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背叛-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2年前 (2022-07-11) 1580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某公司总经理宋一坤突然被捕。没有人想到这是他为了保全实力,自己把自己策划人狱。年轻聪颖的女记者夏英杰受朋友之托前去探监,竟然对宋一坤一见钟情,不能自拔。于是自己策划自杀。她以死相威胁,终于赢得了宋一坤对她的臣服。然而宋一坤此时已囊空如洗,他真的愿意就此把男人的生存筹码押在一个女人身上?宋一坤开始策划一个庞大工程。他在夏英杰完成了长篇小说创作后,携书稿去了一趟北京,途中安排好友方于云研制一项专利,并顺便对江州皮革厂的地理位置考察了一番,又插空去了一趟上海。然而,不久方子云的合作伙伴携600万巨款潜逃,受骗农民中不断发生流血事件,方子云受良心责备自杀了。夏英杰了解内情后大为震惊,当机立断胁迫好友叶红军倒戈,秘密退还赃款,亲手使她自己的心上人宋一坤精心策划的即将合龙的工程瞬间陷人绝境。面对众叛亲离的局面,宋一坤不得不背叛自己。
这是一个发生在世纪之交的惊心动魄的故事!这是一部大变革时期的灵魂仟悔录!在弥漫着情爱与血腥的商战中,只有人类良知与正义的光芒四射!

作者介绍

豆豆,女,著名作家。已出版有长篇小说《背叛》(改编拍摄成同名电视连续剧)、《遥远的救世主》(改编拍摄成电视连续剧《天道》)。

部分摘录:
看守所灰色的高墙布满了电网,监视塔和大门旁都站着全副武装的警卫,在这座囚禁罪恶的建筑里,每一根铁栏、每一块青砖都被刻上了法律的沉重与威严。
  此时的夏英杰无论如何不会想到,就是这样一次极偶然而又极不情愿的“帮忙”,竞然彻底改变了她的生活。无论血溅罗衫还是魂销爱河;无论铁幕横尸还是临危决断……一切的一切都是从这一天开始的。
  等出租车停稳后,夏英杰拎起一兜物品下车,并吩咐司机把车开到一旁等候。她站在门口下意识地往看守所那幢灰色大楼望了一眼,竟有一种被监视的感觉,浑身不自在,似乎自己的人格也顿时矮了许多。她禁不住又一次在心里发问:以“前卫诗人”的清高,怎么会有这里面的朋友,
  夏英杰走到门岗,警卫拿起电话向里面通报。片刻,来了一位中年警察,他打量了夏英杰一眼:“宋一坤正在接见室和他妻子见面”。
  警察的眼神分明在说:如果会引起麻烦的话,你可以改日再来。
  夏英杰对这种善意的暗示报以会意的一笑,解释道:“我根本不认识这个人,只是受人之托顺路来送点东西。”
  “好吧。”警察同意了。
  于是,夏英杰填写完来访登记,便跟着警察进了院内,到一
  间挂有“接见室”牌子的门前。
  接见室约有三十多平方米,中间是由几张桌子排成的长案,内侧靠墙摆着长椅,屋里空荡荡的,只有一男一女对面坐着,男人手里燃着一支烟,女人看上去颇有身份。
  女人注意到有人进来,以为是其他犯人家属来探监,并没有理会,还继续她的对话,她极耐心而又极不平静地说:“一坤,我从北京一千多公里赶来看你,即便是普通朋友,你也该说点什么,况且我现在从法律上讲还是你的妻子,虽然我以前伤害过你,但都过去两年了,而且我也道过歉了,我们为什么就不能重新和好呢?”
  男人语调平淡地说:“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不会随机应变,你也不要乘人之危。”
  接着,两个人都沉默了。
  夏英杰马上向男人问道:“请问,你是宋一坤吗?”
  女人闻声站起来,两眼立刻警觉地盯住了夏英杰。
  夏英杰皮肤白皙,身材修长,一张好看的脸上有一双令人为之倾倒的眼睛。她长发披肩,轻妆淡抹,身穿牛仔裤、运动鞋和一件挽起袖子的休闲衫,她的装束与她的青春美貌融合在一起,有一种看似不加修饰、实则高贵淡雅的气质美。尤其是她那双眼睛,沉静、自信之中似乎又包含着一缕淡淡的冷峻。
  女人的目光由惊疑、敌视迅速转换为冷漠和平静,她把目光移向男人,语气柔和地说:“一坤,既然你有客人,我就先走了,以后再来看你,多保重身体。”
  女人说完,从容地拎起桌上的皮包,平静地离开了,那种从容,似乎房子里并不存在第二个女人。桌上留下一堆高档食品和香烟。
  男人站起来问夏英杰:“你是谁?”
  夏英杰答道:“我是方子云的同事,《玉南日报》记者,因为有采访任务路过上海,方子云托我顺路给你送点东西。这是方子云开的购物单,我是照单办事。”
  说着,她把拎着的物品放在桌上。她站着,准备马上离开这里。但她怎么也无法将方子云与眼前的这个人联系起来,这种困惑使她不得不去仔细打量这个人。
  宋一坤中等身材,相貌找不到一点可以引人注目的地方,白净的脸庞略显消瘦,像个书生,而眼睛却深邃得似一口探不到底的古井。他穿着很普通,白衬衣外面罩着一件羊毛衫,下穿蓝裤子、黑布鞋。他神态非常平静,好像不是被囚禁在监狱里,而像是待在自己家里。但是,不管这个人外表看上去怎么普通,夏英杰还是洞悉到厂他浑身上下散发着的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淡漠。
  这与夏英杰的想像完全不同,因为从影视片里得来的印象,囚犯一定是光头、面色死灰、一副丧家犬的样子。
  宋一坤看了一眼单子,只说了一声“谢谢”便没了下文,也不知是谢夏英杰还是谢方子云。
  夏英杰说:“方子云让我给你捎个话.说他打算还俗了,提前在你这儿挂个号。”
  宋一坤沉默。
  夏英杰道:“他希望你能表个态,以免日后当面拒绝面子上不好看。”
  宋一坤停顿了一会儿,自言自语地说:“子云这个人哪,人佛门六根不净,进商界狼性不足。”
  夏英杰只觉得心里怦然一颤。
  夏英杰等着他说下去,见他并没有继续说的意思,便问:
  “我就这么转告他?”
  宋一坤点点头。
  “那我就告辞了。”夏英杰礼貌地点点头,便转身离开了。这次见面一直是站着进行的,前后不过三分钟。
  
  出了看守所大门,她发现那辆出租车不见了,只有一辆原先就停在路边的黑色“皇冠”轿车。她站在路边向来路张望,不相信司机会不辞而别,因为她还没有付出租车费。
  这时,“皇冠”车门开了,释放出一曲悦耳的轻音乐,随之下来一个女人——宋一坤的妻子。
  “夏小姐不必找了,是我让出租车走的,请你坐我的车回去,请吧。”
  夏英杰知道,对方一定是看过门岗的出入登记簿了,而且其用心不言而喻。尽管她可以理解这种行为,眼睛里还是掠过一丝不悦。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