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极乐鸟与蜗牛-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2年前 (2022-07-07) 1154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极乐鸟与蜗牛》是涩泽龙彦逝世30周年(2017)时,由日本河出书房重磅推出的特别纪念文集。本书梳理涩泽龙彦众多著作,网罗了以“动物”为主题的经典作品。打开这本书,就像进入了一家奇妙的动物园。内容趣味横生,又是一次对涩泽龙彦庞大书系的梳理,是进入充满魅力又眼花缭乱的涩泽世界的绝佳入口,也是无论新老读者都必须拥有的风格之作。
由于没有脚,极乐鸟便无法停留在树枝上,也不能飞落至地面,只得没日没夜、永无停歇地盘旋于空中,唯有死去才能落于地面;貘以人类的梦为食,除此之外的东西一律不吃,若吃了好梦,粪便会散发出令人沉醉的馥郁香气;伊比斯鸟会将长长的喙插进肛门,对自己进行灌肠;被称作卡拉德里奥斯的鸟,可以看出病人是否能免于一死;生长在苏格兰某河岸边的一棵树会结出鸭子形状的果实,果实落地会腐烂,落入水中则会振翅飞走……
犀牛图、渡渡鸟、起始之鱼、模仿鱼的人类、圣甲虫与蝉、毛虫与蝶、蚁狮、克里特岛的蜗牛等,《极乐鸟与蜗牛》从涩泽数目庞大的作品中,选取了谈及动物、鸟类、海洋生物及昆虫的29篇短文,除现实中确实存在的生物之外,空想生物也混杂其中。
日本暗黑美学大师涩泽龙彦有关动物的名篇,都汇聚在了这本书中。

作者介绍

涩泽龙彦
Tatsuhiko Shibusawa 1928—1987
日本现代作家、评论家。对三岛由纪夫、寺山修司等人影响甚深的“暗黑美学大师”。
他致力于将西方社会中的文化与思想暗流介绍给日本学界。从 20 世纪 50 年代起研究法国文学,并集中向日本读者引介萨德侯爵、巴塔耶、阿尔托等异色作家的作品,轰动一时 。
同时,他也深入宗教、民俗、文学、艺术等领域,写出了大批充满暗黑色彩的幻想文学作品,成为日本杰出的幻想文学先锋。
一生译作、著作无数,其中《唐草物语》于 1981 年获得第九届泉镜花文学奖、遗作《高丘亲王航海记》 于 1988 年获得第三十九届读卖文学奖。
译者:黄怡轶
北京外国语大学日语语言文学专业毕业。动漫、游戏爱好者,轻微考据癖。译作有《何为美好生活》《奇想博物志》等。

部分摘录:
唐咸通六年,即日本历法中的贞观七年[1]乙酉正月二十七日,高丘亲王[2]从广州乘船前往天竺。亲王当时六十七岁,随其前行的是日本僧侣安展和圆觉,二人皆身处唐土,常伴亲王身侧。
唐初有安南都护府,设于交州(现今河内),此地亦被阿拉伯人称为[3]。与之相邻的广州是当时南海贸易中最为繁盛的港口。据说早在汉代还被称作“番禺”时,此港便已是商品汇聚之地。犀角、象牙、玳瑁、珠玑、翡翠、琥珀、沉香、银铜、果品、布帛等众多商品,皆在此港经唐商之手运往中原。这蓬勃兴盛之势到了咸通年间仍丝毫不减,且不说商贸足迹遍布亚非的阿拉伯商船,水面上还林林总总地漂浮着来自天竺、师子国[4](锡兰)、波斯的船,以及被称为“昆仑船”的南方诸国船只。肤色及瞳色各异、皮肤晒得黝黑的水手们光着膀子来往于各船的甲板之间,宛如各国人种的展览会。虽说要见到马可·波罗和鄂多立克[5]通行于这片海域,还得再等四百到四百五十年左右,但在此时,各处的船上已会不时地出现白蛮(欧洲人)的身影了。在这广州港口,光是欣赏毛发颜色不同的人来来往往的情景,便已乐趣十足。
高丘亲王一行的大致计划是乘小船从广州港出发,沿广州通海夷道[6]向西南航行,直至安南都护府所在的交州。从交州上岸后,再由陆路经安南通天竺道进入天竺。安南通天竺道以交州为起点,有两条分支路线。一条穿越安南山脉[7],通往扶南[8](暹罗);另一条则途经北方险峻之地云南昆明、大理,抵达骠(缅甸)。不过,亲王一行此时尚未定下要选哪条路线。他们还考虑视情况走海路,顺着大陆的海岸线,途经占城[9](越南)、真腊[10](柬埔寨)、盘盘[11](马来半岛中部),绕道罗越(新加坡附近)的海岬,从马六甲海峡驶入印度洋。但事实上,无论海路陆路,对他们而言都是未知的领域,无法预测会遭遇何种危险。因此他们也不太指望这趟旅程能按计划进行,眼下只得寄望于海风,能将他们的船送抵南方。至于其他,也无须多虑了。
纬度靠近赤道之地,即便是一月严冬,也并不那么寒冷,风里还有些许温热。亲王立于船舷,挺直了背,双手搭在栏杆上,望着喧闹的港口。明明早已年过花甲,却怎么看都还是五十尚未过半的模样,他总是将背挺得笔直,显得精神矫健。船已准备就位,只等船长发令,随时都能启航。此时,一位少年一边朝码头上的人群大声叫嚷,一边穿梭在搬运货物的工人之间,一路小跑着上了亲王的船。亲王诧异地与身旁的安展对视了一眼。安展与亲王一样,做僧人打扮,四十上下,是个目光锐利的壮汉。
“终于要出发了,偏偏在这紧要关头闯来一个奇怪的家伙。”
“我去看看便来。”
不久,安展便拽着一位少年,回到亲王面前。少年生着光润的脸,手脚如女孩子般纤细,年龄大约十五岁,还透着些稚气。安展看上去虽不善言辞,却精通外语,时常为亲王做翻译。他用当地语言盘问少年,少年气喘吁吁地答曰,自己是从主人家偷跑出来的奴隶,若被追兵找到,必定会被杀死。少年恳求安展让他暂时躲在船上,倘若这船即将出海,即便随船去往外国,他也毫不后悔。不,若能让他在这船上舀舀船底积水,或是让他干些力所能及的工作,他便再感激不过了。
亲王回头看向安展,说道:
“这不就是所谓穷鸟入怀[12]么?不可轰走。带上他吧。”
安展担忧道:
“若不拖后腿倒是无妨。但是,唉,亲王若想,便带上吧。我倒无所谓。”
此时,圆觉也过来了。
“出航前往天竺之际,竟遇上如此悲惨之事,或许是佛缘吧。亲王,我们就带上他吧。”
三人总算达成一致,船尾传来了船长格外高昂的声音:
“解缆绳,右满舵……”
船缓缓滑向江心。眺望码头,此刻正有两三个像是在追捕少年的男人,充满疑虑地望着这艘远去的船,一同大喊大叫着。千钧一发之际保住性命的少年,跪倒在亲王脚下,喜极而泣。亲王拉着少年的手道:
“你今后便叫秋丸吧。有位名叫丈部秋丸的人,直到前些年还在身旁照料我,如今已病故长安。你就将自己当作第二个秋丸,来侍奉我吧。”
如此一来,随高丘亲王赴天竺的,便有安展、圆觉和秋丸三人了。在此介绍一下圆觉这位僧人。圆觉比安展小五岁左右,偷偷来到唐土学习炼丹术和草药学,是位优秀人才。其博学有识,远超普通的日本人,就连亲王平素也敬他三分。
船离开广州港,驶向远方的雷州半岛与海南岛,仿若汪洋大海上一片孤零零的树叶,随着无常的海风或疾或缓地漂着。灼热的南国海上,不时出现日月晕气,海面如油液一般风平浪静,甚至令人产生幻觉,不知船是在前行,还是在原地漂浮,心情也为此焦躁起来。有时又会刮起狂风,让人担心桅杆要被吹折,迅猛前行的船在海面掀起浪花,仿佛在水上飞行。水的性质好似随时都在变化。南国的海风与海水具有不可思议的特性,令人不禁怀疑,航行在这片海域的船只是否会遭受预料之外的影响。海上每天都有疾风骤雨,每逢此刻,视野里便尽是昏暗的灰色,水天一片渺茫,丝毫分不清哪个在上,哪个在下。有时甚至会以为泛着泡沫的才是广阔天空,自己则坐在上下颠倒的船里,航行其中,令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亲王深切地感受到这片海域之神奇。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