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极端经济 : 韧性、复苏与未来-电子书下载

经营管理 2年前 (2022-07-11) 1150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在经济领域,“极端”并不仅仅用来描述我们熟悉的股市崩盘、住房危机或金融丑闻等现象,也可以用来表述某种经济体或者突发情况。本书提出了一种思考经济和社会的新方法——研究世界上最极端的经济体,从而了解人类如何应对不同的经济环境,并探寻极端环境下的经济发展轨迹对未来具有哪些重要的借鉴价值。
为了研究极端经济,理查德·戴维斯并没有在象牙塔中对经济理论纸上谈兵,而是亲自去了难民营、监狱、灾害突发地、工业革命发源地、不平等地区、老龄化地区、科技前沿地区等9个极端经济体。通过16万公里的行程,以及对500多名当地官员、居民、罪犯等的采访,以了解和还原当地的经济、市场和生活的真实面貌,阐述了在极端恶劣的条件下人们如何生存、重建社区、恢复经济和市场;在极端优质的条件下经济为何会走向失败;在代表未来趋势的极端经济体,人们如何应对老龄化、高科技和不平等。这些极端情况经常被经济学家和政策制定者忽视,但让我们看到了经济韧性背后的力量,以及这些力量如何帮助市场发挥作用,这有助于我们反思经济政策并指引未来的发展道路。
虽然极端情况不是经济研究中的主要内容,但是这些极端经济体中的生活在明天将可能成为常态。要想厘清这些问题,只从金融和物质的一般经济视角观察是不够的。我们需要一个全新的极端经济学理论。我们需要更多地关注经济的韧性,并充分发挥人力资本——人们的思想、技能和知识的力量,这也被认为是过去30年来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来源。

作者介绍

理查德·戴维斯(Richard Davies)。英国央行经济学家、伦敦经济学院研究员,曾担任英国财政大臣的经济顾问,以及英国财政部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他的文章曾在《卫报》《星期日泰晤士报》《泰晤士报》《1843》上发表。他也是慈善机构CORE的创始人之一。本书荣获:2019年开明经济学人奖,2019年英国《金融时报》和麦肯锡年度商业书籍 。

部分摘录:
三种极端情况:生存、失败与未来 生活中的极端事件可以提供重要的教训——这个观点已经被科学家广泛采用。在医学领域,这个观点的创始人是17世纪伦敦的解剖学家威廉·哈维医生。哈维看到了研究稀奇古怪病例的价值,休·蒙哥马利非凡的人生故事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当休还是一个小孩时,他在骑马时受了伤,他从马背上摔下来,左半边身体摔得很厉害,以至于胸腔都脱落了,部分心和肺都露出来了。但他奇迹般地活了下来,医生用一块金属板代替了他的肋骨,从而保护了他的重要器官。哈维小心翼翼地取下金属板,这样他就能够对休的身体进行检查,他记录了休的心跳和手腕的脉搏是如何同时出现的。这为哈维打开了一扇了解人体解剖学的独特窗口,也为他试图证明的一个有争议的观点——血液在人体中是不断循环的——提供了证据。
哈维当时遭到了同僚的嘲笑,但几个世纪过去了,他最著名的发现——血液循环的重要性越发清晰,他的研究方法所具有的价值也受到了尊重。其他医学工作者表示,身体受伤后幸存下来的人可以提供有价值的发现。1822年,年轻的加拿大人亚历克西斯·圣马丁在一次意外枪击中幸存下来,他的腹部有一个洞,医生可以通过这个洞直接观察他的消化系统如何工作,这成为胃肠生理学的重要基础。1848年,美国佛蒙特州的铁路工人菲尼亚斯·盖奇在一次爆炸中奇迹般地幸免于难,但爆炸时一根金属棒刺穿了他的头骨。事故发生后,研究人员对于他的能力和情绪是如何变化的进行了记录,这些记录成为对大脑如何工作的开创性研究。这些遭遇极端情况的患者虽然都在某种程度上受到了伤害,但都幸存了下来,他们神奇的恢复能力为我们思考更为正常、健康的人体是如何运作的,提供了可以应用的经验。
工程领域也有相关的传统,这起始于19世纪中期一系列悲惨的工业和运输事故。在英国,当时的工业革命把材料的使用推向了极限,发生了工厂倒塌和锅炉爆炸事故;法国也被一场铁路悲剧所震撼,一列火车因车轴折断而脱轨,夺走了52人的生命。这些灾难成为公众丑闻以及主导政治的因素,随着工程师们开始深入研究为什么事情会变得如此糟糕,一个新的科学研究分支被催生了。苏格兰人在这方面表现得很出色,其中居于首位的是戴维·柯卡尔迪。作为一名工程师,柯卡尔迪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研究为什么材料会在压力下发生变形。他认为对事故的审视具有巨大价值,于是他设计了一台巨大的液压机来对金属样品施加压力,直到它们被折断或断裂,他还筹办了一个小型博物馆来展示这些碎片。当英国遭遇19世纪最严重的灾难——1879年泰桥(Tay Bridge)倒塌时,柯卡尔迪被叫去调查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戴维·柯卡尔迪的观点——我们可以从极端的案例中吸取教训,在今天依然适用。任何穿过伦敦的哈默史密斯大桥或密西西比河上的伊兹桥的人,都依赖于他的测试机器,这台机器被用来检查这两座大桥的部件。现代科学家对尖端新材料的评估也是如此,将样本放入类似柯卡尔迪的测试机器的装置中进行破坏测试,然后挑选碎片。材料的核心属性被称为“潜能”,它可以是承受负荷或承受压力的能力,也可以是弯曲和拉伸的能力,还可以是传导热量或隔热的能力。当材料失效时,这些潜在的特性就会丧失——橡胶失去弹性,金属失去强度——“潜能”也就消失了。柯卡尔迪的伟大想法是,为了充分了解这种“潜能”,即它的极限在哪里、它是如何消失的、它该如何被保护,我们需要收集和检查失败的碎片。
研究极端情况的最终动机来自经济学家凯恩斯在1928年提出的一个观点。考虑到当时社会陷入了一轮对经济的悲观情绪,凯恩斯提出了一个大体乐观的长期愿景。他的部分论点是,如果我们知道看向哪里,我们今天就能瞥见未来。其诀窍是找出一种持续的趋势,以及大多数人都在遵循的道路,并观察那些经历过这种极端趋势的人的生活。当时,凯恩斯认为持续的趋势将是物质财富的增加和工作需求的减少。他说,为了把时间往前推,我们需要找到那些正在过着这种生活的人,那些最富有的人,以及那些享受大量闲暇时光的人。凯恩斯把那些生活在塑造经济趋势的极端情况中的人称为“我们的先头部队”。这是思考未来经济的有用方式,因为他们正在为其余的人窥探应许之地,并在那里安营扎寨。
九个经济体 本书描绘的九个地方处于三种极端情况:生存、失败与未来。这三种极端体验在人们的生活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本书第一部分的灵感来自威廉·哈维,以及人们在面对极端伤害和创伤时表现出的很强的韧性。我在亚齐遇到了苏尔扬迪,该地区是2004年12月26日海啸受灾最严重的地方。当地村民们失去了一切,但那里却是经济快速反弹的地方。我在约旦北部的扎塔里难民营见到了一个叙利亚家庭,他们为了逃离本国的内战而将家园与产业抛在身后,在扎塔里这个巨大而有争议的定居点开始了充满活力的新生活,这个定居点后来成为世界上最大、发展最快的难民营。我在路易斯安那州遇到的囚犯在搬进“新家”时把一切都抛在了脑后,那是美国监禁率最高的州中最大的监狱。但即使在那里,也有一种经济韧性,人们以物易物,以贸易为生。对这些人来说,自然灾害、战争和监禁抹去了他们以前的一切。然而,在这三个地方,人们生存下来,甚至兴旺起来,这往往依赖于经济。
我走访了我认为如果戴维·柯卡尔迪是一名经济学家,他会调查的三个失败的经济体。本书的第二部分从达里恩峡谷开始,这个地方的地理位置和自然财富令人羡慕,自16世纪以来一直是企业家的目标。今天,这里仍然是一个无法无天的无人区,被称为地球上最危险的地方之一,并出现了毁灭性的环境退化。刚果民主共和国首都金沙萨的潜力如此之大,它应该是非洲最好的特大城市。但这也是一个失败的地方——拥有1 000万人口的金沙萨是地球上最贫穷的主要城市之一。格拉斯哥曾与伦敦争夺“英国领先城市”的称号,因为它在科学、工程和艺术方面取得了非常多的突破,以至于在20世纪初,没有比它更好的居住地了。但格拉斯哥却一败涂地,它失去了一切,成为英国最麻烦的城市,这是它今天还保留的一项令人生疑的“荣誉”。在这些地方,无论是自然的、人类的,还是工业的巨大潜力,都不知何故被浪费了,而经济往往是问题的核心。
最后,我参观了如果凯恩斯还活着,他会关注的三个地方,并听取了他对如何预见未来经济的建议。2020年,世界似乎再次陷入对经济的悲观情绪之中。在全球范围内,大多数国家都面临三种趋势:人口老龄化、新技术带来的不确定性,以及不平等的加剧。这些趋势通常被认为是不可避免的,并有可能对经济造成严重损害:它们将是对经济反弹的考验,可能会将一些经济体推向失败。所以我听从了凯恩斯的建议,寻找那些最有可能人口老龄化、技术领先和不平等加剧的城市:日本北部的秋田是老龄化的前沿,爱沙尼亚首都塔林是科技的前沿,智利首都圣地亚哥是不平等的前沿。世界上的大部分人很快就会生活在存在于这三个城市的压力和机会交织在一起的地方。这些“先头部队”的生活是一扇我们了解自己未来的窗口。我拜访它们是为了了解那里的经济实力,将它们与潜在的韧性和失败进行比较,看看这一切是否构成了对未来抱有希望或充满恐惧的证据。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