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哈利·波特全集-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2年前 (2022-07-13) 1589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哈利·波特与魔法石》
迄今为止,哈利•波特的人生中没有魔法。他和一点都不友善的德思礼夫妇,还有他们令人厌恶的儿子达力住在一起。哈利的房间是一个窄小的储物间,就在楼梯下面,而且十一年来他从未有过生日派对。
但是有一天,猫头鹰信使突然送来一封神秘的信件,令人不敢相信的是,信里附着一张来自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录取哈利入学的通知书。
哈利于九月一日带着他的猫头鹰乘着特快列车来到魔法学校。在学校里,他遇到了他一生中两个*好的朋友,体验了骑着飞天扫帚打球的运动,从课堂上和生活中的所有事物里学到了魔法。不仅如此,他还得知自己将有一个伟大而不可思议的命运……
不过,他要先让自己死里逃生才行……
《哈利·波特与密室》
哈利在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第二个学年充满了新的苦恼和恐怖,包括一位极为自命不凡的新教授吉德罗•洛哈特;一个时常在女生盥洗室中出没的幽灵“哭泣的桃金娘”;还有他并不想要的,来自罗恩•韦斯莱的小妹妹金妮的关注。
不过,当真正的麻烦开始时,这些看上去都不重要了。有人,或者有什么东西,开始把霍格沃茨的学生们变成石头。这是谁干的?会不会是哈利日益恶毒的对手德拉科•马尔福?还是过去曾经被揭发的现在还有些神秘的海格?还是霍格沃茨学校里差不多所有人都怀疑的……哈利•波特?
《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囚徒》
十二年来,在令人恐惧的要塞阿兹卡班,一直关押着一个著名的囚犯,名叫小天狼星布莱克。他的罪名是用一句咒语杀害了十三个人,据说他还是伏地魔的忠实追随者,哈利的父母被害也与他有关,而现在他逃出了监狱……而且阿兹卡班的守卫还听到布莱克说的梦话:“他在霍格沃茨……他在霍格沃茨……”
小天狼星是不是想来杀掉哈利?
即使在魔法学校里,身边都是朋友,哈利·波特也并不安全。因为*可怕的是,在他们当中也许隐藏着一个背叛者……
《哈利·波特与火焰杯》
哈利想要逃离恶毒的德思礼一家,还想和赫敏、罗恩还有韦斯莱一家去看魁地奇世界杯赛。他总是希望见到秋·张,一个他暗恋的女孩,渴望与她走进一个美丽的故事,他想搞清楚那场涉及其他两所魔法学校的神秘赛事,以及一场几百年来都没再举办过的三强争霸赛,他更想做个普普通通的魔法学校的学生。
但不幸的是,哈利的命运注定了他与众不同——即使是以魔法世界的标准来说。
而在这种情况下,与众不同可能带来生命危险……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
在一条寂静的走廊尽头有一扇门,这一幕萦绕在哈利·波特的梦中,使他时常在半夜醒来,惊惧尖叫。
哈利·波特面对的不仅是即将到来的O.W.L.考试,他还要面对一位性格就像毒马蜂似的新任校领导,还有一个又恶毒又不满的家养小精灵,以及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魔头日益增长的威胁……
哈利现在面对的是魔法世界政府的不可信赖,还有霍格沃茨校方的无能为力……
尽管如此,或者正因如此,他从朋友那里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深厚友谊和勇气,还有无限的忠诚和难以承受的牺牲……
《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
对抗伏地魔的战争进行得并不顺利。赫敏浏览着《预言家日报》的页面,大声读出可怕的消息。邓布利多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在霍格沃茨魔法学校露面,然而……
就像在所有战争时期一样,生活仍在继续。六年级学生在学习幻影显形——不少人在这个过程中丢掉了眉毛或者受了伤。正当青春时节,他们游戏、争斗、情窦初开,开始恋爱……
课程很难,但哈利总是从神秘的“混血王子”那里得到一些非凡的帮助……
哈利一直在调查少年伏地魔的复杂过去,希望能找到这个恶魔的弱点并想办法战胜他。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
哈利告别了保护他十七年的女贞路,坐上海格的摩托车飞向天空,他知道伏地魔和食死徒就在他们身后不远处追赶。伏地魔威胁着哈利深爱的一切,为了阻止他,哈利必须找到并毁掉剩下的魂器。
*后的大战即将开始,哈利除了直面他的敌人,别无选择……

作者介绍

J.K.罗琳是畅销书“哈利•波特”系列的作者,该系列小说深受读者喜爱,屡创销量纪录。迄今为止,“哈利•波特”系列销量已逾500,000,000册,被翻译成80种语言,并被改编成8部好莱坞大片。J.K.罗琳还为慈善组织撰写过3部“哈利•波特”系列衍生作品,分别是《神奇的魁地奇球》《神奇动物在哪里》(用于资助喜剧救济基金会和“荧光闪烁”)以及《诗翁彼豆故事集》(用于资助“荧光闪烁”)。她还创作了一部以《神奇动物在哪里》为灵感来源的电影剧本,该影片开启了“神奇动物在哪里”电影系列(共5部)。她与他人合作的舞台剧《哈利•波特与被诅咒的孩子》(第一部和第二部)于2016年夏天在伦敦西区上演。2012年,J.K.罗琳正式推出数字化公司Pottermore,哈迷们可以在网站上浏览新闻、专题和文章,更可以畅读她的原创内容。J.K.罗琳还为成年读者写过小说《偶发空缺》,并以笔名罗伯特•加尔布雷思创作过推理小说。她曾荣获众多奖项和荣誉,其中包括表彰她为儿童文学做出巨大贡献的大英帝国勋章、法国荣誉军团勋章,以及安徒生文学奖。

部分摘录:
巴西巨蟒的脱逃使哈利受到了平生为期最长的一次惩罚。当他获准走出储物间时,暑假已经开始了。达力已经打坏了他的新摄像机,摔毁了遥控飞机,他的赛车也在他第一次骑着上街时,把拄着拐杖过女贞路的费格太太撞倒了。
学期结束了,哈利很开心,但无法回避达力一伙人,他们每天都要到达力家来。皮尔、丹尼、莫肯、戈登都是傻大个,而且很蠢,达力更是他们中间块头最大、最蠢的,也就成了他们的头儿。达力的同伙都乐意加入他最热中的游戏——追打哈利。
这就是哈利尽量长时间待在外边的原因。他四处游逛,盘算着假期的结束,由此获得对生活的一线希望。到九月他就要上中学了,这将是他平生第一次跟达力分开。达力获准在弗农姨父的母校上学。皮尔也要上这所学校。哈利则要去当地的一所本地公立中学note1——石墙中学。达力觉得很好笑。
“石墙中学开学第一天,他们就会把新生的头浸到马桶里。”他对哈利说,“要不要上楼去试一试?”
“不用了,多谢。”哈利说,“可怜的马桶从来没有泡过像你的头这样叫人倒胃口的脑袋……它可能会吐呢。”不等达力弄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哈利早已经跑掉了。
七月的一天,佩妮姨妈带达力上伦敦,去给他买斯梅廷中学的校服,把哈利放在了费格太太家。费格太太不像平时那么坏。原来费格太太是被自己养的猫绊倒才摔断了腿。她让哈利看电视,还给了他一小块巧克力蛋糕,可这块蛋糕吃起来像已经放了很多年似的。
那天晚上达力神气活现地在起居室里走来走去,向家人展示他那套新校服。斯梅廷中学的男生制服是棕红色燕尾服,橙色短灯笼裤和一顶叫硬草帽note2的扁平草帽。他们还配了一支多节的手杖,趁老师不注意时用来互相打斗,这也许是对未来生活的一种很好的训练吧。
弗农姨父看着身穿崭新灯笼裤的达力,他的声音都沙哑了,他说这是他平生感到最自豪的一刻。佩妮姨妈突然哭起来,她说她的宝贝疙瘩已经长大了,长得这么帅,简直让她不能相信。哈利却不敢开口。为了强忍住不笑,他的两条肋骨都快折断了。
第二天早上哈利来吃早饭时,发现厨房里有一股难闻的味儿。这气味似乎是从污水池里的一只大铁盆里散发出来的。他去看了一眼,发现一盆灰黑色的水里泡着像破抹布似的东西。
“这是什么?”他问佩妮姨妈。她把嘴唇抿紧,每当哈利大胆问问题时,她总是这样。
“你的新校服呀。”她说。
哈利又朝盆里扫了一眼。“哦,”他说,“我不知道还得泡得这么湿。”
“别冒傻气,”佩妮姨妈斥责说,“我把达力的旧衣服染好给你用。等我染好以后,穿起来就会跟别人的一模一样。”
哈利对此非常怀疑,但他还是觉得最好不要跟她争论。他坐下来吃早饭时,竭力不去想第一天去石墙中学上学自己会是什么模样,八成像披着大象的旧象皮吧。
达力和弗农姨父进来时,都因为哈利那套新校服散发的味道皱起了鼻子。弗农姨父像通常一样打开报纸,达力则把他从不离身的斯梅廷手杖啪的一声放到桌上。
他们听到信箱咔哒响了一声,一些信落到大门口的擦脚垫上。“去拿信,达力。”弗农姨父从报纸后边说。
“叫哈利去捡。”
“哈利去捡。”
“达力去捡。”
“用你的斯梅廷手杖赶他去捡。”
哈利躲闪着斯梅廷手杖,去捡信。擦脚垫上有三样邮件:一封是弗农姨父的姐姐玛姬姑妈寄来的明信片,她现在在怀特岛note3度假;另一封是看来像账单的棕色信封;还有一封是寄给哈利的信。哈利把信捡起来,目不转睛地盯着看,心里像有一根很粗的橡皮筋嘣的一声弹了起来,嗡嗡直响。活到现在,从来没有人给他写过信。这封信可能是谁写的呢?他没有朋友,没有另外的亲戚,他没有借书证,因此不会收到图书馆催还图书的通知单。可现在确实有一封信,地址清清楚楚,不会有错:
萨里郡小惠金区
女贞路四号
楼梯下的储物间
哈利·波特先生收
信封是用厚重的羊皮纸做的,地址是甩翡翠绿的墨水写的。没有贴邮票。哈利用颤抖的手把信封翻转过来,只见上边有一块蜡封、一个盾牌纹章,大写“h”字母的周围圈着一头狮子、一只鹰、一只獾和一条蛇。
“小子,快拿过来!”弗农姨父在厨房里喊起来,“你在干什么,在检查邮包有没有炸弹吗?”他开了个玩笑,自己也咯咯地笑开了。
哈利回到厨房里,目光一直盯着他的那封信。他把账单和明信片递给弗农姨父,然后坐下来,慢慢拆开他那个黄色的信封。弗农姨父拆开有账单的信封,厌恶地哼了一声,又把明信片轻轻翻转过来。
“玛姬病倒了,”他对佩妮姨妈说,“吃了有问题的油螺……”
“老爸!”达力突然说,“老爸,哈利收到什么东西了!”
哈利刚要打开他那封写在厚重羊皮纸上的信,信却被弗农姨父一把从手中抢过去了。
“那是写给我的!”哈利说,想把信夺回来。
“谁会给你写信?”弗农姨父讥讽地说,用一只手把信纸抖开,朝它瞥了一眼。
他的脸一下子由红变青,比红绿灯变得还快。事情到这里并没结束。几秒钟之内他的脸就变得像灰色的麦片粥一样灰白了。
“佩——佩——佩妮!”他气喘吁吁地说。
达力想把信抢过来看,可是弗农姨父把信举得老高,他够不着。佩妮姨妈好奇地把信拿过去,刚看第一行,她就好像要晕倒了。她抓住喉咙,噎了一下,像要背过气去。
“德思礼!哎呀!我的天……德思礼!”
他们俩你看我,我看你,都不说话,似乎忘了哈利和达力还在屋里。达力是不习惯被人冷落的,他用斯梅廷手杖朝他父亲的头上狠狠地敲了一下。
“我要看那封信。”他大声说。
“我要看。”哈利气呼呼地说,“因为那封信是写给我的。”
“你们俩,统统给我出去。”弗农姨父用低沉而沙哑的声音说,把信重新塞到信封里。
哈利没有动。
“我要我的信!”他大叫说。
“让我看!”达力命令说。
“出去!”弗农姨父吼了起来,揪住哈利和达力的脖领,把他们俩扔到了走廊里,砰地一声关上厨房门。哈利和达力两人都火冒三丈,为争夺由锁孔窥视的权利,悄悄地争斗起来。最后达力胜利了。啥利一只耳朵上挂着他那副破眼镜,只好趴在地板上,贴着门和地板之间的缝隙窥探动静。
“弗农,”佩妮姨妈用颤抖的声音说,“你看看这地址……他们怎么会知道他睡在什么地方?他们该不会监视我们这栋房子吧?”
“监视……暗中窥探……说不定还会跟踪咱们呢。”弗农姨父愤愤地抱怨。
“可我们该怎么办?弗农?我们要不要回封信?告诉他们我们不想让……”
哈利能看见弗农姨父锃亮的黑皮鞋在厨房里走来走去。
“不,”他终于说,“不,我们就给他来个置之不理。如果他们收不到回信……对,这是最好的办法……我们按兵不动……”
“可是……”
“佩妮,我决不让他们任何人进这栋房子。我们拖他进来的时候,不是发过誓,要制止这种耸人听闻的荒唐事吗?”
当天傍晚,弗农姨父下班回来,做了一件从来没有做过的事,他竟然到储物间来看望哈利了。
“我的信呢?”弗农姨父刚刚挤进门,哈利就问,“是谁写给我的?”
“没有人。因为写错了地址才寄给你的。”弗农姨父直截了当说,“我已经把信烧掉了。”
“根本没有写错,”哈利生气地说,“上边还写着我住在储物间里呢。”
“住嘴!”弗农姨父咆哮起来,两只蜘蛛都从柜顶上被震下来了。他做了几次深呼吸,勉强挤出一个笑脸,但看起来像苦笑。
“唔……不错,哈利……说起这个储物间,你姨妈和我都考虑到……你已经长大了,这地方确实小了点儿……我们想,你不如搬到达力的另外一间卧室去比较好。”
“为什么?”哈利说。
“不准问问题!”他姨父吼起来,“把你这些东西统统搬到楼上去,现在就搬。”
德思礼家总共有四间卧室:一间是供弗农姨父和佩妮姨妈用的;一间是客房(通常是给弗农姨父的姐姐玛姬准备的);一间是达力的睡房;还有一间用来堆放达力卧室里放不下的玩具和什物。
哈利只走了一趟就把他的全部家当从储物间搬到楼上这个房间来了。他端坐在床上,朝房间里四下打量。这里所有的东西几乎都是坏的。只用了一个月的摄像机放在一辆小手推车顶上,达力有一次还用这辆手推车去压过邻居家的小狗;屋角里放着达力的第一台电视机,当他心爱的节目被取消时,他给了电视机一脚;这里还有一只大鸟笼,他用它养过一只鹦鹉,后来他把鹦鹉带到学校换回了一支真正的气枪。这支气枪现在扔在架子上,枪管的一头被他坐得弯了。另外的一些架子上摆满了书,这些书看上去大概是这个房间里惟一没有翻动过的东西。
楼下传来达力缠着他母亲哭闹的声音:“我不要他住那个房间……那间屋我要用……让他搬出去……”
哈利叹了口气,伸开四肢躺到床上。如果是昨天,要他搬上来,他会不惜任何代价。可是今天他却宁愿拿着那封信搬回他的储物间,也不愿搬到这里来却拿不到那封信。
第二天吃早饭时,大家都觉得最好还是不说话。达力歇斯底里大发作,用斯梅廷手杖使劲敲打他父亲,故意装吐,拼命踢他母亲,用他的乌龟把温室的屋顶砸了个窟窿,可还是没能把自己的房间要回来。哈利其实昨天就想到了,他非常后悔昨天没有在走廊里就把信打开。弗农姨父和佩妮姨妈一直沉着脸面面相觑。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