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一瓣河川-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2年前 (2022-07-13) 1051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本书收录8个中篇故事。8个故事既独立成篇,又草蛇伏线、隐约勾连。以云陌游、杨逊二人的际遇为主线,串起各色江湖客的故事。他们不管是绝顶剑客,还是宵小之徒,都一样有悟不透的世途,渡不过的河川,即便得见天地的云陌游也有如凡人茫然无着的时刻。志士凄凉闲处老… …写江湖实际也是写人生的困境。

作者介绍

雨楼清歌
男,1990年生。
2015年开始在《今古传奇·武侠版》发表作品,2017年开始全职写作。曾获第三届豆瓣阅读征文大赛武侠组首奖、第二届网络文学双年奖优秀奖、掌阅文学大赛中篇一等奖等。

部分摘录:
世上真的有过杜姑娘吗 在岳空山心中 那个送他下山、在山中痴痴等他的女子 究竟是他的师妹 还是为他添香燃灯的绿裙佳人 抑或是只存于他歌吟中的 那位多情而温柔的山鬼

“刀光是人世间最似惊鸿的神采。”
少年说。
“我从远方的山中来,今日方寻至此山—我路过了江湖。”
少年手持花枝站在山林深处。春风徐来,树影晃动,映在少年的白衣上,斑驳如月相阴晴。
“这一路,我看遍了江湖上的刀。”
话音落进幽寂的林中,无人应答,少年却不在意,望着身前丈外的木屋,神情如常地继续吐字。
木屋闭着小扉,半掩在碧叶青枝间,门墙浸染了苔草的苍翠,浑然融进深林。
“十八兵中,刀是九短之首,习者极多,但真正的刀客却寥寥无几。刀有弧,所以刀风比剑风更凄,更清冷。
“听见绝顶刀客挥出的刀风,就像听到故人在耳边轻叹。”
少年从容叙说。
木屋的门忽然发出吱呀一声响,似在赞同,又似嘲讽。
木屋左近还有一间小小的草庐,庐内空无一人。
少年看了一眼草庐,神色微黯,方待开口,木屋中忽传出人语—
“如今江湖中还有刀吗?”嗓音虽低沉,语气中却隐隐透出一丝轻蔑与狂洒。
“怎么没有?”少年微怔,淡淡的笑意在他脸上渐渐绽开。
木屋中却又归于沉寂,不再接话。
少年开始在木屋前轻缓踱步。
“要说威势当数‘山君刀’,刀上雷聚风行,劈斩时犹如五头猛虎齐啸;而‘辉阳斩’的刀意却似日光流转,变幻瑰丽,刺灼敌目;然则以身挡‘秋霖刀’之锋时,又仿佛独立空街,眼望着一线线夜雨由远及近,终于扑面而至,在耳边连成了一片轻啸的秋寒……
“还有黄山派的‘枕石刀’、鸣玉楼的‘环佩刀’,还有‘朝云刀’‘长幕刀’‘白水刀’‘凌峡刀’……千奇百妙,一言难蔽呀。”
说到这里,少年语声微顿,目中流露怅惘—
“我从临安城连云的楼阁间目睹楚千舟的那一记‘青烟锁’,挥斩时仿佛百尺碧云楼都消隐,刀雾迷蒙,漫天萦回,刀意生发的水汽沾湿轻纱、浸冷薄裘,有玉阶垂露的滴答声从光雾中断续透出,响一声就是叠了一层柔梦……
“我在玉门关外的飞沙凉夜里对阵哥舒雁的‘雪辞刀’,刀锋隐在暗夜里,时而又浓过了夜;忽如打翻了砚台,刀光碎成了墨色的雪,每片碎雪都是一阕念念难忘的离词……”
少年越说越快,目光愈发清亮。
“在洞庭水边,叶流笙提着‘萧歌刃’朝我走来,一步一刀,刀芒如美人临湖照影,湖上的荷灯一盏接一盏熄灭,水面皱出的每一丝涟漪都是一抹刀意,白鱼纷乱跃出湖面,在月下带出一道道清光……
“这些都是意旨凌游于九霄云端的非凡之刀啊……都可入画。”
少年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语锋陡转:
“然而江湖中人却说,方今天下,刀术中真正的神意,却是落在岳空山身上。
“武林中至少有八名绝顶刀客与岳空山交过手,死七活一。这八人没有一人见过岳空山的刀,因为岳空山的刀没有刀风,没有刀光,锋芒不见,无迹可寻。
“这八人都是瞬息即败。
“七年前岳空山人在江湖,一年中八次决斗,其中三次有不下百人围观目睹,但无一人看见他出刀,无一人能看清他丝毫的刀意。七年来他销声匿迹,其刀更已成绝响。
“我问过许多人,甚至没有一个江湖人知晓岳空山的刀术究竟叫什么名字。
“先生方才问我,如今江湖中还有刀吗?我踏遍了江湖,看过八百余种刀术,江湖中当然有刀!但既有了岳空山的刀,余下的千刀万刀,又有何用?若见不到岳空山的刀,纵然阅尽当世名刀,复有何欢?我骑马乘舟,江流山转,日夜奔波中每每念及那无缘得见的惊鸿一刀,总是痛心惋惜!就如想到山谷中林花空寂开谢、幽居里佳人伶仃白首。”
少年话音戛然而止,缓缓呼吸,低望手中花枝。
“年轻人,你从哪里来?”木屋中忽又传出语声。
“我从远方的山中来,走了很远的路寻到这里,因为我有心愿未了。”少年认认真真回答。
“你不过从别山中来到此山中,却自言走遍了江湖。”木屋中人冷笑。
“我从一座山走到另一座山,花费了七年光阴。舍生忘死,但求亲眼一见传闻中的神意之刀、刀意之神。”少年宁静自若。
“青眸雪。”
语声从木屋里飘出,落进黄昏的林风中,很快便散尽了余音。
少年一怔:“岳先生说什么?”
“是我刀术的名字。”木屋中人轻轻说。
少年眸中亮起了异样的神采,整了整衣衫,肃然长揖—
“请赐一睹。”

“苟余心其端直兮,虽僻远之何伤。入溆浦余儃佪兮,迷不知吾所如。深林杳以冥冥兮,猨狖之所居……”
半日前,少年着白衣,踏乱步,哼一曲《涉江》沿岸跋涉。
“山峻高以蔽日兮,下幽晦以多雨。霰雪纷其无垠兮,云霏霏而承宇。哀吾生之无乐兮,幽独处乎山中……”
春日渐高,少年仍神色从容,眉宇间不见疲色。
转眼青山在侧,少年离江岸,入山林,歌声渐止。
林中草杂树密,少年步履轻缓,不住左右张望。
春山幽寂,声声鸟鸣如在催人早行,但少年神情闲适,不时抬手挥动,似是在和林间鸟雀招呼问候。
枯涩的琴声从密林深处传来,满林的鸟鸣忽地远了,林间有野兽擦着枝叶奔跑的窸窣声起伏隐约。
“琴如张弓,群鸟惊飞。”少年聆听着琴声,轻声叹息,“岳先生僻居荒山七年,终究还是洗不去杀心吗?”
少年加快了步伐,不多时便望见了林草掩映中的一间木屋和一方草庐。
屋前有一名灰衣年轻人,怀抱着无鞘的长刀,垂首默立。
少年脸上的笑意如山花绽放,微整衣衫,朝着木屋走去。
“不速之客,为何闻琴而不返?”灰衣年轻人语声冰冷锋锐。
少年自顾自前行,似没听到灰衣人的质问,温声笑语:“不知阁下是岳先生何人?晚生辗转数年,只为一见岳先生。”
“自寻死路。”灰衣人眉峰一皱,抬头扫视少年,刀交右手,大步迎上。
少年恍如未闻,步履从容,离灰衣人越来越近,信手折了一枝梨花拈在指间。
“行路仓促,未携求见之酬,且以这花枝为礼吧。”
灰衣人闻言面寒,握刀的手轻振,林中霎时一静,周遭的枝叶似也停止了摇晃。
一缕狭长又清寥的刀风在幽林中无声穿行。
少年步子一顿,持花静立。刀风及身,却连少年的一丝衣袂也未吹动。
灰衣人眼光微变。少年嘴角轻扬,头顶上树梢一阵轻颤,叶落如雨。
站在漫天落叶间的少年轻挥白袖,万千绿叶中最为碧透的那一片倏然平平飞向灰衣人,轻缓如游鱼随波流淌。
灰衣人冷笑,长刀在手、似动非动,地上树影中有一条灰线一闪即逝。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