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防风林的外边-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2年前 (2022-07-11) 1093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黄锦树、言叔夏、林燿德鼎力推崇的台湾文学经典
沉寂三十年重新面世
分裂又混合的意识,繁殖又消失的自我
心灵黑洞的探索者黄启泰
以破碎的书写呈现人类的心灵图像
编辑推荐
☆ 黄启泰被作家杨丽玲称为“心灵黑洞的探索者”,作品聚焦人类内在的感受与意识;精密的结构、分析性的语言,他的小说如同处在密林间隙中的冷静凝视,痕迹隐秘地划下心灵的横切面。
☆ 林燿德曾推荐有潜力的“新世代”作者,黄启泰即为其一,并因此在1990年出版《防风林的外边》。本次再版,增收未发表篇章,也邀请黄锦树、言叔夏导读,从“内向世代、后设小说”各种角度分析,全面呈现黄启泰的创作。
☆ 随书制作一款精美明信片,图像设计结合文字摘录,四种独家样式随机赠送,供读者使用、收藏。
内容简介:
站在防风林里,黄启泰凝视外边的风景,将内心的感受写成11篇小说,折射出性别倒错、欲望冲突、精神分裂等片段;并借由运用后设形式,以及将故事建立在主观臆想与客观现实的边境,让这些作品蕴含独特氛围。这部特殊的短篇小说集,也是一份处于濒危边缘的文本。虚构与真实互相渗透,角色与创作者彼此侵犯,一切仿佛处于危地自持的状态;但最终文本接近崩解的极限时,小说家在不可能抵达的心灵尽头,召唤出“书写”最原始的面貌。
名人推荐
☆ 黄启泰以量少质精的心理小说建立他的书写特质,性别与角色认同问题在他充满魔幻和梦呓色彩的笔调下,出现了精微的观察与描写。
——林燿德(台湾作家)
☆ 在黄启泰的早期书写里,书写的可能、表达的可能比同时代人更为激烈地扣紧了存在的可能,并且有一股向不可能逼近的强大驱力。
——黄锦树(马华文学作家)
☆ 黄启泰的小说在在僭越了那些以意义作为链结的防风林边界,越渡到文本的外边,展现了一种对写作本身的自我凝视。
——言叔夏(台湾散文家)
☆ 日愈冷锐谨静的文字语言、随意识纷乱流动的形式设计,黄启泰的小说特质,每篇痕迹辗转,均企图碰触人类心灵幽闭的一隅。
——杨丽玲(台湾作家)

作者介绍

黄启泰,1967 年出生于台湾花莲。毕业自台湾大学心理学系暨研究所、伦敦大学心理学系博士班。担任过台大医院临床心理师、慈济大学人类发展与心理学系副教授,现为政治大学心理学系教授。曾以《白蚁之夜》荣获第 7 届中国台湾“中央日报文学奖”小说奖佳作,著有短篇小说集《防风林的外边》。

部分摘录:
今年暑假,我又回到这个曾经使我伤怀、眷恋的小镇。
两年前,我刚从T大的外文系毕业,踌躇满志,文学的梦船正张起彩色的风帆,饱满地航行在我内心年轻浅短的海湾。我接受一个杂志社之邀,到东部的一个小镇搜集资料,着手写作一部有关渔村女孩成长的长篇小说。
每天清晨,当朝嗷刚穿过东方第一片云影,大地还沉睡在朦胧氤氤中,我已坐上第一班开往镇郊海岸的客运巴士。巴士突突地喷吐气流,轮胎摩擦地面沙沙响,窗户咔嗒咔嗒地振动,宛如一列快乐的马队轻快驰过微明的街道。车上疏疏坐了一些文着鲸面、满脸皱纹、身穿碎花布衫的年老原住民妇人,嚼着槟榔,一面吸烟,叨叨不停地用原住民族语交谈,朗朗的笑声,响亮地洋溢车厢。大概是一则有关快乐事儿的对话吧?从她们开怀张大的笑嘴,我独自在心里揣测,希望能够获得一些有关快乐的事儿的珍贵内容。走道上,四处摆放着她们笨重的菜篓筐。
巴士行过一段长长铺着碎石子的产业道路,扬起灰灰蒙蒙的尘土,漫在空中。横过一座大铁桥,桥下绵延的溪扇辽阔地朝两头伸展,在河床上绞出许多细密曲折的条纹;一端从西边层峦相叠的群山间汇合众支流,挟着丰沛的水势溅溅流过来,中途与洲渚相互周旋,通过桥底,另一端则变得水流平缓,潺潺迤向海口。此际,河海交汇处,水平线上已是一片红晕光彩了。旭日蹦出云层,荏苒上升,朝海平面洒下粼粼光波,烟霭渐渐消褪,天空渐渐开朗。过桥,左转,绕过对面山头,迂回绵长的海岸就在眼前二右边是相连不绝、恬静秀丽的山峦;左边是草原、玉蜀黍田、沙滩,和海水。清晨的公路上,车窗吹进一阵一阵清凉沁脾的山风,我合眸凝思,悄悄聆听大海热情的呼吸。
我在一座山寺前下车,爬一百个石阶,进到大雄宝殿内升一炷香。上完香后,坐在阶旁的横木,观察一位老尼领着一群年仅及笄的小尼姑在树下洒扫落叶。钟鼓木鱼和着虔诚的诵经呢喃,庄严祥和地回荡在长廊林梢。休息片刻,下了山,便一直朝着公路彼端漫无目标前进,开始今日我称之为的“思考散步”。
我习惯脱掉上衣,迎着晨风慢跑。跑累了,便变换徐缓步伐,对着海洋、田地、山峦,与天空,一面走,一面在心里从事各种美妙的联想,竭尽所能将眼目所及一切事物牢牢记在脑子,并思索一些有关渔村少女成长的细节。
我知道沿着公路这样一直走,当身心差不多都感到疲倦时,路边将会出现一个红色指标,上面会写道:假日农场/露营•烤肉•钓虾/欢迎您!然后,我便会穿上衣服,右转,穿过一条竹林夹道白色卵石小径,紧接一阵臭牛粪味扑面而来,半山腰上,许多肥胖的乳牛正迎着太阳懒懒散散地立在坡上吃草。我将会走向一栋红色琉璃瓦黑白相间大理石小屋,推开门栅,掏出铜板,带着一瓶温热的鲜牛奶走出来。
我知道大约7点钟会有客运巴士经过。
一星期后,我便对这例行的“思考散步”感到厌倦了。山峦、海洋再也激不起我美妙华丽的联想;这段散步路途给我的木麻黄、水稻、玉蜀黍、沙滩、椰子、浪花、天空、云朵、山羊、乳牛……曾经一度在思维荡漾出田园般的诗情,但这诗情是空泛的;塑造了意象在那里,我唐突地吸收进来,却发现自己毫无深刻的生活体验,只好又狼狈地将它们全部吐出来,一一复归于它们在大自然的原来位置。
如此一来,我那位渔村女孩便变得一无所有。海岸根本没法儿在她长发飞扬、清纯秀逸,而又刚强坚毅的唇齿鼻眸,多情地展开!生长!
我始终无法下笔。
黄昏的公路上,我开着新买的雷诺R9,虽然人车稀少,我却缓缓开着,一面浏览窗外风景,一面回忆曾经走过的足迹,偶或有车辆疾驶而过,内心便不由得感到莫名的悸动。当发现驾驶者只是个陌生的背影,便又不禁觉得十分无奈而惆怅
后来,我决定把每天例行的“思考散步”改在黄昏进行。
我向旅舍的老板买了一辆半旧的脚踏车。这样一来,思考的路线就再也不会受到体力疲倦的限制,可以爱骑到哪就到哪,向海岸的更多刺激藏伏处探索,把阻塞的思绪重新活泼起来。
每天下午4点半钟,我带着手电筒、毛巾,到市场买了个便当后,便出发。回到镇上,已经入夜了,带着满心的喜悦和一身酸疼的肌肉。对于海岸的体认亦好像愈来愈真切。很快地,在欣悦的心情下,终于拟好了这位长着木麻黄气质、玉蜀黍宁静、浪花充沛感情、沙滩温柔忍耐的渔家女的成长大纲。
我正一手把着方向盘,另一只手臂架在窗沿,下巴抵着臂,出神地凝视远远的海滩,一群赤裸的孩童带着一只老黄狗快乐地追逐,没有察觉前面一群羊队正在通行。直到耳畔一阵“哇”,羊群惊慌失措,才从冥思中清醒,赶紧踩刹车。“嘎”的一声。幸好,及时刹住了。几只黑羊赖在路中不走,“哇!哗!”地抗议。我按了好几声喇叭,放羊的小女孩在旁边大声吆喝,都无动于衷。最后,小女孩跑到路中央,用手抱住它们的颈,一一拖到路旁。她手叉腰,满脸汗珠,仰着面庞,沉默地注视我。我按了一长声喇叭,送她一个微笑,把车开走。
这样刚强坚毅、温柔忍耐的气质,两年前,我就已观察到了。
是这个海岸的女孩们独特的神思。
不觉中,车已驰过寺院、农场、海防部队。山脉渐渐朝公路逼近,左侧的草原、玉米田愈来愈狭。忽然,一个上坡,右弯,再次探头外望,已非诗情般的田野。右侧是陡峭(chán)巉削的山壁,几棵孤独的灌木犹凸出它们小小的树顶,左侧则已是惊险万分的悬崖,大海汹涌地在千仞下呐喊。探出头,只见湛蓝深远的海面,不见沙滩。很快地,绕过下个山头,上坡,出了山洞,就是十一号桥。我想着,心头不由得颤了一下。从反觇镜中看到自己的脸孔苍白,嘴唇发紫;愈接近那个地方,心情愈是不能自已地觉到害怕,却又兴奋无比。心跳愈来愈加速。我突然又想折返来时小镇的方向。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