABC、NBC、VOA和福克斯新闻)、广播电台(NPR、明尼苏达公共广播电台等)、平面媒体(包括《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新闻周刊》《赫芬顿邮报》和CQ杂志)和在线媒体(如Live Science、U.S. News & World Report, Global Health NOW等)。
作为一名思想领军人物和活动家,范·萨斯特伦博士通过她在地球日网络和社会责任医师中的角色来解决与创伤和情感炎症有关的问题。她被认为是气候变化心理影响方面的专家。

部分摘录:
我们面临的混乱和危机 许多人都在担心今天或明天可能发生的危机或灾难,这种恐惧不但浮现于头脑,而且深藏于内心。一项又一项的调查显示,近年来,人们的压力、忧虑和愤怒反应加剧。2017年,美国精神病协会对美国1019名成年人的调查显示,近2/3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极度”或“有些”担心自己和亲人的安全和健康,超过一半的受访者对财务状况或政治状况对自己日常生活的影响“极度”或“有些”担忧。2018年,美国精神病协会重复了这项调查,39%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比前一年更焦虑,尤其担心自己的安全、健康、财务、人际关系和政治对日常生活的影响。
人类情绪炎症集体病例的情绪诱因等级通常与当下的新闻事件相呼应。这种感觉就像生活在一间装着镜子的恐怖大厅里,一则则令人不安的、有时扭曲的新闻突然向我们袭来,假新闻已成为根深蒂固的文化现象。更糟糕的是,还有完全虚假的视频,其扭曲程度或误导性更甚。这两种传播源都助长了阴谋论,滋生了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让我们越发觉得真相无从得知。这是一个“道德眩晕”的时代,每天都有曾经的英雄、偶像和榜样形象陨落。在娱乐、政治、媒体、艺术和其他有影响力的领域,那些曾经受人敬仰的大人物因性骚扰、性行为不端或性侵犯受到指控,名誉尽失。当我们得知某些特权阶层可以通过花钱或行贿让他们的孩子进入著名院校,又增加了一层集体愤怒。有时候,我们觉得这个世界的道德水准一落千丈,与此同时,压力却在急剧上升,使我们难堪重负。
52岁的亚历山德拉是纽约市的一名作家,她一直有些焦虑。然而,直到有了孩子,她的焦虑才从内心深处浮现到表面。2010年,她艰难地离婚了。当她意识到自己在那段婚姻中受到了心理虐待,她的焦虑再一次加剧了。2015年,当她支持双胞胎孩子(出生时为女性)中的一名进行变性手术时,她的焦虑水平再次上升。接着,在2016年总统选举期间,她的焦虑到达了顶峰。亚历山德拉在14岁时曾遭到性侵犯,她说:“看到女性在生活中各方面的待遇,又看到新闻里添油加醋的刻薄谩骂,我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公众对女性的残忍态度唤醒了我经历过的一切创伤。”她不仅持续感到紧张,而且变得高度警惕。“我觉得,如果把视线从眼前关注的事情上移开5秒钟,就会发生更糟糕的事情。”她回忆说。
她开始觉得自己的大脑出了问题,她会产生荒谬的念头,或者忘记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她真的害怕起来:“这把我吓坏了。我越害怕,就越焦虑,感觉就越糟糕。”2017年,她被诊断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这是由巨大的个人压力及当前的政治社会环境共同造成的。除了接受治疗、增加抗抑郁药物的剂量,现在她还随身携带劳拉西泮片(一种抗焦虑的药物),在感到自己即将恐慌发作时服用。
导致情绪炎症的许多问题是我们无法控制的。2019年的一项盖洛普民意调查对美国1039名成年人进行随机抽样调查,发现他们最担心的十大问题如下:
1.医保资源和成本
2.联邦政府支出与预算赤字
3.饥饿和流离失所
4.吸毒
5.犯罪和暴力
6.环境状况
7.民众收入和财富分配方式
8.枪支问题
9.社会保障制度
10.种族关系
《今日美国》2018年3月的一次民调结果显示,13岁至24岁的年轻人最担心的是学校和其他环境中的枪支暴力,其中18岁以下年轻人中有53%说这是他们最担心的事情。上述问题有几项和你有关?
潜在的威胁和忧虑来自各方各面,而且它们往往同时存在,对许多人来说,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就像一间地基不稳、屋顶破烂的房子。尽管威胁不断增加,其中一些威胁的紧迫性简直以小时计,但那些身居高位、有责任保护公众免受这些威胁影响的政客们却忙于互相争吵,寻求自己的(政治)未来。那些本该照料这座房子的人行为不端,面对自己和他人造成的混乱局面,推卸清理房间的责任。难怪我们没有安全感。
美国心理协会2017年发布的《美国压力报告》表明,美国大多数成年人认为,他们正生活在美国历史上的最低点,美国的未来是一个重要的压力来源,主要是因为当前糟糕的政治氛围,国家正在经历的社会分裂以及对医疗和经济安全的担忧。在2018年对美国成年人的一项调查中,耶鲁大学气候变化交流项目的研究者发现,69%的受访者对全球变暖“有些担心”,29%的受访者“非常担心”——这是自2008年此项调查启动以来的最高水平。
充满忧虑的世界
科学家、政治学家、未来主义者、律师、心理学家、安全专家、企业家、商界领袖和其他专家各有忧虑。2018年媒体平台Vice访问了来自世界各地105位有影响力的思想家(见上文《充满希望的世界》):对于未来,他们最担忧的是什么?他们仍然可以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回答,没有引导或限制。排在前列的问题依次为数字技术、自动化和人工智能,特别是偏向算法(biased algorithms)的使用,由于缺乏透明度和责任感,具有操纵民众的能力,可能会造成失业;此外还有气候和环境变化,包括生物多样性缺失和生态系统被破坏、生态退化、人类流离失所和大规模迁徙的可能性以及对社会和人类未来的其他影响。这还不是全部。一些德高望重的思想家还对以下问题表示忧虑:法西斯主义在全球范围的重新抬头,全球核冲突的潜在可能性,人类的冷漠,校园枪击问题,日益扩大的社会和经济差距及不平等,蔑视人权,公众的恶意和欺凌,与偏见的持续斗争,社会科学素养不足,人与自然、他人之间丧失联系,世界人口过剩。这一长串忧虑清单,简直令人精疲力竭!
一场无孔不入的影响力风暴正推动着情绪炎症的流行。各种各样的恐惧和焦虑以极高的频率出现在媒体上,或是出现在我们直接接触的社交和专业圈子里,难怪有那么多人感到“我不敢看了!”。这像不像我们小时候看恐怖电影的心情?
61岁的科学政策分析师丽贝卡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致力于研究气候和环境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已经学会了如何处理自己对气候变化的焦虑,因此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个问题被她置于幕后。她说:“这有点儿像你的一位家人正慢慢死于癌症,过了一段时间,你接受了现实,然后继续生活。”如今,真正引发她的情绪炎症,让她感到愤怒、沮丧和泄气的是一些新闻报道,尤其是她有一个20多岁的儿子。高层民选官员公然不顾未来,这将会留给后代什么样的环境遗产?她说:“这艘船的掌舵人非常糟糕,这将是一个卑鄙、丑陋的世界,因为人类给自己制造了成倍的压力:气候不稳定、水污染、食物短缺和传染疾病。”
气候变化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种生存威胁,但对将会处在风暴中心的年轻人来说更具威胁性,尤其是当情况更加严重,危害性不断累积起来,毁灭的必然性更加明显时。许多年轻人很清楚自己面临的危险。一些人表示,出于对地球未来气候紊乱的预期,他们不愿意生孩子,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们不愿让地球上再增加一个人,继而增加碳排放量。在他们这个年纪,本不该说这样的话,甚至不该去考虑这些问题。然而,这就是年轻人的现状。
焦虑的蔓延
忧虑占据了我们宝贵的思想“不动产”,这会导致我们关注周围的威胁,或是反复思虑如果担心的事情真的发生了,我们应该怎么办。“对许多人来说,焦虑是一个不请自来的长期客人……”《今日医学新闻》2018年9月的一篇文章指出,“它就像一场非接触传染的认知瘟疫,在社会中肆虐,形成一阵隐藏在集体意识角落里的低沉噪声。”
这一描述听起来很真实,只是我认为,焦虑和普通情绪一样,具有极强的传染性。简单说,情绪可以在几毫秒内从一个人传染给另一个人,通常被传染者并未察觉。
在任何交谈或会面活动中,人类会无意识地倾向于模仿和同步化对方的面部表情、肢体语言、语音节奏和语调,以配合对方。这时,你面部和身体的肌肉纤维会在微妙的水平上被激活。这些不易察觉的肌肉运动通过诱导相应的神经元发射信号,从而触发你大脑中的真实感觉,此时不需要外部影响,情绪就会由内部产生。
这些特殊的脑细胞被称为“镜像神经元”,它们之所以如此神奇,是因为它们既可以被自身的感受和欲望激活,也可以被别人的行为激活。也就是说,当你做出某种表情或动作,如微笑、皱眉或是握紧拳头,它们就会被激活;当你看到另一个人在做同样的表情或动作时,它们也会被激活。任何年龄段的人都是如此。
有些人特别容易受到他人情绪的影响。在一项研究中,研究者向一些对感官信息敏感的人(对他人情绪和环境暗示有更高的感知力和反应性)展示了他们的伴侣或陌生人的彩色数码照片,照片上是积极或消极的面部表情。研究人员利用功能性磁共振成像监测参与者的神经反应,结果发现,与不太敏感的人相比,高度敏感的人在看到照片后,大脑中涉及注意力、行动计划、感官信息整合和移情的区域活跃程度更高。
不管是在家里、工作中还是其他场合,这种原始的情感交流——其实就是“有样学样”——都具有高度的适应性。毕竟,它能让你感觉到危险、威胁、兴奋以及周围人的感受。这种隐性知识让你可以采取适当的行动保护自己,让你感受到热情的欢迎,表现出同情心,或向家人、朋友、同事提供帮助。毫无疑问,在这个混乱的世界里,同情心是一种宝贵的品质。
当然,情绪的传染效应可能会过度,特别是当你周围的人负面情绪非常严重时,如焦虑、恐惧、绝望等。在这种情况下,你可能需要暂时离开你的同伴,以拯救自己的情绪(哪怕只是去打个电话或去趟洗手间),或是把谈话转移到一个稍微轻松些的话题上,也可以使用视觉化技术(比如想象自己被一个透明的盾牌保护),这样你就不会吸收或“捕捉”到他人的情绪了。
可控的因素 被动接收当今世界的一切坏消息,让我们深感痛苦。但我们应该认识到,我们对引发情绪炎症的因素有一定的控制力,而且某些问题还是我们自己制造的。总的来说,人类确实在污染自己的巢穴(地球),越来越多的化学物质、毒素、金属和其他污染物污染了空气、水源和土地。随着温室气体排放量不断增加,人类在地球上的碳排放量已经到了很危险的程度。好消息是,既然人类是问题的制造者,也就有能力纠正这些问题。更多的人应该尽自己的一份力量,以改善人类的处境。
同时,对于导致自身情绪炎症的因素,我们可以采取直接的、个人化的方法进行控制。许多人的生活方式与体内的生物钟(最重要的昼夜节律)不同步,但很多人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当身体期望在黑暗中获得休息和恢复时,我们对体内重要的“计时员”毫不在乎,让身体曝露在明亮的室内光线中。我们在科技设备上花费大量时间,以至于没有时间休息和沉思。我们越来越多地违背身体的本能,滥用身体功能,身体因此遭受着非自然的磨损,其中就包括慢性社交时差综合征:基于身体内部生物钟的生理需要和基于工作、家庭生活及其他生活需求之间存在冲突,从而产生的症状。社交时差不仅仅是一种烦恼或不便,还会损害你的情绪平衡和认知功能。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