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星期天早上的远足-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2年前 (2022-07-13) 1184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苗炜的短篇故事大都以城市为背景,在这本短篇集中,你会看到执着寻找外星人的中年大叔如何被网络骗子骗钱,单身程序员怎么谋划仿效罗伯特•德尼罗的电影抢劫银行,身怀催眠绝技的中学英语老师如何开展心理创业项目,痴恋法式浪漫的女青年如何伪装在全世界游历,生在1980年代的中学生如何初次认识自己和世界……这些人在城市里飘荡游离,带着各自的坚强和懦弱,也映射出人普遍的孤独和成长。苗炜用小说还原生活细微的日常,也加入了奇想乐符,让叙事充满意外的转折。
如果你喜欢卡尔维诺、王小波,那也应该进入苗炜创造的小说世界,观察现代中国人的精神图景。
《星期天早上的远足》收录了苗炜创作的7部中短篇故事:《日光机场》《流水》《警察与外星人》《你知道的太多了》《黑夜飞行》《幸福大酒店》《星期天早上的远足》。
苗炜用奇异的想象力描绘城市男女的精神图鉴,上演孤独、梦魇、喧嚣、傲慢、失落、拯救的戏剧……他们心藏隐秘的梦,在城里城外遍地漫游。

作者介绍

苗炜,1968年生,小说家。曾任《三联生活周刊》副主编,《新知》杂志主编,已出版作品《让我去那花花世界》《星期天早上的远足》《寡人有疾》《面包会有的》等。

部分摘录:
赵小晨是在图书馆的期刊阅览室里认识老丁的,阅览室整天灯火通明,不知外面是阴是晴。赵小晨查阅1997年一期的《法治文学选刊》,找到一篇《击毙鹿宪州》的文章,到服务台去复印,老丁排在他前面,捧着一摞《飞碟探索》,杂志中间夹着小纸片儿,老丁要复印的东西多,折腾了十多分钟,回身对小晨说:“对不起啊对不起。”小晨就问了一句:“您喜欢飞碟?”老丁点头:“瞎看看,瞎看看。”
老丁穿着一件鸡心领的毛衣,蓝色的夹克,一条卡其布裤子,软底儿皮鞋,干干净净,看着有四十来岁。赵小晨穿着牛仔裤,一件帽衫,他说:“最近有个电影,叫《第九区》,讲外星人和飞碟的,您看了吗?”
“没有没有。”老丁好像总愿意把一个词说两遍,他瞅着小晨,等他说下去。
“那电影说,外星人坐着飞碟来到地球,可飞碟坏了,他们回不去了,就在约翰内斯堡住下来,被隔离起来。”
“有意思有意思。”老丁眼里冒着光。
“那我下周六把那电影给您带来。下周六您还来吧?”
“我来我来。”老丁说。
赵小晨是个程序员,在海淀区一家大公司上班,每周六都到图书馆转一圈,借两本书,但回家之后未必看,他更喜欢看电影,周六晚上总给自己放一个通宵场,看上四五部电影,周日在家昏睡。平常他六点多准起床,坐公共汽车去上班。有一天早上,他在人民大学站下车,车站上的人乌泱乌泱的,他看见罗伯特·德尼罗向他走来,脸上有一颗痣,和电影里长得一模一样,这位大影星走到他面前,说:“我们打算抢知春里那家建设银行,还缺一个人手,你干不干?”赵小晨发呆,罗伯特·德尼罗说:“我给你五分钟考虑。”说完,他就消失在人群中。赵小晨想了足有三分钟,拔腿去追,在人民大学对面的那家肯德基,隔着窗玻璃,他看见罗伯特·德尼罗坐在里面,捧着一根鸡腿正啃呢,手边还放着一杯冰红茶,赵小晨拍着玻璃窗大喊:“罗伯特,我干!”
赵小晨家里大概有一千多张DVD,分门别类摆在书架上,他最喜欢的一排是一百来部犯罪电影,绝大部分是抢银行的,这其中他最喜欢看的是罗伯特·德尼罗主演的Heat,译名叫《盗火线》,看了多少回已经记不清楚。《第九区》放在科幻作品那一类,边上是新买的一套《星际迷航》,还没有拆开看。他住的这一室一厅收拾得非常整齐,不像一般单身汉那么凌乱。他甚至有轻微的“收纳癖”,好多东西都放在从宜家买来的盒子里,衣柜里的衬衫、袜子、内裤都摆放得井井有条,门口的鞋柜上放着一个双肩背书包,装着换洗衣服、洗漱用品、常用的药物,拎起这个包就能出差。赵小晨出差的机会并不多,但这个包时常会打理一番。他看过一部日本电视剧,里面有个军官说,男人身边应该“单纯明快”,这句话深深影响了赵小晨。他的厨房里没有太多的餐具,三四个盘子,两个碗,几双筷子,刀叉和勺子各有两把,按理说,他只要一副碗筷就可以应付日常的饮食,但他不忍心再精简,他想,万一有一天,有个女孩子来做客,应该给她预备一套餐具。赵小晨自己吃饭非常简单,面条或者速冻饺子,他最喜欢吃炒鸡蛋,西红柿炒鸡蛋,香椿炒鸡蛋,辣椒炒鸡蛋,冰箱里常备的就是鸡蛋、酱牛肉和辣酱。
下一个周六,赵小晨和老丁在图书馆见面,老丁借了本马丁·里斯的《六个数》,赵小晨借了本《刑侦实验室》。老丁摇晃着手里的书介绍:“这是剑桥大学的一个教授写的,他是个宇宙学家,还是英国皇家学会的会员,他认为,宇宙中可能存在智慧生命,也就是说,他相信有外星人存在。”
赵小晨支吾着,他对宇宙也有那么点儿兴趣。以前,他一失恋,就看一些天文学方面的书,他知道火星上有一座奥林匹克山,足有二十五千米高。他知道,和太阳相比,地球微不足道,和天狼星相比,太阳又很小,和大角星相比,天狼星也不算大,宇宙中的大星体多了去了,地球微不足道,那么人就更加的微不足道,这样一来,人的那点儿感情纠葛也微不足道。赵小晨凭借对天文学的了解而忘掉失恋的痛苦。不过,这段时间,他可没兴致和老丁讨论天文,他的兴致都在鹿宪州身上。在人民大学的车站遇见罗伯特·德尼罗之后,他就在网络上搜索知春里、知春路、银行等字眼,然后发现1996年,北京有个抢劫犯叫鹿宪州,他抢银行的运钞车,抢走了上百万的现金,晚上总去“天上人间”夜总会,最终被击毙于亮马河大厦下面的停车场。这家伙当过兵,越狱出来开始抢银行,有女朋友协助,事发之后,女友被判处七年徒刑,现在应该早放出来了。赵小晨想,要是把这家伙拍成个电影,也许和《盗火线》一样好看。他脑子里一遍遍过这个电影,还琢磨,到底是胡军还是姜文来主演呢?
再下一个周六,老丁看完了《第九区》,在图书馆见到小晨的时候,直夸那电影好看:“其实咱们中国的古籍里早就有对外星人的记载,我看这电影里的外星人就是《述异记》里的蚩尤神,人身牛蹄,四目六手,耳鬓如剑戟,头有角。”赵小晨对古代小说没什么兴趣,但他也挺上心地听老丁瞎扯,老丁的意思是,外星人肯定存在,而且不止一次来到过地球,平日里老丁说话有些拘谨,但聊起外星人,老丁就滔滔不绝,他从自己的笔记本上撕下来一页纸,写了个网址给小晨:“这是我们的论坛,专门讨论外星人的,你来看看吧。”在小晨看,这老丁有点儿神叨叨的,天文学和外星人可不是一回事。
小晨和老丁每周六在图书馆碰面就聊上一会儿,老丁发现小晨对外星人不那么感兴趣,也就放弃了这个话题,他向小晨请教一些有关计算机的常识,怎么重装系统,怎么使用电驴,无线路由器怎么设置之类,两人互相留了MSN和QQ,但在网络上他们很少说话。老丁原是北京一家工厂的工人,被买断工龄后赋闲在家,据说是以炒股为生,周一到周五都要盯着股市,赵小晨并不相信股市能让老丁衣食无忧,但他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谋生手段,未必要透露给外人。
又一个周六,赵小晨在阅览室里看完杂志,老丁赶过来说,我们一起去吃点儿东西吧。图书馆外的街角有一个拉面馆,两人坐下,点了两碗面,一盘拍黄瓜一盘拌木耳。
“喝瓶啤酒吧?”老丁说。
“好。”赵小晨答应。
服务员拿来两瓶啤酒两个纸杯,老丁抢着给小晨斟上酒,小晨看出来,老丁是有话要说,喝完了一杯酒,没等面上桌,就直截了当地问:“您有什么事儿吧?”
“没什么没什么。”老丁又拘谨上了,放下筷子,双手在裤子上蹭了蹭。小晨拿起酒瓶子给老丁刚喝了一口的酒杯又斟满,等着老丁开口。老丁开口了:“小赵,你有女朋友吗?”
“没有。”
“以前谈过女朋友吧?”
赵小晨有点儿脸红:“大学的时候有过。”
老丁喝了一口酒:“我想给你介绍一个,我的外甥女。”
赵小晨没接茬儿,心里想着推辞,他和老丁并不熟悉,好像是朋友,也好像不是,但绝不是长辈和晚辈,他琢磨着找个什么借口才能不伤老丁的面子,那边老丁自顾自地说着:“我这个外甥女,二十四岁,大专毕业,学历是低了点儿,但工作还不错,她在银行当职员。”
听到“银行”两字,赵小晨点了点头。
“虽说是在银行工作,但不是老要摸钱,摸钱手太脏了,她是在大客户部工作的,主要办理对公业务,发工资什么的。”老丁说。
赵小晨对相亲一点儿兴趣也没有,但对银行充满了兴趣。他一直想,如果有机会,也要抢一家银行,要是能事先对银行的内部设施有所了解,日后真动手也多几分胜算,老丁居然把自己的外甥女送上门来,实在是个好机会。拉面上来了,赵小晨低头去吃面,不想让老丁看见他的表情。老丁还在絮叨:“我这个外甥女很老实,也不太爱说话,个子不矮,一米六八,成不成的,你们见个面,认识认识也没啥坏处。”小晨心里已经同意见面,但嘴上还不知道怎么答应,闷着头接着吃面,老丁见状,低下头吸溜了一口面汤:“这汤不错。”
一顿饭吃下来,赵小晨答应和老丁的外甥女见面,时间就定在了下周六。到时候老丁依然到图书馆来看书,他把双方的联系方式做了通报,让他们自己确定时间和地点。赵小晨对去哪里约会是一点儿想法没有——吃饭好像太无聊,茶馆或咖啡馆也不知道哪家更好,但这些问题也算不上什么问题,到了约定的时候,他自然见到了老丁的外甥女。这个姑娘叫王雪虹,身高是有一米六八,但体重也稍微高了点儿,不是很胖,只是略微粗壮了一些,显得有些笨,赵小晨看到她第一眼就放心了,要是老丁的外甥女长得像天仙似的那就不好办了,假设他拿着一把AK-47去抢银行,见到个美女可能会犹豫一下,但见到王雪虹这样的,会毫不留情地扫射过去。见面的地点是一家“上岛咖啡”,楼上有人打牌,偶尔会叫喊两声,但楼下还算是挺安静。赵小晨和王雪虹面对面坐着,要了一壶水果茶。
“你在哪儿上班啊?我是说,你们那个银行在哪儿呀?”赵小晨问。
“在亚运村那边。”
“你天天在银行上班,碰见过抢银行的吗?不怕有人来抢银行吗?”
“现在谁还抢银行啊?一个储蓄所一天就算有几百万的现金,你都抢走了有什么用啊?你连一套房子也买不起。十年前你要是抢个一百万,够你安居乐业的了。现在你要不是一个人来,弄两个同伙,抢的钱还不够分的呢!现在让人家来抢,人家都不来,谁有本事谁就抢金库去,听说复兴门那边人民银行的金库,离地铁站特别近,拿个炸药包就能给炸开。可你说没人抢银行吧,我们还老要演习,一会儿假装有劫匪劫持人质,一会儿假装有人安了爆炸物,我们头儿说这叫长抓不懈,一开始演习的时候,我觉得还挺好玩,有人扮演顾客,死按着自己的钱不撒手,不愿意撤离现场,还有人假装晕倒,后来再演习,每个月都演习,就不好玩了。”王雪虹说了一嘟噜,忽然觉得自己说多了,嘎的一下就停住了。赵小晨听得入迷,赶紧鼓励她接着说:“你们演习都演习什么啊?假如我来抢银行,也没枪,就拿个纸条递给你,上边写着——给我五十万,我有枪。你该怎么办?”
“这个我们肯定演习过啊。我肯定先稳住你,然后用暗语通知同事,比如我故意叫一个已经退休的同事的名字,反正就是你听不出来,我同事一听就知道出事儿了,他就会打电话给外面的保安,大堂经理,他们就会疏散顾客,然后还会打电话报警,给派出所打电话,我们座位边上都有警铃,但一般我们都不按,那个一按,市里面的刑警就出动了,道路封锁什么的各种措施就都用上了,动静太大。你来抢银行,我这个钱不给你递出去,你可能算是个抢劫未遂,我这十万块钱递出去,你的手一碰,你这罪过就大了,不管你是出了银行门被抓起来,还是跑到海南岛被抓起来,非判你个十年八年的!现在来抢银行的,大多都是脑子有病的,我把钱给了他,就是害了他。我得想办法拖着,看外面能不能把他控制住。”
“你心眼真好。可你怕不怕枪?万一真的有枪呢?”
“枪我不怕,我们那玻璃是防弹的,你拿手枪打不碎,但那个玻璃怕大锤,你要是拎着个大锤,狠命凿几下,那玻璃就酥了。”
赵小晨点头,心里记下,未必要拿枪,但要拿一柄大锤。
当天下午,两人在上岛咖啡里进行了一番抢银行推演,赵小晨掌握了银行网点接款、送款的程序,运钞车的武器配备,银行柜台门禁的使用方法,他知道了,任何一个营业网点,都有数个摄像头,顾客和员工时刻都在摄像头的监控之下,顾客取了钱就离开,而员工只有在厕所或更衣室里才能避开摄像头,他们在输入密码时都会用手挡住摄像头,养成习惯之后,回家登录邮箱或MSN都会用一只手来遮挡。银行里的工作作风是,不相信每一个同伴,把每一个同伴都当成错误的根源或潜在的危险分子。最后,王雪虹建议,成功概率最高的是抢ATM机,特别是ATM修理的时候,一般只有一个保安,银行保安大多是农民工,经过短暂培训就上岗,银行网点众多,根本没钱雇用退伍军人或者身手敏捷的习武者,ATM机有前开门和后开门两种,下边的钱柜里有时会有两百万左右的现金。
王雪虹把杯子里的茶喝光,抬起头:“你不就是搞计算机的吗?你难道不会偷别人的网上银行吗?”
赵小晨说:“那没意思。还是真刀实枪的抢银行才有意思。”
王雪虹咯咯地笑了起来:“有一次,有个电影明星到我们银行存款,拿着个大手提包,把包往柜台上一搁,说——我存钱,那架势倒和抢钱差不多。吓我一跳。”
“哪个明星?”
王雪虹说了个名字,但赵小晨并不知道是谁。她接着说:“以前还真有不少演电影的、唱歌的到我们银行办业务,现在我们新开了家私人银行,里面那地毯厚的,踩上去都崴脚,墙上挂着名画,桌子上有个玻璃碗,我以为是烟灰缸呢,拿起来一看,是艺术品,上面还标着价钱呢,我就想着能调到私人银行去工作,当不了有钱人,就去伺候有钱人。”
赵小晨不知道怎么应答,支吾了一声,掏出手机看时间,王雪虹也掏出手机摆弄,赵小晨问:
“你说,那个ATM机点钞票怎么老响啊?我取一千块钱,它嘎吱嘎吱响半天。我取两百块钱,它也嘎吱嘎吱响半天。我有时取两百块,听它不停地响,还以为能吐出两千块呢。”
王雪虹回答:“那就是个程序,你取多少钱,它都会响,告诉你它正点钱呢。它要是不响,你该以为是机器坏了呢。”赵小晨点头。
两个人继续摆弄了一会儿手机,赵小晨问:“你晚上还有事吗?”王雪虹答:“没事。”看样子,她打算一直待到两人共进晚餐,赵小晨此时果断地说:“我晚上还有点儿事,要不咱们再联系。”两人结了账往外走,小晨说:“你舅舅说你不爱说话,你其实还挺爱说的。”王雪虹答:“我舅舅说你不爱说话,你还真是不爱说。”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