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助燃创新的人:约瑟夫 • 普里斯特利的传奇跨界人生-电子书下载

历史传记 2年前 (2022-07-07) 1214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氧气是如何被发现的?像苏打水这样的伟大创新是如何孕育出来的?伟大创新者的跨界生态是什么样子以及如何构建的?若想成为思想界的关键物种,又应该具备什么样的思维特质?关于“创新”的一切答案,你都可以在《助燃创新的人》一书中寻获启迪。
《助燃创新的人》是继《伟大创意的诞生》后,科技界的达尔文、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与英国前首相克莱尔赞誉有加的媒体理论家史蒂文 • 约翰逊的重磅之作。全书围绕伟大化学家、氧气发现者约瑟夫 · 普里斯特利的传奇跨界一生,为我们重现了普里斯特利的五大创新思维特质:跨学科思维特质、生态系统思维、长变焦视角、社交之网特性、乐观主义精神。普里斯特利穷极一生都在激发无限的相邻可能,他是思想界的关键物种,更是照亮科学界、思想界的一颗彗星。从发现氧气到影响美国诞生,他不只是发现了氧气,还是富兰克林的门徒,是亚当斯与杰斐逊的导师与密友,他真正从专业之梯走向社交之网,成为伟大创意生态的核心节点。在史蒂文 • 约翰逊跌宕起伏的故事以及行云流水般的文字之下,一个伟大创新者的形象栩栩如生起来——普里斯特利,是历史上被慢慢忽视,但却是今时今日创新者们最不应忘记的人。
《助燃创新的人》是约翰逊“商业创新”系列中极为震撼的一本,该系列还包括《伟大创意的诞生》(Where Good Ideas Come From)与《极速传染》(Everything Bad Is Good for You)。我们生活的时代,无疑是一个创意满天飞的时代,而史蒂文·约翰逊通过他的研究,将为我们彻底揭开颠覆式创新的源泉。

作者介绍

史蒂文 · 约翰逊
 科技界的达尔文,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英国前首相布莱尔赞誉有加。《展望》杂志(Prospect)评出的“数字化未来十大科技思想家”之一,TED演讲人。
 科技领域不可忽视的媒体理论家,善于应用“长变焦视角”解析科技趋势的进化,为科学、商业、大众生活等领域提供颇有见地的指引。曾与凯文•凯利畅聊技术对创新的影响,并创立了许多深具影响力的网站。同时,还曾为《時代周刊》《连线》《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等权威媒体撰写专栏文章。
 著名科普作家,其著作多聚焦于科学、技术和创新领域,以引人入胜的观察,揭示伟大创意的起源。共著有包括《助燃创新的人》《伟大创意的诞生》《极速传染》《涌现》《幽灵地图》在内的8部畅销书,被译成十多种语言,在全世界广为传播,受到《史蒂夫•乔布斯传》作者沃尔特•艾萨克森的极力推荐。因为在书中善于使用广博的素材,描写超长的时间尺度,被读者评论为:阅读时的体验,就像一边在科罗拉多大峡谷高空跳伞,一边品着拿铁咖啡。

部分摘录:
当海龙卷形成时,海面上首先会出现一个暗斑,仿若一圈黑墨水般。如果大气状况适宜,那么在短短几分钟内就会有一股螺旋形的光和深色条纹开始绕着那个圈旋转。很快,一圈水花会上升到空中,那是水分子被外围加速的风推到了高处。然后,水柱迅速形成,从海面席卷到天空,并受到时速达240千米的旋风的助推。
与陆地上的龙卷风不同,海龙卷往往在晴天形成。它是一种风的旋涡,会“从天而降”,能够摧毁小型船只。虽然没有龙卷风那么危险,但在海员讲述的有关海上生活的故事中,它早就是一种能引发恐惧和惊叹的景象。公元前1世纪,卢克莱修(Lucretius)描述过“一种柱子,(它)从天空垂到海里,受到强风的激荡,瞬间周围的海水开始沸腾。如果船只陷入这种骚动之中,就会剧烈颠簸,险象环生”。 1 此时,海员会敲鼓,并向海里泼醋,希望吓跑他们认为潜藏在水柱里的妖怪。他们完全有理由把这些奇异的景象神秘化。旋涡向上的拉力很强,足以把鱼、蛙、水母从水里吸出来,送至云端,有时候还会把它们抛到距离原来位置数千米之外的地方。科学家现在相信,那些貌似虚构的关于鱼和蛙从天而降的故事,实际上正是海龙卷把众多生物从水里吸出来,然后在水柱登陆并消散时,被抛到了“莫名其妙”的人们头上。
海龙卷景观是一种罕见的气候现象,即使在出现得最频繁的热带海域也是如此。在北大西洋较冷的水域里,尤其是在初春时节,船只基本上不会遭遇它们。但是,1794年春季的一天,在驶往纽约的“参孙号”(Samson)商船上,100多名乘客看到远处有4股海龙卷同时在海面上迁移,这种奇特的景象令人深感惊讶。
“参孙号”上的绝大多数乘客不会把陡然出现的水柱视为统计学上的异常现象,但即使不把它们视为十足的威胁,也会把它们视为不祥的征兆。一些乘客肯定一看到它们就吓得跑到了甲板下面,而其他乘客则会惊奇地盯着它们。但是,我们可以带着几分自信说,有一名乘客一发现海龙卷出现的迹象,就会冲到甲板上,站在那里并目不转睛地观察水柱的喷涌模式和云的形成。我们也不难想象,他会借船长的望远镜,凝望旋涡,估算风速,也许还会一边观察一边匆匆地记笔记。他应该知道那场关于海龙卷的激烈的科学辩论。那场辩论在一定程度上是他的老友本杰明·富兰克林发起的,其主题是:海龙卷是像龙卷风那样从云端下降形成的,还是推动自身从海面升到空中的。对这名乘客来说,在北大西洋的一次航行中目睹4股海龙卷不是不祥的征兆,也不是危险即将来临的迹象,而是难得的好运。
这名乘客就是约瑟夫·普里斯特利。他以前居住在英国的哈克尼,此刻他正处于搬去美国的旅途中。此时,普里斯特利61岁了,是他们那一代中最有才华的人之一,其兴趣和影响之广只有富兰克林可以与之媲美。在不到40岁时,他基于各种气体做了一系列实验,获得了科普利奖章(Copley Medal,相当于后来的诺贝尔奖)。自1761年以来,他出版了近500本关于科学、政治等领域的书籍和小册子。普里斯特利和他最亲密的朋友富兰克林、理查德·普赖斯(Richard Price)、乔赛亚·韦奇伍德(Josiah Wedgwood)、马修·博尔顿(Matthew Boulton)、詹姆斯·瓦特(James Watt)、伊拉斯谟·达尔文(Erasmus Darwin)一样,是启蒙运动和早期工业革命中的伟大人物。
虽然普里斯特利的光辉事迹在新建立的美国赢得了众多追随者,但他之所以会搭乘“参孙号”,却多亏了另外一项可疑的荣誉。而这时,他已然成了整个英国最受憎恶的人。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