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逐星记-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2年前 (2022-07-13) 1298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金钱、感情、人际关系
——大难临头什么能依靠?
分手的爱人、生疏的同事、握有把柄的朋友
——穷途末路时谁能相信?
朝九晚五的日常生活一日之间全被打乱,一场与过去的自己的追逐较量就此展开。
梅寄尘在办公室里醒来,想先出去吃顿早饭再开始又一天的拼搏,不料在早餐摊边听到了一位老友被害的消息。
说是老友,其实只是两年前有过短暂的交情。那一晚,是梅寄尘的人生发生重大变化的前奏夜,不知所措的他结识了“死者”,两人完成了一次“犯罪行动”,之后再也没见过面。
没想到他竟被人害死了。
梅寄尘开始暗中调查,沉痛的往事与眼前的担忧不可避免地向他袭来,这时身边再次有人被杀……

作者介绍

陆烨华
上海作家协会会员。
二〇一二年在豆瓣连载幽默推理短篇集《撸撸姐的超本格事件簿》,初次尝试将搞笑与推理相结合的创作。现已出版图书《今夜宜有彩虹》《超能力侦探事务所》等。译有阿加莎•克里斯蒂长篇小说《长夜》《他们来到巴格达》。被誉为“中国幽默推理之王”。
二〇一八年,与作家时晨一同策划全国首档推理文化对谈节目《QED可以的》。

部分摘录:
案发地在一幢临街的老式公寓楼里。
这种临街住宅在上海很常见,没有明确的小区划分,也就没有门卫。楼层不高,没有电梯。从外面看,灰白的外墙带有几十年日晒雨淋的痕迹,空调外机乱七八糟的,毫无美感可言。进到里面,大多楼梯间狭窄,还凌乱地放满了东西。不过只要路边有几幢这种老式公寓,就能给整条街道平添一分市井气。
如今整幢楼都被封锁了,还有不少警察在外把守。但这依旧不能打消看热闹人群的热情,甚至可以说,反倒更吸引人了。
围观者十分喧闹,把守的警察费力地维持着秩序。我好不容易挤到警戒线前,却又马上被一名警察推了一把。后面的人发出不满的咒骂声,这让我有些心烦,心想反正也进不去,干脆退了出来。
我走开几步点了根烟,看着面前伸长手臂指指点点的围观群众。我又环顾四周,发现路边停着一辆救护车,车门打开着,旁边有几名像是在待命的警员。是要运送尸体的吧,这么想着,我又不由得抬起头看了看这幢旧楼。
周天明,上一次与他见面时我就有诸多疑惑,而两年后再次听到他的消息,居然是死讯。我狠狠地吸了一口烟,决定不再围观。
警察队伍中的领导最容易识别,我盯着那个发际线退到几乎和清朝人一样的中年男人看了一会儿,见他利落地指挥着几个青年警员,便马上做出了判断。
我径直朝他走去。
“警察同志,你好。”
中年警察瘦削挺拔、眉骨突出,转向我的时候努力挤出微笑。虽然效果不佳,但我知道他尽力了。
“你好,有什么事?”
“死者……是叫周天明吧?”
“对不起,相关信息不方便透露。”警察皱起了眉头。
“我认识他,算是……朋友吧。”我坚定地盯着这名警察,努力通过眼神传达些什么。
“太好了,上车吧。”他的眉头一下子舒展开了。
“哈?”居然一句话就成功了?这反倒让我有点忐忑。
“去坐副驾驶,回警局说。”中年警察干脆利落地说道。
“可是,我没准备啊……我只是想了解下情况。”
“对啊,我也只是请你到警局了解下情况,要准备啥?你要上班吧,给你开假条,协助调查,工资照发。”
这个人怎么和我印象中的警察不太一样?不仅如此,做事风格和他那张严肃的脸也不太相配。我正胡思乱想着,感受到背部有一股强大的推力。中年警察一边把我往副驾驶推,一边说:“你在车里稍微等我一下,我交代两句咱们就回警局。”
这是我第一次坐警车,只有一个感觉,坐在车里听警笛声,并不觉得刺耳。
威严的中年警察一路都没和我说话,他专注地直视着前方,认真得像在参加比赛。我也不好主动搭话,只好乖乖地坐着。此行的目的地并不是派出所,而是市公安局,看来我的判断没有错,这个中年警察是个领导。
到达后,我在中年警察的带领下朝里走。一路上碰到几个穿制服的警察,都马上立正管他叫什么“秦队”,而他只是点点头。跟他打招呼的人也都会朝我瞥上几眼,我心想,可别把我当成他抓回来的罪犯啊。
他带我走进一间办公室,里面已经站了几个穿制服的警察。
“小唐,这是周天明案的关系人,基本情况你先聊聊。”
“行嘞。”一个身材高挑、扎着马尾的秀丽女警应道。
秦队没有和我打招呼,就匆匆走开了。我莫名有些心慌。
“你好,跟我来吧。”女警小唐拿着个文件夹微笑着对我说道。
我跟着她走回走廊,路上想到平时爱看的刑侦片,暗自猜测该不会要带我去那种有单面玻璃的审问室,一边回答问题一边被外面的人研究微表情和小动作吧。
事实证明我想多了,我被带进了一间大会议室。
会议室的桌子旁围着十几把椅子,桌子正中央有一台投影仪,一看就是部门开会的地方。
“随便坐吧。”小唐把灯打开,在墙角的饮水机处倒了杯水,放到我面前。
我有些局促不安。
“别紧张,就是了解了解情况。”
小唐在我对面坐下,我这才发现她很年轻,最多二十八九,而且长得挺漂亮。
“你不用录音吗?”我喝了口水,紧张地问道。
小唐咯咯笑了起来。“录什么音啊,你又不是嫌疑人。”
我尴尬地又喝了口水。
小唐拿出几张记录纸,写了几笔,然后抬起头看着我,说道:“先自我介绍一下,然后说说你和周天明是什么关系。”
“你们没想过,我说我认识周天明,也许只是开玩笑的吗?”
小唐没说话,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盯着我,看得我有些冒汗。
我逃开了她的注视,低下头,又端起水杯。听到她又发出好听的笑声,接着斩钉截铁地说:“开玩笑的人我也见过不少,但秦队能把你带来,说明你真的有点关系。”
女警又扶了扶面前的记录纸,说道:“好啦。我们开始吧,再开玩笑我可真把你当嫌疑人处理了哦。说说你自己,还有和死者是什么关系?”
“我叫梅寄尘,三十二岁,开了一家文化公司。”
“公司名字是?”小唐一边记录一边问道。
“星尘文化传播工作室。主要是做图书的出版和策划这一块。”
小唐记了几笔,没有再发问,我便接着说道:“周天明算我的朋友吧。”
“算?”小唐抬起头。
“我们已经有两年没见过面了,我甚至不知道他还在上海。”我说的都是实话。
“两年……”小唐用笔的尾端敲击着纸,问道,“这两年里你们联系过吗?”
“没有。”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我们是书友。”
“书友?”
“我们都喜欢看推理小说,之前在推理小说的论坛交流过,然后发现大家都在上海,就出来吃过几次饭。”
“你们聊天的网站,还有你们的网名,都告诉我。”
“呃……他的网名我有点想不起来了,他经常换,而且这都过去两年了。”
我想过要不要临时编个网名什么的,但转念一想,如今面对的可是警察,到时候发现我在撒谎,反而弄巧成拙。
“没事,你尽量想,日后想起来随时告诉我们也行。”
我连忙答应。
“关于周天明这个人,你都知道些什么?比如他的人际关系之类的。”小唐又问道。
“知道得不多,我们基本上聊的都是推理小说的话题。我只知道他两年前刚大学毕业,总跟我说在上海生活太难了,又举目无亲,说要回老家。所以他应该在上海没什么亲人吧。”
“他老家是哪里的?”
“我只记得是河南的一个小村庄,具体是哪里不记得了。”
“他有没有跟你说过他在上海有什么朋友?或者关系比较好的同学?”
“没有,他性格比较孤僻,说在学校里没什么聊得来的人,也没谈女朋友。”
“人际关系真是干净得很啊。”小唐放下笔,蹙着眉上下扫视刚记下的笔记,应该是在思考还有哪些问题要问我。
我趁着这个空当,小心翼翼地问道:“唐警官,周天明是怎么死的?”
“不知道啊。”结果小唐轻描淡写地应付了。
“不知道?你们警察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我没去现场。”小唐盯着我的眼睛笑道,“即使知道了也不能告诉你。”
“是自杀还是他杀可以告诉我吧?吃安眠药还是煤气中毒,这个一眼就看出来了吧。”
“说实话,还真看不出。”小唐警官说完吐了吐舌头,用笔挠了挠头,像是在后悔自己说多了。
“怎么回事?”
从她的反应来看,周天明的死一定有蹊跷。在现场的时候我就知道周天明不太可能死于意外或自杀,不然不会惊动那么多警察,可小唐警官说的“不知道”又是怎么回事?就算是凶杀案,口风也不用那么严吧。
我正准备追问,会议室的门打开了。一名年轻警员神情慌张地走进来,把一个蓝色文件夹递给小唐警官,小唐警官把它举在眼前,年轻警员一边小声说着什么,一边用手指在上面划来划去。由于坐在他们对面,我只能看到那个蓝色文件夹的背面,里面装着什么完全不知道,只看到小唐警官的眉头越皱越紧,眼睛中却散发出兴奋的光彩。
我拿起水杯,轻轻嘬了一口,然后猛烈地咳嗽起来,手里的杯子往前倾倒,大半杯水就这样泼洒在小唐警官的裤子上。
“哎呀!”
小唐警官吓了一跳,把文件夹丢在桌上,伸手去够桌子中央摆着的纸巾盒,我嘴里连声说着“对不起”,也起身去够纸巾盒,拿到之后胳膊肘顺势一带,文件夹被我碰到了地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我来。”
我更加着急地道着歉,抢在年轻警察前面把文件夹捡了起来,然后用衣袖擦拭着上面沾的水。与此同时,抓紧时间看里面的内容。
大概几秒钟之后,年轻警察就从我手里拿走了文件夹。
“你先出去吧。”小唐警官冷冷地说道。
年轻警察用锐利的目光看了我一眼,一言不发地走了出去。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