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暗夜与黎明(全2册)-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2年前 (2022-07-11) 1338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公元997年,英格兰大地陷入无边黑暗—— 维京海盗肆虐横行,君王贵族分庭抗礼,神职人员贪色纵欲,战俘奴隶遍地哀号。
造船匠埃德加,因海盗侵袭被迫迁到蛮荒之地,生活稍现转机却接连痛失所爱; 诺曼贵族之女蕾格娜,满怀憧憬远嫁英格兰,却发觉联姻是场蓄谋已久的骗局; 修士奥尔德雷德,怀抱不凡梦想,试图肃清淫邪之风,却意外卷进主教的阴谋。 本来毫无交集的三人,因对正义与公平的渴求,命运紧紧交织……

作者介绍

(英)肯•福莱特(Ken Follett) 世界畅销小说大师,爱伦•坡终身大师奖得主,英国皇家文学学会会员。 36部小说被译成33种语言,在80多个国家出版,累计销量超1.7亿册。在欧美出版界,肯•福莱特这个名字就是畅销的保证。1978年,他凭借悬疑小说《针眼》获得爱伦•坡奖,声名鹊起,从此专职写作。2010年,获得国际惊悚悬疑大师奖。2013年,获得爱伦•坡终身大师奖。 肯•福莱特擅长用现代的笔触描摹历史的厚重恢弘,用虚构的人物揭示命运的跌宕起伏。在创作《暗夜与黎明》前,他耗时3年辗转欧洲多地进行考据,如巴约挂毯博物馆、维京海盗船博物馆、萨顿胡等,只为给读者重现一个个波澜壮阔的历史现场。

部分摘录:
埃德加发现,整夜不睡是件很难的事,即便是在人生中最重要的夜晚。
他在地面的芦苇上铺开了自己的斗篷,然后躺在上面。无论白天黑夜,他都穿着一件长度到膝盖的棕色羊毛外衣。到了冬天,他就会用斗篷裹住自己,然后躺在火炉边。不过现在很暖和,因为一周之后便是仲夏节[1]了。
埃德加总能算得出日子。大多数人得去问持有日历的司铎。有一次,埃德加的哥哥埃尔曼问他:“你是怎么知道复活节是哪天的?”他回答道:“因为它是三月第二十一天之后第一次满月过后的第一个星期天,很明显嘛。”那句“很明显嘛”本不该说,因为埃尔曼感觉自己受到了嘲讽,就往埃德加的胃部来了一拳。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候埃德加还小。现在他已经成熟了:仲夏节后再过三天,他就十八岁了。他的哥哥们不再打他了。
埃德加摇了摇头,胡思乱想会将他迷迷糊糊地送入梦乡。他想靠在自己的拳头上躺着,处于不舒服的状态下才能保持清醒。
他想知道自己还要等多久。
他转过头去,看看火光周围的动静。他家与库姆的其他房子并无二致:橡树木板墙、茅草屋顶,还有泥地,部分地面由附近河岸的芦苇覆盖,没有窗户。火炉就在这个单人房的中央,它的四周是排成方形的石头。火炉上方是个可以挂煮锅的铁三脚架,三脚架在屋顶上映出了蜘蛛般的影子。墙壁四周是木制的挂钩,用来挂衣服、厨房用具和造船工具。
埃德加不太清楚夜晚已经过去了多久,因为也许他不止一次打了瞌睡。早些时候,他听见过标志着夜晚时分的声响:一群醉鬼哼起了下流小调,邻居夫妻开始互相控诉、进行激烈争吵,门被用力关上,狗大声吠叫;不远处,还有女人的哭泣。可是现在,埃德加什么都听不见了,只有附近形成天然屏障的海滩传来波浪温和的吟唱。他盯着门口的方向,想看看门缝的亮光可以给他什么信息,但那里只是一片漆黑。这意味着要么月亮已经落下,黑夜快要过去;要么天上多云,所以什么都看不见。
埃德加的家人躺在房子各处,贴着墙边,那里的烟会少一些。爸爸和妈妈背靠着背,有的时候,他们会半夜醒来,抱在一起窃窃私语,随后身体一起挪动,最后喘着粗气,躺回地面。但现在他们已经熟睡,爸爸在打呼噜。埃德加的大哥哥——二十岁的埃尔曼——躺在埃德加身旁,二哥埃德博尔德正睡在角落里。埃德加能够听见他平稳而从容的呼吸。
终于,教堂的钟声敲响了。
镇子的另一头有座修道院。修士有个分辨夜间时间的方法:他们造了一支标有刻度的大型蜡烛,蜡烛烧了多少,就表明时间过去了多少。破晓之前的一个小时,他们会把钟敲响,随后起床吟唱晨祷。
埃德加又躺了一会儿。钟声可能吵醒了妈妈,她很容易被吵醒。他给她时间慢慢沉睡。最终,他起身了。
他悄悄拾起自己的斗篷、鞋子和别了一把插鞘匕首的腰带。他光着脚穿过房间,躲开家具——一张桌子、两张凳子和一张长椅。门被轻轻地打开了——昨天埃德加已经在房门的木制门闩上涂了大量的绵羊油脂。
现在要是家里有人起身问他话,他会说自己是到外面撒尿,他希望他们不要看到自己其实拎了鞋子。
埃德博尔德哼了一声。埃德加身体一僵。埃德博尔德是醒了吗,还是只在睡梦中出了个声?埃德加听不出来。不过埃德博尔德没太多好奇心,也总是急着躲开麻烦,就跟爸爸一样。他不会惹什么事的。
埃德加一步一步走了出去,小心翼翼地关上身后的门。
月亮已经落下,但是天空依然清朗,海滩上可见星光点点。房子和潮痕之间是一间造船厂。爸爸是个造船匠,他的三个儿子与他一起工作。爸爸擅长技术活,却拙于做生意,所以与钱财相关的决策,尤其是计算小船或海船这类复杂商品的价格的时候,都由妈妈拍板。如果顾客想要砍价,爸爸愿意让步,但妈妈会迫使他咬定原价不变。
系鞋带和扣腰带的时候,埃德加往院子四周看了一眼。正在建造的只有一只适于在上游划行的小船,在它附近,矗立着巨大而贵重的木材堆。一棵树的树干被砍成两半,再对半砍,进而组装成一艘船。每个月,全家人都会去一次森林,砍伐那里的成熟橡树。爸爸和埃德加首先动手,轮流抡起长柄斧头,精准地将相应的木块切下来。然后他们稍作休息,由埃尔曼和埃德博尔德执斧继续砍树。当整棵树被砍倒之后,他们就会做些修剪,然后让木头顺着水流漂到库姆去。当然,他们得为树付钱——这片森林归威格姆所有。他是大乡绅,库姆的大部分人要向他缴纳租金,租金是每棵树十二银币。
院子里不仅有木材堆,还有一桶焦油、一卷绳子和一块磨刀石。它们由一条被拴上链子的獒犬看守。它叫格伦德尔。这条黑狗嘴边的毛色已经变灰,年老体衰,不再能对窃贼造成什么伤害,但它仍可以吠叫几声以示警戒。格伦德尔现在很安静,它的脑袋靠在两只前爪上,漠然地看着眼前的埃德加。埃德加跪了下来,摸摸它的脑袋。“再见了,老狗。”他低语道。格伦德尔摆摆尾巴,没有办法站起来。
院子里还有一艘已经完工的船,埃德加把它当成了自己的东西,这是他依照维京海盗船的设计亲自建造的船。埃德加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维京海盗,从他出生以来,维京海盗未曾突袭过库姆。然而在两年前,一艘船的残骸被海水冲到了岸上,里面空无一人。它被火熏得漆黑,船首像是一条龙,但已被击碎,大概是经历了几场战役。埃德加对这残破之美肃然起敬——优雅的曲线、长长的蛇纹石船首、纤巧的船壳。最令他难以忘怀的,是从船首贯穿到船尾的巨大而外突的龙骨。他思量过后,意识到正是这条龙骨让维京海盗得以驾船跨越大海。埃德加自己建造的船则是它的次级版本,是一叶只有两只船桨和小小方形船帆的帆船。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