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嫌疑人-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2年前 (2022-07-07) 1352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 击败斯蒂芬·金和J.K.罗琳的“金匕首奖”得主、两度“奈德·凯利奖”得主、两度“爱伦·坡奖”短名单入围者成名作;知名心理悬疑系列“奥洛克林医生系列”第一部 ♆
✍【内容简介】
心理医生约瑟夫·奥洛克林事业有成,家庭美满。然而这一切都在转眼间崩解。
年届不惑的他被确诊罹患帕金森症,不久他又卷入了一桩谋杀案。他作为性工作者人群的心理研究专家,受邀协助警方调查一起无名女尸案,中途意外发现死者竟是他几年前的同事兼病人凯瑟琳,她曾控告他性骚扰。她重回伦敦是因为收到了他诊所的面试通知,但没人知道通知是谁发出的。她遇害的日子正是他确诊当天,而他绝对不能说出那晚自己去了哪里。他之前提供的专业意见此时似乎都成了误导警方的烟幕弹,尤其是关于他那个有暴力倾向、沉迷幻想的病人博比的信息。约瑟夫没有杀人,但他已然成了头号嫌疑人。他不得不选择逃亡……
✍【编辑推荐】
仿佛平坦街面上突然裂开噬人的缝隙,一夕之间,心理学家约瑟夫·奥洛克林从报纸头条中的英雄堕落为道貌岸然的杀人嫌犯,每一步都走在操盘手预期的路线上。一边狼狈逃亡,一边奋力追寻迷宫的出口。情节曲折跌宕犹如坐过山车。人类精神世界的诡异神奇令人着迷。使用权力时的漫不经心摧毁了普通人的人生,在未来某个无法预测的时间点,反噬将消无声息地到来。
✍【媒体评论】
全程高能,戏剧冲突饱满,笔法老练,藏有许多猜谜游戏,让你紧张得咬指甲,书中充满细腻的性格描写、考究的细节和微妙的幽默感。——《每日镜报》
情节之曲折跌宕足以征服绝大多数惊悚小说读者……读到将近结尾时,我已深陷故事情节中,糊里糊涂错过了最后反转前那些微妙的暗示。——《出版新闻》
可信的人物,构思巧妙的情节,给读者奉上一段无法释卷的阅读体验,作者是悬疑小说界一颗令人瞩目的新星。——《星期日电讯报》
简直令人毛骨悚然……情节构思力求精确,叙述中蕴含真正的智慧。——《纽约时报书评》

作者介绍

迈克尔·罗伯森
1960年生于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1979年进入悉尼《太阳报》成为一名记者。在新闻业沉浮14年后,他改行做匿名写手,先后替15位艺术、政治、军事和体育名人执笔自传,其中有12本登上畅销榜。在历经10年为人作嫁的写作生涯后,他开始用本名出版小说。
首部心理惊悚小说《嫌疑人》于2004年出版,入选贝塔斯曼读书俱乐部“当月国际荐书”,一炮而红,开创了心理悬疑“奥洛克林医生系列”。其中《碎裂》一书2008年获选澳大利亚“奈德·凯利奖”ZUI佳小说,入围英国犯罪作家协会“钢匕首奖”短名单。2015年出版的《越狱者》击败包括斯蒂芬·金在内的诸多热门人选获得英国犯罪作家协会“金匕首奖”,入围美国推理作家协会“爱伦·坡奖”短名单。《她和她的秘密》获澳大利亚书业协会2018年“大众小说奖”。

部分摘录:
站在皇家马士登医院倾斜的青石板瓦屋顶上,放眼望去,在一片烟囱管帽和电视天线间,你会看到更多的烟囱管帽和电视天线。眼前的景色仿佛《欢乐满人间》里的那一幕:烟囱清扫工们旋转着手中的扫帚,在屋顶上跳舞。
站在这里,我刚好能望见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的穹顶。若天气晴朗,我或许还能看到汉普特斯西斯公园,不过我怀疑,伦敦的天气永远都不可能那么晴朗。
“这儿风景挺好。”我说着,扫了一眼蹲在我右边十英尺 [1] 开外的年轻人。他叫马尔科姆,今天是他的十七岁生日。他又高又瘦,那双乌黑的眼睛看着我时总会微微发抖,他的皮肤白得像抛光纸。他穿着睡衣,头上戴了一顶羊毛帽,盖住自己的秃头。化疗是一位残忍的理发师。
现在只有三摄氏度,但凛冽的寒风让温度降到了零度以下。我的手指早已被冻得麻木,鞋袜里的脚趾也几乎失去知觉,而马尔科姆脚上什么都没穿。
如果他现在往下跳,或摔下去,我根本够不到他。即便我沿着檐沟把手伸到最长,离他也还有六英尺远。他知道的。他已经计算好角度了。听他的肿瘤医生说,马尔科姆智商极高。他会拉小提琴,还会说五种语言,但他一句话也不肯跟我说。
在过去的一小时里,我一直在问他问题,给他讲故事。我知道他听得到我的声音,但对他来说,我的声音不过是噪声。他全神贯注于和内在自我的对话,他们在争论要不要结束生命。我想加入他们的辩论,但如果他不邀请我参与,我也无能为力。
针对如何处理人质劫持以及威胁性自杀事件,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有一套完整的指导方案。一支重大案件小组会在事件发生时迅速成立,小组成员包括一些资深员工、警察,以及一位心理医生——我。我们的第一要务是了解有关马尔科姆的一切,这或许能让我们确定到底是什么事将他逼到了这步田地。我们还会采访他的医生、护士和病友,还有他的朋友和家人。
主要的谈判者是这个行动小组的中坚力量。自然,最后的一切都会落在我身上。这就是为什么此刻我正站在屋顶上,被寒风吹得四肢麻木,冻得半死,而我的队友们却在屋子里喝着咖啡,采访医院职工,研究活动挂图。
我对马尔科姆了解多少?我只知道他的右后颞区长了一个原发性脑瘤,离脑干很近,十分危险。肿瘤导致他左半边身体瘫痪,一只耳朵失聪。这周是他化疗的第二个疗程的第二周。
今天早上,他的父母来探望过他。肿瘤医生告诉了他们一个好消息:马尔科姆的肿瘤似乎在缩小。一小时后,马尔科姆留下一张字条,上面只有两个字:“抱歉。”他离开病房,从四楼的一扇天窗钻了出去,爬上屋顶。想必是有人没把窗户锁好,或者他想办法把它打开了。
情况就是这样,我对这个年轻人的了解仅此而已。他要承受的东西比同龄人多得多。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有没有喜欢的足球队,或者有没有崇拜的银幕英雄。我更了解他的疾病,而不是他这个人本身。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在挣扎,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毛衣下的安全带紧紧地勒着我,很不舒服。它看起来就像是那种父母用来绑住自己刚学会走路的小孩,以防他们乱跑的奇特装置。万一我失足坠落,安全带就能救我一命,前提是我的队友没有忘记将它的另一端固定好。这种担心听起来可能很荒谬,但在危机发生时,这样的细节有时恰恰会被人遗忘。或许我应该退回窗户那里,叫人去检查检查。这么做会不会不够专业?是的。但这么做明智吗?是的。
屋顶的鸽子粪星星点点,青石板瓦上覆盖着地衣和苔藓。它们看上去就像是被嵌进石板里的植物化石,但实际上,地衣和苔藓让屋顶变得滑溜溜的,危机四伏。
“我说这些可能没多大意义,马尔科姆,不过我觉得,你的感受我也能理解一点。”我再一次尝试跟他沟通,“我也疾病缠身。不是说我也得了癌症,我没有。拿我跟你对比就好像拿苹果跟橙子对比,不过,不管是苹果还是橙子,它们毕竟都是水果,是吧?”
右耳中的耳机开始“刺啦刺啦”作响。“老天,你在搞什么?”一个声音说,“别跟他聊什么水果色拉了,赶紧把他拉进来!”
我把耳机扯了下来,任它在肩膀上晃荡。
“你知道为什么人们总是说‘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这句话吗?因为他们已经不知道有什么能说的了。我也不知道还能跟你说什么,马尔科姆。我甚至不知道该问你什么问题。
“大多数人不知道怎么跟身患疾病的人打交道才算得体。很不幸,这个世界上没有一本书教你这方面的礼仪,也没有一张‘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的清单。你要么摆出一副泪眼汪汪、马上就要哭出来的样子,要么强颜欢笑,跟对方打趣聊天。还有一个选项,就是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马尔科姆没有回应我。他的目光越过屋顶,凝望远方,仿佛灰蒙蒙的天幕高处有一扇小小的窗户。他的白色睡衣很单薄,袖口和领口上有一圈蓝色的针脚。
从膝盖间,我看到地面上有三辆消防车、两辆救护车,还有六辆警车。其中一辆消防车的转台上有一架云梯。在这之前,我一直都没怎么留意过那架梯子,但现在我注意到了,因为我发现它在缓缓上升。他们这是要干什么?就在这时,马尔科姆用背抵着倾斜的屋顶,站了起来。他蹲在屋顶边缘,脚趾扣在檐沟里,就像一只栖息在树枝上的鸟儿。
我听到有人在尖叫,原来是我自己。我在朝底下的人喊叫。我疯狂地打手势,示意他们赶紧把梯子移开。马尔科姆看起来格外冷静,我反倒像是那个要跳楼自杀的人。
我胡乱摸索到耳机,塞进耳朵,只听到一阵混乱。重大案件小组的人在朝消防总长嘶吼,消防总长在朝他的副官嘶吼,后者又在朝某人嘶吼。
“别,马尔科姆!等一下!”我的声音听起来无比绝望,“看那架梯子。它下去了。看到了吗?它下去了。”血液在我耳朵里奔腾,嘭嘭作响。他仍蹲在屋顶边缘,弯了弯脚趾,接着又舒展开。我望向他的侧脸,看到他长长的黑色睫毛在缓缓扇动。他的心脏在狭窄的胸腔中如鸟儿般跳动。
“看到下面那个戴红头盔的消防员了吗?”我说着,想打断他的思绪,让他意识到我的存在,“就肩膀上有黄铜纽扣的那个。你觉得我有没有可能从这里啐中他的头盔?”
就在那一刹那,马尔科姆向下扫了一眼。这是他第一次对我说的话和做的事情有所反应。他的心门开了一道缝隙。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