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历代笔记小说大观(全19册,170种)-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11个月前 (07-13) 759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中国笔记小说源远流长,自汉魏至清末,流传不下3000种。对于一般读者来说,要全部读遍实难做到。为此,上海古籍出版社特编选这套《历代笔记小说大观》,分汉魏六朝、唐五代、宋元、明、清五个部分整理出版,全19册,170种,力求让读者通过阅读其中的精品,了解中国笔记小说的概况。
★《汉魏六朝笔记小说大观》(全一册),收录汉魏六朝最具代表性的各类笔记小说21种,如《博物志》《穆天子传》《西京杂记》《搜神记·搜神后记》《拾遗记》《异苑》《幽明录》《续齐谐记》等,其中神话志怪、奇异陆离、先民与自然斗争精神及丰富想象表露无遗;志人志物、生活情趣、丰富物产无不毕现。
★《唐五代笔记小说大观》(全二册),收录唐五代最具代表性的各类笔记小说39种,其中如《酉阳杂俎》《唐国史补》《明皇杂录》《开元天宝遗事》《玄怪录》等,都是当时有名的著作。
★《宋元笔记小说大观》(全六册),收录宋元两代有重要影响的笔记小说73种。如《容斋随笔》《梦溪笔谈》《困学纪闻》(宋代三大笔记书)、《挥麈录》、《鹤林玉露》、《春明退朝录》等,全书内容包罗万象、精采纷呈,既能扩大人的视野,增长人的知识,又能启迪人的心智,娱悦人的性情,具有较高的文学价值和历史价值。
★《明代笔记小说大观》(全四册),收录明代重要和常用笔记13种。所收多内容广博,如《草木子》对天文星躔、律历推步、时政得失、兵荒灾乱以及自然界的现象、动植物的形态等均有涉及。又如《菽园杂记》多记明代朝野掌故,兼及作者故里太仓的人事、方言和风俗的记载和考辨等。
★《清代笔记小说大观》(全六册),收录有清一代极富文学价值与史料价值的笔记小说24种。其中,尤以《子不语》《阅微草堂笔记》最为人所知。前者书名源自《论语》“子不语怪力乱神”,表明专记鬼神怪异之事。后者为与蒲松龄《聊斋志异》争胜而作,与《聊斋》并称双璧。

作者介绍

★张华,字茂先。西晋时期政治家、文学家、藏书家,西汉留侯张良十六世孙。工诗赋,善书法,精目录之学,所编《博物志》是中国第一部博物学著作。
★干宝,字令升。有史才,又性好阴阳术数,在当时被称为“良史”。所著《搜神记》被誉为“鬼之董狐”。
★刘义庆,字季伯,南朝宋文学家。为人性简素,寡嗜欲,好文义。不少文人雅士集其门下,当时名士如袁淑、陆展、何长瑜、鲍照等人都曾受到他的礼遇。
★牛僧孺,字思黯。唐朝宰相,牛李党争中牛党领袖。好文学,著有传奇集《玄怪录》十卷,今存已非完帙。
★李德裕,字文饶,小字台郎。唐代政治家、文学家、战略家,牛李党争中李党领袖。被李商隐誉为“万古良相”。近代梁启超将其与管仲、商鞅、诸葛亮、王安石、张居正并列,成为封建时代六大政治家之一。
★段成式,字柯古,唐朝著名志怪小说家。工诗,有文名,与著名诗人李商隐、温庭筠号称“三才”。因三人皆排行十六,故诗文风格有“三十六体”之称。
★沈括,字存中,号梦溪丈人,北宋官员、科学家。一生致志于科学研究,在众多学科领域造诣深厚、成就卓越,被誉为“中国整部科学史中最卓越的人物”。
★周密,字公谨,号草窗,又号霄斋、蘋洲、萧斋,晚年号弁阳老人、四水潜夫、华不注山人。宋末著名学者和词人,与吴文英(号梦窗)齐名,时人称为“二窗”。入元后隐居不仕,著述甚富。
★叶梦得,字少蕴,号石林居士。哲宗绍圣四年进士,徽宗朝累迁翰林学士,高宗朝官至户部尚书,绍兴初江东安抚大使,拜崇信军节度使。学问博洽,精熟掌故,著述甚富。
★宋敏求,字次道,燕国公宋绶之子,北宋文学家、史地学家。洪皓,字光弼,宋代词人。佚名。施德操,字彦执,事迹不详,约宋高宗绍兴初前后在世。蒋子正,元人,尝为溧阳学官。有《山房随笔》,所记多宋末元初之事。
★王应麟,字伯厚,号深宁居士,又号厚斋。与胡三省、黄震并称“宋元之际浙东学派三大家”。为学宗朱熹,涉猎经史百家、天文地理,熟悉掌故制度,长于考证。一生著述颇富,计有二十余种、六百多卷。所撰考证笔记《困学纪闻》,居“宋代三大笔记”之首。
★欧阳修,字永叔,号醉翁,晚号六一居士,北宋政治家、文学家。“唐宋八大家”之一,又为“千古文章四大家”之一。死后谥号“文忠”,世称欧阳文忠公。
★陶宗仪,字九成,号南村,元明之际学者。其所纂辑类书《说郛》一书,共辑录秦汉至宋元各类典籍600余种,收书甚伙。
★顾起元,字太初,一作璘初、瞒初,号遁园居士,明代官员、金石家、书法家。著述主要有《顾氏小史》《客座赘语》《雪堂随笔》等。
★何良俊,字元朗,号柘湖,明代著名戏曲理论家。自称与庄周、王维、白居易为友,故题书房名为“四友斋”。
★袁枚,号仓山居士、随园主人、随园老人等,清朝乾嘉时期代表诗人、散文家、文学评论家。倡导“性灵说”,与赵翼、蒋士铨合称为“乾嘉三大家”,为“清代骈文八大家”之一。文笔与纪昀齐名,时称“南袁北纪”。
★纪昀,字晓岚,一字春帆,晚号石云,道号观弈道人,清代政治家、文学家,乾隆年间官员。为与蒲松龄《聊斋志异》争胜,而作《阅微草堂笔记》,有清一代与《聊斋志异》并称双璧。
★赵翼,字云崧(或作耘菘、耘崧、云松),号瓯北,晚因目半昧、耳半聋、喉音半哑而自号“三半老人”。清中期著名史学家、诗人。一生著述宏富,不下十余种,大都刊入《瓯北全集》中。

部分摘录:
女真,即古肃慎国也。东汉谓之挹娄,元魏谓之勿吉,隋唐谓之靺鞨。开皇中,遣使贡献,文帝因宴劳之。使者及其徒起舞于前,曲折皆为战斗之状。上谓侍臣曰:“天地间乃有此物常作用兵意。”其属分六部,有黑水部,即今之女真。其水掬之,则色微黑,契丹目为混同江。其江甚深,狭处可六七十步,阔处至百步。唐太宗征高丽,靺鞨佐之战甚力。驻跸之败,高延寿、高惠真以众及靺鞨兵十余万来降,太宗悉纵之,独坑靺鞨三千人。开元中,其酋来朝,拜为勃利州刺史,遂置黑水府,以部长为都督刺史,朝廷为置长史监之,赐府都督姓李氏。讫唐世,朝献不绝,五代时始称女真。后唐明宗时,尝寇登州渤海,击走之。其后避契丹讳,更为女直,契丹之讳曰宗真。俗讹为女质。居混同江之南者谓之熟女真,以其服属契丹也;江之北为生女真,亦臣于契丹。后有酋豪,受其宣命为首领者,号太师。契丹自宾州混同江北八十余里建寨以守。予尝自宾涉江过其寨,守御已废,所存者数十家耳。生女真即金国也。
女真酋长,乃新罗人,号完颜氏。完颜犹汉言王也。女真以其练事,后随以首领让之。兄弟三人,一为熟女真酋长,号万户;其一适他国。完颜年六十余,女真妻之以女,亦六十余,生二子,其长即胡来也。自此传三人,至杨哥太师无子,以其侄阿骨打之弟谥曰文烈者为子,其后杨哥生子闼辣,乃令文烈归宗。
金主九代祖名龛福,追谥景元皇帝,号始祖,配曰明懿皇后。八代祖名讹鲁,追谥德皇帝,配曰思皇后。七代祖名佯海,追谥安皇帝,配曰节皇后。六代祖名随阔,追谥定昭皇帝,号献祖,配曰恭靖皇后。五代祖孛堇,名实鲁,追谥成襄皇帝,号昭祖,配曰威顺皇后。高祖太师,名胡来,追谥惠桓皇帝,号景祖,配曰昭肃皇后。曾祖太师,名核里颇,追谥圣肃皇帝,号世祖,配曰翼简皇后。曾叔祖太师,名蒲剌束,追谥穆宪皇帝,号肃宗,配曰静宣皇后。曾季祖太师,名杨哥,追谥孝平皇帝,号穆宗,配曰贞惠皇后。伯祖太师,名吴剌束,追谥恭简皇帝,号康宗,配曰敬僖皇后。祖名旻,世祖第二子,咸雍四年岁在戊申生,即阿骨打也,灭契丹,谥大圣武元皇帝,号太祖。同母弟二人,长曰吴乞买,次曰撒也。阿骨打卒,吴乞买立,名晟,谥文烈皇帝,号太宗,配曰明德皇后。今主名亶,阿骨打之孙,绳果之子。绳果追谥景宣皇帝。亶之配曰屠始坦氏。
阿骨打八子:正室生绳果,于次为第五;又生第七子,乃燕京留守易王之父。正室卒,其继室立亦生二子:长曰二太子,为东元帅,封许王,南归至燕而卒;次生第六子,曰蒲路虎,为兖王、太傅、领尚书省事。长子固碖,力本切。侧室所生,为太师、凉国王、领尚书省事。第三曰三太子,为左元帅,与四太子同母。四太子即兀朮,为越王、行台尚书令。第八子曰邢王,为燕京留守,打球坠马死。自固碖以下,皆为奴婢。绳果死,其妻为固碖所收,故今主养于固碖家。及吴乞买卒,其子宋国王与固碖粘罕争立,以今主为嫡,遂立之。
吴乞买乙卯年卒,长子曰宗磐,为宋王、太傅、领尚书省事,与滕王、虞王皆为悟室所诛。次曰贤,为沂王、燕京留守。次曰滕王、虞王。袁王撒也称揞邬感切。板揞板,彼云大也。孛极烈,吴乞买时为储君,尝谋尽诛南人。
闼辣封鲁王为都元帅,后被诛。其子太拽马亦被囚,因赦得出。庶子乌拽马,名勖,字勉道,今为平章。
粘罕者,吴乞买三从兄弟,名宗幹,小名乌家奴,本曰粘汉,言其貌类汉儿也。其父即阿卢里移赉粘罕,为西元帅,后虽贵,亦袭父官,称曰阿卢里移赉孛极烈都元帅。孛极烈,彼云大官人也。其庶弟名宗宪,字吉甫,好读书,甚贤。
悟室者,女真人,悟作邬音,或云悟失,名希尹,封陈王,为左相,诛宋、兖、滕、虞凡七十二王,后为兀朮族诛。
回鹘自唐末浸微,本朝盛时,有入居秦川为熟户者;女真破陕,悉徙之燕山、甘、凉、瓜、沙,旧皆有族帐,后悉羁縻于西夏。唯居四郡外地者,颇自为国,有君长。其人卷发深目,眉修而浓,自眼睫而下多虬髯。土多瑟瑟珠玉,帛有兜罗绵、毛㲲、狨锦、注丝、熟绫、斜褐,药有腽肭脐、硇砂,香有乳香、安息、笃耨;善造宾铁刀剑、乌金银器。多为商贾于燕,载以橐驼,过夏地,夏人率十而指一,必得其最上品者;贾人苦之,后以物美恶杂贮毛连中。毛连,以羊毛缉之,单其中,两头为袋。以毛绳或线封之,有甚粗者;有间以杂色毛者,则轻细。然所征亦不赀,其来浸熟,始厚赂税吏,密识其中下品,俾指之。尤能别珍宝,蕃汉为市者,非其人为侩,则不能售价。奉释氏最甚,共为一堂,塑佛像其中。每斋必刲羊,或酒酣,以指染血涂佛口,或捧其足而鸣之,谓为亲敬。诵经则衣袈裟作西竺语,燕人或俾之祈祷,多验。妇人类男子,白晳,著青衣,如中国道服然,以薄青纱幂首而见其面。其居秦川时,女未嫁者,先与汉人通。有生数子,年近三十,始能配其种类。媒妁来议者,父母则曰:“吾女尝与某人某人昵。”以多为胜,风俗皆然。其在燕者,皆久居业成,能以金相瑟瑟为首饰,如钗头形,而曲一二寸,如古之笄状。又善结金线相瑟瑟为珥;及巾环,织熟锦、熟绫、注丝、线罗等物。又以五色线织成袍,名曰克丝,甚华丽。又善拈金线别作一等背织花树,用粉缴,经岁则不佳,唯以打换达靼。辛酉岁,金国肆眚,皆许西归,多留不反;今亦有目微深而髯不虬者,盖与汉儿通而生也。
嗢热者,国最小,不知其始所居,后为契丹徙置黄龙府南百余里,曰宾州,州近混同江,即古之粟末河、黑水也。部落杂处,以其族类之长为千户统之。契丹、女真贵游子弟及富家儿,月夕被酒,则相率携尊驰马戏饮。其地妇女闻其至,多聚观之,间令侍坐,与之酒则饮,亦有起舞歌讴以侑觞者。邂逅相契,调谑往反,即载以归。不为所顾者,至追逐马足,不远数里;其携去者,父母皆不问。留数岁有子,始具茶食酒数车归宁,谓之拜门,因执子婿之礼。其俗谓男女自媒,胜于纳币而昏者。饮食皆以木器,好置蛊,他人欲其不验者云:三弹指于器上,则其毒自解;亦间有遇毒而毙者。族多李姓,予顷与其千户李靖相知,靖二子亦习进士举,其侄女嫁为悟室子妇。靖之妹曰金哥,为金主之伯固碖侧室。其嫡无子,而金哥所生今年约二十余,颇好延接儒士,亦读儒书,以光禄大夫为吏部尚书。其父死,托宇文虚中、高士谈、赵伯璘为志。高、宇以赵贫,命赵为之,而二人书篆,其文额所濡甚厚,曾在燕识之。亦学弈象戏、点茶。靖以光禄知同州,昌墨有素,今亡矣。其论议亦可听,衣制皆如汉儿。
渤海国去燕京女真所都,皆千五百里,以石累城足,东并海。其王旧以大为姓,右姓曰高、张、杨、窦、乌、李,不过数种,部曲奴婢无姓者,皆从其主。妇人皆悍妒,大氏与他姓相结为十姊妹,迭几察其夫,不容侧室及他游,闻则必谋置毒,死其所爱。一夫有所犯而妻不之觉者,九人则群聚而诟之,争以忌嫉相夸,故契丹、女真诸国皆有女倡,而其良人皆有小妇侍婢,唯渤海无之。男子多智谋骁勇,出他国右,至有“三人渤海当一虎”之语。契丹阿保机灭其王大諲撰,徙其名帐千余户于燕,给以田畴,捐其赋入,往来贸易关市皆不征,有战则用为前驱。天祚之乱,其聚族立姓大者于旧国为王。金人讨之,军未至,其贵族高氏弃家来降,言其虚实。城后陷,契丹所迁民益蕃至五千余户,胜兵可三万。金人虑其难制,频年转戍山东,每徙不过数百家。至辛酉岁,尽驱以行,其人大怨。富室安居,逾二百年,往往为园池,植牡丹多至三二百本,有数十干丛生者,皆燕地所无,才以十数千或五千贱贸而去。其居故地者,今仍契丹,旧为东京,置留守,有苏、扶等州。苏与中国登州、青州相直,每大风顺,隐隐闻鸡犬声。阿保机长子东丹王赞华封于此,谓之人皇,王不得立,鞅鞅尝赋诗曰:“小山压大山,大山全无力。羞见当乡人,从此投外国。”遂自苏乘筏浮海归唐。明宗善画马,好经籍,犹以筏载行。其国初仿唐置官司。国少浮图氏,有赵崇德者,为燕都运,未六十余,休致为僧,自为大院,请燕竹林寺慧日师住持,约供众僧三年费。竹林乃四明人,赵与予相识颇久。
古肃慎城四面约五里余,遗堞尚在,在渤海国都三十里,亦以石累城脚。
黄头女真者,皆山居,号合苏馆女真。合苏馆,河西亦有之,有八馆在黄河东,今皆属金人,与金粟城、五花城隔河相近。二城八馆旧属契丹,今属夏人。金人约以兵取关中,以三城八馆报之,后背约,再取八馆,而三城在河西,屡争不得。其一城忘其名。其人戆朴勇鸷,不能别死生,金人每出战,皆被以重札令前驱,谓之硬军。后役之益苛,廪给既少,遇卤掠所得,复夺之,不胜忿。天会十一年,遂叛,兴师讨之,但守遏山下,不敢登其巢穴。经二年,出斗而败,复降,疑即黄头室韦也。金国谓之黄头生女真,髭发皆黄,目精多绿,亦黄而白多,因避契丹讳,遂称黄头女真。
盲骨子,《契丹事迹》谓之朦骨国,即《唐书》所谓蒙兀部。
大辽道宗朝,有汉人讲《论语》至“北辰居所而众星共之”,道宗曰:“吾闻北极之下为中国,此岂其地邪?”至“夷狄之有君”,疾读不敢讲,则又曰:“上世獯鬻猃狁,荡无礼法,故谓之夷,吾修文物彬彬,不异中华,何嫌之有?”卒令讲之。
道宗末年,阿骨打来朝,以悟室从,与辽贵人双陆。贵人投琼不胜,妄行马,骨打愤甚,拔小佩刀欲剚之。悟室急以手握鞘,骨打止得其柄,杙其胸不死。道宗怒,侍臣以其强悍,咸劝诛之。道宗曰:“吾方示信以待远人,不可杀。”或以王衍纵石勒、张守珪赦安禄山,终致后害为言,亦不听,卒归之。至叛辽,用悟室为谋主。骨打且死,嘱其子固碖善待之。
大辽盛时,银牌天使至女真,每夕必欲荐枕者。其国旧轮中下户作止宿处,以未出适女待之。后求海东青,使者络绎。恃大国使命,惟择美好妇人,不问其有夫及阀阅高者,女真浸忿,遂叛。初,女真有戎器而无甲,辽之近亲有以众叛,间入其境上,为女真一酋说而擒之,得甲首五百,女真赏其酋为阿卢里移赉。彼云第三个官人,亦呼为相公。既起师,才有千骑,用其五百甲,攻破宁江州。辽众五万,御之不胜,复倍遣之,亦折北,遂益至二十万。女真以众寡不敌谋降,大酋粘罕、悟室、娄宿等曰:“我杀辽人已多,降必见剿,不若以死拒之。”时胜兵至三千,既连败辽师,器甲益备,与战复克。天祚乃发蕃汉五十万亲征,大将余都姑谋废之,立其庶长子赵王。谋泄,以前军十万降,辽军大震。天祚怒国人叛己,命汉儿遇契丹则杀之。初,辽制:契丹人杀汉儿者,皆不加刑,至是摅其宿愤,见者必死,国中骇乱,皆莫为用。女真乘胜入黄龙府五十余州,浸逼中京。中京,古白霫城。天祚惧,遣使立阿骨打为国王。骨打留之,遣人邀请十事,欲册帝为兄弟国及尚主。使数往反,天祚不得已,欲帝之,而他请益坚。天祚怒曰:“小夷乃欲偶吾女邪?”囚其使不报。已而中京被围,跳至上京,过燕,遂投西夏。夏人虽舅甥国,畏女真之强,不果纳。初,大观中,本朝遣林摅使辽,辽人命习仪,摅恶其屑屑,以蕃狗诋伴使。天祚曰:“大宋兄弟之邦,臣吾臣也,今辱吾左右,与辱我同。”欲致之死,在廷恐兆衅,皆泣谏,止杖半百而释之。时天祚穷,将来归,以是故恐不加礼。乃走小勃律,复不纳,乃夜回,欲之云中。未明,遇谍者言娄宿军且至,天祚大惊,时从骑尚千余,有精金铸佛长丈有六尺者,他宝货称是,皆委之而遁。值天微雪,车马皆有辙迹,为敌所及。先遣近贵谕降,未复,娄宿下马跽于天祚前曰:“奴婢不佞,乃以介胄犯皇帝天威,死有余罪。”因捧觞而进,遂俘以还,封海滨王,处之东海上。其初走河西也,国人立其季父于燕,俄死;以其妻代,后与郭药师来降,所谓萧太后者。
宁江州去冷山百七十里,地苦寒,多草木,如桃李之类,皆成园;至八月,则倒置地中,封土数尺,覆其枝干,季春出之,厚培其根,否则冻死。每春冰始泮,辽主必至其地,凿冰钓鱼放弋为乐,女真率来献方物,若貂鼠之属,各以所产量轻重而打博,谓之打女真。后多强取,女真始怨。暨阿骨打起兵,首破此州,驯致亡国。
辽亡,大实林牙亦降,大实,小名;林牙,犹翰林学士,彼俗大概以小名居官上。后与粘罕双陆争道,罕心欲杀之,而口不言。大实惧,及既归帐,即弃其妻,携五子宵遁。诘旦,粘罕怪其日高不来,使召之,其妻曰:“昨夕以酒忤大人,大音柁。畏罪而窜。”询其所之,不以告,粘罕大怒,以配部落之最贱者。妻不肯屈,强之,极口嫚骂,遂射杀之。大实深入沙子,立天祚之子梁王为帝而相之。女真遣故辽将余都姑帅兵经略屯田于合董城,城去上京三千里。大实游骑数十,出入军前。都姑遣使打话,遂退。沙子者,盖不毛之地,皆平沙广漠,风起扬尘,至不能辨色,或平地顷刻高数丈。绝无水泉,人多渴死。大实之走,凡三昼夜始得度,故女真不敢穷追。辽御马数十万,牧于碛外,女真以绝远未之取,皆为大实所得。今梁王、大实皆亡,余党犹居其地。
合董之役,令山西河北运粮给军。予过河阴县,令以病解,独簿出迎,以线系槐枝垂绿袍上。命之坐,恳辞,叩其故,以实言曰:“县馈饷失期,令被挞柳条百,惭不敢出;某亦罹此罚,痛楚特甚,故不可坐。创未愈,惧为腋气所侵,故带槐以辟之。”余都姑之降,金人以为西军大监军,久不迁,常鞅鞅。其军合董也,失其金牌,金人疑其与林牙暗合,遂质其妻子。余都姑有叛心,明年九月,约燕京统军反。统军之兵皆契丹人,余都谋诛西军之在云中者,尽约云中河东、河北、燕京郡守之契丹汉儿,令诛女真之在官在军者。天德知军伪许之,遣其妻来告。时悟室为西监军,自云中来燕,微闻其事而未信,与通事汉儿那也回行数百里。那也见二骑驰甚遽,问之曰:“曾见监军否?”以不识对,问为谁,曰:“余都下人。”那也追及悟室,曰:“适两契丹云‘余都下人’,既在西京,何故不识监军?北人称云中为西京。恐有奸谋。”遂回马追获之,搜其靴中,得余都书曰:“事已泄,宜便下手。”复驰告悟室,即回燕统军来谒,缚而诛之。又二日至云中,余都微觉,父子以游猎为名,遁入夏国。夏人问有兵几何,云亲兵三二百,遂不纳,投达靼。达靼先受悟室之命,其首领诈出迎,具食帐中,潜以兵围之。达靼善射,无衣甲。余都出敌不胜,父子皆死。凡预谋者悉诛,契丹之黠,汉儿之有声者,皆不免。
金国旧俗,多指腹为昏姻,既长,虽贵贱殊隔,亦不可渝。婿纳币,皆先期拜门,戚属偕行,以酒馔往,少者十余车,多至十倍。饮客佳酒,则以金银斻贮之,其次以瓦斻列于前,以百数。宾退,则分饷焉。男女异行而坐,先以乌金银杯酌饮,贫者以木。酒三行,进大软脂、小软脂、如中国寒具。蜜糕,以松实胡桃肉渍蜜和糯粉为之,形或方或圆,或为柿蒂花,大略类淛中宝阶糕。人一盘,曰茶食。宴罢,富者瀹建茗,留上客数人啜之,或以粗者煎乳酪。妇家无大小,皆坐炕上,婿党罗拜其下,谓之男下女。礼毕,婿牵马百匹,少者十匹,陈其前,妇翁选子姓之别马者视之,塞痕则留,好也。辣辣则退,不好也。留者不过什二三。或皆不中选,虽婿所乘,亦以充数,大氐以留马少为耻。女家亦视其数而厚薄之,一马则报衣一袭。婿皆亲迎。既成昏,留妇氏执仆隶役,虽行酒进食,皆躬亲之。三年,然后以妇归妇氏,用奴婢数十户、奴曰亚海,婢曰亚海轸。牛马十数群,每群九牸一牡,以资遣之。夫谓妻为萨那罕,妻谓夫为爱根。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