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三更半夜居然要吃香蕉!-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2年前 (2022-07-11) 865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鹿野靖明患有肌肉萎缩症,12岁时就被预言“活不过18岁”。
他无法自主翻身,能活动的只有头和手,24小时内要有4名陪护。一个月要120名护工,一年需要1460名护工。
盯着医院的天花板,仿佛能听到生命沙漏的可怕倒计时……
但!你以为这是鹿野靖明的日常吗?
No!No!No!No!No!
在鹿野靖明看来,生命就是要随心享受!身体越不能动弹,就越要勇往直前!
于是我们能看到这样一个另类、任性又让人钦佩的“病人”————
☛他话痨、厚脸皮、要求多……身体虽然有残缺,却有一颗渴望自由的心。
鹿野口头禅:“我要喝果汁!”“我要看报纸!”“哎哟,我尾骨痛,换边啦!”“我要看电视!”“我要吃哈密瓜”“这个药好苦!”“我讨厌猪肉!”“给我买橙汁去,要果汁含量100%的!”
☛他吸引了500名志愿者前来护理,通过95本《看护笔记》呈现了2580天与疾病斗争、与志愿者相处的笑泪日常!
鹿野:“我得把自己暴露出来……否则无法在人群中活下去吧?做不到的事情就是做不到,只能让会做的人帮忙。”
志愿者:“只要一提到鹿野先生,酒桌就会变得热闹非凡。”
☛他坚持19年自立生活,亲自培训志愿者,发明适合自己的护理方法,还为见偶像自学英语,活出了最真实的自我!
鹿野:“无论如何都想活下去。我要活着。”
☛从被预言“活不过18岁”到42岁去世,他短暂而精彩的一生深深影响了学生、护士、主妇、老师等各行各业的人。
志愿者:“我真的很庆幸自己在这里收获了志愿者的体验。如果没有这两年,我恐怕比现在更加懦弱,是个不顾他人感受的自私鬼。”
书中对鹿野靖明的日常生活,以及他与24小时志愿者之间的隔阂和沟通的记述,呈现出人与人之间自私心理的碰撞,探问了人类生存、相互支撑的意义。

作者介绍

渡边一史(Watanabe Kazufumi,1968— ),日本著名纪实文学作家,1968年生于名古屋,在大阪丰中市度过了学生时代,1987年进入北海道大学理学部,同年搬到札幌市居住。1991年从北海道大学文学部行动科学专业中途退学,开始在北海道以自由作家的身份生活。
2003年以《三更半夜居然要吃香蕉!》获得第35回“大宅壮一纪实文学奖”与第25回“讲谈社纪实文学奖”。2012年以《北方无人车站》获得“石桥湛山纪念早稻田新闻奖”等奖项。
2018年,《三更半夜居然要吃香蕉!》被改编为电影,由日本演员大泉洋、三浦春马、高畑充希联袂主演,影片所传递的乐观、积极地面对生活中各种不幸的精神深深感染了社会各界,创下了上映10天就有45万人观影、1个月内票房突破10亿日元的成绩,并得到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推荐。

部分摘录:
野决心“和父母分开生活”,是在1983年,他23岁的时候。
这是出于他的一个强烈的念头,即“希望父母过上自己的人生,别因为我是残障者,而成为牺牲品”。另外,也有些其他原因迫使他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可是,从当时残障者的福利状况来看,身体残障者的生活方式基本上只有两种。
让父母照顾一辈子,或者住在身体残障者的设施里。
鹿野没有选择其中任何一种,而是踏上了布满荆棘的道路。重度身体残障者向“自立生活①”发起了挑战。
从此以后,寻找护工与调整日程表成了他赖以生存的“工作”。他坐着电轮椅亲自上街分发传单,在大学和医疗福利机构做演讲,还在报纸上投放招募广告,用以征集志愿者并阐述其中的必要性。
但是,人数要如何填满一天24小时、一年365天,是个严峻的问题。
关于看护鹿野的一天:“白天”(上午11点~下午6点)和“夜晚”(晚上6点~9点)各需1人,“陪夜”(晚上9点~次日上午11点)需要2人,实行的是合计4人的三班交替制度。单纯计算下来,一个月就得要120名护工,一年则需要1460名护工②。
鹿野床边的墙壁上贴着纸张,上面写满了每个志愿者方便的日程。就像下面这样:
关 7月的第二周和第三周没空
横山 7/1、7/18不行,7/21考试,8/8~8/12参加社团的夏季合宿
小林 7/1~7/16实习,7/28~8/5回老家,其余时间除周五以外都可以
今井 除周二、周四、周六都可以,7/26~8/1没空
……
远藤 7月~9月期间,周二可以留宿,周日的白天也没问题
坂本 7月中旬~下旬有考试和旅游,8月中旬能来(周六除外)
伊藤 7/18、7/25不行,7/4、7/11、7/26可以
曾经协助调整日程表的老志愿者俵山政人说:“协调志愿者就跟拼七巧板一样复杂。”
如果有很多志愿者每周都在固定的时间过来,那事情倒还好办,可大多数人希望的是每月一两次的非固定时间,日程也随志愿者的情况而变更。而且“留宿”时,尽量得让老手搭配新人,还分“晚上精神好的人”和“白天精神好的人”,也有的志愿者分到一起时会“闹矛盾”。
这类拼图碎片和考虑条件越多,协调便越复杂。幸好“白天”有定期参加的主妇,但“夜晚”与“陪夜”大半由不定期的志愿者所占据。鹿野凝视着日程表,甚至在安排两个月后的预定计划。
活动中的志愿者约有40人,其中七成是学生,三成是主妇及社会人。到了毕业、求职季的时候,人员自然会出现大换血。
鹿野有句口头禅:“人就像挤牙膏一样挤进来,又挤出去,我的一生就这样度过吗?”
最麻烦的是学生的考试期和成群回老家的假期。因为空缺实在无法填补,往往要花上很长的时间不停打电话。
“喂?下下周周五的陪夜,怎么都找不到人啊。”
鹿野拿不了听筒,所以由志愿者拨号,把无线电话的分机搁在鹿野的耳边:“很忙吗?这样啊,辛苦了。那下次再说吧。嗯,拜拜。”
听筒从右手换到左手,再从左手换回右手,可电话依然打不完。
老志愿者土屋明美从前替鹿野打过很多这样的电话。当时手机尚未普及,电话打过去的时候,大家似乎都跑出去玩了,几乎找不到人。即便电话留言,也鲜少有人回电。
“谁都没有为他人深入地考虑过。”
虽然是别人的事情,自己却感同身受地寂寞了起来。告诉鹿野后,他回应说:“经常这样啦。”
然而,也总不能“经常这样”。
就算事先安排好日程表,年轻人也都是大忙人。比如社团远出、实习计划、感冒……还有前一天晚上打电话来取消的。
这种时候,鹿野只得自掏腰包购买收费的家庭护工服务。残障基础养老金、低保费以及各种公共看护费③组成了鹿野的经济来源,而他总是处在经济窘迫的状况。
烦躁慢慢在心里累积起来,假如这时来了个新的取消电话,鹿野会变得怒不可遏,抓到什么就扔什么。话虽如此,他没有这样做的力气。那他会怎么办呢?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