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美国病-电子书下载

人文社科 2年前 (2022-07-07) 1421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每5个美国人的信用记录中,就有1个有医疗欠债。”
《纽约时报》医学记者,直击美国医保体制之痛!
《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美国国家公共电台2017年度最佳图书!
为什么,
美国一家顶尖教学医院收费1000美元的检查,
在新泽西州的一些小型社区医院要花费7000美元,
而在德国和日本,却只需要100美元?
我们生活的时代不乏器官移植、基因疗法、救命药品、预防策略这样的医疗奇迹,但难以置信的是,美国的医保制度依然价格高企、效率低下、令人困惑、充满不公。
在疾病面前,所有人都是医疗豪夺的潜在受害者。
美国将其GDP的近五分之一用于医疗保健,全年超过3万亿美元,相当于法国的全部经济总量。尽管如此,美国依靠这笔钱所实现的医保效果,却普遍低于任何一个发达国家,而这些国家的人均花费,只有美国的一半。
对于美国人而言,谁没有在打开医疗账单时,瞪着吓人的数字而难以置信?谁没有被保险单上的共付额、自付额度、“网络内”和“网络外”的条款弄得晕头转向,只能在催账的威胁下开出支票?谁没有为一次普通的血液检查而收到500美元账单,为在急诊室打了三针而收到5000美元账单,为一次小小的足部门诊手术而收到50000美元账单,或者因为心脏病住院治疗三天而收到500000美元账单,发过懵?
钱,都到哪儿去了?

作者介绍

伊丽莎白•罗森塔尔(Elisabeth Rosenthal)博士在《纽约时报》做过22年的记者和高级撰稿人,现为专门从事医疗保健及保健政策独立报道的“恺撒保健新闻”网站的主编。她是哈佛医学院的内科学医学博士,曾经担任急诊医生。

部分摘录:
病情:无法承受的医疗保健 过去二十五年来,美国的医疗体制停止了对于健康甚至是科学的关注。相反,它或多或少,一心只关注自身的利益。
谁都知道,美国的医保制度已经陷入混乱。面对大额账单,我们变得麻木了。我们视高价为美国人无法逃避的重负。我们接受制药商的说辞:同一张处方,收费不得不比其他国家多出一倍,因为德国和法国等国的立法者并未支付足够费用,以抵销他们的研发开支。可是,如果把“处方”换成“汽车”或“电影”,还会有人接受这样的说辞吗?
现行的医疗保健市场无法发挥正常功用。缺陷是深层的,或许是致命的。就连市场经济学家都对它失去了信心。“这个市场已经功能失调,我有时会觉得,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连根拔除。像这样的市场,地球上找不出第二家,”南加利福尼亚大学的健康经济学和金融学教授格林·梅尔尼克说道。
美国将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近20%用于医疗保健,是发达国家平均数的两倍之多;对此,与我有过交流的每一位专家,不管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不管是年长还是年轻,不管是信奉米尔顿·弗里德曼还是卡尔·马克思,几乎都有一套说法。但一提到家人或至爱最近一次的入院治疗、急诊,或是收到意外的天价账单时,每个人都有烦心的故事。
在明尼苏达大学担任健康经济学家,并且在2008年总统大选中为约翰·麦凯恩担任顾问的斯蒂芬·派伦特博士认为,有些研究夸大了美国庞大的医疗开支。可当他谈起年迈的母亲入院治疗的经历时,原先公事公办的学术口吻立马变了样,变得跟我听过的无数调门一模一样,充满了无尽的沮丧:
有十几个医生发来各自的账单,我一个也看不懂。全是些大数字,保险支付的,只是很少一部分。想想吧,如果对房屋承建商也这样呢?你的厨房估价是125 000美元,等到工程结束,他却只能拿到10 000美元?那谁还来干啊?
设想一下,如果你花钱买了一张机票,随即又不可思议地收到一堆账单,分别来自航空公司、机长、副机长和空乘组。这就是医疗保健市场的运行模式。没有哪个行业的产品,根据其购买地点的不同,价格竟会相差十倍之多;而为诊断甲状腺功能或维生素D含量进行超声心动图、核磁共振成像扫描以及血液检查时,我看到的正是这种情形。新泽西州普林斯顿市某经销商出售的丰田普锐斯的价格,不会是你在哈肯萨克市购买一辆普锐斯的五倍,新泽西州一辆普锐斯的价格,也不会比新墨西哥州的贵上一倍。同一经销商所出售的汽车价格,并不取决于你的雇主是谁,也不会管你是自谋职业还是待业在家。那么为什么,上述因素会对医疗保健行业如此重要呢?
我们生活的时代不乏器官移植、基因疗法、救命药品、预防策略这样的医疗奇迹,但难以置信的是,医保制度依然价格高企、效率低下、令人困惑、充满不公。在疾病面前,所有人都是医疗豪夺的潜在受害者。警示数据无可争辩,尽人皆知:美国将其国内生产总值的近五分之一用于医疗保健,全年超过3万亿美元,相当于法国的全部经济总量。尽管如此,美国用这笔钱实现的医保效果,却普遍低于任何一个发达国家,而这些国家的人均花费,只有我们的一半。
我们中间,谁没有在打开医疗账单或损益说明的时候,瞪着吓人的数字而难以置信?谁没有被保险单上的共付额、自付额度、“网络内”和“网络外”的条款弄得晕头转向,只能屈从于沮丧的心情,或在催账的威胁下开出支票?比如,谁没有为一次普通的血液检查而收到500美元账单,为在急诊室打了三针而收到5 000美元账单,为一次小小的足部门诊手术而收到50 000美元账单,或是因为心脏病住院治疗三天而收到500 000美元账单,发过懵?
钱都到哪儿去了?
进入《纽约时报》担任记者之前,我曾在哈佛医学院学习,随后在纽约长老会医院这一声誉卓著的学术中心接受训练并担任医生 (1) 。为探究美国[医疗]体制及其弊病,我借助了“病史及体检表”(H&P),记录表组织有序,形式严格,医生们均在采用。这一简称为H&P的模板非常出色,有助于人们理解各种复杂问题,如对病人的多种症状分类整理,以便得出合适的诊断结论,并采取有效的治疗措施。H&P具有如下可预测性内容:
主要病情:病人发现了哪些主要症状?
当前病史及体制综述:问题是如何演变的?它是如何影响各部分组织的?
诊断及治疗:潜在病因是什么?怎样才能解决病人的疾病或症状?
你此刻读到的,就是主要病情:极度昂贵的医疗保健并未可靠地产出高质量结果。本书的第一部,“当前病史及体制综述”,列举了二十五年来美国医疗保健从致力于保健到成为全美国最赚钱产业的转变过程,后者被很多专家称之为医疗产业综合体。随着金钱成为优质医疗的衡量标准,每个人想要的越来越多,对其最初的使命反而关注得越来越少。这一演变在各个部门渐次发生,我们将对保险业、医院、医生、制药商等依次展开探查。
首先,作为一名传统医生(父亲曾是一名血液病专家)的孩子,其次作为一名医学博士,以及后来在《纽约时报》出任医疗记者的我,对这一渐进式的豪夺有着长期的近距离接触。比如,美国任何一家顶尖教学医院收费1 000美元的检查,在新泽西州的一些小型社区医院要花费7 000美元,而在德国和日本却只需要100美元。我曾经为此耗时数月,仔细审阅财务报告、税收报表、病历记录和医疗账单,力图弄清其中的缘由。
眼下,我们的治疗不再遵从科学准则,转而在一个弊病丛生、糟糕透顶的市场中对商业逻辑亦步亦趋;各大从业方将更多的资源用于游说活动,而非捍卫立约人的利益。不管你罹患何种疾病,默认选项就是采取最昂贵的治疗方案;多买多做的经济诱因,成了我们医疗保健过程中诸多事项的驱动力。过去十年间,所谓“创新”的中心法则是“以病人为中心、以证据为基础的治疗手段”。然而,那不正是医疗的精髓吗?难道还能有其他的医疗手段?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