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晚婚-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1个月前 (07-11) 59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编辑推荐】
◆ 不安的心是无底的洞,幸福只填得满一半!
“眼光不要太高啊”“谈恋爱这么久了,怎么还不提结婚”“结婚有那么可怕吗”
刚过30岁,年龄、婚姻、家庭……甚至你自己,非得把你从自我中拖出来,
提醒着:妻子/丈夫的角色,轮到你了。
◆ 用城市适婚女性的典型困境,分解现代人无孔不入的孤独
一段年龄、阶层、家庭背景均有差异的亲密关系,从无到有,到出现裂痕,再到平衡牢固。
离现实很近,比现实深比现实暗,辽京给残酷的内核外面涂了一层奶油。
◆ 在时间的挤迫、社会的框架下,亲密关系中隐秘的苦痛和困惑,直视无碍
阅读辽京笔下的故事,能获得阅读社会调查、纪实报告、心理分析一般的现实感。
◆ 如摄像机镜头下的亲密关系实录
幸福很容易描述,痛苦则在各种拐弯抹角的缝隙里出现,小说就要抓住这种一闪念间的东西。
——辽京
◆ 曾用名《默然记》,豆瓣阅读累计136 966次(截至2020年12月)
【内容提要】
“三十岁之后,她觉得时间陡然加快了,
一切尚未开始,就开始觉得要赶不及,赶不及了。
杨浩来得不早不晚,命中注定,应该是他,只能是他。”
黄婉丝毕业后进入一家外企做人力。她忠诚勤勉,十年之内升了两级,薪水翻了三倍。通勤时会在地铁上记几个单词,搬家时会把优秀员工奖杯小心地往垫了碎纸的箱子里装。家里盖房、妹妹念书,全靠她。
男友杨浩小她四岁,独生子,吃穿用度都不凡。虽然家境好,但并不是娇生惯养长大的。
这一年里,念高中的妹妹意外怀孕,黄婉丝突然被裁员,房东通知要收房子……杨浩都陪着她度过。在心理上,她对杨浩的亲近感,超过了对父母的。
结婚、度蜜月、生孩子,原本顺理成章。然而黄婉丝总有种莫名的紧张感。有一晚,她偷偷摸摸翻了杨浩的手机。她甚至一直在表演假想中的高潮。
黄婉丝问杨浩:是不是因为妈妈生病,才着急求婚?
他答:也不全是。
—————–
在时间的挤迫、社会的框架下,
亲密关系中隐秘的苦痛和困惑,直视无碍。

作者介绍

辽京
豆瓣阅读作者。80后,北京人,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在北非工作两年,先后在网站和杂志做经管类报道记者。作品散见于《北京文学》《青年文学》《小说界》等。中篇小说《我要告诉我妈妈》获第六届豆瓣阅读征文大赛“一种人生”组特别奖(“最难忘人物”奖),短篇小说《模特》获豆瓣阅读短篇小说写作比赛“中年风暴”组最佳作品奖。已出版中短篇小说集《新婚之夜》。

部分摘录:
结婚之后,黄婉丝回顾从前,觉得那一晚的纠结不过是自寻烦恼。婚前再怎么千回百转地谈恋爱,怀疑、争执、吵闹、和好,婚后的生活也会陷入日复一日的窠臼。当然她没什么可挑剔的,杨浩是个非常理想的男人,种种优点如果一一罗列出来,这个故事的开头就显得太冗长了。简单说,他们相遇、交往,婉丝被他吸引住了,恋爱、结婚,虽然有过一些波折,但没有遭受过特别重大的考验——没有经济矛盾,没有人出轨。
一切都顺顺当当的。在去帕劳度蜜月的航班上,婉丝很兴奋地对着舷窗外的晚霞拍照,刚到酒店,就迫不及待地找到一家潜店约向导,第二天去潜水。那天杨浩有点感冒,不想下水,就独自留在酒店里等她。
婉丝去了一整天,回来时已是傍晚,她走进卫生间去冲热水澡,杨浩躺在沙发上刷手机,查看附近的餐厅点评,看评论,直到婉丝裹着浴巾出来,将她穿的那套明黄色的比基尼拿到阳台上晾着,头发湿着搭在裸露的肩头。
他问晚上想吃什么,婉丝说你定吧,听起来兴致不高,杨浩以为她累了,就提议留在酒店吃,节省体力,今天可是蜜月的第一天,要完美地度过。婉丝笑着同意了,晚餐桌上有龙虾和摇曳的烛光,酒杯碰出轻微的脆响,海风从门廊的立柱中间穿过,带来清爽的凉意。杨浩说一会儿吃完饭,我们去海边看星星,北京都没有星星。
婉丝说:“好啊。”
新婚夫妻轻声细语。盘子端上来,又撤下去,服务生赤脚踩在沙地上,走路悄无声息,每个人都穿着质料轻薄的白色制服,在一簇簇烛火里,像飘动的影子。影子安静地滑过来,送来两份甜点,婉丝说:“巧克力蛋糕,凌青最喜欢这个。”
杨浩没有回答,舀起一勺吃着,在这样的时刻,提到过世的朋友,气氛一下子肃穆起来。婉丝把蛋糕上装饰的樱桃放在嘴里,她喜欢樱桃,然后烛光一闪,杨浩探身过来,她盘子里又多了两颗樱桃。
“都给你吧。”他说,用一种哄小孩似的语气,把不得不谈论凌青的沉重话题翻过去了。
凌青是婉丝的朋友,两人感情深厚,本来她要做婉丝的伴娘,却在婚礼的前夕潜水失踪,这是去年的事了,因为这件事以及后来引发的种种变动,这场婚礼推迟了一年才举行。出事的地点,就在婉丝今天下午潜水的海域,凌青的尸体始终没找到,因此,她的家人还抱着一丝绝无可能的希望。
“北京有一家店,巧克力蛋糕做得特别好,下次我们一起去。”婉丝说,把后半句话吞了回去——我和凌青去吃过,那天见面,是为了商量婚礼的事,她说她要自己挑伴娘礼服。
杨浩把一整盘蛋糕吃得干干净净,婉丝第一次见他这么爱吃甜点。在桌子下面,两个人的脚尖还在时不时地相碰,他们都穿着轻便的人字拖,婉丝用脚堆起沙子,将杨浩的一只脚埋了进去。这里的海水清透,沙粒幼细,日光如笑容一般灿烂,是新人的甜笑,他们忙着幸福,忙着美好,想不到有人曾经丧命于此。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