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软体动物-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2年前 (2022-07-13) 1231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本书从中国魏晋时的何晏、潘岳到明清之际的钱谦益、阮大铖,所涉笔的数十位中国古代文人,虽然不是令人发指的B面人物全部,但绝对可以说是其中的代表。作者化笔为刀,刻画了这些中国古代文人不大为人所知的“软体动物”的一面。精神、气质的“软”是他们的共性,但就其“软”的程度、质地、方式则各有不同。王小波说,知识分子最怕生活在不理智的年代。换句话说,不理智的年代也才会大批量产生够“软”的知识分子。这似乎可以解释这些人形“软体动物”的成因。才华不足以构成钙质,知识未必能确保良善,在万古长如夜的极权社会,有硬度的文人是稀缺产品,而盛产的多是左右逢源的冯道和沦为弄臣和文宠的潘安,等等,等等。
大抵如此。

作者介绍

阿丁,真名王谨,男,70后,河北保定人。曾为麻醉医师。曾在多家媒体任副刊、文娱记者、编辑。现为京城某大报体育新闻主编,图书出版策划人。是《东方文化周刊》、《新京报》、《南方都市报》、《新快报》等多家报刊专栏作家。

部分摘录:
潘岳 西晋·潘岳【悼亡诗】岂曰无重纩,谁与同岁寒?岁寒无与同,朗月何胧胧!展转盻枕席,长簟竟床空。床空委清尘,室虚来悲风。
潘岳,字安仁,后人把他叫成了潘安,西晋人,祖籍荥阳中牟(今河南中牟)。魏晋第一美男子。有关他长得帅的典故很多,《世说新语》中有浓墨重彩的几笔,比如“掷果盈车”,潘帅每自驾游,就有狂热的女粉丝把时鲜水果扔满白羊小车,一趟回来就能开个水果捞。
不驾车出行的时候,美少年就有遭遇非礼的危险,当时的洛阳女子很开放,“莫不联手共萦之”,手拉手以玉体为牢,合伙观赏帅哥潘岳,眼瘾过够了才肯放他走。另一个故事则反证了潘岳的美姿容,写《三都赋》的左思也学潘岳驾车游街,却因为生得丑陋招致满脸唾液。《晋书》里说搞潘帅模仿秀的是张载,此人收获的是一车石头瓦砾,返家时灰头土脸,活像个搞拆迁的。
在西晋,潘岳的文章一流,强过同侪。贾谧的二十四友中,潘岳居首。潘帅哥最擅是作得一手好哀诔文,当时谁家死了人都请潘岳作悼亡诗,认为这是给死者最大的哀荣。其实大部分死鬼潘岳连面都没见过,可人家照样写得撕心裂肺意切情真如丧考妣,就跟死的是他至亲似的。这工作有点像职业哭灵人,哭灵人士修炼得泪腺发达,潘岳则是天生悲伤逆流成河。他作得最情真意切的一首诗,是悼念妻子的。须知当世四大喜之一便是中年丧妻,潘岳还伤心得什么似的,而且这位史上最帅的河南人竟然没有养个小三儿,真可以被当代官吏鄙视一下子了。
魏晋当然不是太平年代,死人这种事常见,擅写悼亡诗的潘岳不愁揽不着活,不过他显然志不在此,一双美目盯着的是上层路线,因此“拜路尘”这个千古污点就洗不掉了。话说权臣贾谧某日经过潘岳蜗居的街道,车马经过时尘土漫天,潘岳赶忙一揖到地拜下去,直至尘霾散尽才直起腰来。其勇可跟如今在重度雾霾里跳广场舞的大妈一拼。此之谓“拜路尘”。
贾谧是谁?晋惠帝司马衷的皇后贾南风是他姨,弑杀高贵乡公曹髦的贾充是他外祖父,魏晋老牌美男子韩寿是他的亲爹,偷香的典故指的就是贾谧母贾午勾搭韩寿的故事。所以本名应该叫韩谧,因其舅父无子,过继后改名贾谧。当时有个姓贾的姥爷相当好使,仗着贾充的名头和丑八怪姨妈的宠爱,贾谧势焰炽盛蟹行宫闱,此后又帮贾后废掉愍怀太子,不是什么好鸟。潘岳拜他的路尘,肯定不是有喜吃沙尘的异食癖,所图的,自然是一条晋身之阶。
民间大多管潘岳叫潘安,潘岳的老乡,某河南教授说那是古人为了押韵而省一字,另有一种说法是:潘岳字安仁,因为他伺候过贾谧和贾南风,傍权势而苟安,跟“仁”实在扯不上,就干脆叫他潘安了。看后人对他的菲薄,这理由似更可信。对潘岳持高度怀疑态度的,还有金人元好问:“心画心声总失真,文章宁复见为人,高情千古闲居赋,争信安仁拜路尘。”
元好问人如其名果然好问,这一问就戳到了潘岳和千古文人的共同痛处:做人和作文怎么就那么难以高度统一呢?
贾谧的车驾经过时,尘霾中的潘帅哥连忙弯腰撅臀,这就跟宁可打铁也不出仕的嵇康之境界的确差了老远。不过潘岳没白当人肉吸尘器,他的生花妙笔终于派上了大用场。贾后共贾谧欲废太子,先灌醉了司马遹,然后逼其抄写一篇祈祷惠帝早死的诅咒文字,这篇文字的作者就是潘岳。身为文人,写马屁文章当肉喇叭就够为人不齿了,连构陷文章这种活儿也接,弑储君这种忙也敢帮,名节尽毁也就别怪别人了。所以他的结局也并不比嵇康美妙,嵇康是一人被杀,潘岳却被夷了三族,父辈、他这辈,连带子侄都惨遭屠戮。
潘岳的母亲是位极有前瞻性的老太太,曾多次嘱咐儿子“止足”。这两个字聪明如你单从字面理解就够了,政治圈子不是潘岳这种文人涉足的。潘母劝儿子别陷溺太深,潘岳不听,文人总是太轴,有才华的文人尤其轴。老把祖国当母亲,连国家不能生孩子这种常识都忘了,其实生他的女人才是亲妈呀。可怜潘帅哥身边无诤友,就缺个人喊一嗓子:潘岳你妈叫你回家吃饭。兴许还有救。
有人说潘岳主观上是真想修齐治平,可是这种理想太害人了,尤其是身处乱世的时候。因此几乎可以说潘岳之死是一起自杀事件。
直接干掉潘岳的是孙秀。赵王司马伦的“智囊”,史上杰出小人之一。据传孙秀是五斗米教的道徒,很有些手段,否则也不会哄的司马伦言听计从。小人这种生物的最大特质就是睚眦必报,孙秀早年曾侍候过潘岳,因为人猥琐多诈,潘岳看不上,总羞辱他,结果种下了祸根。贾后和贾谧被诛后,潘岳居然去已当了中书令的孙秀府上试探,问:“孙令犹忆畴昔周旋不?”孙秀一开口,潘岳就听到了他一生中最恐惧的八个字,这八个字潘岳一定很熟悉,出自《诗经·小雅·隰桑》,孙秀说:“中心藏之,何日忘之。”
元好问为潘岳千年一叹,说什么“心画心声总失真”,算是说到了点子上。可这元大词人给后世也留下了“失真”的口实。譬如他给降元的崔立写表扬信立功德碑,并不比潘岳干的那点儿事光彩多少,唉,元大诗人,您还是闭嘴吧。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