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杂草的故事(典藏版)-电子书下载

人文社科 1个月前 (07-11) 47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 荣获多项年度好书大奖:第11届国家图书馆文津图书奖推荐图书,新浪好书榜2015年度十大好书,2015凤凰网年度图书,中国出版协会2015年度中国30本好书,中央电视台《读书》栏目推荐图书
☆ 典藏版全新校订升级,含13帧精美原版插图
☆ 北京动物园设计师张恩权手制封面版画
☆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博物学文化倡导者刘华杰作序推荐
山羊豆、牛膝菊、金盏花,还有萹蓄、牛蒡、猪殃殃……在你眼里,它们是怡人的闲花野草,还是可恶的农业公害?是原野上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生命力象征,还是花园里离经叛道的麻烦制造者?
理查德·梅比被《泰晤士报》誉为“当代不列颠伟大的博物学作家”,在他笔下,杂草不再是园艺爱好者的敌人,而是机敏顽强的漫游者,是年年岁岁与我们照面的邻人,是自然与文明、野生与驯养交汇处的游民,是饱受严重污染摧残的大地向人类发出的警示。路边毫不起眼的杂草,让我们学会如何在自然的边界上生存。
————————–
▼内容简介▼
英国博物学作家理查德·梅比说,杂草的定义取决于人类看待它们的方式。
杂草和我们比邻而居,梅比一方面为自然界不被待见的植物辩护,一方面从历史、小说、诗歌、戏剧和民间故事中钩沉杂草与人类的复杂关系。
文明背后的野性从未走远。一部人类与自然的博弈史,同时也是一幅庞大的杂草迁徙与流浪图景。
————————–
▼媒体评论▼
植物在他笔下丰饶茂盛,作为博物学家,理查德•梅比俨然是自然的一部分……《杂草的故事》为流浪的植物辩护,他的写作愈深入,对战斗在边缘的自然敬意就愈重。
——《卫报》
一部具有讽刺意味但是又妙不可言的图书……梅比哀而不伤地认为,经过一个时代的沧桑巨变,杂草也许是我们硕果仅存的唯一。
——《纽约时报书评》
《杂草的故事》提醒人们以更宏大的时空视野、非人类中心论的视角看待植物。
——刘华杰

作者介绍

理查德·梅比(Richard Mabey),英国博物学作家和主持人,致力于探讨自然和文化的关系,20世纪80年代曾任英国自然保护委员会顾问,2011年被选为皇家文学学会会员。他凭借《吉尔伯特·怀特》荣获1986年惠特布雷德传记奖,畅销作品《植物大英百科全书》荣获大英图书奖等多项大奖,《免费的食物》《非正式的乡村》《黑暗中的鸣叫》等著作皆获高度评价。他还是《泰晤士报》《卫报》《独立报》园艺专栏作家,英国广播公司电视系列片《来自乡间的明信片》的总撰稿人和制片人。

部分摘录:
杂草衬托着我们的文明 英国自然作家、博物学家梅比这本关于杂草的书,可与美国作家迈克尔·波伦的《欲望植物学》(中译本改译为《植物的欲望》)相媲美。此书有一个英文版本的标题是Weeds: In Defense of Nature’s Most Unloved Plants ,如果直译的话,大约为《杂草:为大自然中不受待见之植物说点好话》,作者的用意似乎已经有所流露。
“杂草”这样的词,听起来就边缘化。什么是杂草?长错地方的植物、没用的植物、令人讨厌的植物,即“不受待见的植物”。杂草位卑身贱,汉语中“草包”(喻外强中干无能之人)、“草案”、“草率”、“草娘”(妓女)、“草靡”(形容溃败)、“草台班”(民间戏曲班社)、“草菅人命”、“草茅之臣”、“如弃草芥”、“寸草不生”、“秋草人情”、“浮皮潦草”、“落草为寇”、“拨草寻蛇”、“闲花野草”、“草莽英雄”、“闾巷草野”、“拈花惹草”、“剪草除根”等,都透露出杂草的地位和身份。当然,也有取褒义的,也不乏辩证的,如“草书”。在中国,如我一般年过半百的“老人”,提起杂草,还容易想起“文革”期间的“批毒草”运动。那时候,不符合主流革命价值观的电影、音乐、歌曲、书籍、报告等,都可能被划为毒草而遭到禁止,比如《白夜》《柳堡的故事》《美丽的西双版纳》《孔雀公主》《海瑞上疏》《菊花》《带翅膀的媒人》《泥石流》《神笔》《济公斗蟋蟀》《第四十一》《红叶》《红与黑》《王子复仇记》《雾都孤儿》《裸岛》等,都属于毒草或大毒草。在那个年代,天然的、人造的万事万物皆是“征象”(sign),跟文艺复兴时期欧洲的“象征博物学”(emblematic natural history)有几分相似,只不过前者是以革命领袖的名义,后者是以基督教上帝的名义。梅比若在中国生活过,可能会对中国“政治博物学”中的杂草修辞别有一番感受。
梅比是经验丰富的自然作家,颇懂传播技巧,他能把平凡的事情写得非常生动。我读他的书不多,只有两本:除了这本《杂草的故事》,另一本是描写英国著名博物学家吉尔伯特·怀特的《怀特传》。我还看过有他出场的几个文化短片。不过,通过这些已经能够判断,他是一位写作高手,他有学者气质和丰富的一阶博物实践经验。
英国农民诗人约翰·克莱尔曾说:“杂草,正合我心意。”梅比和我一样欣赏克莱尔,由此可部分猜测到此书的反常识见解。杂草是文明的一部分,它托举着、映衬着、装点着文明,这既具有隐喻正确性,也有字面正确性。人类对杂草的态度是矛盾的。梅比并不想为野草完全翻案,并非想置恶性杂草的基本危害于不顾而拼命讲它的好处。入侵杂草真的非常厉害,我们不能把黑的唱成白的。微甘菊已在广东沿海一带肆虐;紫茎泽兰早就侵入云南和贵州山地;加拿大一枝黄花生满上海崇明岛,也长到上海虹桥高铁站;齿裂大戟、豚草、三裂叶豚草、印加孔雀草、少花蒺藜草、刺果瓜、黄花刺茄已经大摇大摆挤进首都北京;鸡矢藤、木防己、香丝草、钻叶紫菀、黄顶菊最近还悄悄溜进了清华、北大校园。如果对这些不友善的举动无动于衷的话,简直就是无原则、鼓励“放纵”。与此同时,本土杂草的生存频频受到威胁,比如北京野地里生长的美丽草本植物睡菜、款冬在最近几年濒临灭绝,校园草地上的点地梅、葶苈、荔枝草、地黄不断被园林工人费劲地清除。
梅比的书有12章,差不多每一章都以一种植物命名,如贯叶泽兰、侧金盏花、宽叶车前、三色堇、牛蒡、柳兰等。每一章所述内容并非完全围绕标题,结构相对松散。就这一点而论它似乎不够简洁,但内容更丰富。梅比在几乎每一章中,都通过大量的举例反复传达一个观点:嘉禾/杂草、良木/恶树等划分是相对的、暂时的,与我们一时的看法、认定有关。学者讨论问题既要瞧细节也要看整体,对于较长的因果链条,要看到局部两段或多段间的因果勾连。我们一方面要高度重视眼下进入视野的现象,要追究一个阶段的原因,一方面也要探寻两段甚至三段原因。杂草的入侵之所以复杂,相当程度在于它涉及文明进程特别是现代化进程中因果链的多个环节。一个无法根除的历史事实是,我们今天所珍视的一切主粮植物和美味的蔬菜植物,都曾经是杂草!比如水稻、高粱、玉米、马铃薯、粟、山药、甘蔗、柠檬草(香茅)、甘蓝、菠菜、粽叶芦、韭菜、薄荷、藜、荠、水芹,它们来自野草,其中一些至今仍然野性十足。而一些恶性杂草在全球泛滥,恰好与我们所谓的文明推进同步。文明所至,杂草始生。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