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饕餮记(全3册)-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2年前 (2022-07-13) 1783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神兽饕餮朱成碧为了守住承诺,在无夏城开了一间天香楼,一边以厨艺盛名远扬,一边守护着无夏城的安宁。 被爱人送上餐桌的鲛人、为仙家糕点被困百年的妖兽鼓、孩子被吃前来复仇的朱雀、食之可延年益寿的双生菇……各种世情、痴情、悲情的故事一一上演,内心的挣扎、渴望、恐惧一一俱现。 30道美食佳肴,30种悲欢离合,人间百味,纷至沓来,至甜至苦,莫过人心。

作者介绍

殷羽 奇幻、科幻类小说作者,作品常有完整成熟的世界观架构,文字风格细腻,唯美,人物形象立体生动,情节跌宕,善于描写奇幻景象和情感心理。 代表作:《饕餮记》等。

部分摘录:
就在短短的十九个月之前,周广萍还是人称“鼎酱周”的江陵周氏唯一的嫡系继承人。
江陵周氏乃是江南最大的制酱商,他家所制之物,无论是豆瓣酱、蒜茸酱、黄豆酱,还是肉酱,都有种浓郁甘美的奇异香气,封存数年亦不散。更为难得的是,周家制酱的速度奇快,前一日刚订了货,后一日便能做出品质一流的成品。因此上,周家的生意越做越大,最红火时,江陵有整整一条街都是周家的酱铺。到周广萍出生时,周家已传了十五代,却血脉单薄,只得他这一个嫡子,是名正言顺的家族继承人。
而这位继承人的人生,过得也如同一出戏一般。三四岁时,父亲携全家回母亲在临安的娘家省亲,途经无夏却遭遇了事故,不幸身亡。母亲独自一人带着“受惊过度,年幼体弱”的他,却也没有再回临安,在无夏城中悄悄买下了四璟园,就此住了下来。
若说当时的他年幼体弱,却是真的。周广萍自己也隐约记得,家中的药炉上一年四季都煲着又苦又黑的药,从未间断。自己则是风吹不得,日晒不得,卧房里连窗户都不敢开,饶是如此,还是易生风寒。七岁那年他因攀爬冬园中的太湖石,落入了池塘里,引发了一场持续了四个晚上的高烧,性命垂危,几乎不治。但自那以后,他的身体却奇迹般地好了起来,越来越壮实,能举重物,攀岩走壁如履平地,十五岁时便考取了武状元,惊动了整个无夏城,名噪一时。
也该是他命运多舛,这一年的浴佛节陪同母亲去寺庙烧香的时候,遇上位年轻貌美的小娘子,只一眼便相思入骨。奈何佳人出身王氏,乃是钟鸣鼎食的大家望族,平素最瞧不上的便是周家这样的暴发商人。
周广萍打听清楚后心知无望,回家后也绝口不提此事,只茶饭不思,一日日地消瘦下去,直到瘫卧在床,一身的功夫也尽都散了。
迷蒙中,母亲坐在他的床沿,握着他的手,眼泪一滴滴落在他的被上。“我儿,你这是何苦。你想要的,说一声,为娘替你操办便是。”
事情果真出现了转机。原来这位王家娘子的父亲在周广萍考取武状元时曾担任过他的考官,对他颇为赞赏,面相师傅也称此子有封侯之相,这门婚事很快定了下来。不出半年,佳人便吹吹打打地抬进了四璟园,嫁妆摆满了园外整整一条长街。
若是照此下去,这多半是出喜剧,瓦肆间惯常唱的那种,才子佳人花好月圆。但不到三个月,他新到手的嫁妆还是滚烫的,新妇却在花园里摔了跤,血崩不止,带着他还没有成形的孩子一起去了。
那之后,周广萍又陆陆续续娶了三任夫人,却一个接一个地离奇死去,有在元宵节吃元宵活生生噎死的,有在半夜里莫名就投了池塘的。如此一来,无夏城中再没有人敢把女儿嫁给他,他也不敢再娶。
到如今,他快满二十周岁,却还是同母亲一起居住在四璟园中。他日常所居住之地,是四璟园中央最大的兰桂堂,他常站在院中,一站就是半日。头顶枝叶繁茂交错,日光稀薄,除了隐约的蝉鸣间断传来,简直静如丛林。镂空雕花的砖墙上爬山虎悄悄滋生,阴影嘶嘶作响,全都交织在他的心上。
他只觉得喘不过气来。就算他足不出户,无夏城中的传言还是能溜进他的耳朵,人们窃窃私语,都说四璟园的风水不好。甚至有人活灵活现地形容:冬园中那尊雪白的太湖石,难道不是形若白虎?正是它克死了一任又一任的周少夫人!
白……虎……吗?
周广萍站在父亲的牌位前,望着侧墙上挂的一幅湘绣,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苦笑。这绣品针法细致,半透明的丝绢之上一只栩栩如生的白虎,正将一只前爪按着山岩,傲然回顾,九条威风凛凛的长尾甩在身后。但这畜生却少了一只前掌。周广萍不由得低头看去:那干瘪残缺的虎掌此刻被放在一只三足铜鼎内,供奉在父亲的灵牌之前。鼎脚上塑着方形云纹,鼎身却让层层铜绿给覆了,看不清原本的图样。
别的不说,白虎这里却是有一只的。他默默想着,一边取出一柱香来,在烛上点燃了,朝父亲拜了三拜。
身后的门忽然开了,室内风声呼啸盘旋,香烛岌岌可危地颤动起来,他手中的香倏忽之间便熄灭了。
来人正是周广萍的母亲周夫人。她虽是五十岁上下的人,但保养得宜,肌肤光滑,眼角一丝皱纹也无,看起来竟如同只有三十多岁。饱满的面容上一双凤眼,配着剑眉更显英气逼人。满头黑发被挽成了同心髻,插满珠翠步摇,两颗鸽子眼睛般大小的北珠湛湛生光。两个瘦小的婢子一左一右地扶着她,左边的那个万分小心地托着她的左手——竟然是只通体用银子打造的假手。她在堂内站定,也不说话,只朝左右望了一眼,见了他,这才喜笑颜开地道:“我儿,原来你在这里!——你为何叹气?”
周广萍虽身材高大,此刻却如同孩童一般,也不敢回身,只低着头犹犹豫豫地说:“舒世叔又来函,说是在江陵替我寻了份差事,出任武县尉……”
“不行!”周夫人一口回绝了,“那边离无夏太远,路途上又有蚊虫,盗匪猖獗,你身子精贵,万一染了病,身边无人照应。”
“娘~”他有些急了,“孩儿怎么说,也算是个挂着名的武状元,总这么在家里闲着也不象话。江陵还有祖父祖母在,却也一面都没有见过。以前还能上街上走走,如今却是连门都不能出—-”
周广萍忽然住了口,他的后背上升腾起冰冷的触感,是周夫人在用那只银手缓慢抚摸。
“你是娘的命根子。”她柔声细语,声调里却充满威严,“一天看不到你,娘就吃不下睡不好。这世上到处都是危险,你叫娘怎么放心让你出门?”
“娘!”他心一横,转过头发狠地说,“眼前这幅,真的就只是一幅湘绣吗?”
有一个瞬间,他与她双目对视,周夫人的眼中,隐约露出狠色,那一对儿北珠在她头顶流动光泽,有如暗中闪烁的虎眼。他终究还是败下阵来,狼狈地移开了视线。他娘厉声喊起来:“跪下!”
他的膝盖自己就软了,扑通一声跪下去。
“你是周家一家之主,怎能如此任性?无论如何都想要出去?如今你长大了,翅膀也硬了,就敢如此忤逆我?”
“孩,孩儿不敢。”
“当着你父亲的面,我且问你,当初是谁用这只手,从虎口中换来你的性命?”
周夫人右手抚着胸口,气也喘不上来,将那只银手直直戳到他面前,几乎就在他鼻子下面。他不敢再看,紧闭了眼。
“是,是,是,娘,娘,娘。”
他又开始结巴了,就像之前无数次和娘抗争时一样。周广萍直挺挺地跪着,心里一片冷冷的绝望。周老夫人喘了一阵,又过来整理他的衣领,语气也缓和了:“娘知道,自从芳华死后,你便一直不开心。”
娘的语调一软,他的心也软了,抬眼见她眼角,皱纹密布。这些年来孤儿寡母相依为命,无论如何,母亲始终是对他倾心付出,毫无保留。园中命案接二连三地发生,想必也并非她所愿意看到的。念及此,他不由得哽咽起来,回道:“瑞芳,她的名字是瑞芳。”
“我知道。”她挥挥手,像挥走一只苍蝇,“什么瑞芳啦,瑞雪啦,都一样。总之,你就是因为身边无人,所以才总是活手活脚地呆不住,老想往外跑。这一点娘早想到了——鹂语?”
一直帮她托着银手的婢子应声朝前走了一步。
“从今以后,鹂语便是你的妾室了。虽说是妾室,但你也需得看我一两分薄面,善待于她。”
周广萍如五雷轰顶,一时竟说不出话来。鹂语得了这个时机,乖巧地过来肩并肩跪在他旁边。
周夫人喜滋滋地看着他们两个:“今日且先圆房,过几日,我给你俩办正正经经的喜宴!”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